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佳妻天降,总裁老公跟我走 > 第四百六十二章 那你以为,他会怎么样对你

第四百六十二章 那你以为,他会怎么样对你

        第四百六十二章    那你以为,他会怎么样对你

        “没有证据的话,不许乱说!”

        “是,总裁!”

        “不过,这件事不能就这样结束,你仔细查查,查到了什么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是,总裁!”

        秦一城挂了丁瀚的电话,在走廊里凝神站了一会儿,炽热的阳光即使隔了窗户射来也能让人燥热,他轻轻地吁了口气,转身进了病房。

        病房内,苏慕盛翻着相册随口问道,“一城,有事吗?”

        秦一城站在门口,想了一秒钟,随即答道,“哦,是市政府新办公大楼招标的事,结果……出来了!”

        “是这件事吗?”苏慕盛转回身来,用欣赏的目光看着秦一城说道,“一城,这次的投标单位,我都思量过了,夺标者非江达集团莫属!看来,我要祝贺你!”

        “不,苏伯伯,您想错了!”

        秦一城回话时,刻意地留有余地,没有一次说完,而是静静地观察着苏慕盛的神色。

        “怎么,难道不是江达?”

        苏慕盛显然有些惊讶,商场上的事,他怎么会看错呢?

        秦一城神态幽然地接口说道,“苏伯伯,这次我要祝贺你了,苏氏涉足房地产业不久,就在这次的竞标中斩获标王,看来,是您领导有方啊!”

        听到秦一城这样说,苏慕盛的眼神里多了些思绪,他默然地放下相册,起身,站到窗前,沉吟良久,才慢慢地说道,“一城,我们翁婿二人说话不必绕弯子……我苏某人从商多年,一向推崇良性竞争,不会为了钱丧失原则……这次的事,我自会问清楚……你也知道,这些年来,我对公司的事务疏于管理,公司的事一直以苏煜为大,他做了什么,我并不清楚……”

        秦一城凝神静听着,伫立在苏慕盛身后,凝眸不语。

        s市机场。

        零落的人群中,晓律推着婴儿车,带着阳阳为邓琳妈妈送行,宁秀跟在一旁。

        邓琳弯腰抱起阳阳,紧紧地把他搂在怀里,喃喃道,“阳阳,外婆舍不得你!”

        这样的话一说出口,邓琳突然就哽咽了——这次她离开s市,并没有跟苏慕盛说,他一心为着女儿的安危,日夜难安,她也不想打扰他……可是,为什么在要走的时候,又分外地留恋呢?不仅舍不得女儿、外孙,竟然也希望在这个时候看他一眼!

        这……只能是奢望了!

        邓琳不舍地抱着阳阳,阳阳似乎也体会到了离别的气氛,配合地搂紧了她的脖子。

        等到邓琳要进安检口的时候,小家依恋地偎在她胸前,一点儿也没有下来的意思——“阳阳乖,跟着妈妈好不好?来,妈妈抱!”

        晓律尝试着把阳阳抱回来,但是,阳阳的小手立刻搭到了邓琳的肩上,毫不理会。

        他这样不舍的动作,又弄得大人一阵伤心。

        “阳阳乖,阿姨带你去捉小鱼儿好不好?小鱼好漂亮啊!”

        原来,宁秀抱着阳阳在别墅外晒太阳的时候,他的小眼睛注意到了池塘里有红尾鲤鱼,总想伸手去抓……这个时候跟他提起‘小鱼儿’,他立刻来了精神,扑到宁秀身上,就要走,宁秀拗不过他,只好跟晓律要了车钥匙,先去外面车里等。

        “妈!”

        晓律从妈妈望眼欲穿的眼神里看出了其它的意思,但是,又不好说什么。

        “晓律,就送到这吧,妈妈走了!”

        邓琳收了视线,打起精神,转身进了安检口,再没有回头。

        她那穿着紫色套裙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视线里,晓律这才怅然离开。

        晓律很清楚,妈妈这次是为了躲开苏慕盛才去法国,刚才离别时的等待也是在等他……

        父母之间这种爱恨交织的感情纠葛,不是她能管控的……对于她这样一个从没有享受过父母同在的家庭之爱的人来说,根本不知道如何去帮助他们才好!

        更何况,她对苏慕盛还有心结在……

        “啊!”

        晓律一边走,一边想着心事,结果正撞到一个人身上。

        男人,穿白西装的男人,胸膛结实,顶得她额头疼。

        等她蹙着眉抬头看时,怔住了——楚凡正眸光深沉地挡在前面!

        他颀长的身材依旧,年轻帅气的脸庞染了淡淡的风霜,有一种说不出的忧伤。

        一有这个念头,晓律立刻觉得自已想多了,她迅速地收回了眼神,准备绕过他离开,不想,他再次伸开手臂拦下了她——“楚凡,你是故意的?”

        他现在是故意,刚才也是故意,故意地让人生气!

        “晓律!”

        就在她生气地想朝着他呐喊时,楚凡举着胳膊,怔怔地喊了一声,之后,突然眼圈泛红,再说话时,声音是低而沉的,“我妈妈她……她不在了!”

        这个消息让晓律意外!

        她和楚凡恋爱的时候,虽然没有去过他的家里,但是,他告诉过她,母亲是他的精神支柱,是他努力的动力……现在,没有了母亲,他一定难过至极……

        想到这,晓律再次摇了摇头,警告自已——不,不能再想这些了!

        她和楚凡已经没有关系了,何必再动情呢?就是怜悯同情也不能有啊!

        “楚凡,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震惊,阿姨她……她既然已经去了,你节哀吧!现在,请你让开吧……这里是侯机大厅……啊!”

        不等晓律说完,楚凡突然拉扯着她,来到了柱子后面,他双手掐着她的肩膀,摇着她说道,“妈妈死了,我后悔了,我后悔选择了现在的路……晓律,我还能回去吗?我们还能回去吗?”

        “楚凡,你在说什么呢?你……你知道自已在说什么吗?人生的路只能向前,哪能回返?阿姨不在了,你能过好自已的生活,就是对她的一种交待,你现在这样,哪像一个成熟的男人!”

        “晓律,你说,我不成熟?是,你眼里完美成熟的男人只有秦一城一个!”

        楚凡说话的语气让晓律难受,她想甩开他的手,但是,却甩不开,心里一急,旧事涌上心头,不顾一切地朝着他嚷道,“楚凡,你不是不相信我吗?你不是认为我撞了你的妻子,让她流产了吗?你不是和她一起羞辱我吗?现在你怎么了?你为什么又来找我?你都忘记了吗?告诉你,我没忘,你别碰我,你现在就走开……”

        楚凡已经很久没有和慕清亲热过了,这时,晓律白腻的肩膀在他的手下,就像起了微妙的化学反应一样,一种从心底深处勾起的感觉搅得他乱了心智,他的眼神迷离了,“晓律,你这样说,证明你还在意我对你的看法,你还在意我,你心里还有我,对吗?”

        “楚凡,你清醒一点儿好吗?我们已经没关系了,我更不会……啊!”

        在晓律挣扎时,她胸前的美好突突地跳跃在楚凡面前,他心底里的***之火终于被点燃了,他几乎是不可遏制地低头,朝着晓律吻过去——“扑通”

        在晓律窝着头躲闪时,楚凡突然松开了她,侧倒在地上。

        她惊魂未定地抬眼看去,秦一城正黑着脸慢慢地收腿……她第一次见秦一城打人,是第一次见他踢人……还是这样的形势!

        秦一城没有看自已的女人,而是冷冽地看着地上的男人,睥睨地说道,“楚凡,看来,这段时间,你还是过得太好了,我的女人是你能觊觎的吗?”

        好吧,他不想看她!

        秦一城这一点点无视,立刻让晓律看清了他现在的想法——他虽然打了楚凡,却在怪她!

        于是,她深吸了口气,在楚凡还没有从地上起来的时候,转身跑开了。

        她这一走,秦一城无暇理会其它人,也转身离开了。楚凡怆然地从地上起来,腿没有站稳,身子一软,堪堪地跪在了地上!

        他垂着头,眼睛里的目光凄厉而绝望……

        机场外面。

        秦一城跟在晓律身后,眼看着她脚步踉跄地迈下台阶,只觉得心都要蹦出来了,“停下!”

        他喊她,她根本不听。

        于是,他又紧张又担心,从三层的台阶上飞跃而下,挡在了自已女人面前!

        晓律刚下台阶,没有站稳,就被紧随身后的秦一城抱在了怀里——他抱着她,两个摇晃的身体相连着,缓缓地找到了平衡。

        “秦一城,你放开我!”她的双手被他箍着搂在怀里,几近窒息,十分地难受。

        秦一城微微地喘着气,一句话也不想说。

        中午,他在医院里,等苏慕盛吃过午饭后,打电话回家,结果,妈妈说晓律带着宁秀阳阳来机场送人了,他赶到机场,看到了晓律的车,却只见了宁秀,等跑进侯机大厅找她时,撞见了楚凡那让人憎恶的一幕……

        “丫头,为什么躲我躲得那么快,却让他抱着?”

        这是秦一城缓过气之后,问的第一句话。

        虽然轻得像薄翼,传到晓律心里,却像大山一样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秦一城,你说什么呢?刚才那是意外,我没想到楚凡突然像疯了一样,那样对我……”

        “那你以为,他会怎么样对你?”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697/204479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