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傻王妃 > 031 飞出了墙的鸳鸯

031 飞出了墙的鸳鸯

        做完药浴的时候,天色还很早,荣秋便拿了毛毯盖在身上,没有去庭院,只是在屋子内。

        “秋儿,你的身上…”令婉儿见荣秋出来,便放下手中的针线,起身来到荣秋身边。只见她轻微的嗅了嗅,疑惑道,“你的身上怎么有股子药材的味道?”

        荣秋朝着外面看了眼,田管家的视线正好与她对上,猝不及防的田管家忙笑着移开视线。

        “娘亲,您定是闻错了,我身上怎么可能有药材味道呢?”荣秋笑道,现在外面还有旁人,不便和令婉儿交代,“怕是您之前喝的药残留下来的味道。”

        “是这样吗?可是娘亲觉得…”令婉儿摇摇头,还想追着询问,却见荣秋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接着她便感觉到荣秋在她的手心里写下了几个字:

        莫问。

        “可能娘亲年纪大了,记性有点混乱了,这分明就是刚刚喝的药味。”令婉儿笑着自圆其说道。

        见令婉儿如此,荣秋微微一笑,随后拉着她来到桌旁,问道:“娘亲,你刚刚在做什么呢?”

        令婉儿听罢,拿起桌上那还未绣完的一个钱袋,笑着说道:“我之前在大厅上见到老爷的钱袋好像有些旧了,便寻思着给他做个新的来。这不,这图案才绣了一半呢。”

        荣秋拿过那钱袋,只见这钱袋上面已经绣了一只鸳鸯,另外一只的鸳鸯才刚刚绣了个头。这鸳鸯绣的栩栩如生、活灵活现,犹如真的一般,可见令婉儿的刺绣水平是很高的。

        不过,送给荣锦生?

        “娘亲,那荣锦生这样待我们母女,您还要给他绣钱袋?”

        荣秋有些想不明白,这男人都这样对自己的老婆孩子了,令婉儿居然还这样死心塌地的对他。这要是放在前世,她绝对是要离婚的!同时还要告对方虐待妻女!

        令婉儿慢慢坐下,从荣秋手里拿过那钱袋,手指慢慢地摩挲着上面的一个半鸳鸯,脸上露出有些悲伤的笑容,说道:“秋儿,在你躺在冰冷的棺材里面,被埋进泥土里的时候,那时候我当真是对他死了心,想要跟你一起去的。可后来…”

        “后来你死而复生,他也答应了重新开棺,那时候我就想,老爷定是还顾念着我们母女俩的,否则他也不会重新开棺的。”

        “而且,这鸳鸯钱袋是当初我们定情的时候,我第一次送给他的东西。”

        这鸳鸯钱袋,有着他们两人的美好回忆。

        荣秋没有想到令婉儿内心的想法是如此的,而且也没想到这鸳鸯钱袋竟然是他们的定情之物。

        只是…定情又如何?现在还不是被抛弃在一边?如果这次不是因为太子爷在场,恐怕她们现在还是老样子。

        “娘亲,如果他真的顾念我们母女俩,那为何会将我们打发在这里?如果他真的爱你,那为何他会娶三妻四妾?为何从我死而复生到现在,他从来没有过来看过我,看过娘亲?!”

        荣秋的话咄咄逼人,每一句话都将令婉儿心里,对荣锦生的念想和爱意击个粉碎!

        “不会的!他…”

        令婉儿一手放在心口,摇着头不愿去相信荣秋的话,眼泪夺眶而出。将她们安置在这里,是因为府里的庭院不够了,她能理解;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她也能理解;没来看过秋儿和她,是因为老爷公务繁忙,她也能理解…

        她真的……

        荣秋看着令婉儿如此,摇摇头叹了口气,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令婉儿现在就是如此。明明这个男人对她根本毫无留恋了,却对他还保持着幻想。

        不行!如果令婉儿在这样,一生都不会快乐,不会幸福的!

        突地,荣秋一把抢过令婉儿手中的钱袋便推着轮椅往外面而去。令婉儿一时不查,直到荣秋已经出了屋,这才反应过来。

        “秋儿!你要干什么?!”

        “美美,快扶着夫人!”

        荣秋一边快速的推着轮椅朝着外墙走去,一边吩咐美美。

        现在在美美的心里,小姐的地位绝对是第一位的,因为能够帮助她的只有小姐!

        “夫人,您走慢点。”

        美美正好就在令婉儿身边,听明白了荣秋话里的意思,便一把拉住她,说是让她慢点走,实则就是拖慢她。

        令婉儿急了,忙道:“美美,别扶着我了,快去拉住小姐。”

        “夫人,小姐可是让奴婢扶着您,您要是摔坏了身子,奴婢定是会被责罚的。”

        就在两人说话间,荣秋已经顺利的来到外墙边,看了眼令婉儿,随后便将手中的那未绣完的钱袋一把扔出了墙。

        荣秋的这个庭院,有一侧的墙正好是外墙,对着的就是府外的一条小巷子。

        “秋儿…你!”

        令婉儿又急又气,快步的走到外墙边,墙太高,她看不见外头,根本不知道荣秋将那钱袋扔到了哪里去!

        “娘亲,爱是双方的,不是你一个人付出全部就可以的。”荣秋抓起令婉儿的双手,看了看四周,轻声的说道,“娘亲,忘了他吧,忘了那个人,女儿会为您找个更好的。”

        令婉儿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荣秋,突然反应过来双手捂住她的嘴,震惊道:“秋儿,你这话从何学来?”

        丞相府位于荣秋庭院外面的巷子内。

        一名身穿一袭华服,手中摇着扇子的男子走过,正巧荣秋扔出去的那钱袋掉在了他的脚下。

        男子脚步一顿,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无人。这才好奇的弯腰捡起那钱袋。

        “鸳鸯?”

        男子看着那钱袋上的一个班鸳鸯,喃喃自语。随后轻笑一声,直接纳入怀中,大步离开。

        屋内,荣秋和令婉儿对视而坐。

        令婉儿看了眼外面的田管家他们,声音压低,问道:“秋儿,刚刚那话是不是有人这般教于你的?你怎么能够说出这般大逆的话来?”

        荣秋笑了,改嫁就是大逆了?那前世那些女人全逆天了!

        “娘亲,其他的话女儿也不多说什么了,只是女儿想说,天下好男人多得是,别再一棵树上吊死。”

        令婉儿定定的看着荣秋,她的女儿真的变了…

        良久,垂下眼帘,令婉儿揉揉太阳穴,终是轻声道:“容娘亲好好想想。”

        ------题外话------

        求收藏哎呀求收藏~

        嘿嘿,猜猜这男的是谁哟?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463/141220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