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傻王妃 > 011 你就是个笑话!

011 你就是个笑话!

        看着那些惩戒卫随意的翻乱家中的东西,荣秋藏在袖中的双手紧紧的握住轮椅把手,强行压下要冲过去给那梁鸳鸯两巴掌的冲动!

        现在她只是个瘫痪,恐怕还没近身就被挡住了!而且如果她真就这么冲动的冲了过去,就算是没打着,恐怕又给梁鸳鸯找了个借口,不为难她也会为难令婉儿的。

        但是也别以为她是个好欺负的,这两巴掌不用自己的手她也能让它拍响了!

        “香香,府中的这些侍卫可以随意调遣吗?”趁着梁鸳鸯在指挥着这些侍卫搜查的时候,荣秋小声的问向一旁的香香。

        “小姐,这些侍卫不是普通的侍卫,是府中惩戒所里的惩戒卫,是专门用来惩戒那些犯了错的,只要有证据证明犯了错,就能够调遣他们。”香香如实的说来。

        惩戒卫?只要能够证明犯了错,就能调遣?

        “那要是无法证明呢?”

        “回小姐,这个香香就不知道了。”香香想了想,在她的印象中,只要惩戒卫出现,没有哪个不是犯错的,还真没遇到过无法证明犯错的事。

        荣秋点点头,多少也是懂了。这些惩戒卫怕是不同于一般的侍卫,是不能随意调遣的。只有当府中有人犯了错,而又能证明是真犯错的话,才能调遣。这些惩戒卫啊,个个性子都高的很。

        刚刚荣秋有注意到,这些跟着二夫人梁鸳鸯一起来的惩戒卫们,并没有真正的将梁鸳鸯放在眼里,否则怎会有胆子在刚刚喷笑出来?

        再者,荣秋想着,要是这些惩戒卫没有找到那枚戒指,恐怕到时候不是她有事,而是梁鸳鸯有事了。

        想到这,荣秋望着梁鸳鸯以及她身旁的桂嬷嬷,扯出一抹冷笑。

        巧合的是梁鸳鸯正巧回了身,看见了荣秋嘴角的那抹冷笑,不由得心中一惊,暗道:这小贱人果然不是真傻,要真是傻的,怎地会有这般表情?

        越是想着这小贱人是装傻,梁鸳鸯就越加的愤恨,目光瞥见那些惩戒卫,不由得道:“速度快点!磨磨蹭蹭的!”

        荣秋见着梁鸳鸯发现了她不是真傻,也不怕,盯了一会后便慢慢地收回视线。就算被她发现了又怎样?从始至终荣秋都当这梁鸳鸯是个炮灰!

        “嗯…秋儿,娘亲这是怎地了?”床上的令婉儿被声音吵醒,往外看了眼,惊讶道,“这么多人?出什么事了?”

        “娘亲,没事,他们是来帮我们整理庭院的。您刚刚淋了雨受了点寒,大夫已经过来看过了,让你好生歇息着。”荣秋滑动轮椅挡住令婉儿的视线,小声的说道,随后又拿放在一旁的毛巾给令婉儿擦了擦额头的虚汗。

        令婉儿向来是相信荣秋的,听见这般说,点了点头后便又昏昏沉沉的睡去。

        屋内的那些惩戒卫们,听到荣秋将他们说成是整理庭院的,不由得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三小姐还太能扯了。

        由于荣秋说话声音低,梁鸳鸯没有听清她刚刚说的话,但是一想到对方是装傻的,便想着肯定说不出什么好话来。不由得冷哼一声。

        “回二夫人,整个庭院已经全部搜查了一遍,没有发现您所说的那枚戒指!”片刻后,惩戒卫走了过来,面色不善的对着梁鸳鸯说道。

        对于这二夫人梁鸳鸯,他们惩戒卫是早有耳闻:善妒、心眼小、手段毒辣、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等等。没想到今儿个这梁鸳鸯竟然耍人耍到他们头上来了!

        他们是谁?惩戒卫!就连老爷想要差遣他们都要有个由头,更别说是这二夫人梁鸳鸯了!

        梁鸳鸯见到之前还客客气气的惩戒卫们现在这般,不由得脸色一变,尖叫起来:“没有?怎么可能没有?!你们有没有搜查清楚?!外面的庭院呢?那两棵树下面呢?!”

        惩戒卫受不了梁鸳鸯如此,稍稍往后退了一步,脸上已全部半点恭敬之色,冷厉道:“二夫人,我们可是听你说有人盗了你的戒指才跟你过来的。可是现在却又找不到那枚戒指,我们惩戒卫有理由怀疑你话中的可信度。”

        梁鸳鸯这会儿是脸色惨白无比,惩戒卫这话可是直接的在质疑了她,这简直就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扇了她一巴掌一样!

        梁鸳鸯很想教训教训这些惩戒卫,但是她不敢。因为这些惩戒卫是直属于老爷的,她根本无权去教训他们,而且一个不好还要被将一军,在老爷面前告一状,到时候,她就真要没脸见人了!

        “夫人…”一旁的桂嬷嬷见此,不由得扯了扯梁鸳鸯的衣服,示意要镇定,而且还有人证在。

        梁鸳鸯看了眼桂嬷嬷,这才稍稍镇定下来,对,没错,还有人证!

        “放肆!虽没有找到那戒指,但说不定是在她们的身上!再者,我还有人证在这。”梁鸳鸯虽然不敢教训这些惩戒卫,但是该有的气势还是要有的,毕竟她是府中的夫人,是主子。

        “桂嬷嬷,你来说说你看到的事情。”

        “是,夫人。”桂嬷嬷上前一步,看了眼荣秋和令婉儿,冷笑着开始讲述昨儿晚上看到的一幕。

        ……

        听完桂嬷嬷所描述的那一幕,惩戒卫们将目光移向了荣秋几人身上,问道:“三小姐,虽然物证是没有找到,但是有人证明你院中的人去过二夫人房间,并偷走了她的戒指,我想请问三小姐,可有这事?”

        香香和美美紧张的双手握在一起,担忧的看着荣秋,这明显就是二夫人栽赃嫁祸!但是…美美目光有些闪动,她确实是看到了二夫人的戒指在荣秋手里,但她不相信是荣秋偷得,毕竟瘫痪是个事实。

        “怎么?没话说了?没话说就赶快承认了吧。”梁鸳鸯上前几步,来到荣秋的面前,好言提醒道。

        “呵呵。”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荣秋会承认的时候,荣秋突然笑了,她先是轻笑一声,随后便哈哈大笑起来,“笑话,这绝对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好听的笑话!”

        笑话?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起来,这人证就在面前,这偷盗一事,怎么就成了笑话呢?

        “什么狗屁笑话!来人,还不快将荣秋和她娘押下去!”梁鸳鸯隐约感觉到不对劲,觉得要是让荣秋继续说下去,定会出什么问题,立马出声阻止。

        但是,她还是晚了一步。

        “请问三小姐,你所说的笑话是指什么呢?”

        “呵呵,笑话?笑话不就是在我眼前吗?”荣秋抬起眼,看向梁鸳鸯,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你就是个笑话!

        梁鸳鸯那个气啊,浑身直哆嗦,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小贱人嘴皮子居然这么厉害,句句不带脏字,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能让人气死!

        “二姨娘,您怎么生气了?刚刚我只是在开玩笑,您莫和秋儿一般见识。”荣秋呵呵一笑,见着这梁鸳鸯气的直发抖,她心里就越爽!气死你!气死你!

        哼哼,现在先气你,以后再挖个坑,埋了你!

        一旁的香香双眼闪着金光看着荣秋,小姐好厉害啊!居然让二夫人气的说不出话来了!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啊!

        向来都是二夫人骂的别人说不出话来,可从没有人能够将二夫人说的讲不出话来,小姐真是神人也!

        “几位惩戒卫大哥,单凭这嬷嬷的一面之词,又没有物证,定是不能就这么下了判断的不是?再者,嬷嬷的年纪也这么大了,加之又是晚上,视线不好,说不准嬷嬷看花了眼,其实根本就没有人偷二姨娘的戒指。”不等片刻,荣秋又继续说道,“而且也说不准是二姨娘自个脱了戒指忘放在哪了,这才会在嬷嬷的蛊惑下,没有证实就急急忙忙喊了几位大哥过来。”

        荣秋这话,一是点名了惩戒卫们办事公正,不会如此轻易就下判定;二是点名了嬷嬷年纪大,她的话不一定就能够当做证词,三来是点名了,二姨娘这般,怕是有恶奴故意挑唆,影响几位夫人和小姐之间的关系!

        最后荣秋的那话,也将惩戒卫的那肚子火也挑了起来!

        “你!”桂嬷嬷气的说不出话来,对方是小姐,是主子,她这个做下人要是就这么骂了出来,就是以下犯上!

        “二夫人,这件事我们惩戒卫还需要进行一番调查,至于结果如何,几天后会告知于您。”惩戒卫们对这梁鸳鸯如此交代了一句,便潇洒的带着人离开了。

        ------题外话------

        求收藏呀求收藏~

        二夫人:不交出乃么手中的收藏,我就狠狠的虐荣秋!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463/141220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