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佳妻天降,总裁老公跟我走 > 第三百九十章 你才是我最珍贵的宝贝

第三百九十章 你才是我最珍贵的宝贝

        听到秦一城这样说,晓律稍稍别过头,带着气恼的小眼神看向他,不想,正对上他温柔喜爱又缠绵的眼神,她的眼神立刻弱了,只是声音仍然是生硬的,“秦一城,你让开不让开……啊!”

        不等她再说什么,男人突然长臂一伸,把她揽在怀里,他现在一只手搂着自己的小妻子,另一只手抱着儿子,脸上的表情十分地满意,但是,晓律却紧张地朝着秦一城抱着儿子的手看了又看,担心地说道,“秦一城,这样多不安全,快放开我……啊!”

        秦一城没有放开,反而搂着她腰的手更加用力了.

        他煞有介事地说道,“老婆,你一直冲着我生气地嚷嚷,不就是觉得我抱了儿子,不抱你吗?你心里嫉妒,是吧?”

        我……

        我什么时候……嫉妒了?

        “秦一城,你讨厌,你快放开我!”

        秦一城把脸朝她的跟前凑了凑,要求道,“你亲我一下,我就放开!”

        晓律躲了躲他,不安地朝着儿子看去,发现他正咬着手指,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们,“秦一城,别闹了,儿子都看着呢!”

        “不怕,你亲儿子一下,再亲我一下,来吧,我们都等着呢!”

        我们都等着呢?

        凝眸间,晓律下意识地绞了手指,而秦一城看到她又做这样的小动作,旧习不改,立刻换了严厉的目光吓她,她害怕了,局促地松开。

        手松开后,她欢喜地亲了儿子的小脸蛋,等到亲秦一城的时候,带了几分拘谨,只象征性地亲了一下,又红着脸错开了偿。

        “秦一城,这样好了吧?”

        “不好,还有另一边没亲,这次要带着感情亲才可以,不然……”

        “秦一城,你究竟想怎么样?”

        “不然,晚上我要补回来,加倍的补回来!”

        晓律纠结了,想到可能的后果,只好踮起脚,‘带着深深地感情’,亲了他的脸颊……不想,儿子突然在一边咯咯地笑起来。

        看到儿子的可爱模样,秦一城松开搂着她的手,两只手抱着儿子赞叹道,“儿子,你也喜欢看妈妈温柔听话的样子,是不是?我们的感觉一样啊,她不发脾气的时候,爸爸最喜欢了!”

        这句话把晓律说恼了,“秦一城,你讨厌……不理你了!”

        说完,她转身下楼,准备晚餐去了。

        吃过晚饭,晓律看到客厅的钢琴不由得又想到了谭青云,她凝眸想了一会儿,决定找时间和谭教授谈谈,要是能帮助他解决女儿的事,最好了……想到谭教授和女儿分离的事,晓律的眼前突然出现了苏慕盛的形象,他……

        秦一城看到晓律呆呆地想着心事,迈着步子走到书架前,扳过她的身体.

        他俯身对着她问道,“丫头,在想什么?”

        晓律挑起眼帘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谭青云的事,更不再想苏慕盛的事,而是说起了明天去邓琳那的事,“秦一城,我去妈妈那,带什么礼物呢?”

        “这个还用犹豫吗?去我们的储藏室里,挑几件漂亮的古董珍玩送过去吧!她的房子不小,屋里摆些古件,倒看着雅致!来吧!”

        不等晓律认真想,秦一城就拉着她的手,来到了楼上的储藏室。

        这里面晓律只来过一两次,一直是秦一城自己带人打扫,整理。

        为了保证室内的绢画和木制的珍贵古器等有一个合适的存放环境,储藏室内的温度和光照都是受限的,这里的灯光打开后,比客厅的吊灯暗一些。

        晓律一共挑了四件,一张齐白石的虾图和一个送给邓琳妈妈,玉如意和漆盘送给妈妈。

        等她挑好后,秦一城从柜子里拿出相应大小的盒子,把选好的礼物装好,他做这些事的时候,神情很专注,东西放到盒子里,又俯身仔细地看过,然后,修长的手指捧起盒盖,严丝合缝地盖好。

        晓律若有所思地说道,“秦一城,这几样礼物,一定价值不斐吧?”

        “嗯?”秦一城一直等把礼物都用盒子装好,又整齐地摆到了茶几上,这才直起腰身看她。

        此时,晓律正逆光而立,光透过白色宽松的套衫,把她丰满的身材展露无余,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似乎想把她看到心里。

        “老婆,你刚才说什么价值不斐?”秦一城走上前,吻了她的前额,然后,凝眸看着她问道。

        他那样长长的欣赏的眼神看得晓律怯了,她躲了躲,“秦一城,我是说这几样礼物一定价值不斐……这些都是你的珍藏,我有点不好意思拿……其实,我应该自己准备礼物!”

        “不好意思?我的心都被你拿走了,这些东西反而不好意思拿?”

        秦一城用手指挑起她轮廓优美的下颏,瞅着她的小脸,一字一句地说道。

        听了他的话,晓律红了脸,嗔怒地看着他——他正站在灯光下,白衬衫笼罩在淡黄色的光芒里,衣领的白色把他的脖颈和脸庞映得白而亮,很美,她被吸引了,看得眼睛发直。

        “唔!”

        每次看到她这样迷茫的小眼神,秦一城都心动不已,忍不住俯下身,吻了她的唇。

        等到他稍稍移开,晓律带着一点小紧张说道,“秦一城,我们出去……啊!”

        没想到,秦一城突然自作主张地把她抱到了高高的几案上,这是一个一米多高、仅为五、六十公分宽的高桌,晓律坐在上面垂着腿,心里吊得难受,“秦一城,你放我下来!”

        秦一城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一样,转身拿了储藏间的物品明细簿,认真地放到了她的手里,“老婆,以后这里面的宝贝,都由你来管吧,你想送谁就送谁!”

        晓律怔在那里,他这样信任她,让她忽然感觉责任有点重大。

        秦一城看到她如临大敌的表情,故意凑近了,嘱咐道,“不过,这里面有一件最珍贵的宝贝,谁也不能碰,谁也不能送!”

        他说话的时候,呵出的热气吹到了她的耳朵里,痒痒的,可是,她坐得很高,又不敢随便动,随口反问道,“这屋里面哪个最珍贵?”

        “自然是……”秦一城拖长了腔调说着,眸光深深地看着女人,“自然是老婆你喽,你才是我最珍贵的宝贝!”

        晓律没想到,他突然把话题转到了自己身上,羞恼地喊了一声,“秦一城,你又闹!”

        “没闹,这是真心话,在我这里,你永远是最珍贵的宝贝!”

        “你……”晓律闪了闪眼神,看着自己的丈夫,怔忡地说不出话来。

        秦一城也温柔地回看着她,凝眸片刻,他深情地吻了她,他的唇粘着她的唇,品尝着,不想离开,那样甜蜜的触感,一直传到晓律的心里,她矜持着坐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缠住了他……

        这个时候,她能清晰的感受到他的爱,而她,也爱着他。

        这样的感情,只有亲密地纠缠在一起,才能释放出来……他的唇齿都洋溢着芬芳的味道,她爱他,在他的唇齿间流连,不能自拔……

        一.夜甜蜜之后,第二天,秦一城开车送晓律和宝宝到邓琳家。

        当一家三口出现在门口时,邓琳和施曼云都围了过来。

        晓律拿出礼品盒送给两个妈妈,但是,她们的目光都在宝宝身上,对礼物看也不看。

        秦一城笑着把宝宝送到了施曼云的怀里,“宝宝,快让外婆抱抱!”

        邓琳抱不到宝宝,只好欢喜地去拉他的小手。

        而小宝宝像是懂事一样,突然咯咯地笑起来,把两个做了外婆的女人都逗乐了。

        时间还早,秦一城只呆了一会儿,就去公司了,邓琳家的客厅里剩下母女三人,说起话来更随便了,晓律看两位妈妈精神都好,心里很开心。

        正在三人守着宝宝说得热闹时,门铃响了。

        邓琳起身去开门,一会儿,晓律就听到了说话声,“邓女士,这是您订的生日蛋糕!”

        “我没有订过啊?”

        “那今天是您的生日吗?”

        “是啊!”

        “这不就对了吗?当时是一位先生打的电话,他说,今天是你的生日,让我们把蛋糕送到这个地址,他和您是一家人吧?”

        邓琳怔怔地听着,大约明白了蛋糕店里的人所说的‘先生’是谁。

        对她这么了解的人,除了苏慕盛还有谁呢?

        但是,她的心里始终是不能接受他的,他的蛋糕,她也不稀罕!

        “请你把蛋糕拿回去吧!”

        “邓女士,那位先生已经付过钱了,我们没有这样把蛋糕拿回去的道理,而且,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把整个蛋糕退回的事,都会让我们店的声誉受损……既然这样,我们把蛋糕送到门口,您自己处置吧!”

        说完,蛋糕店里抬着大蛋糕的两个人小心轻放地把蛋糕放到了地上,然后,整理衣服离开了。

        邓琳正要追上他们,让他们把蛋糕抬走,晓律忽然走到了她身边。

        “妈!”

        “嗯,晓律,这个蛋糕我不能收!”

        晓律挽住了邓琳妈妈的胳膊追问道,“妈,今天是您的生日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697/193826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