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佳妻天降,总裁老公跟我走 > 第五百三十五章 说,有没有关系

第五百三十五章 说,有没有关系

        秦一城不罢休一直闹着,最后,晓律笑得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

        偏偏,他又在这个时候吻了她!

        或许怕她气息不顺,他的唇只轻轻地贴住了她的唇,像蜻蜓点水一般地吻着,但是,他一次又一次地轻触,唇齿相贴,彼此呼吸的热气徐徐而出,进入对方的口中,那样的感觉,竟然也是让人欲罢不能……

        第二天上午,江达集团,总裁办公室。

        明亮的室内,秦一城穿着一件d.a的蓝灰色条纹衬衫,那样的形象比穿白衬衫的他气质更温和一点。他正在看文件的时候,丁瀚敲门后,迈着匆匆的脚步进来了—撄—

        “总裁!”

        “哦!偿”

        “刚刚得到消息,上次参加政府大楼项目招标的那个马主任被审查了,他对于在这次项目中收受贿赂的事供认不讳!”

        听到这,秦一城默然停下了手中的笔,起身,手抄在裤兜里,站到了落地窗前。

        远处,苏氏大楼依然以s市地标姿态矗立着,傲然地俯瞰着城市的风景。

        “总裁,苏氏通过行贿取得了招标的机密资料,又在评标时弄虚作假,不仅在以后三年中不得参与投标,就连这次中标结果也要做废了!”

        秦一城沉默以对,并不说话,丁瀚自说自话,进一步说道,“总裁,本来这次的项目我们胜券在握,偏偏被苏氏抢走了项目,这次如果重新招标,我们必胜无疑!”

        听完丁瀚的汇报和分析之后,秦一城忽然冷冷地问道,“那个马主任是怎么被查出来的?”

        丁瀚被秦一城问住了,微微一怔,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

        “是,是有人举报了!像他那样的人,为官不正,总要有人出来揭发的!”

        “总要有人?”

        听到这几个字,秦一城倏然转身,用审视地目光看着丁瀚问道,“总要有的这个人跟你,跟江达有关系吗?”

        “总裁……”被秦一城问责之后,丁瀚说话支吾起来。

        “说,有没有关系?”这句话,秦一城的音量不大,甚至比刚才的话还降低了声音,但是,丁瀚却听得胆寒了。

        他带着些微的战栗答道,“有……是我的人做的!”

        “丁瀚,你好大的胆子!”

        这次,秦一城的声音跟着一句‘好大’瞬间增大了数倍,丁瀚这个时候,瞬间由害怕转为了一种为了公司勇于牺牲的态度,他脱口而出说道,“总裁,我知道是我自作主张,但是,我也是为了我们江达才这样做的……江达集团的地产项目享誉国际,如果连家门口的一个项目也拿不下来,岂不是被人笑话?再说,这次的招标,本来是我们的囊中之物,却被苏氏……”

        丁瀚的理由说了一大堆,秦一城只听到了一句话,他不由得反问道,“丁瀚,你说你自作主张,好像没说清楚,来,说说看,你做了谁的主?”

        听到秦一城这样问,丁瀚冒冷汗了。

        他现在后悔得想把自已的舌头咬掉……怎么就口不择言说了这样一句敏感的话呢?

        “说啊!”秦一城扬了扬下颏,再次‘鼓励’道。

        可是,这样的话,丁瀚是打死也不敢接口了!

        只好自责道,“总裁,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不敢了!”

        怎么说,丁瀚也是态度诚恳,而且并不为私心,这点秦一城心知肚明,但是,丁瀚作了他这个总裁的主,这比任何事都让他不能容忍。

        “丁瀚,当时,这件事查出来之后,我是如何说的,你可还记得?”

        “我……记得!您说,这件事不许声张,一切压下,永不许提!”

        “你又是怎么做的?”

        “……”

        “丁瀚,你作了总裁的主,不要说没有下次,就是这次也不能轻饶!”

        “……”

        说到不能轻饶,秦一城停住不说了,只坚定地看着丁瀚,一直看到他脸色发白,像是已经悔到了骨子里,他的眼神才变得平静起来。

        “你出去吧,一个星期内别让我看到你!”

        秦一城不能轻饶的处罚说完了,丁瀚怔住了。

        本来,他想的第一个处罚是辞去他总裁助理之职,第二个处罚是扣奖金,现在居然只罚他一个星期在家思过,这样的处罚是他想都没想过的!

        “是,总裁,我这就通知嘉南,让他上来协助您工作,然后,我回家做深刻的检讨!”

        秦一城睐了他一眼,没再理会。

        丁瀚出去后,秦一城轻叹了一声,凝眸,陷入了沉思……

        自从苏静欣住院后,苏煜只来过一次。

        这次再来,没想到苏静欣已经醒了——“苏煜哥!”

        苏静欣靠坐在床头,一眼就看到了神色有些萎靡的苏煜,他的萎靡之色就连身上的d.a名贵西装也不能带给他什么精神。

        “静欣!”

        苏煜回了一声,问道,“伯父他……不在吗?”

        “爸爸……应该回来了,他出去买水果了!”

        经过一天的正常生活之后,苏静欣发音困难的状况改善了,苏慕盛总是劝女儿多吃一点儿,现在去超市买新鲜的水果,准备榨果汁给她喝。

        “好,那我等他吧!”苏煜怔了怔,有点局促地说道。

        说完,他木然地站到了一边,低着头,不再说话。

        苏静欣十分地纳罕,可是,又不好强问。片刻之后,苏慕盛提着水果进来了——“伯父!”

        苏煜听到门响,连忙凑上前去,跟苏慕盛打招呼,并且,说到要和他单独谈谈。苏慕盛放下水果跟着他出来,苏煜带着他来到了自已的车前,两人一同坐进车后厢座上。

        “究竟怎么回事?”看到他这样慎重,苏慕盛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声音也严肃起来。

        苏煜没说话前,先扬手,自已打了自已一巴掌,看得苏慕盛一怔。

        “伯父,都怪我,一心想让我们的地产公司早日发展壮大,我求功心切,这次的政府大楼招标中,我给那个马主任送了钱,结果,现在他被审查,把这次招标受贿的事供认不讳,我们该怎么办啊……”

        在苏煜说不下去的时候,苏慕盛也听不下去了。

        他开口质问道,“苏煜,这件事,我问过你,在投标中有没有弄虚作假,有没有用不正当的手段,你当时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说,完全凭借的是我们的实力,可是,你居然用了这样卑劣的手段……集团的声誉都让你毁了!”

        苏煜心有不甘地说道,“伯父,本来这件事,我做得极其私密,就是那钱,也是经了数道手续才给了马主任,如果不是刻意地查我们,是查不出来的;而且,我已经查实了,这次举报的人,多半跟江达集团有关,招标中,江达集团输给我们,并不服气,他们明里不说,暗里却一直想陷害我们,现在终于给他们找到了把柄……”

        “苏煜,你自已有错,难道还怪揭发你的人吗?”

        “伯父,这绝不是一件简单的揭发,江达集团在我们中标的时候不检举我们,却要捡在我们前期资金大量投入之后检举告发,分明就是想切断我们的资金链,他们的用心极其地险恶!”苏慕盛听着听着,脸色变得差了起来,手捂到了胸口。

        但是,苏煜并没有察觉,而是继续说道,“伯父,我看秦一城是想跨行业发展,对我们苏氏意图不轨……他也太没良心了,静欣跟了他这么多年,他说离婚就离婚,翻脸就不认亲,现在又觊觎我们集团的产业,真是狼子野心……”

        “够了!”苏慕盛厉喝一声,一手按着胸口一手扶着前车座,脸色煞白。

        “伯父,您犯病了?您的药在哪,口袋里有吗?”

        苏煜看苏慕盛状态不好,僵持不动,自已在他的外套口袋里一阵乱摸,想找药让他喝。

        苏慕盛运了运气说道,“药在病房里!”

        “那我去给您取!”

        “不!我自已去吧!”

        “伯父!”

        苏慕盛缓了缓气,稳着身体不动,好一会儿,胸口痛的症状缓解了,他才对着苏煜说道,“事已至此,我不罚你,你也不要妄动,让公司的律师出面,该交罚款,交点罚款,至于已投入的资金,看形势再做处理!公司周转金不够,你就把我在海外的不动产卖掉吧!”

        听到苏慕盛说要卖不动产,苏煜瞪大了眼睛听着,眼睛忽然亮起来,试探着说道,“伯父,如果我们着急出手的话,一定卖不到合适的价钱!”

        “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苏氏还在,钱自然会有!”

        “是!”苏煜的眼珠骨碌碌转着,唇角竟然露出一丝窃喜的表情。

        ……

        苏慕盛状态不佳地回到了病房,他在病房前重新调整了一下情绪,才过去面对自已的女儿。

        “爸!苏煜哥过来,有事吗?”看到父亲进来,苏静欣问道。

        “哦,没什么事!”苏慕盛遮掩着去了内间,洗过手出来,打开水果的包装,准备榨果汁。

        “爸,不对,我看您的脸色很差……是不是公司有什么事?”

        面对女儿的一再追问,苏慕盛沉默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697/211388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