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佳妻天降,总裁老公跟我走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因为爱她,而将就她

第五百一十一章 因为爱她,而将就她

        “姨母,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安娜执著地说着。

        卡萝尔却毫不理会地,煞有介事地按着自已的思路开始了一连串的诘问,“安娜宝贝,你告诉我,你怎么会从楼上掉下来?而且,是在……那个子淅的家里,这样的事太奇怪了!你这么聪明……怎么会犯那样的错误呢?你的伤……究竟严重不严重?哦,这所医院是不是最好的呢……”

        她这样一声一声地问下来,问得安娜头疼起来。

        她脸上有伤,本来说话就很费力,这个时候,更是不知道该先说什么了,索性闭了口,不再说话。

        卡萝尔似乎也并不想听安娜的回答,她那双碧蓝的眼睛眨动着,很体贴地说道,“安娜宝贝,你现在休息,我去找医生!我想,我需要和他好好谈谈……宝贝,我爱你……我既然来了,我要对你负责……”

        ———偿—

        国庆节的前一天,晓律下午只有一节课。

        事实上,在她休学的这一学年里,慕容静她们已经学完了大部分课程,这学期只上一些选修课,所以,课程安排得很少。

        只不过,晓律为了能补上丢掉的学分,必须在别人轻松的时候多学一点儿。

        课后,慕容静拿着早早整理好的行李,准备回家,看到晓律还趴在书桌上看书,不由得催促道,“晓律,都放假了,你还看得下书吗?我们一起走吧!”

        “哦,你先走吧,我再呆会!”

        “哎呀,快走吧。要看书,回家看不一样吗?”

        听到慕容静这样说,晓律怔了怔——回家看书能和在学校一样吗?

        回到家,她要照顾儿子,还有一些家庭主妇的事要做,琐碎的事林林总总地占去了她大部分时间,她哪有时间学习呢?除非,晚上熬夜看书……

        可是,她是有老公的人,晚上的时间,是她一个人说了算吗?

        虽然,这几天为了安娜的事,她和秦一城……连在床.上都是相敬如宾,互不沾染,但是,她总不能因为这个,就一个人捧着书坐在床.上看吧?

        那样,岂不是会让秦一城以为她在故意?

        说到底,还是在学校安静,自在。

        不过,这些话,她是没法跟慕容静解释的。

        想到这,晓律噙着笑,对慕容静说道,“是啊,看书在哪看都是一样……全在看书人的心境了,我现在正看得入迷,所以要把这一章看完了再走……慕容,你几点的火车啊?别误了车!最好现在走,不然一会儿怕要堵车!”

        听晓律这样一说,慕容静连忙看了看手机,终于不再多说了,

        “晓律,我不管你了,我先走啦!”

        “嗯,路上注意安全!”

        慕容静走后,宿舍里恢复了宁静,晓律轻轻地吁了口气,低头看起书来……

        因为中间没有人打扰,她一直看得眼睛发胀的时候,才停下,这个时候,已经四点多钟了,想想,秦一城差不多快来接她了,不如去校园里走走,然后就在外面等他。

        九月末的天气,温度适宜,校园里有匆匆离校的学生,也有不紧不慢戴着耳机听歌的学生,晓律的脚步虽然也是从容的,但是,毕竟她已经结婚,有了家庭,所以,不可能有其它同学那么轻松。

        “晓律!”

        “?”

        听到有人喊自已的名字,晓律停住脚步,迟疑着回头,竟然是丁逸文!

        刚才她只顾想心事,完全没有听出他的声音!

        挑眉望去,眼前的丁逸文好象和平时有些不一样——他穿一件白衬衫,配着浅咖色条纹布料的马甲,下面是同色同面料的西裤,给人的感觉像是匆匆从办公室出来,没有穿上面的西装一样……

        不过,丁逸文这样的装扮,倒让晓律觉得温文尔雅,平易近人。

        以前,他总是穿深色系的服装,让她觉得冷冽又严肃,甚至想敬而远之!

        “丁教授,您要出去吗?”

        “哦,出去买点水果!”

        “是吗?那您去吧!“

        晓律打过招呼之后,怔怔地站在原地,想等丁逸文走后,自已再走,不想,丁逸文瞅了她一眼,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样,说道,“你不是要回家吗?我们一起走吧!顺路!”

        顺路?

        这里是学校的南广场,晓律本想在这里流连一会儿,等秦一城过来,可是,丁逸文突然这样说,她犹豫了。

        见她沉默不语,丁逸文把手慢慢地插进了裤兜里,那架势仿佛要跟她长谈一番。

        晓律不由得一阵紧张,“丁教授,您不是……”

        丁逸文没有在意她的客套,而是很坦诚地说道,“那天,一城说好了,带你一起出来,聚聚……”

        那天?

        晓律立刻明白了,丁逸文是指海伦来s市的那天,当时,秦一城是说要带她一起去聚会的,但是,她没去。

        “哦,那天,我在家里有事,走不开,所以,就没有去!”

        “是因为我在,所以……”

        “不,丁教授,我是真有事!”

        这样一问一答之后,丁逸文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他的头稍稍别过,目光透过网格墙看向了空旷的篮球场。沉吟良久,才开口说道,“晓律,如果,那天你来了,我会更别扭……”

        “丁教授……”

        “那天,海伦从美国回来,我本来很高兴的,因为,她是我喜欢爱慕的女人……但是,见面之后,我们都不高兴了……”

        晓律没想到,丁逸文会主动跟她说起了自已的‘*’,一时间,有些无措。

        她努了努嘴,想说话,又怕打断他的情绪,让他更难受,只好别扭地忍着。

        “我和海伦……我们在美国的时候,有过一段幸福的时光,但是,很短暂……她不能接受我沉闷的性格,觉得我没有实力,不能把自已的学问用来赚很多的钱……她不物质,但是,她希望我的强大能让大家看见……后来,我们分手了,她也结婚了……事隔多年,现在她离开了那个男人,来到s市,说是来旅行,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她是想看看我,看看我是不是变成了她喜欢的样子……结果,我还是让她失望了……”

        听着丁逸文伤感的声音,晓律也很难受,又不知道怎么样劝他,只好继续沉默着。

        “其实,我一直都很清楚,海伦她对我,不是不喜欢,不是不爱,而是她不能因为喜欢我,爱我,而将就我!那样,她会觉得是辱没了她的爱情!是的,海伦她就是一个真实的女人,她爱我,但是,却不能因为爱我,而将就我!”

        将就?

        这个词听起来怪怪的!

        晓律凝神想着,她忽然就联想到了她和秦一城之间的感情。

        瞬间,她就清醒地意识到,以她和秦一城之间悬殊的身份、地位、学识甚至财富来说,秦一城娶她,好像就是因为爱她而将就了!

        或许,正因为他心里有一种将就她或者有一种迁就她的感觉,所以,他才会在遇到安娜公主时产生了好感?

        难道,他的心里,对她一直有那么一点不满意吗?

        是啊,当爱情之火炽热地燃烧时,他心里的这点不满会被火光吞没,但是,等熊熊的爱情之火一旦变成了婚姻里温吞吞的小火时,他心里的那点不满足就再也遮掩不住了……

        试想一下,一个公主,一个真正的公主,无论身份、仪容、学识都能极大地满足男人的虚荣心,秦一城他怎么能不动心……

        “晓律!”

        “啊!”

        晓律只顾想着自已的心事,根本忘记了身处何境,更是完全忽略了丁逸文的存在,此刻,突然听到他喊她的名字,又看到他伤感的眼神,立刻如顿悟一般,明白了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于是,她故意说道,“丁教授,您刚才都说什么了,我走神了,好像都没听清楚啊!”

        “都……没听清楚吗?”

        “没有!我一点儿也没有听进去……您说话的时候,我……我一直在想……想家里的事,您知道,我儿子在家里,我很不放心……我总是担心他……”

        说到最后,晓律脸热起来——对着自已的导师撒谎,真是越说越不自信,越说越没底气!

        丁逸文怔怔地看着她,琢磨着,良久,才开口说道,“其实,我也是随便说说,也没有……说什么重要的事,你没听到,也没关系!”

        接下来要说什么呢?

        晓律快速地想着,想再说些什么来表明自已的心意,但是,其它的话,她真说不出来了。

        想想,丁逸文能把自已的心事告诉她,说明对她很信任,她却假装什么都没听到,是不是有些不懂事?

        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呢?

        让她和自已的导师,谈论男女感情的事,那岂不是更为难……

        正想到这,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晓律如释重负一般对着丁逸文说道,“丁教授,一城他过来接我了,我先走了……我怕他等急了!”

        说完,她朝着丁逸文微微躬身道别,然后迈着匆忙的步子离开了。

        丁逸文站在原地,原本犀利的眼睛眯起,静静地看着晓律的背影一点一点在他的视线里变小——不,不是变小,而是把他的眼睛填满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697/209316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