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佳妻天降,总裁老公跟我走 > 第三百零七章 可以谅,不可以淡忘

第三百零七章 可以谅,不可以淡忘

        “我……”

        关于她和苏慕盛的事,晓律不知该从何说起,就话锋一转,委婉地把自己的心思藏了起来,“邓女士,今天天气不错,您这身运动装又年轻又漂亮,更像我姐姐了!”

        邓琳的思想跟着她开了小差,等听明白她的意思后,立刻嗔怪道,“晓律,我都四十多岁了,只能和你的母亲论姐妹了,哪能做你的……以后,不许这样说了!”

        晓律也不再说其它,答应了,“好,我知道了!”

        正在这时,电梯停了,两人相伴着下电梯偿。

        邓琳不让晓律提水果,自己提了两次才把水果都提进家里。

        水果洗切好之后,两人坐在沙发上,吃水果,一会儿,邓琳又帮晓律倒了水撄。

        等喝过水之后,邓琳再次对着晓律问道,问她认识不认识苏慕盛。

        她这样问,晓律不好再躲,于是坦白地说道,“认识,他……他是秦一城的前岳父!”

        什么?

        邓琳听了,刚拿在手里的水杯顿住了,怎么会这么巧呢?

        难怪晓律会那样惧他!

        想到这,邓琳转过头,看着女儿的眼睛,鼓励着,“晓律,你现在是一城正式的妻子,不要怕他的前妻,至于苏慕盛……你更不用怕!”

        邓琳说话的态度十分地沉着有力,晓律知道她久经历练,她的气度,自己是学不来的,

        只随口答道,“是,我知道!”

        “知道?”邓琳把女儿的情绪琢磨了一番,开口问道,“晓律,是不是他们父女欺负你了?”

        “啊!没有!”晓律急急地辩白着。

        她越是这样,邓琳心里的疑虑越深,“晓律,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邓女士,没有!”

        邓琳见她不肯说,直接坐到了她身边,把她局促的小手放到了自己的手心里,轻拍着,语重心长地谈着,“晓律,告诉我,是不是苏慕盛难为你了?”

        邓琳的声音很温柔,轻轻柔柔地安抚了晓律的心。

        她忽然就想到苏慕盛生日那天,他讥讽她的那几句话。

        进而想到了自己从小因为家境贫寒而遭受的各种非议、各种不公正的待遇。

        她上三年级的时候,过暑假就出来卖报纸,卖冷饮了,在大街上,遇到调皮的孩子,都围着她嚷嚷,叫她小钱迷,还抢了她的报纸不给,故意欺负她;出去春游时,同学们都带着丰盛的食物,只有她带着馒头和白开水,惹来了一片议论声……刚上大学的时候,因为她只有一两件换洗的衣服,还被室友嘲笑过……

        还有,她在林笙面前的自卑感,更是她穷苦家庭在她思想意识里的烙印,是怎么也抹不去的!

        当初,在医院里,为救妈妈,她对着医生那艰难地一跪——不要说秦一城生气,就连她自己也羞辱万分啊!

        至于苏慕盛讥讽她为了钱而嫁秦一城,讥讽她没有家教的那些话,不止苏慕盛说过,他女儿苏静欣也说过……他们倚仗着自己尊贵的身份、巨大的财富,对她横加指责,分明就是故意欺凌!

        想到这些,晓律鼻子一酸,眼圈就泛起了红意,嘴里却强撑着不肯说.

        “没有人难为我啊!”倔强的话不说则已,一说出口,她眼睛里的泪水就簌簌地流了下来。

        邓琳看到女儿哭,自己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

        她默默地揽住晓律的肩,脸颊贴着她的秀发,眼里团起了薄雾……

        上次知道晓律的店里突然有人大量购买,邓琳猜出了是苏慕盛所为,本来还想叫晓律过来,问问她的态度,为将来说出父女身份先做个试探,可是,经过今天和晓律谈心之后,她再也没有这样的想法了!

        等晓律的情绪稳定后,邓琳不再提苏慕盛的事了,而是把话题转到了更有意义的事上,

        她和晓律商议,把开设蜀香缘食品有限公司的事提到了日程上。

        “邓女士,我现在怀孕了,又住在子淅的家里,又不方便开车,公司的事……”

        “这些我都知道,你不用太操心,公司的事,你把必要的过程走走就行,其它的事,由我来办好了,你就安心地做你的董事长!”

        晓律攒了眉想了一会儿,现在她的情况也只能辛苦邓琳了。

        于是,她再次向邓琳道谢,并且承诺公司正式运行后,下半年的收益按三七分成,分给邓琳作为答谢。

        这样的丰厚的待遇,邓琳没有答应。

        “晓律,这是我们共同的事业,你不需要用钱来收买我,这是我自愿的……我要等着将来,我们的蜀香缘做成了国际知名的大公司时,你好好谢我呢!”

        “好!”

        邓琳的话,说到了晓律的心坎里,把公司做大做强,是她的梦想。

        于是,她很豪爽地答应了邓琳,并且,因此对蜀香缘的未来充满了希望。

        激动之余,因为邓琳的鼎力帮助,晓律突然想到了林笙。

        当初,她和林笙谈过,等林笙学成回国后,和自己一起做事业,只是没想到,那天晚上,却看到了林笙坐在秦一城腿上的那一幕!

        那样暧.昧的事,她纠结着问了秦一城几次,他都没有跟她认真地解释,而她也因为爱他而相信了他!

        可是,不管她多信任秦一城,不管像林笙说的,有多少误会在里面,那天晚上,秦一城抱着林笙总是事实!

        这件事,她可以原谅,但是,不能淡忘!

        ……

        所以,即使现在林笙就在s市,她们之间有这件事隔膜着,办公司的事,也不可能让她参与了……

        接下来,邓琳和晓律详谈了办公司的具体事宜,又留她吃午饭。

        丰盛的午饭之后,邓琳说为她准备了一间卧室,一定让她看看。

        卧室就在一层,晓律轻轻地推开门,看着漂亮的床,精美的台灯,华丽的衣柜,心里很是不安,“邓女士,这……这样漂亮的卧室,我怎么能住呢?您留着给您女儿住吧!”

        邓琳走过来,扶着她的手臂说道,“晓律,你知道吗?在我的心里,你就像亲女儿一样可爱、可亲……上次我跟你母亲提过,认你做义女,被她拒绝了,哦,你好像也不愿意……好吧,不愿意就不愿意吧!不过,我这份心意没变,所以,特意为你准备了一间卧室,这次,你可不能推辞哟!”

        “邓女士!”被她这样一说,晓律真不好再说什么了。

        吃过饭,两人又聊了一会儿,邓琳让晓律在卧室里休息一会儿再走。

        盛情难却,晓律答应了,等到她离开时,邓琳说自己新买了车,一定要送她,晓律只好答应了。

        晓律回到子淅的别墅时,正是下午四点多钟。

        她打开门,进入,脱了外套,挂在了衣帽间,出来,坐在皮凳上换鞋。

        白皮鞋被轻轻地踢到了一边,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脚,出来透透气,蜷蜷脚趾,感觉真不错呢!

        正在晓律跷着腿享受着这挣脱束缚的感觉时,门突然开了,秦一城进来了!她一脸惊愕地看着他,高举的两只小脚,下意识地垂下,并拢,斜放着,藏起。

        “你……你回来啦!”

        这个时候,她的皮鞋已经被踢到一边了,又没拖鞋可穿,她……只好窘迫地坐着。

        男人居高临下地看了她一眼,把她无措的可怜模样尽收眼底,“等我帮你?”

        什么?

        她可没想着让他帮她,甚至觉得他不在这个时候出现最好!

        晓律红着脸,故作镇定地说道,“我累了,想坐一会儿,你,你忙你的吧!”

        秦一城站在那里,没有离开的意思。

        从他的角度看去,她饱满的额头十分地漂亮,鼻梁像山峰一样秀丽无比,加上她泛着红晕的脸蛋儿……这样的她坐在这里,他还有心思忙其它的吗?

        “秦一城,你怎么还不走?你……”

        秦一城还是没走,他的视线,四下里扫了一圈,随手扯开了领带,轻轻一掷,扔在了她身旁的长凳上。领带虽轻,却让她心里一惊。

        看到她惊惧的小眼神,秦一城淡然自若地朝着她走过来。

        这几天,她们虽然在同一个屋檐下,她却刻意地冷落他,他心里已经很想她了……一步,两步,三步之后,他的腿就贴住了她的膝盖,男人身上的气息熟悉又张扬,很快就把女人笼罩其中。

        晓律紧张地别过了头,“秦一城,你要干吗?”

        “都老夫老妻了,还这样,就跟我没碰过你一样!”

        老夫老妻?

        秦一城的这句话,让晓律的脸红到了耳根——他们才结婚两年,就是老夫老妻了?

        这男人‘老’得也太快了吧!

        “秦一城,你离我远点……呃!”

        他修长的带着香气的大手,突然捧住了她娇嫩的小脸。

        然后,她看到他弯下腰,听着他的呼吸声一点一点地移近,在四目相对的高度,他热烈地看着她,吻住她的唇……

        文丽雅从客厅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正是这一幕。

        自己的大儿子正在和小儿子的女朋友……热烈地吻着?!

        她呆住了,捂着嘴,说不出话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697/177410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