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慢慢慢慢来 > 第54章

第54章

        20xx年6月8日,下午四点二十分。

        离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结束,还有四十分钟。

        然而其中的一位考生已经做完了英语试卷,收拾收拾文具,向监考老师举手示意。

        监考的是两位年过半百的师奶级老师,看到那位考生长得眉清目秀的很帅气,其中一位笑眯眯地走过来,低声问他:“这位同学,怎么了?”

        “我要交卷。”

        这位英俊的同学回答。

        这个回答在老古董耳中不啻炸雷。

        瞪圆了吼吼眼镜片后面的眼睛,监考老师板起面孔,叉了腰,伸出食指,在该同学的试卷上用力地点了两点:“这位同学,离考试结束还有半个小时!这么重要的考试,你应该好好地检查两遍!!”

        没准还能查出两个填错的空多拿十几分呢!

        英俊的同学还想再争取一下,却被监考老师抢着一锤定音:“快检查!我不给你提前交卷!交了还影响其他的同学!”

        “…………”

        教育完英俊同学,监考老师迈着欢快的脚步,又晃回讲台上,继续居高临下地审视考场。

        “…………”

        池瀚无语地看着面前已经填写好的答题卡,无奈地叹了口气。

        ……谁特么地要检查试卷啊!本帅随随便便都能考一百四十多分的好吗?!

        曼曼的考场在一楼我要赶在考试结束之前去到门外等她啊!!

        我有超级重要的事情要做啊啊!!!

        ————

        终于,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来。

        池瀚刚准备从座位上蹿起来,马上就被监考老师一记犀利的眼刀,狠狠地钉在了座位上。

        “这位同学,请等老师收卷完毕之后再离场。”监考老师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但是眼底却是深不见底的森冷。

        面对这样的眼神,池瀚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惧。

        在许多场合,他都被祁爸爸这样阴森森地看过……

        是以他老老实实地坐住了。

        好不容易捱到了监考老师将试卷全部收好,同意放大家离开,池瀚马上提溜上自己的东西,离弦的箭一样射向门口。

        然而还是晚了……

        楼梯口上黑压压地堵着一大片人,全是刚刚从考场里出来的考生。

        池瀚心焦如焚,想要挤到人群中去然后鱼一样地溜下去,却没想到这特么的不是人潮,是人油啊!

        ——池瀚一挤进去,就直接粘锅了。

        变身铁锅上的鱼,池瀚被挤得里嫩外焦,五脏六腑都要移位……

        惨!太惨了!

        池瀚的内心在哀嚎。

        为什么命运要让我的考场在六楼啊!!

        六楼啊!!这是要挤到何年何月啊!!!

        ————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挤绵绵……也有尽头。

        和别人前胸贴后背地挪啊挪啊,池瀚终于挪到了一楼。

        一经解放,他马上往左拐。

        那边是祁曼所在的七号考场。

        才一左拐,池瀚就看到七号考场门口又满是乌压压的人头。

        卧槽……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池瀚正崩溃且疑惑着,站在人群边缘的好哥们秦斌一眼就看到了他,蹬着脚下的滑板“咻咻咻”地滑了过来。

        滑到池瀚跟前,秦斌一个华丽丽的转身,刹住了滑板,一把搂住池瀚,开口就是嘲讽:“啊哈哈,池英俊你来晚了~”

        池瀚不解:“什么来晚了?”

        秦斌往人群那边使了个眼色,回答:“那边,已经有人抢先你一步,向曼曼告白了。”

        池瀚直接懵逼:“…………”

        wtf?!!

        ————

        池瀚简直不敢相信世上竟有如此胆大妄为之人。

        放眼整个师大附中,所有的人都知道祁曼是他池瀚罩着的人!

        居然有人敢背着他去向祁曼告白?!

        活腻了?!

        怀着气愤的心情,池瀚一把拎住秦斌的胳膊,扯着他就往人堆里扎。

        人挡杀人佛挡屠佛。池瀚一口气就杀到了包围圈内。

        包围圈里就两个人。

        一个是祁曼,另外一个……

        池瀚皱皱眉头,以询问的目光看了秦斌一眼。

        秦斌摇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这男的。

        那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看着二十五岁上下,手里拿捧着一大捧玫瑰,正对着手上的稿子,深情款款地向祁曼告白:“祁曼同学,打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深深地被你身上这股忧郁的气质给迷倒了……遇到了你,我才知道之前那个不相信’一见钟情’的自己是多么的肤浅……啊~!祁曼~你是我心中的维纳斯,是爱和美的象征;你是我心中的白莲花,是纯洁和高雅的存在;你是……”

        这位同志正排比抒情得high起,马上就被一道冷而清脆的声音打断了。

        “大叔您也别急着说我们家曼曼是什么了,您还是先把自己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玫瑰同志被这声音闹得一愣,视线从稿子上移开……然后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站在祁曼身后一左一右的两大护法。

        一个横眉冷目,另外一个则笑脸盈盈一副看戏的模样。

        “呃……”

        玫瑰同志卡壳了一下。

        被他一连串话说得插不进嘴的祁曼这回终于有机会开口了。

        “对呀,大叔你是谁呢?”

        祁曼眨着无辜的眼神,问到。

        玫瑰同志只觉得自己的心要被祁曼这柔软的语气给说化了,也跟着她一样软绵绵地回答:“小曼曼……我是昨天早上给你监考语文的老师呀~”

        “这样子呀~”

        祁曼又眨眨眼,努力地在脑海中搜索这个昨天给她监考了的监考老师。

        可没等她想出点苗头,已经不爽很久了的池瀚伸手勾住了祁曼的肩膀,像雄狮宣告自己所有权一样,凶巴巴地剜了那男人两眼,低头对祁曼说:“曼曼我们别管他!都一大把年纪半截身体入了土的人了,还想采你这朵嫩花,不要脸!”

        说完,池瀚不尽兴,又瞪了那男人两眼,才扶着祁曼,不容她反抗地带着她转身离开包围圈。

        走出去快十米,祁曼才反应过来,掰着池瀚的手,转身对那位心碎了一地玻璃渣的玫瑰同志摆手:“啊~!老师,谢谢你喜欢我~可是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啦~”

        玫瑰同志还没来得及对祁曼这句话有反应,池瀚已经率先绊了一下,左脚绊右脚。

        曼曼……曼曼有喜欢的人了?!

        池瀚回过味来,顿时大惊。

        可还没等他向祁曼问个明白,守在考场外面的祁妈妈和池妈妈一起迎了上来,询问两人考试的结果如何。

        池瀚一脸自负地回答:“大概就145分的样子吧,作文估计得扣几分。”

        池妈妈受不了自家孩子的臭屁,抬手在池瀚的肩膀上抽了一下,又看向祁曼。

        祁曼含蓄地笑笑,说:“我这边不确定……不过试卷都写完了……”

        早上的理综就是题目太多,搞得她到考试结束了,都还有两个大题没得来急做。

        祁曼话音一落,池妈妈和祁妈妈当即就异口同声地肯定:“能写完就好!能写完就是胜利!”

        看着他们两家人两对母子母女其乐融融,一早确定出国了的秦斌插不进话,只能满头黑线。

        大家对曼曼的要求……还真的不是,一般的低啊……

        能把试卷写完,就算是巨大的胜利了_(:3」∠)_

        ————

        接到了考完试的池瀚和祁曼,池妈妈开车,载大家去吃饭。

        祁爸爸和池爸爸一早就到包厢里等着了。

        一看到女儿进门来,祁爸爸就起身迎上去,搂住了祁曼的肩膀,轻声细语地问她考试的情况。

        池瀚本想在祁曼坐下后马上抢占她身边的位置的,谁知道祁曼直接就在祁妈妈的身边坐下了,紧接着祁爸爸把她另外一边的空位给占了。

        池瀚满心忿忿,可是又不敢违抗长辈,只能老老实实地挑祁曼正对面的位置坐了。

        ——没办法和她挨着,那么能一抬头就看得到她,也还凑合吧。

        众人落座,饭菜流水而上。

        大家也不怎么饿,就一边吃饭一边随口聊聊。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高考上面。

        “曼曼,你想报考哪所大学呀?”

        池妈妈小口小口地抿着汤,问。

        “张阿姨,我想报考w大……因为那是我爸爸妈妈的母校……”

        祁曼回答。

        池妈妈点点头。

        然后轮到祁妈妈问话了:“池英俊,你呢?”

        池瀚一听到这个问题,马上抖擞精神,回答:“秦姨,我也想报考w大!因为……”

        池瀚目光往对面的祁曼身上飘了飘,继续往下说:“因为……那是您和祁叔的母校!”

        池瀚话音一落,在场的所有人:“…………”

        过了一会儿,率先回过神来的池妈妈抽噎一声,哭倒在池爸爸怀中:“老公~!儿子嫌弃咱们母校……咱们n大z大不比w大差呀~!池英俊这个小白眼狼凭什么歧视我们母校~!”

        池瀚:“…………”

        池爸爸拍拍爱妻的肩膀温柔地抚慰了她好一会儿,然后抬头,严肃地瞪了池瀚两眼,眼中意味不言自明。

        ——你小子竟然敢惹我亲爱的哭?!回去跪指压板!!

        池瀚:“……qaq……”

        麻麻、麻麻您能不能等回家了再听我解释……

        ————

        早就准备好了向祁曼告白的池瀚,打从考场出来,就没碰到能和她独处的机会。

        所以,一看到祁曼起身说去洗手间,池瀚马上就跟屁股下面压了弹簧似地,一下子蹦起来老高,说也要去洗手间。

        祁曼走得慢,池瀚比她晚出来两分钟,也能将她堵在洗手间门口。

        “曼曼……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要和你说……”

        富丽堂皇堪比白宫的洗手间大堂,池瀚含情脉脉地看着祁曼,说。

        祁曼愣了愣,又犹豫了一下,还是怯生生地指了指女厕所的方向:“唔……池英俊你能不能等我上完洗手间了出来再和我说?”

        池瀚嘴角抽抽,妥协:“那……好吧……”

        侧开身子,让出走道,池瀚目送着祁曼进了女厕所。

        后退两步,背靠着洗手间大堂的大理石墙壁,池瀚顿生度秒如年之感。

        就在池瀚焦躁地等着祁曼从洗手间里出来,再向她告白的时候……秦斌出现了。

        祁曼、池瀚、秦斌三人是打一出生就认识的,从小到大玩在一块儿,彼此肚子里有什么虫子都是一清二楚。

        只往女厕所的方向看了一眼,秦斌马上就明白了池瀚的企图,登时满脸的不可思议:“池英俊你不是吧?!你这是要在厕所门口向曼曼表白?!”

        企图被好友看穿了的池瀚:“…………”

        “你走点心行不行?!”秦斌恨铁不成钢,“你看看下午那个监考老师!!人家还知道穿得人模狗样地捧束花呢!你就蹲点在厕所门口,难不成打算送一支酒店厕所自带的洗手液?!”

        池瀚:“…………”

        “你……”

        秦斌正准备再教育教育池瀚,把他这坨烂泥扶上墙去时,祁曼从女厕所里出来了。

        “呃……二毛哥,你也来上洗手间吗?”

        祁曼冲秦斌打了声招呼,然后去洗手。

        秦斌呵呵一笑,然后白了池瀚一眼。

        祁曼洗好手,抽了纸巾一边擦手一边走过来,看向池瀚:“池英俊,你刚刚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

        池瀚:“…………”

        祁曼:“什么事呢?”

        池瀚:“……咱们快回去吧,汤要凉了。”

        祁曼:“……???”

        秦斌:“…………”

        什么鬼!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447/147351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