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佳妻天降,总裁老公跟我走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他可谓是用心良

第一百八十五章 他可谓是用心良

        第一百八十五章他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他抬起手指,慢慢地放到她的头发上,轻轻地抚摩着。

        慕清偎在楚凡的怀里,似乎感觉到了他心底里流淌出的温柔,把他抱得更紧了!片刻之后,她突然开始热烈地吻他,声音很响,也很用力,那种强烈的、爱的感觉穿透薄薄的衬衫直达他的内心……

        压抑了许久的情突然就不可扼制的燃烧起来!

        从今天看到圆月时就有的那种烦躁的感觉此刻更加地强烈了!

        她每吻一下,楚凡的血管都要剧烈地跳一下!

        “凡,我……想你了,没有你的日子太痛苦了……我们……你想我吗?”

        你想我吗?

        心底浓浓的渴慕让最普通的声音都充满了十分的诱.惑力!

        楚凡的手顿住,另一只手缓缓抬起,一起捧住她的脸,深深地吻了下去……

        ————

        对于施曼云来说,如果永远不再见到邓琳最好!邓琳的来访,像雾霾一样笼罩了她的天空!可是,第二天,晓律打电话说,让她去蜀香缘吃饭,还说,也一起邀请了邓琳。虽然她不想见邓琳,但是,女儿要出远门了,这临行前的一餐饭,她不能不去。

        “晓律,你既然请邓琳吃饭,就不要拉着妈妈一起了!”

        秦一城一边说,一边揉着自己小女人的头发,似乎想把自己的思想直接灌输给她,可是,这样的思想,她自己慢慢领悟就好,如果他就这样说出来,怕她不能接受!

        经过这些天的观察,直觉告诉他,邓琳就是晓律的亲生母亲!

        如果他现在就让晓律知道,那她一定接受不了!

        “秦一城,这次我们走得突然,时间紧迫,我只好把妈妈和邓女士安排在一起吃饭!你不仅不体恤我,还说我……拿开你的手!”说着,晓律按住了他的手,但是,他的另一只手又把她的手拿开,这样一来一去,他的手仍然放在她的头上!

        这下她恼了,头一别,就甩开了!

        还气呼呼地不想理他,男人妥协了,追上,从后面把她抱住,“怎么,真生气啦?!我是想着,邓琳她那么喜欢你,怕妈妈受不了!”

        “妈妈有那么小气吗?邓女士她是我朋友,妈妈不会介意的!”

        看到她这么坚定自己的想法,秦一城只把头偎在她的颈间,不再说话。

        蜀香缘古香古色的大厅内,邓琳一袭d.a的秋款黑色长裙,配着稀有的珍珠项链,人看上去,雍容典雅。晓律今天穿得是一件绿色的套裙,外面搭了一件象牙白的小西装,两个人站在一起说话时,十分地和谐。

        “晓律,你这家餐馆的设计真不错,有一种从细节里透出的典雅,一点斧凿的痕迹也没有!人在这样的环境里吃饭,简直是一种享受!”

        听了邓琳的赞美,晓律幸福地笑了。

        “这都是一城帮我做的。当初,为了蜀香缘的设计,他请了国内最有名的设计师,多次改稿,最后才定得这套方案……”

        当初,秦一城做这些事的时候,他们还没有结婚。

        为了她的餐馆可以成功,他可谓是用心良苦啊!

        ……

        秦一城接了施曼云过来,虽然门口有服务生,他还是非常绅士地帮岳母在前面开路。

        施曼云来到厅内,一眼就看到了自己女儿和邓琳站在一起的身影,两个人谈话间流露出的优雅态度,一看就是十分相像的一类人!

        还有,晓律本来就和邓琳的容貌有些相像,这让她们一看就是母女!

        看了眼前的一幕,施曼云脸上的表情变得哀伤起来,人也怔在那里没动,秦一城把她的神色变化看在眼里,立刻上前一步喊道,“晓律,妈过来了!”

        秦一城这一声‘妈’,喊得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像他这样如在云端一样的大人物,对待长辈能如此谦恭有礼,实在难得!

        晓律听了也很感动,她倏然转身,一头秀发甩出了漂亮的黑色瀑布,秦一城看了心里喜欢,不觉直了眼神……晓律在朝妈妈迎过去的时候,不经意间扫过,发现秦一城那热情的目光正盯着她看!

        看得她心慌……

        于是,她立刻躲开了视线。

        “妈!您过来了!”

        想到下午就要和妈妈道别,晓律心里有些不舍,在和妈妈打过招呼之后,轻轻拥住,眼睛里朦胧得直想掉眼泪。施曼云心里的失落,在女儿的拥抱里得到了补偿,悲伤之气一扫而退。

        等大家在雅间落座之后,晓律起身出来,想看看饭菜准备好了没有,秦一城随后跟了出来。

        他们占用的这间雅间正在走廊的尽头,上午的时候,光线稍暗。

        晓律刚出来,就听到脚步声。

        回头看时,秦一城已经走到了面前——刚才在大厅里,他就一直看她,难道是有话要说?

        “老公,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是!”,接下来的话,秦一城说得十分郑重,“晓律,刚才我陪妈妈过来,她看到你和邓琳在一起,好像很伤心啊!”

        “老公,你不会是看错了吧?”

        “看错?怎么会?我可是看得真切!晓律,你听我说,邓琳她,只是……是朋友,妈妈却是最疼爱你的人,你一定要事事以她为先,让她宽心……再说,妈妈的身体不好,我们又要出远门了,你得让她高高兴兴地吃了这顿饭!”

        “秦一城!”

        晓律怔怔地听着,没想到自己的老公竟然会这样地处处为她考虑,他这样贴心,可真让她喜欢啊!于是,她激动地踮起脚,亲了一下男人的脸颊!

        “老公,你真好……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秦一城突然激动地拥住她的腰身,把她抵到了身后的墙上,“老婆,我想你!”

        “秦一城,你……”

        看着他的俊颜一点一点放大,晓律慌乱的心跳跟着一点一点加速!

        早知道会这样,她一定不会先吻他!

        现在是惹祸上身!

        两唇相碰,她红着脸闭上了眼睛……男人呼出的热气,徐徐地,一直在鼻下拂动……静默中,他并没有吻她……终于,她诧异地睁开眼睛,不想,正对上秦一城那幽然的眼神,他不仅那样颇有兴致地看着她,还很进一步说道,“丫头,这样的感觉是不是很美,是不是……比吻了还美?”

        什么?

        他是故意的?

        “秦一城,你走开啊!”

        晓律气恼地推开他,脸上的红潮加重了。

        “丫头!”

        秦一城在后面紧紧地拉住她的小臂,声音莫名地有些喑哑。其实,他刚才真得想吻她,想长久而热烈地吻她,但是,怕突然有服务生过来,所以忍住了!

        想不到,这丫头倒真生气了!

        “乖!”

        “秦一城,你放开我!”

        “不生气好吗?想要,晚上,不,下午在飞机上补给你!”

        什么?

        晓律无语了,秦一城,你就不能好好的吗?

        嬉闹归嬉闹,男人说得话还是有道理的。再回到房间里地,晓律就一心一意地对自己的妈妈好。“妈,这次您不去,下次蜀香缘在旧金山的店开业时,您一定要去!”

        施曼云笑着答应了。

        “妈,我和一城这次要去一个月,可真舍不得你啊……我会经常给您打电话的……我跟上官说了,让她一两天去看您一次,哦,一城公司的电话我给您输到手机里了,他特意安排了人照顾您,您要有事,就打电话吧……”

        “晓律,妈妈身体已经没事了,不要担心我了,你安心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妈!”

        说着,两母女动了情,又偎在一起,邓琳在一旁看得出神,这样的场面可真让人憧憬啊!

        如果晓律真是她的女儿,她是不是也会这样和她甜蜜地拥在一起!

        ————

        苏慕盛身体康复之后,心事却重了!

        那天和妻子的谈话,最后因为他的冲动而失去了任何意义!

        现在细想起来,关于爱琳投海的事,一定另有隐情;想必云初一定知道这其中的事,他要怎么样和她好好谈谈呢?

        那天一气之下,他打了她的脸,现在看到她那红肿的模样,他心里就莫名地难受!

        说起来,君子也会动怒。那天她说的话实在可恨,但是,他是个男人,打自己的妻子总归是不对!

        再说,涉及到爱琳的事,他还是有些理屈的!

        很理屈吗?

        苏慕盛坐在沙发上痛苦地摇了摇头,当初他爱上爱琳,莫云初没责任吗?

        如果不是她那样对他,他怎么可能对家庭失去热爱?

        “爸,您怎么下床了?”苏静欣在厨房跟着吴姨学炖汤,出来就见自己的父亲靠坐在沙发上,脸色很差的样子。

        “我没事了,这样轻松地活动一下,比躺着还好!”

        “爸!”父女俩正说话的时候,莫云初下楼来,看了一眼客厅里的两个至亲的人,心里立刻泛起了暖意,“欣欣!”

        她不想喊丈夫,只喊了女儿,就慢慢地下了楼。

        “妈!”苏静欣上前,扶着妈妈,又仔细地看了看她的脸,看到红肿已经消退得差不多了,这才放心了。正要再说话,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697/159136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