笔趣阁 > 慢慢慢慢来 > 第42章

第42章

        顾薇紧咬着牙关,硬撑着不低头。

        祁曼让服务生给上了杯橙汁,喝了一口,不由得转头去问站在她身边的褐色西装男:“季律师,警察怎么还不来?你再打110催一下。”

        季律师应了一声,掏出自己的手机拨110.

        听到祁曼和季律师的这段对话,顾薇目光一动,乍然暴起,去推祁曼身边那杯被她下了药水的水杯。

        然而不管顾薇动作有多敏捷,她身后的两个黑衣壮汉比她更快!

        顾薇的手指才触到水杯,就被那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地压住肩膀狠狠地按在了桌上。

        “铿——”的一声巨响,顾薇的额头又准又狠地磕到了大理石桌上。

        紧接着,是她一声痛苦的哀嚎。

        祁曼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保持着喝果汁的姿势,满脸疑问地看向左边的那位壮汉。

        壮汉同学面容冷峻,给祁曼说明:“大小姐,这个姓顾的想推翻那杯水,毁灭证据。”

        祁曼恍然大悟。

        “这样子啊……”祁曼慢悠悠地把那杯水端起来,交给打完电话回来的季律师,又对着两位壮汉挥挥手,“放开她。”

        “是!”

        壮汉齐声应到,松开了对顾薇的控制。

        顾薇哭丧着脸,缓缓地抬起头。

        只见她额头磕出了一大块乌黑,鼻梁也撞歪了,鲜血长流。

        眼中饱含热泪,愤恨地瞪着祁曼。

        祁曼坦然地任由顾薇对着自己横眉竖眼,只慢条斯理地对她说:“顾薇,虽然我从未对人动过粗,但是你再这么不老实……”

        说着,祁曼的目光轻飘飘地落在顾薇身上,凛凛寒意看得顾薇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那我也不介意在今天,为你破这个例。”

        ————

        看得出祁曼没有在说笑,顾薇这次是真的安分了。

        面对噤若寒蝉的顾薇,祁曼这回是彻底了领悟了池瀚当年说过的“能动手,绝不吵吵”这句话的真谛。

        有些人,他就是欠打!

        ————

        五分钟过去后,警|察叔叔出现了。

        有季律师在,祁曼啥都不用说,就等下一步安排。

        听完季律师陈诉完案情,警|察要求顾薇和祁曼两人随他们前往警局备案,并要求店家配合调查提供摄像头记录。

        事情走到这一步,顾薇还想垂死挣扎耍赖说不去。

        可祁曼只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来,她立马就老实了。

        在离开茶餐厅之前,那位警示过祁曼的可爱的服务生又一脸青涩地凑上来,问她:“齐小姐,我……我可以把刚刚的事情发到微博上面去吗?!”

        这全过程太炫酷了有木有!

        祁曼停下脚步,想了一想,无视季律师不同意的目光,对服务生小丽微微一笑:“可以的。”

        小丽欢呼了一声,又对着祁曼几番鞠躬,然后转身蹦跶着去发微博了。

        送走了欢天喜地的小丽,祁曼又把季律师叫过来,低声吩咐他:“季律师,一会儿你让人把小丽的微博名字记一下,找一些营销号推波助澜一下。”

        季律师蹙起了眉头:“大小姐,我们已经请了媒体……”

        “不要小看微博的力量。”祁曼打断了季律师,眼中满是讥诮,“再说了,顾薇不是说我仗势欺人吗?如果我不好好地调动各方面的力量来对付她,这个污蔑岂不是白担了?”

        ————

        坐了足足十二个小时的飞机,池瀚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走路都是虚的。

        但是他的心却是踏实的。

        昨天晚上参加完颁奖仪式,池瀚就马不停蹄地赶往机场,买了时间最近的飞往b城的机票,飞越半个地球,回来见祁曼。

        而现在,他就要见到她了。

        不知道她在看到提前三天回来的自己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面对着心底的这个疑问,池瀚突然间就心情激动起来,走着走着就忍不住加快了步伐……最后变成了一路疾奔。

        因为回来得太匆忙,池瀚连参加颁奖仪式的礼服都没有换下,就只带了个口罩和一顶圆顶硬礼帽,不一会儿就被路人们给认出来了。

        人们纷纷掏出手机对着池瀚拍照,有些大胆的还想冲上来拦截。

        “池瀚!”

        “是池瀚吗?!”

        女粉丝们的尖叫声混成一团。

        池瀚默不作声,只压着自己的帽子,灵巧地闪避着每一个企图挡住他去路的人。

        可在他杀到接机口时,涌上来的人缺越来越多,大有成铁桶之势……

        几番突围不成功的池瀚心里一急,不由得往站在接机口处的郑秘大叫求助:“郑伯伯!郑伯伯!!”

        救命啊!!!

        听到池瀚的呼救,郑秘书只好整以暇地站在人群外瞧着他,在池瀚即将被人海淹没了的时候,才让身边跟随而来的保镖上去解他的围。

        心有余悸地在数十个保镖的包围圈下安全地上了车,池瀚才冲郑秘书不满地抱怨:“郑伯伯你明明就看到了,为什么不早点儿过来救我?!”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郑秘书回头,看着池瀚狡黠地一笑:“你不是说不喜欢身边带着保镖吗?我这是在尊重你的意愿。”

        池瀚被郑秘书这句话说得一噎,扁扁嘴,暗自嘀咕“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老狐狸跟久了也变成狐狸了……”

        池瀚的嘀咕郑秘书没听到。

        他只在车子启动的时候,将手中的ipad递给池瀚:“好像曼曼出事了。”

        听到郑秘书的这句话,池瀚的心一咯噔,直接跳到了嗓子眼。

        他迅速地拿过郑秘书手里的ipad,低头一看。

        只见上面是一条微博,有图有真相。

        “天啦噜,完全没想到顾薇是这样的人!!背地里在别人的水杯里下药!还叫了小混混来堵我们店!!”

        看到“下药”二字,池瀚只觉得有一只手一把拽住了他的心脏,狠狠地一捏,痛得他五脏六腑都纠到了一起。

        忍住手部的颤抖,池瀚点开图片。

        前面的八张照片都是顾薇往水杯里下药的连拍,只有最后一张照片里有两个人。

        虽然另外一个人只有背影,但是对这个背影熟悉得像是烙印在心上的池瀚一眼就看出来是谁。

        这个认识像一记闷拳击来,重重地打在了池瀚的心口上。

        撕裂的痛楚闪电一样地驰过他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是……曼曼!

        ————

        一把将ipad扔掉,池瀚顾不上自己要给祁曼的惊喜了,从裤子里摸出手机就给祁曼打电话。

        听着耳边接通后的彩铃,池瀚从未有过现在这般无措而焦虑。

        之前他给曼曼打电话,心中都满是甜蜜。

        而今天……而今天……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无应答,请稍后再拨……”

        长时间的无人接听,电话自动挂断。

        池瀚狠一咬牙,按下重拨。

        再一次,又是漫长而没有人接应的等待。

        在池瀚第三次拨通祁曼的电话时,坐在前面的郑秘书才又悠悠地开口:“英俊啊,你别着急,咱们一会儿就到警察局了。”

        听到“警察局”三个字,池瀚的思绪有片刻的停顿。

        紧接着下一秒,他扑到了郑秘书位置后面,一字一顿地发问:“为什么是去警察局?!”

        “因为……”郑秘书拉长了声音,在池瀚紧张又惶恐的目光之中磨磨蹭蹭地开口,“因为曼曼就在那儿啊……”

        ————

        祁曼本以为这件事不会耗她太多时间。

        谁知道等她完成笔录离开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祁曼低着头,磨磨蹭蹭地从警察叔叔的办公室里走出来,寻思着折腾这么晚,到底是警察叔叔太敬业问得事无巨细呢,还是她祁曼反应太慢了……

        可祁曼思来想去地还没想出个头绪,冷不丁有个声音在警察局大门口响起:“曼曼!!”

        祁曼茫茫然地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警察局大门口朝着她飞奔而来。

        跟在祁曼身边的黑衣壮汉眼看着情形不对,冲上前去阻拦。

        却没到来人来势汹汹,照着挡他去路的人一人脸上一拳,三秒里将两个黑衣壮汉ko在地。

        眼瞧着又是四个人冲上去,率先反应过来的季律师赶紧叫住了他们:“别动手!自己人!”

        季律师话音一落,还处在懵圈状态中的祁曼就看到那人杀到了自己跟前,然后抬手,将自己用力地圈入了怀中。

        那么那么用力地抱着她,就像亚当找到了自己那根失而复得的肋骨,要把她嵌回到自己的身体里去。

        鼻子突然一酸,祁曼抬手搂住了池瀚的腰,把头用力地埋到他胸膛上,哽咽着抱怨——

        “你怎么才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447/142445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