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佳妻天降,总裁老公跟我走 > 第三百八十二章 不管她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

第三百八十二章 不管她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

        秦一城从容地收了看向林笙的视线,却并不看孟绍平,只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不巧,我没想过自己会被人打扰!”

        说实话,秦一城不喜欢孟绍平,更不能理解晓律为什么要认孟绍平做自己的兄长,有的时候,他甚至会怀疑晓律是为了蜀香缘的利益,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才这样做的,不过,这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这样猜度他的小妻子,连他自己也不能允许的。

        此刻,他这样倨傲的态度,并没有激怒孟绍平。

        “一城,我以为你是和晓律一起吃饭,没想到,竟然是……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撄”

        孟绍平这句不咸不淡的话,直接把秦一城推到了背着妻子找情人的立场。

        秦一城忍着心头的不快,继续保持着缄默,偏偏这时,菜送上来了,侍者请孟绍平让开,然后,把两盘凉菜放到了桌上。这时,林笙也烦孟绍平了,她旁若无人地拿起公用筷子夹了一片牛肉放到了秦一城的餐盘里,故意说道,“一城哥,吃饭吧!别理会旁人!偿”

        她这样说的时候,带着一点娇嗔,也带着一点倔倔的模样,孟绍平忽然就没心思在他们这里呆了。

        最后,他以兄长的身份,以爱护晓律的态度说道,“一城,那天在半山别墅,晓律是如何维护你,你心里清楚,你现在如果做了对不起晓律……”

        “放肆!”

        秦一城的眼睛里燃起了熊熊的怒火,他呼地站了起来,腿上铺好的餐巾随之坠落——他本就心情不佳,终于有了点吃饭的兴致,没想到被孟绍平打扰了,能不生气吗?

        艾德大酒店是他的产业,他本想在自己的酒店里吃顿安稳饭,没想到,竟然在自己的地盘上受了孟绍平这样的指摘,这让他怎么不觉得是奇耻大辱?

        一声怒喝之后,秦一城身形挺拔地站在餐桌前,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傲然地说道,“孟绍平,你不必以什么义兄的身份自居,在我这里……你什么都不是!”

        说完,秦一城昂着头,阔步离开。

        餐厅的经理目睹了此景,大气也不敢出,等秦一城走到门口,他才忙不迭地追了上去,帮他开门。

        “秦总!”

        秦一城无心理睬,拂袖离去。

        林笙坐在桌前,看着对凌乱的餐具,抬眸,幽怨地瞅着孟绍平说道,“现在,你满意了吧?”

        孟绍平瞭了她一眼,根本没什么好满意的。

        他看向她的眼神是一种说不出的情绪,说话时,声音是低沉的。

        “林笙,晓律一直把你当好朋友,你……好自为之吧!”

        林笙听了他的话,怔了怔,随即低下头,优雅地拿起餐巾,细细地擦拭着手指,不徐不疾地说道,“你这人,真是又没礼貌又讨厌,我虽然是晓律的朋友,但是,我又是秦总的朋友,、秘书,我陪秦总吃顿饭,有什么可说的?你这样说,不过是小人之心罢了!”

        “我是小人,难道你的作为是君子吗?我讨厌,难道你陪别人的老公吃饭,就不讨厌吗?”

        孟绍平没想到林笙会这样大言不惭,甚至还有一点……不知羞耻。

        这个时候,因为秦一城不在,林笙说话也不再顾忌了。

        她从容地站起来,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没有错!倒是你,伪君子一个……孟先生,我祝你永远不幸福!”

        最后这一句,林笙觉得这是自己说过的最恶毒的话了。她就这样带着恨意起身,离开了艾德大酒店。

        孟绍平呆在原地,蹙了眉……

        从酒店出来后,秦一城驾着自己的迈.巴.赫,一路疾驰,回到了半山别墅。

        到了自己的卧室,迎接他的是一室的寂静和了无生机,儿子的婴儿室里,桌上还放着小家伙常用的小勺和水杯,一旁的置物架上是一撂叠得整齐的、干净的棉布尿布。

        他寂然转身,来到卧室里,打开茶几下面的抽屉,果然晓律的手机充电器还在里面。

        他又转到了洗漱间,梳妆台上,女人平时用的化妆品都在……

        秦一城四下里看着,想到自己的妻子匆忙地不带一丝留恋地从他们共同的家里离开,心里又气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沮丧。他呆呆地站在卧室中央,凝眸想了一会儿,拨通了晓律的号码。

        “嘟—嘟”的声音响了一分钟,但是,没人接。

        秦一城挂断了电话,把手机放到桌上,按捺着心头的烦躁,开始整理自己妻子和儿子的日常用品……

        邓琳的复式楼内,一家人吃过午饭,施曼云说要回家看看。

        其实,她是想着,晓律这样匆忙地住在邓琳家里,没有换洗的衣物,想顺便把晓律的衣服带过来,而晓律不放心她一个回去。邓琳站在一旁,看出了晓律的顾虑,就主动说要送施曼云回家。

        “曼云姐,我跟你回去吧!有事,我可以帮忙!”

        施曼云的目光还停留在晓律的身上,听到邓琳这样说,低着眉眼,答应了。

        两个人离开不久,秦一城在丁瀚的陪同下,带着收拾好的衣物用品出现在邓琳家楼下。

        “总裁,我们现在上去吗?”

        “……”

        车子停下了,秦一城坐在后座上,两手压在膝上,挺直了脊背,静静地没有动作。

        他这样保持着沉思的姿势连丁瀚的问话也没听到。

        丁瀚不敢多言,配合着他们总裁的态度,沉默着。

        良久,秦一城突然打开车门下车,丁瀚立刻跟了出去。

        ……

        ‘叮咚’的门铃声响起,邓琳家的小保姆来到门前,透过观察窗朝外看去,正看到秦一城气宇轩昂地站在门外。她是个很聪明的女孩,已经通过观察知道了秦一城的身份,也知道了晓律正在和秦一城闹别扭,所以,她什么也没做,而是转身去卧室请示晓律。

        晓律正守在婴儿床边,眼神凝成了一条线。

        保姆站在门口说道,“晓律小姐,中午来过的先生带着几个箱子等在门口,我想,他是来找您的……”

        晓律并不回答,只默默地拉着儿子的小手。

        保姆也没有再说话,正在这样宁静的时刻,晓律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那年夏天》的音乐声,由低而高地传来,熟悉又亲切,旋律中,仿佛秦一城的人正缓缓地朝着她走来……

        手机响过一次之后,晓律安顿好儿子,出来,直着眼神,打开了门。

        门外,秦一城洁白的衬衫耀眼,她垂下眼帘,盯着他蓝色领带一角问道,“秦一城,你有事吗?”

        “晓律!”

        秦一城迈步进来,抬手,想拥抱她,却被她躲开了,看她躲到了一边,只好按捺着情绪,把外面的行李箱一个一个地送进来。

        这些行李箱落在晓律的视线内,让她心酸。

        他过来,不是想跟她解释,也不是想解决问题,试图解除误会,而是直接把她的日用品送来了,看来,他内心里以为他自己根本没有错,他以为,她在无理取闹,她在使性子,等过段时间,等她自己气消了,自然会原谅他,然后,他们又可以和好了。

        把行李箱搬进来后,秦一城满怀期待地看着晓律说道,“丫头,我其实想现在就把你带回去……当然,如果你执意要住在娘家,我是不会干涉的,毕竟,你和邓琳妈妈分开了那么久,现在,终于能……”

        “秦一城,你的话说完了吗?”

        “晓律!”

        “秦总裁,谢谢你把我的东西送来,现在,你请回吧!”

        听到晓律这样称呼他,秦一城忽然就不能忍受了。

        “丫头,我们不能好好说话吗?”

        “秦一城,是你不想好好和我说话!”

        “那好吧,我好好说,我郑重其事地说,‘老婆,我要你现在跟我一起回家’,我去抱儿子,我们一起回去!”说完,秦一城转身,准备去卧室,不想,晓律张开手臂挡在了他面前。

        她那清亮的眼神,深深地看着他,想要看到他的心里。

        但是,看了一会儿之后,她自己就气馁了,因为,她觉得她现在不了解他,非常地不了解他。

        “秦一城,我承认,刚才我没有好好说话,我叫你‘秦总裁’而不是叫你‘亲爱的’或者‘老公’,这是我的故意;但是,我就是觉得,站在我面前的不是我的老公,而是跟我玩策略的秦总裁!”

        “晓律,你说我和你玩‘策略’?”

        “不是吗?你明明就知道我为什么在家里呆不下去了,但是,你却对我在意的事,避而不谈。我生气,是因为你背着我,把戒指送给了苏静欣!她已经和你没关系了,你还要送她戒指,戒指能随便送吗?”

        “晓律,我……”

        “秦一城,我在电视墙上已经看到了,她就把戒指戴在无名指上,在众人面前炫耀,她的意思有多清楚,你难道还不清楚吗?还是以为我呆在家里,我会不清楚?”

        “晓律,你是我的妻子,不管她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

        “你把戒指给了她,就是让她的想法有了可能!”

        “晓律!”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697/191589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