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慢慢慢慢来 > 第48章

第48章

        池妈妈给祁曼送的是一件深v领的白色三角腰及地礼服裙。

        裙子的领口几乎开到肚脐眼上,酥胸半露,雪拥起来似的白。

        腰上两边三角镂空,露出一点点腰线,更显得祁曼腰肢纤纤,不堪一握。

        裙摆流水一样地披泄而下,随她步姿而灵动。修长的腿在裙下若隐若现,勾人的性感。

        看着祁曼,池瀚顿时口干舌燥起来。

        他见过穿着衣服的和不穿衣服的曼曼,可是这样穿了衣服比不穿衣服还要命的曼曼,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对于池瀚而言,打扮成这样的祁曼……简直就是行走的春\药!

        ————

        池瀚一直盯着自己不说话,祁曼心里不由得打起鼓来。

        她大学时期的风格几乎是甜美可爱的,就算开始工作了,也多往保守知性上面打扮。

        这样的性感的穿着,倒是第一次尝试。

        又将领口拢了拢,祁曼有些忐忑地问池瀚:“不好看吗?”

        听到祁曼这样发问,池瀚深深深呼吸,按下在心头翻腾着的火气,回答:“不,很好看。”

        而且看上去也很好脱……

        池瀚在心底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得到池瀚的认可,祁曼松了口气,可还是不太自在:“呃……不会太裸|露了吗?”

        池瀚从沙发上起身,拉下祁曼挡在胸口的手,牵着她又上下打量了一番,迟疑着开口:“是有点露……”

        祁曼:“……嗯?”

        “不过今晚上也就只有我看,露这么点也没什么……”池瀚给祁曼整了整领口,又扭头往茶几上看,“还有首饰什么的没带上呢,你带上看看?”

        “好。”

        ————

        祁曼穿戴整齐,又化了个妆。

        等祁曼涂完口红,池瀚的眼睛顿时又一亮。

        “这样才好看嘛,之前你在肖扬那儿上班的时候化的都是什么玩意,简直就是一张晚|娘脸。”

        池瀚靠在梳妆台边上,看着祁曼慢慢吞吞地收起口红。

        看祁曼的嘴唇涂得红丝绒一样细腻饱满,池瀚按捺不住,凑过去偷了个香。

        偷了一个还不够,得偷一送一再追加一个深吻。

        等池瀚吻够本了放开自己,祁曼缓了一会儿气才反应过来他刚刚那句话。

        抬手在池瀚肩膀上一锤,祁曼不高兴地骂他:“我以前哪里晚|娘了?!豆沙色的美你懂吗?!”

        死直男!

        池瀚笑吟吟地,没搭理祁曼这话,只拿过她还握在手里的口红,一边看着一边自说自话:“这个颜色好,回头我给你买一打,你天天涂给我看。”

        祁曼翻了个白眼,懒得和池直男多费口舌,拿梳子梳头。

        照着镜子梳了一会儿,祁曼又发现……

        “你没事动什么嘴!把我口红都吃光了!”

        祁曼愤愤地把口红抢回来,对着镜子再涂一遍。

        池瀚脸上还是笑,抱着手看着祁曼:“……要不你带它吃饭去?没准一会儿你嘴上的又要被我吃光了。”

        重新涂好了口红的祁曼瞥了池瀚一眼,直接把整支口红塞他手里:“你直接把这支吞了得了,省事。”

        “这哪能一样的??”

        池瀚说着就要习惯性地在口头上吃一下祁曼的豆腐,可在她一记凌厉的眼刀之下,怂怂地闭了嘴。

        祁曼瞪完了池瀚又看了他好一会儿,才从梳妆台上的纸巾盒里抽了两张纸递给他:“把你嘴上的口红擦擦。”

        池瀚老老实实地接过了纸巾,转身对着镜子收拾起自己来。

        万事妥当,池瀚同祁曼乘坐游艇前往十公里外的一座小岛。

        游艇一驶出码头,祁曼突然间想起了一桩旧账。

        “欸?!我记得你回来的那天晚上,口红没抹匀?!”

        祁曼一把抓住池瀚的手腕,指着他好一会儿,猛然醒悟:“好啊你!那时候就知道偷亲我!!”

        池瀚可坦然:“我可没有偷亲,是光明正大地亲的。只不过你没有醒而已。”

        祁曼:“…………”

        “你要是不爽就亲回来好了。”池瀚对着祁曼敞开胸怀,“你要收多重的利息都没问题,随便亲!”

        “…………”

        “哎呀曼曼你干嘛?!你最近怎么总是一言不和就打人?!哎呀别打脸我错了!!”

        ————

        晚饭地点,让池瀚选在隔壁隔壁隔壁*n的一座小岛上。

        露天的餐厅,就在沙滩边上,围着一圈生长得热闹的热带植物。

        整个餐厅,只有池瀚和祁曼两位客人。

        除他俩之外,还有烛光、鲜花,海浪、晚风。

        傍晚的天空还露着一抹鱼肚白,池瀚绅士地扶着祁曼入座。

        一旁的乐队奏起了小夜曲。

        婉转悠扬的小提琴声传来,祁曼对着桌子那头的池瀚一笑,打趣他:“记得你小学的时候学小提琴,拉起来比锯木头还难听,偏偏还喜欢站在院子里练习……我爸爸忍了两天实在忍不下去,向池叔叔狠狠地告了一通状,才终结了你的魔音穿脑……”

        池妈妈和祁妈妈是很要好的闺蜜。在祁曼六岁的时候,两家人买了相邻的两座别墅,比邻而居,所以池瀚家有个风吹草动,祁曼家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听祁曼翻起这桩往事,池瀚的动作顿了一顿,无奈:“祁叔对我总是这么没耐心……要不是他打断我,搞不好我就成为中国的第一个尼科罗了呢?”

        祁曼被池瀚逗得“噗嗤”一笑:“得了吧?就你还尼科罗?”

        池瀚一脸自负:“不信?”

        “好好好,池尼科罗,都怪我爸爸,让你折翼了。”祁曼说着,抿了一口红酒,顿了顿,又问,“当初你怎么突发奇想想要去学小提琴了?”

        池瀚的脸色突然间变得微妙起来。

        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回答了:“那时候你不是喜欢看漫画书吗?有一套叫《变奏天使》的漫画,你很喜欢里面的男主角……”

        祁曼愣了愣,没明白:“……嗯?”

        “你还各种收集他的海报……我就想啊,不就拉个小提琴嘛,有什么难的,就让我妈去给我请老师了……”

        万万没想到小提琴没学成,还把未来岳父给惹毛了……

        祁曼懵了好一会儿,才转过弯来。

        “所以你学小提琴是因为我?”

        祁曼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可思议地开口。

        池瀚点了点头,又满心无奈地补充一句:“你说我做什么不是为了你?”

        为了你学小提琴、为了你去w大、为了你去拍电影……

        就连当初分手出国,也是为了你……

        听到池瀚这句话,祁曼沉默了。

        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太对,池瀚赶紧把语气放轻松,对着祁曼遥遥举杯:“曼曼,今天是你的生日,咱们不说别的了,开心最重要~生日快乐~”

        祁曼把心一放松,也跟着池瀚举杯:“嗯~祝我生日快乐~”

        ————

        今晚上吃得很杂,中餐西餐交叉着来,祁曼喜欢吃什么池瀚就让厨房做什么,一点节操都没有。

        祁曼一下子就被他喂得饱饱的了。

        饭后,池瀚邀请祁曼共舞。

        此时,天已经黑透了。

        海平面上,月亮正悄悄地露头。

        在乐队柔和的伴乐声之中,祁曼和池瀚跳了两支慢华尔兹,跳到最后变成整个人靠到他怀里,头枕着他的肩,跟着节奏轻轻地舒展回旋。

        两人相拥着没有说话,气氛静谧而美好。

        双手环着池瀚的腰,祁曼望着远处的月亮,脑海中突然蹦出句诗来。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轻叹一声,祁曼心想——

        但愿余生皆能如今夜,与他一同看遍世间美景,共享安稳和静好。

        ————

        吃晚饭的时候,祁曼饮料喝多了。

        跳了一会儿舞就想去上洗手间。

        池瀚让服务生带祁曼去,祁曼不疑有他也来不及疑有他,跟着服务生去了。

        等祁曼从洗手间回来,餐桌边上、舞池里,都不见池瀚身影。

        祁曼一时间有些茫茫然。

        池英俊……哪里去了?

        她正四处张望着着,寻找着池瀚的身影,安静的世界里突然间响起了小提琴的独奏声。

        riverflowsinyou.

        祁曼的心猛地一颤,循声转身看去。

        只见池瀚拉着小提琴,从乐队之中款款向她走来。

        目光之中,满是深情。

        琴声悠扬,旋律轻缓。祁曼一时间没缓过来,呆呆地看着池瀚且走且奏琴乐,远远地望着她,远远地走向她。

        在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之时,池瀚也正好走到祁曼面前。

        他动作流畅地将小提琴一收,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宝蓝色绒面盒,单膝跪倒在祁曼跟前,再缓缓地打开盒子,将里面的祖母绿戒指呈向祁曼。

        祁曼整个人都是懵的。

        她混混沌沌的,只看得到眼前一脸虔诚又带着几分期许和紧张的池瀚。

        她看到他好看的嘴唇一张一合,却没听清他说了什么。

        看到池瀚说完话,一副等待自己答复的忐忑模样,祁曼脑子艰难地转了一下,发出一个单音:“……嗯?”

        与还在云里雾里的祁曼不同,整个人都紧绷着的池瀚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喉结动了动,池瀚按捺住焦虑的心情,再一次问祁曼——

        “曼曼,嫁给我,好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447/144640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