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佳妻天降,总裁老公跟我走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他的眼睛里像燃着两团火,

第一百九十七章 他的眼睛里像燃着两团火,

        晓律急了,“上官,这怎么可能,一城他天天跟我在一起,怎么会有其它女人呢!再说,他对我很好,什么事都宠着我,完全是把我放在手心里疼的感觉!”

        “啧啧,晓律,你被他迷惑了!秦一城是过来人,怎么样哄女人,他很在行,几下就把你哄住了,让你怎么着你就怎么着!”

        “我……”

        晓律抱着电话,眉尖蹙起,一时语塞。

        突然之间,林少娜指责秦一城的话,出现在了她的大脑里——‘你像个忠实的仆人,围着女王,让她以为你是如何地爱她,然后,在得到她之后,你又把她丢开,让她陷在痛苦的泥淖里不能自拔!’

        是啊,秦一城曾经像个忠实的仆人对待女王一样,爱慕着苏静欣。

        现在,他又像个忠实的仆人一样,爱着自己!

        等到哪一天,他对她不满意了,是不是也会离开她,另娶一个又年轻又美丽的女人呢?

        不,也许他现在就对她不满意,要不,怎么会不带她去见他的父母呢?

        她是说过怕见公婆,但是,他就让她一直藏下去吗?

        以至于,他的父母,兄弟都不知道她的存在?

        正在晓律想得入神时,门被从外面打开了。秦一城衣装整齐,却带着一脸的疲惫出现在门口。他凤眸挑起,倦怠地喊了一声,“老婆!偿”

        “嗯!”

        晓律被动地答应了一声。

        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她随手拿起沙发上的书本看了起来。

        见她这样,秦一城自己脱了外套,换鞋,进去浴室洗澡。

        浴室的门,没关,洗到一半,他想让她过去陪他,“丫头,过来,帮我揉揉肩!”

        以前这种情况下,秦一城叫她过去,多半会逗逗她,甚至会借着温柔的水爱抚她……想到这些,晓律突然害怕了,“秦一城,浴室里不是有按.摩器吗?你自己揉一下吧,我在看书呢!”

        “老婆,过来,我要你……我们说说话!”

        晓律忍了忍说道,“你先洗澡吧,出来再说话!”

        因为晓律的冷落,秦一城第一次洗澡洗得不痛快,本以为他出来了,她就会陪他,但是,他从浴室出来,她捧着书,看得更认真了,以至于,忽略了他的存在。

        秦一城坐在晓律对面的沙发上,人倚在沙发靠背上,双腿交叠的时候,睡袍自然分开,露出了匀称结实的腿部线条。

        他蹙着眉看她,一会儿又舒展,凝视着她,看了很久,然后起身,进了卧室。

        等秦一城走了,晓律把书从眼前移开,紧紧地抿着唇,踌躇着,是跟他进去,还是继续在外面?

        他又没有喊她过去,那她就不过去!

        于是,她倔强地呆在外面,结果,长时间的冥想之后,给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

        她正偎在他身边,而他正坐着。晓律努力地抬头,仰望过去,看到秦一城靠在床头,微弱的台灯把他的脸照得朦胧而不真实。

        “秦一城,你怎么不睡?”

        到底是年纪小,沉不住气,这样不正常的夜晚,她自己先受不了。

        秦一城垂眸不语,人显得异样地宁静。

        “秦一城,你这是要跟我冷战吗?你为什么不说话?”

        晓律倏然坐起,摇了摇跟木头人一样的男人。

        男人顺着她的力气晃了晃,下垂的视线并不看她,人又突然地别过头去,更是拒绝理她。

        这个时候,一阵饥饿感袭来,晓律想到了为自己辩白的理由,“秦一城,我饿了,午餐吃了一点,晚餐没吃,所以,我没力气帮你搓背!”

        秦一城挑眉,漂亮的凤眸审视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掀开毯子下.床。

        “秦一城,你要去哪?”

        男人并不回答,去茶几上拿了手机,拨通。

        听口气,他像是在给一个经理打电话,而且,电话的内容是为她准备夜宵。

        晓律其实并不饿,她是想对自己之前冷落他的行为作出解释,但是,他却实在地不想让她饿着。一会儿送餐员送来了精美的汤,点心和牛奶,都是双人份的。

        “秦一城,你要不要一起吃?”她悄悄地瞄了他一眼,他坐在那里,想得出神。

        “你到底吃不吃啊?”

        “不!”

        “那我也不吃了!”

        晓律本来心里就单纯,不擅长冷战,秦一城的态度一冷下来,她们之间的关系就变得不协调了。而且,对于她吃不吃夜宵的事,秦一城没有发表意见,似乎是在说,她吃不吃都跟他没关系。

        这让她彻底地失去了沉默的志气。

        “秦一城,我知道,你在进行伟大的思索,我不妨碍你,我……我现在走!”

        “过来!”

        “我不,我现在就走!”

        说完,她忽地站起来身来,穿着睡裙就朝门口走。

        在走到门边的时候,秦一城从后面抓住了她的手臂,“晓律!”

        “秦一城,你放开我,你根本不是真地喜欢我……唔”

        他突然单手掌控了她的头,深深地吻了她。趁着她准备开口说话时的缝隙,闯入,贪恋纠缠,那样的强度和力度几乎把她击倒!

        一番浓情爱抚之后,唇慢慢放松。

        秦一城仍然俯着头,唇也在她鼻尖几公分的位置,哑着声问她,“说,我喜欢你吗?”

        “……”

        听不到晓律的回答,他积蓄已久的情突然迸发了,抱着她的腰,把她抵在了门背!

        先是深深凝视,然后,再一次吻上!

        那样痴缠,那样地深入……吻到极致,他在不觉中,把她托起到了和他一样的高度!

        双脚悬空的感觉让晓律只想抓住点什么!

        最后,她环住了他的脖颈,勾在他身上。

        像惊雷一样骇人的吻过之后,他就那样举着她,继续爱着,温柔细致,不止不休……她的背抵在墙上,人已经被举过了他头顶……

        “秦一城,你放我下来!”

        他停下,伏在她身上继续着原来的问题,“丫头,你说,我喜欢你吗?”

        “你……你只喜欢我的身体,你让我觉得不安心,有一天,这样的身体会老会皱,你就会厌弃我……你……”

        下面的话晓律说不下去了,因为秦一城抬着猩红的眼睛看得她害怕。

        他的眼睛里像燃着两团火,她怕自己再说一句,那火就会喷薄而出,烧着他,也烧着自己!

        无言中,那火被什么撞碎了,变成点点的小火花,又在他眼里一点一点地消失,取而代之地是水的沉寂。

        他松开手,慢慢地放她下来,又理好她的裙子,修长的手指落在她的肩上,用温暖对着她的清凉。

        “晓律,我是因为喜欢你的人,才喜欢你的身体,这样的逻辑,你不要弄反了!”

        “不对,你是先喜欢我的身体,然后,才不得不喜欢我这个人!”

        “……”

        “我和你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会的,我都不会,我们没有更多的交流,除了……身体!”

        “夫妻之间,肢体交流是最直接、最重要的,难道,这样有错吗?”

        “你娶我,就是为了进行身体交流,对吧?”听了她的话,秦一城的手握紧,捏得她肩膀痛,但是,她忍着,不吭声。

        “好吧,既然你觉得身体交流并不重要,以后,我们只用心交流,这样,你就相信我了,对吧?”

        只用心交流?

        不等晓律想明白他的深意,秦一城已经返身回卧室,抱着一条毯子,来到了外间的沙发上,倒下就睡。

        晓律怔怔地看着,他这是要和她分居吗?

        这不是分居吗?

        看到他意志坚定地背对着她侧躺着,晓律的心突然难受起来,现在她不是还年轻吗?他也不老,为什么非要想老了,皱了会怎么样呢?不,她那些担忧是没有错的,现在不是有了征兆吗?她还没有老,他不是就要和她分床睡了吗?

        他和苏静欣不就是先分居再离婚吗?

        难道,他就这样地开讨厌她了吗?

        一个人睡在大床.上的感觉很不得劲,第二天,晓律早早的就醒了,身边空荡荡的,没有他的温暖气息。

        她抬起上身看去,昨晚,敞开着的卧室门依然敞开着!

        想到秦一城一晚上都睡在外面,而自己好像还故意给他留着门,晓律心里又羞又气,赤着脚下床,重重地把门关上。返身,心里又不好受得想落泪!

        一个人闷着气坐到沙发上,这时,秦一城的手机屏幕突然亮起,渐缓的音乐声起。

        这是他定的音乐闹钟,平时,不等闹钟响,人就会醒,今天……

        晓律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关门声太重了,比闹钟还响,一定把他吵醒了~

        她左思右想的时候,秦一城亮着的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条信息提醒,晓律怔怔地看了一会儿,利落地用手拨开——“因为你的降临,今天对于我来说,变成了一个特别的日子,在你的生日里,总想把最好的给你……精美的蛋糕,珍贵的礼物,任何、任何都不能表达我对你的情意……一城哥,祝你生日快乐!林笙”

        怎么,今天是秦一城的生日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697/161543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