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佳妻天降,总裁老公跟我走 > 第四百六十六章 躲我?

第四百六十六章 躲我?

        第四百六十六章    躲我?

        听了子淅的话,秦一城目光幽然地看向了自已的妻子——上次子淅回来,餐桌上突然丰盛了,多了开水白菜和柠檬牛肉……当时,他就有些奇怪,现在明白了,原来是她知道子淅爱吃,特意让蜀香缘送来的,她倒是有心!

        这样想过之后,秦一城心里有那么一点不舒服,坐在沙发上垂眸不语。

        晓律被子淅的话说得有些不自在,怔了怔,才答应道,“好,我让店里一起送来!”

        说完,她走到一旁,给蜀香缘的经理打了电话,吩咐他们在饭点时把这两道菜送来。挂了电话之后,晓律看了看客厅里众人围坐的场面,没有再躲开,而是默默地坐到了秦一城身边。

        不想,她刚坐稳,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安娜忽然说道,“嫂嫂贤惠大方,哥哥真是好福气!”

        安娜的声音不算大,却清清柔柔的别有一番意味。

        晓律听了,有一种说不出的别扭。

        文丽雅坐在安娜旁边,听了这句话,抬头瞄了晓律一眼,没有什么表示,而是从桌上端起装了新鲜蓝莓的小碟请安娜吃水果,安娜摇摇头,拒绝了,眼睛怔怔地看着秦一城,似有所待。

        秦一城叠着腿,半倚在沙发上,仿佛没听到一样,看着桌上的茶杯出神。

        子淅坐在单人沙发上,闲适地抿了口茶,两只手摊放在沙发扶手上,视线投向了晓律。

        “大嫂贤惠周到,我若娶妻,定要娶一个像大嫂这样的女人!”

        他的话音刚落,安娜的目光紧随而至,子淅没有躲,而是面无波澜地回看了她一眼,两人的眼神在空气中冷冷地相遇,又分开。

        “咳!”秦朗清了清嗓子,准备把儿子的话稍稍阐述一下,免得让人误会。

        “是啊,子淅说得不错,晓律是家里的长媳,虽然年纪轻轻,但是,也算得体大方,将来,我希望子淅选的媳妇,也要孝顺懂事……”说到这,他不免轻叹一声,目光在自已两个儿子身上掠过,最后,落到了安娜身上,看着她矜持高贵的姿态,突然又改口说道,“哎,话虽如此,今时今日的社会,早已经不是过去的时代了,我们做老人的,也不会用自已的标准强求其它,只要是两人情投意合就好,毕竟,人生的路,总是要夫妻携手走一辈子!”

        秦朗的这段话,不管别人听了如何,晓律听了,倒很入耳。

        如果以后,公婆就以这样的心态来对待她和秦一城,那她这个儿媳妇就好做了!

        这样想着,晓律心里因为子淅的话而产生的尴尬和不自在消失了。

        精神放松之后,等到了餐桌上,她忽然觉得特别地饿,埋头吃饭时,特别认真,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安娜的目光在她和秦一城身上逡巡。

        “嫂嫂,今天天气不错,下午,你陪我去湿地公园吧!上次我来s市,去过那里,非常喜欢!”

        寂静的餐桌上,安娜突然发声,在座的人都怔住了。

        秦家在餐桌上‘食不语,饭勿言’的规矩,就这样被打破了。

        但是,让晓律奇怪的是,秦朗和文丽雅都没有生气,特别是文丽雅,反而笑容可掬地说道,“好啊,湿地公园是你大哥的骄傲,你去那里玩,又安全又有趣,一会儿,我安排司机,送你们过去!”

        安娜的建议,婆婆十分赞同,但是,晓律并不想去。

        先不说她和安娜不好沟通,也不说家里还有阳阳,就只说,她现在身上正不利索,游园赏景的事,想想就头大……不过,现在的情形,婆婆已经作主了,容不得她不答应!

        秦一城坐在一旁,把碗里的米饭粒,拨过来拨过去,正想开口,子淅却先他一步对着安娜说道,“安娜,你想去哪,我陪你,就我们两个……最好!”

        说完,他不管安娜什么反应,拿起公筷夹了一块牛肉,放到了安娜的餐盘里。

        安娜本来就对子淅的话不满,再一看这酸溜溜的牛肉,更是反感。

        “秦子淅,我不喜欢吃这个,你把它夹走!”

        子淅扒了一口饭,淡淡地说道,“你不是想嫁给我吗?以后,我喜欢吃的,你都得喜欢!”

        “你无理!凭什么你喜欢我就得喜欢,立刻夹走!”

        安娜细长的墨眉扯起,心里又怨又恨,脸涨得通红。

        “子淅,你这样做太过份了,下次不许这样!”文丽雅呵斥了儿子一声,然后,拿起公筷夹起了安娜餐盘里的牛肉,若无其事地放到了自已的盘子里,“安娜,子淅他一个人生活惯了,不习惯家庭生活,也不会照顾别人的情绪,以后,我让他改,你别生气了,吃饭吧!”

        有了文丽雅这番打圆场的话,安娜没有再说什么,挑起一筷米饭,硬塞到了嘴里。

        一家人继续吃饭,一时又安静下来。

        秦一城在夹菜的时候,不经意抬头,发现坐在对面的安娜右边腮上挂了一颗晶莹的泪珠,亮亮地刺眼……他正看得出神,她抬起白白的手指,悄悄地抹掉了眼泪……

        午餐结束后,一家人在客厅里随便聊了一会儿,文丽雅就让晓律带安娜去房间。

        她慈爱地看着安娜,眼睛里是挡不住的喜欢,“安娜,你第一次来家里住,有什么不满意的,就直接跟你大嫂说,或者,跟我说,千万别委屈自已!”

        安娜静静地听着,没有什么表情,等她跟着晓律进了自已的房间时,眼睛里突然放出光彩来。

        这个房间太漂亮了!

        通透的阳光,粉色的纱帘,绣着银线的白色长毛地毯,还有古意盎然的樟木门,打开门,卧室内,更是别有洞天,舒适不用说,就是每一处的装饰,都细腻到了极致!

        “这个房间,是哥哥布置的?”

        安娜的手落在细滑的瓷瓶上,就着花瓶的凉意,声音都是润的。

        她低着头,晓律看不到她的表情,只能凭着她声音里带出的情感来判断——她很喜欢这个房间,并且,对秦一城也很喜欢!

        不然,她不会贸然这样说!

        只是,晓律不能欺骗自已——安娜她……确实说对了,这室内的一切,都是秦一城的杰作!为了这个房间,他可是费了不少心思,就单说这纱帘,就是蝉翼纱定做,不仅薄而轻,在阳光下,还会折射出五彩的光芒……

        “安娜,你说得不错,这房间是一城布置的;你来了,是贵客,妈妈说让整理出来,给你用,以后,你就安心住这里,我帮你准备了一套d.a的化妆品,还有一些没开封的单品,是我从一城买来的化妆品里挑了几样送给你用的……化妆品你要是用着不喜欢,告诉我牌子,我再让人买;睡衣我准备了几套,你穿穿看,要是不合适,我陪你……”

        “不必说了,中国有句话叫做‘客随主便’,嫂嫂给我用什么,我就用什么吧!”

        安娜转过身,并不多看晓律一眼,自顾的坐到了梳妆镜前,镜子里,她的冰蓝和晓律的浅粉以十分谐调的方式同框了——“安娜,你休息吧,我不打扰你了!”

        晓律并不想多做停留,说完这句话后,就打开门出来了。

        在她返身关门时,宁秀也刚从婴儿室出来,“夫人,阳阳他刚睡着了!”

        “哦,知道了,我去看看他!”

        晓律心里惦记着儿子,又去婴儿室看了一趟,这才放心地回了卧室。

        卧室内,因为没有了儿子的气息而变得寂寥起来——秦一城也不在,这个时候,他会去哪了呢?

        细想一下刚才的事,子淅时不时地说出那样让她尴尬又无措的话来,估计秦一城也会在意,他们兄弟两个,不会是在吵架吧?

        就算他们吵架了,她能管得了吗?

        她好像就是问题的焦点!

        其实,她是想在众人面前把自已藏起来,更不想和子淅再有什么瓜葛,可是,他就是不能让她安宁……

        想到最后,晓律决定在合适的机会警告子淅一次,她可以威胁他说,“秦子淅,如果你再闹下去,以后,就别想吃蜀香缘的柠檬牛肉了!我也不会理你了!”

        这样说,他会听吗?

        因为实在是累了,想着想着,晓律就睡着了……

        最后,她是被自已的奶.水胀醒的。

        中午喝了营养丰富的汤,又吃多了鱼肉,奶水比平时更多,能不憋醒吗?

        醒来后,晓律看了看时间,正是下午两点十分。

        这个时候,阳阳已经醒了吧?

        晓律心里想着儿子,换衣服之后,推开门去婴儿室,结果,正看到子淅走在她前面,像是来找安娜,两人一前一后距离有两米远。

        要不要回避一下?

        她不能总躲着他吧?

        可是,他如果再和她闹怎么办?

        思前想后,晓律主动地退回了房间,估摸着他进了安娜的房间,这才从屋里出来。

        “啊!”

        门外,子淅站得笔直,就像他在广告片里做的动作那样,既傲然又幽远的眼神更是看了让人不安——“躲我?”

        子淅清冽的声音传来,晓律听了,心里一惊。

        这样暧.昧不清的话,他却随随便便就说了出来,他究竟想怎么样呢?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697/204949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