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佳妻天降,总裁老公跟我走 > 第五百四十一章 人为情所困,生出了胆怯心

第五百四十一章 人为情所困,生出了胆怯心

        “秦一城,你……”晓律正要和秦一城再说什么,一抬眼,看到了扶墙而立、一脸痛苦的苏静欣。

        秦一城也在同一时间看到了苏静欣——她身上的裙装是苏慕盛早早地按着她变瘦后的尺寸从法国定做的,十分地合身,款式又精致,在这样完美的衣裙映衬下,她那苍白的脸有一种独特的美。这种美不绚丽,但是却能勾起人心底的怜惜。

        “挡了你们的路了!”

        虽然苏静欣是故意挡在电梯旁的,这个时候,却柔弱地说了一声道歉的话撄。

        “没有!”

        秦一城应了一声,收起投向她的目光,转头,看向晓律,本想挽着她的手,绕到门厅右侧的电梯口,不想,苏静欣突然迈着步子朝着他们的方向走了一步,结果,一个趔趄,人直冲冲地向前栽了过去,她的人就要倒到秦一城身边时,他伸手揽住了她的腰。

        “身体还没好,怎么就一个人下来?”

        秦一城的声音里带着些嗔怪的意味偿。

        “我一个人能行……对不起,碰到你了!”

        苏静欣缓缓地站好,然后像躲避不及一样拂开了秦一城的手,她这样一挣,重心不稳,晃悠悠地倒在了秦一城的怀里,秦一城被动地接住了——她的手扶着秦一城的肩,人却深深地低着头……

        晓律怔怔地看着,绷紧了眼神。

        片刻之后,苏静欣努力地从秦一城的怀里出来,转过头,对着晓律凄楚地说道,“晓律,你别误会,我没有想到会遇到你们,更没想到,自已的身体这么差……我一个人在楼上,实在闷得慌,就下来走走,是我逞强了……我就该一直躺在病床.上……”

        说到心酸处,苏静欣扑籁籁掉下泪来。

        以前林笙说过苏静欣和晓律有些相像,现在,站在晓律这个角度看过去,苏静欣的容貌恍惚有一种很熟悉、很亲切的感觉……就是因为这一点相像,这一点亲切让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打电话让保姆下来陪你吧!”秦一城适时地插了一句。

        “哦,不,我自已能走!”

        说完,苏静欣从秦一城的怀里出来,自已一个人踽踽独行地朝门外走去。

        夫妻二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她——一个人咄咄逼人的时候,不招人待见,要是这个人楚楚可怜的时候,最容易让人从心里升起同情心。

        “秦一城,你去楼上让保姆下去照顾她吧!”

        等两人坐电梯到了邓琳妈妈家门前,晓律有些不忍地对着秦一城说道。

        秦一城微微一怔,答应了。

        晓律看着秦一城上楼的身影,眼睛里蒙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下午,苏慕盛开车从公司回来,在楼下遇到了邓琳。

        谭青云喜欢吃加了红豆的蛋糕,邓琳准备在家里烤给父亲吃,就到超市里买红豆和蛋糕粉。没想到,正遇到苏慕盛从停车场的方向过来。

        苏慕盛一身藏蓝色的条纹面料西装,保养得很好的皮肤让他看上去仍然是年轻、有神采的,加上他心里想着女儿苏静欣,走路的时候,不免匆匆,这更让他无形中多了一点年轻人的精神。

        邓琳正为他姗姗而来的身影,看得入了心时,他也抬眸看到了她——四目相对,苏慕盛的眼睛里带着难掩的欣喜。

        “爱琳!”

        他喊她的时候,声音有点嘶哑,想到这两天看到的关于苏氏的负面新闻,邓琳不由得担心起来他来,“苏慕盛,你生病了吗?”

        “没有!”

        苏慕盛一边说,一边不由自主地朝着邓琳走了两步,两人以一步之遥的距离彼此对视着。

        不要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只说邓琳多年磨练出的名媛气质就十分地打动人心,这时,苏慕盛看着她化着淡妆的脸,肤白如玉,眼神多情,不由得心里生出渴望来,想要抬手轻抚她的秀发,她圆润的耳垂儿……

        可是,他知道自已只能在心里想——她那样傲然的心性,又怎么愿意让他轻意碰触呢?

        想到这些,苏慕盛痛苦地闭了眼,等到他再睁开时,邓琳已经近在咫尺地看着他,“你哪里不舒服?”

        女人的声音充满了关切,但是,苏慕盛心里清楚,只要他一伸手碰她,或者一说涉及到感情的事,她又会逃开,这让他想想就无比地沮丧。

        于是,他深深地垂下了头,说道,“我没事!”

        邓琳看出他的无奈,努了努嘴,欲言又止,正在迟疑间,苏慕盛默然离开了。

        他就这样走了吗?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邓琳怅然若失,总归他是她深深爱过的人,那样深刻的爱,即便经过了岁月,只要淡淡的一个眼神就能把所有的情绪挑起,更何况苏慕盛几次跪在地上求她嫁给他……

        刚才靠近他身边时,她是那么地踏实,就像心终于找到了安放它的白莲!

        可是,他们终究还是隔着很远啊!

        等到邓琳轻叹着转身的时候,正看保姆扶着苏静欣走过来。

        她禁不住想到,刚才她和苏慕盛的偶遇,苏静欣一定看到了,那会不会又有什么不愉快发生?

        纵使邓琳身居d.a集团高职多年,人一旦为情所困,心里就生出了胆怯,失去了锐利。

        此刻,面对苏静欣她就是这种感情……

        就在邓琳踌躇的时候,苏静欣幽怨地看了她一眼,低下头,一言不发地从她身边走开了。

        看到苏静欣低调又卑微的模样,邓琳诧异了——苏静欣好像变了!变得不像以前那样脾气大了,人看上去也文静了许多,难道,自从上次碰过头受伤之后,她的思想发生了变化吗?

        但愿吧!

        她要是变得不那么任性了,这也是苏慕盛的福气……

        “静欣,你去哪了,我刚着急地要打电话呢!”

        对着随后进入家门的女儿,苏慕盛担心地说道,他一边说一边上前扶住了女儿的手臂。

        两人并肩坐在沙发上,苏静欣低着头,沉吟着。

        看着女儿的态度,苏慕盛心里纳罕,不由得问道,“静欣,你不舒服?”

        苏静欣并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继续低头不语,她的眼睛藏在长睫毛之后,看不清神色,良久,她抬头看着父亲说道,“爸,您还是想和邓琳阿姨在一起,对吗?”

        “……”

        苏慕盛没想到女儿突然问起这些,他喃喃地说道,“静欣,你刚才看到我和你邓琳阿姨说话了?”

        “是!”

        听了女儿的回答,苏慕盛站到窗前,对着垂如绿帘的绿萝,温和地说道,“静欣,你昏迷不醒的时候,我向你邓琳阿姨求婚失败,曾经坐在你的床前跟你说了好多的心里话……你当时听到了吗?”

        “我只听到一个温暖又熟悉的声音在呼唤,呼唤我醒来,我被这个声音吸引着,努力地想睁开眼睛……爸,这个声音是你吗?”

        “是!”

        苏静欣脸上的表情激动起来,她站到父亲身边,把头倚在了父亲的背上。

        都说父亲是一座山,在她眼里,父亲不止是山,而是全部的爱和希望!

        苏慕盛撑着女儿压过来的重量,试探着问道,“静欣,那你在病床.上时,听到爸爸跟你说什么了吗?”

        “没有!”

        “是吗?”

        当父亲反问她时,苏静欣没有再说话,她当时虽然没有听清全部的话,但是,模糊地有印象,当时,父亲是希望她能答应他和邓琳的婚事……可是,这样的事,她……怎么能答应呢?

        第二天,苏静欣带着满腹的矛盾来到了原来的家里。

        她苏醒后母亲莫云初来看过她一次,只匆匆地看了她就离开了。

        她知道,父母之间已经没有感情了,母亲呆不下去,是因为和父亲在一起别扭,所以她并不怪她。

        “小姐,按了门铃没人开啊!”

        小保姆上前长按了几次门铃没人开,苏静欣只好拿出了钥匙,谁知,她的钥匙根本插不进去——妈妈竟然把门锁换了!而且也没有告诉她,更没有给她钥匙!

        苏静欣难受地站在门口,心里像被钝器砸过一样难受。

        这个被她当作家的地方,她却失去了进门的资格,这怎么能不让她难受呢?

        “再按门铃!”

        她咬着牙吩咐了保姆一声,自已站不住了,过去一旁撑着外窗沿站着。

        叮咚的铃声不知响了多久,门从里面打开了。

        莫云初披着外套,里面穿着裸露着白胳膊的睡裙出现了门口,她早就从屋内看到了是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在按门铃,本不想理会,可是,实在被吵得烦了,不得不出来——“哎,我说你是哪家新来的保姆,找错门了吧?”

        “是我们小姐过来找你!”

        你们小姐?

        莫云初伸出头一看,正看到女儿苏静欣一脸失落的站在外面。

        “静欣,你怎么回来啦?!”

        她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惊讶,说完之后,又下意识地侧过头看了看屋内。

        “妈,您换了门锁?”

        苏静欣上前来,凄凉地问道。

        “啊……是啊,原来的锁坏了……”莫云初支吾地说道。

        “什么时候的事啊?前两天你去看我的时候,怎么不告诉我,我……”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697/211659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