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佳妻天降,总裁老公跟我走 > 第四百零七章 我的心意,你知道

第四百零七章 我的心意,你知道

        于是,她喃喃地对着他说道,“秦一城,原来你一直有这样的想法……你以前是不是也暗示过我?可是,我一直没有认真地对待过你的这个想法,也没有跟你说过我的想法,所以,你才会一再的为了我们的年龄差而纠结,对吗?”

        秦一城带着一点不自信问道,“晓律,告诉我,你在意我比你年长很多吗?你觉得我们之间沟通很困难吗?”

        “我……”

        “咿呀……咿呀……咿呀……”

        晓律刚要开口说话,这时,突然听到了儿子的哭声。

        那样响亮的哭声震彻别墅的上空。

        “宝宝!”晓律别过头,朝楼梯处看去,结果,看到的是,垂首而立的子淅。

        他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后面,宁秀抱着阳阳从子淅旁边绕过来,“夫人,阳阳估计是不适应奶粉,我试了试,他好像是腹胀!怪我,他今天饿极了,我忘记他是第一次喝奶粉了,冲得份量很足,结果……”

        晓律立刻朝着楼梯口跑去,她从宁秀的手中接过儿子,心里比宁秀的自责更重。

        “宝宝乖,不哭,妈妈抱!”

        “夫人,你哄哄他,我去做个热敷包,帮他暖暖肠胃!”

        宁秀走后,秦一城看着儿子哭得通红的小脸,眉心拧到了一起,他摸了摸儿子的小脸,果断地说道,“我去开车,晓律,你和宁秀准备一下,我们去医院!偿”

        说完,他又招呼闻声从房间里出来的女佣过来帮忙,然后急急地出去开车。

        在楼上准备休息的秦朗和文丽雅也紧张地下楼来。

        秦朗连声问是怎么回事,晓律正在为儿子的肚胀自责不已,公公一问,她就心疼又懊悔地说道,“都怪我,我和一城吵架后,就没有喂阳阳……他第一次吃奶粉,肠胃不适应……宁秀说是肚子疼……”

        “你……”秦朗气极了——喂母乳这个话题,他不好说,况且,现在他又在处罚儿子和儿媳,想必孙子一直不在父母身边,这样的哭法,似乎跟这个也有关系,这让他更无法开口了,自己心里也悔恨起来。

        文丽雅蹙着眉尖指责道,“晓律,你是一个母亲,怎么能不管孩子呢?你怎么能拿不喂孩子来威胁一城啊?孩子这么小,你就这么狠心吗?”

        “妈,我知道,是我的错……”不管文丽雅说她威胁秦一城也好,还是说其它的也好,正处于伤心之中的晓律根本无心辩解。

        这时,子淅从后面站过来,劝道,“妈,大嫂也爱孩子,这次是意外!”

        “子淅,你少说话!”秦朗正一肚子气无处可发,看到小儿子也挤过来说情,立刻喝退了他。

        “爸,妈!”秦一城从外面进来,跟父母招呼了一声,准备带晓律去医院,楼上,宁秀拿着热敷包下来,又有佣人拿了宝宝的小毯子过来,晓律给宝宝包裹好,就匆匆地朝医院赶去。

        秦朗和文丽雅不放心,就让子淅开车载着他们两人一起去。

        “宝宝乖,妈妈帮着揉揉,揉揉就好了……就好了……”

        晓律和宁秀一起抱着宝宝坐在后排座上,她小心地用热敷包隔着儿子的小棉布衫,轻轻地按摩着肠胃,宝宝的哭声渐渐弱了……晓律仔细地看着儿子的表情,她知道,儿子还是很难受,只是哭得没力气了而已……

        儿子小声哭泣的模样闯入她的眼里,就像针刺一样刺到了心里,生生地疼。

        她手上的按摩动作继续着,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

        “夫人,您别这样,是我不好,我太不谨慎了,我是按他的月龄冲配的,但是,我忘记了他是第一次喝奶粉……是我的错!”

        她落泪的时候,宁秀也自责地哽咽了。

        秦一城眼神紧紧地盯着前方的路,握着方向盘的手在前方明灭的车灯照射下,突出的骨节处皮肤绷紧,在灯光里透着幽幽的光泽,他两颊的咬肌不时地会有一点鼓起,像是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车子开到市儿童医院,秦一城夫妇抱着儿子来到了急诊处。

        这时,刚刚夜里八点钟,值班的女医生目光在他们身后的秦朗夫妇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一身白衣的子淅身上,突然红了脸,很快又镇定地说道,“你们去外面等,只留下孩子的父母吧!”

        说完,她迅速地低下了头,开始写宝宝的病历。

        等室内静下来之后,她停下手,轻轻地叩击了宝宝的腹部——触诊的结果和宁秀说的病因是一样的,是小儿腹胀。

        不过,孩子小,需要进一步检查排除其它病情。

        在化验科,当医生在手上取血时,本来已经安静的宝宝,突然凄厉地哭了一声,晓律握着他的手跟着抖了一下,秦一城看在眼里,眼神更沉重了。

        等到结果出来,没有其它的病情,就是腹胀,医生虽然开了些药,并不主张这么小的孩子多用药,她介绍了两种调理肠胃的汤水,并建议用按摩、暖腹的方法来照顾生病的宝宝,嘱咐要随时观察孩子的情况,有问题再及时就医。

        秦一城和晓律认真地听着,初为人父母,又是第一次遇到宝宝这样哭闹,两人都高度紧张。

        交待过医嘱之后,在两个人抱着孩子要走的时候,那个女医生,突然从抽屉里拿出一个记事本,一脸喜悦地跑了出去。

        晓律只看着怀里的儿子,并未在意,秦一城默然地看着,怔了怔。

        儿科的女医生来到门口,探出头看到走廊里双手抄兜,长身玉立的年轻男人,脸涨得通红。

        虽然她已婚也有了小孩子,但是,却十分地迷恋Alan。

        刚才她没有时间想Alan与秦一城家是什么关系,只是激动地不知道做什么好;其实,她本想让Alan,留在诊室内,但是,她害怕自己一紧张,会影响给宝宝看病,这才一狠心把他赶了出来。

        现在看着他那样年轻的、俊美无比的脸,心都快跳出来了。

        她迟疑却又目光坚定地走过去,像个少女一样羞涩地说道,“您是Alan吗?我是您的粉丝,您帮我签个名吧!”

        秦子淅的目光并没有在她身上停留,而是越过她,远远地看着晓律抱着宝宝和自己的哥哥一起从诊室出来。

        女医生看到他那忧郁的眼神,连忙以一个专业医师的身份安慰。

        “您放心吧,小孩子腹胀是一种常见病,好好护理就可以了!”

        这一声之后,子淅终于把视线移到了她的身上,他稳了稳情绪,淡然接过本子,在上面签了一行潇洒的笔迹。

        “谢谢!”

        女医生抱着签字本,恋恋不舍地看着子淅,子淅不发一言地迈步离开,追着自己的哥哥而去。

        从医院出来,其它人在大厅里等着,秦一城和秦子淅兄弟两人到停车场取车。

        停车场里青白的射灯在夜色中显得怪异而缥缈。

        秦一城的心境也是缥缈的,儿子虽然不哭了,但是依然苦着小脸,不好好玩,这让他难以释怀。他拧着眉,习惯性地进了自己的车内,默然地拧动了车钥匙,系安全带,等他抬头看时,发现弟弟子淅竟然站在自己车前,那原本俊美的脸被明亮的车灯照得惨白。

        “子淅,走了!”

        秦一城从车窗里伸出头,朝着弟弟喊了一声,但是,子淅站在那里没有反应。

        他犹豫着推车下来,忍着心头的焦虑问道,“子淅,有话要对我说吗?”

        “哥,你容不下我?”

        子淅的唇在灯光里动了动,说出的话,让秦一城惊心。

        “子淅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今天你和大嫂争吵,不就是因为她和我说了几句话吗?”

        提到今天的争吵,秦一城心里涌起了一阵酸涩感,喃喃地喊了一声,“子淅!”

        子淅用执著的目光看着自己哥哥跟他有着几分相像,却又十分不同的脸庞,对着他那双有些闪烁的凤眸,喁喁道,“哥,晓律虽有可爱之处,毕竟是大嫂,我不会越礼……再说,我心里已经有自己喜欢的人了……”

        秦一城有些不安地打断了他,“子淅!”

        子淅并没有停下,“哥,我的心意,你知道……”

        ——我的心意,你知道

        ——我的心意,你知道

        ……

        子淅最后的这句话,声音飘忽,在这样寂静的夜晚缭绕着,变成了无数个声音向秦一城袭来。他克制地说道,“子淅,不说了,我们走!”

        “哥!”

        看到秦一城转身去开车门,子淅情不自禁地朝着他伸出手,身体跟着扑了过来,堪堪地撞在静止的车头上,“呃!”他吃痛地低.吟了一声,慢慢地低下头。

        “子淅!”

        秦一城担心地跑过来,子淅单臂撑在车上,他只好扶住了他的腰,追问道,“撞到哪了?”

        “……”

        子淅沉默,秦一城俯身看去,看清了他顶在车头上的部位,怔了怔。

        一时,秦一城也无语了,这时,子淅撑在车身上的手慢慢地合拢,低低地喊了一声,“哥!”

        这一声之后,子淅低垂的脸,在车灯的照射里渐渐两颊泛红,像是发烧的症状。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697/195584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