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佳妻天降,总裁老公跟我走 > 第四百一十四章 这样的事怎么能说得清呢

第四百一十四章 这样的事怎么能说得清呢

        晓律跟婆婆说了一声,就匆匆地抱着儿子上楼了,文丽雅望着她的背影,细眉紧蹙,摇了摇头。

        挎包里散落的东西就滚落在脚边,文丽雅下意识地弯腰去捡——手机、钱包、纸巾、钥匙零落了一地,旧首饰盒崩开了,一枚闪闪发亮的戒指露在了外面!

        这戒指…撄…

        文丽雅的视线锁住,弯腰拿起首饰盒,细细一看,嵌在绒布内的戒指,竟然是对于小儿子子淅来说无比重要的那枚戒指!

        施晓律竟然拿着子淅的戒指!

        顿时,她的眼中浮起了怒气。

        “少夫人,夫人说她在客厅等您,等您喂好了宝宝,就让您马上下去!”

        晓律喂奶的时候,女佣人敲门进来,远远地站在门口传了话,她随口应了一声,但是,喂好儿子之后,又禁不住逗着他玩了一会儿,这才把他交给了宁秀。

        “过来,我有话问你!偿”

        婆婆的声音冷而沉,像是忍着不尽的怒气,刚刚下楼的晓律听了一惊。

        一定是为了儿子的事!

        于是,她惴惴地站到茶几前,对着婆婆承认错误。

        “妈,我回娘家的时候,阳阳喝过奶,睡着了,我以为他会多睡会儿……所以,就自己去了,没想到他会哭,我也很难过……我以后再不这样了!”

        “阳阳的事,你解释清楚了,”说完,文丽雅举起手里的戒指,严厉地问道,“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枚戒指——你告诉我,为什么子淅的戒指会在你的手里?”

        戒指?

        一直低头认错的晓律抬头看去,小脸刷地一下就白了。

        天哪,她只想着儿子,早把戒指的事给忘记了!

        “怎么不说话?”

        我……

        晓律怔住了,这件事该怎么跟婆婆说呢?

        她凝眸细想着,一个多余的动作不敢有,虽然站得笔直,心里却早就翻腾了几十遍。

        想到最后,她才小心翼翼地对着文丽雅说道,“妈,这个就是我第一天见到您和爸爸时,子淅说的,他送我的那枚戒指!”

        什么?

        文丽雅看了看手里的戒指,又看了看晓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好像记得子淅那天是说过,戴到晓律中指上一个戒指,但是,她绝对想不到是这枚价值连城的戒指!

        子淅他究竟有多喜欢施晓律啊,这样贵重的东西,摘下来就送给她了?

        “施晓律,你说子淅送你戒指,我不信!”

        文丽雅态度幽然地瞥了她一眼,忽然沉着气说道,“这个戒指,不会是你骗来的,或者是……”

        “妈!”晓律怕婆婆再说出更难听的话来,急急地拦住了,“这个戒指确实是子淅送给我的……”

        “你说,子淅送戒指给你了?”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秦朗那厚重的声音。一想到公公可能会更加地难为她,晓律刚刚振作的精神,顿时又懈怠了。

        于是,她小声地回答道,“是!”

        这一声答得名不正言不顺,真像是做了亏心事。

        为了这一点,晓律在心里恨极了自己。

        秦朗瞄了一眼茶几上的戒指,突然说道,“这戒指是随便送的吗?更何况又是这么贵重的戒指!”

        晓律以立正的姿势,低着头,站在那里,没有应声。

        公公这是说的反问句,根本不用她回答——他心里早就认定是她的错了!

        “打电话叫子淅过来!”

        秦朗重重地说了一声,可是,说过这一声之后,文丽雅端坐在沙发上,矜持的没有一点表示,晓律更是低着头,没有回应……

        看来,儿子不在,家里竟然无人可以指使!

        秦朗顿时一阵失落!

        最后,他只好自己拿起了电话,用命令的口吻让子淅迅速来半山别墅。

        ……

        这段时间,秦一城总是提前半个小时离开公司,就是为了能早点回家。

        父母住到别墅里之后,家里总是有争执的事情发生,他怎么能安心工作呢?

        迈.巴.赫车在山路上疾驰而来,稳稳地停在了院落外。

        家里有保安过来接他的钥匙,帮他停车,并告诉他,刚刚二少爷回来了!

        秦一城沉吟着,并不言语,只是觉得通往家门的这段路突然变长了,他按捺着,迈步来到门前,开门,进入。客厅里,似乎又是审问的模式,他看只看了一眼,就不由自主地松了松领带。

        “爸,妈,我回来了!”跟父母打过招呼后,秦一城的视线落到了弟弟子淅身上,“子淅,你回来了!”

        子淅听到哥哥的招呼声,远远地看了他一眼,眼神萧索,只一两秒钟之后,又低下了头。

        秦一城似乎并不在意,他很快就把目光对准了自己的女人——今天,她完全是一种随意的居家打扮,一件白色的长衫,蓝色的小牛仔裤,下面是白色的皮鞋。只不过,本来挺靓丽的衣服,配着她一脸凝重的小脸,显得有些不合适宜。

        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就一直用温柔的目光看着她,希望能和她碰碰眼神,打个招呼。

        不想,父亲突然看着他问道,“一城,你和晓律结婚的时候,是否送她戒指了?”

        戒指?

        秦一城怔了怔,用期待地眼神看着自己的妻子,可是,她的头就像那首诗里写的一样,快要‘低到尘埃里’了,根本没有给他任何暗示。

        于是,他很干脆地答道,“送了!”

        “那你告诉我,一个男人送女人戒指代表什么意思?”

        秦一城不假思索的答道,“戒指代表爱情,是定情、定婚的信物,代表着……”

        ‘咳咳’晓律突然轻咳了两声,秦一城的话随之停住了,秦朗生气了。

        “施晓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为什么有这么多坏习惯?一城,你不许受影响,接着说!”

        “爸,究竟是怎么回事?”秦一城想问清楚事情的经过,但是,秦朗呵斥了他一顿,让他继续说,他只好说道,“戒指代表着忠贞、爱情、永远!”

        “你送晓律戒指,她知道是这个意思,对吗?”

        “对!”

        听了儿子的回答,秦朗像是有了把柄一样,转而瞟了晓律一眼,恨恨地说道,“施晓律,你明知道戒指代表忠贞、爱情、永远,还拿着子淅的戒指,你居心何在?”

        晓律说不出自己有什么居心,索性就闷着头不说话。

        公公明显就是向儿子,偏她——戒指是子淅送给她的,她根本不想接受!

        可是,这样的事,怎么能说得清呢?

        这屋子里,全是秦家的人,只有她一个外人,她百口莫辩!

        “爸,我刚才说过了,戒指是我送给晓律的生日礼物,只有祝福,没有其它意思,您……”

        “住口!”秦朗听了儿子的话勃然大怒,“施晓律她隐瞒了自己已婚的事实,先是接受了你大哥的戒指,然后,又拿了你的戒指,她现在虽然是一城的妻子,却心机叵测……”

        “爸!”秦一城带着制止的意味喊了一声。

        秦朗斜睨了他一眼,并不停止,“施晓律,现在,你告诉我,你这样一不忠诚,二不贤惠的女人,哪里配做秦家的媳妇?昨天你说的那些话,振振有词,原来只是想掩盖你……”

        “爸,您不要再说了!”子淅再次打断了父亲,他的眼睛被复杂的情感憋胀得通红,最后,带着深深地忏悔说道,“爸,我想跟您说,这戒指是我强硬地戴到晓律手上的,尔后,她多次想还给我,我都想方设法地骗她收下,我……”

        “秦子淅,你好,你真是秦家的好子孙!这么重要的戒指,你说给就给,还是给了……给了一个这样的女人,我看你是视钱财如尘土、视珍宝如尘土,根本没有一点珍惜之心,是不是将来我把秦氏的股份交到你的手上,你也会这样随便地送人?”

        子淅怔怔地听着,一直等父亲把话说完之后,他才慢慢地说道,“爸,秦氏的股份我不会要的,您和妈妈的希望都在大哥身上,你们只给他就好了,从我选择做回Alan的那一刻起,秦家的一切,就只属于大哥了,我不会沾染!”

        “你……”

        秦朗怒气冲天地指着自己的小儿子,却语塞地说不出话来。

        小儿子这番话既指出了他的偏心,那淡然的境界又高他一等,这样的事,怎么能不让他生气呢?!

        他真的很生气,很生气!

        在这种气愤至极的情绪支配下,秦朗第一次没有顾及自己的妻子,自己拂袖而去。

        文丽雅看着丈夫离去的背影,漂亮的眉尖皱起,凝神想了一会儿,用和气的口吻对着子淅说道,“子淅,你不应该这样跟爸爸说话,他心里是有你的!”

        “妈!”子淅喊了一声,又慢慢地低下了头。

        在这个家里,父母是如何宠爱大哥的,又是如何对他的,他很清楚。

        父母待他时好时坏,有的时候,他甚至能感觉到父母心里对他有莫名的怨恨,只是,他自己解释不清,这是为了什么。

        晓律虽然一直垂着头站在那里,但是,眼前的形势她很清楚。

        今天的事,因她而起,她就有责任把这件事处理好。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697/196291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