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佳妻天降,总裁老公跟我走 > 第六百一十三章 所以,你就大大方方地骗我?

第六百一十三章 所以,你就大大方方地骗我?

        晓律连说了两次回娘家的话,秦一城都没有回答,她也就不再说了。

        一家三口回到半山别墅,秦一城下车帮他们母子打开车门,晓律默不作声地抱起阳阳就走,秦一城拦了她一次,她却执意要自已抱阳阳,他只好作罢。

        到卧室后,小阳阳坐了一路车,又累又困,晓律带着他洗漱,然后带他到房间里,讲了一个睡前故事给他听,一直等着他睡下了,才从婴儿室出来。

        珠帘外,秦一城正坐在沙发上,双腿叠在一起,想得出神。

        既然想好了要回妈妈那儿住,晓律不想再和秦一城说什么,而是站到了衣柜前,准备整理自已的衣服,可是,当她看到那扇放戒指的抽屉时,想到秦一城对她的欺骗,难受地什么也做不了撄。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又要回娘家?”

        在晓律呆立不动的时候,身后传来秦一城的声音,他一边问她,还同时关上了衣柜的门偿。

        晓律别扭地转过身,一个人茫然地站在卧室中央,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秦一城绕到她面前,一双大手扶着她的肩,揣摩着问道,“是不是见到苏静欣了,她跟你说了什么吗?我当时暗示过你,不要跟爸爸上去……”

        “秦一城,你别问我了,”晓律抬起头,静静地看着秦一城,停了几秒钟后,才抖了抖红唇说道,“我不想说话,我想现在就走!你放开我吧!”

        “怎么,连话也不想和我说?”

        看到晓律什么也不解释地要离开他,秦一城的心情也坏到了极点,说话时,声音艰涩。

        晓律是真的不想说话,所以,没有回答。

        这让秦一城的火气更大了,他克制着自已,对着晓律说道,“你是不是需要先告诉我,我犯了什么错,让你这样痛恨?”

        “秦一城,你不用问了,我不想说……”

        “不行,必须说!”

        男人的声音忽然大了,晓律立刻委屈地喊出了声,“秦一城,你吼什么?”

        “……”

        晓律这样一说,秦一城意识到了自已的失态,他放低了声音说道,“丫头,我们是夫妻,有什么事,不能说出来解决吗?你这样的态度,让我既沮丧又生气,我……”

        “秦一城,既然我让你生气,你还拉着我不放?你松开手,我要回家!”

        “哦?”秦一城盯着女人的脸,明显地被她这一句‘我要回家’激怒了,“你的意思是说,仅管你在半山别墅住了这么久,却不是你的家?”

        “你……好吧,我就是这个意思!”

        “那你说这是谁的家?”

        “自然是……你的家?”

        “我的家,不是你的家吗?”

        “秦一城,你别这样绕我,我说不是就不是!”

        “那我是不是你的?”

        “你……”

        晓律没想到秦一城突然这样反问了一句,怔住了,挑起眉眼看了看他,又别过了头。

        两个人争吵的气氛,因为晓律的沉默而暂时缓和了。

        她本来就比秦一城矮许多,身材又娇小,她站在他面前,低着头,精致的小脸带着一点清冷的苍白,失去了往日的鲜艳,秦一城看了几秒钟之后,立刻心疼地妥协了。

        他伸出手,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十分痛苦地说道,“丫头,我们之间非得这样吗?你看今天,我们去看了长辈,一家人其乐融融地谈天、吃饭,我们两个回来之后,不是应该更亲近,更恩爱了吗?或者,我们可以躺在床.上,做些亲热的事,也总比站在这里争吵正常地多!”

        ……

        男人的话说得晓律直想哭。

        这些道理她怎么能不懂呢?

        可是,秦一城并不知道,她在经历了其乐融融之后,又知道了那件事,心里有多难过

        她克制着自已的情绪,在他的怀里喃喃道,“秦一城,我从没有想过要和你争吵……我心里委屈、伤心、难过,我想回娘家住几天,你为什么要拦着我?”

        “那告诉我,你为什么委屈、伤心、难过?”

        “我……”晓律抿了抿唇,终于说出了原由,“秦一城,好吧,我说——我伤心是因为,你欺骗了我,你辜负了我!”

        欺骗?辜负?

        这样大的一顶帽子,扣过来,秦一城立刻问道,“丫头,你倒说说,我怎么欺骗你,怎么……”下面的两个字,他说不下去了。

        “秦一城,你不必这样,我问你,倾城之恋是不是还在苏静欣那里?”

        “晓……律!”秦一城呆住了。

        意想不到的事,突然出现在面前,让他有些不安。

        倾城之恋的戒指,始终是他对晓律有所隐瞒,他……

        “我问你呢,你回答我啊!”

        “晓律!”

        “你告诉我,是不是?”

        “是……但是,我……”

        “秦一城,你自己也承认了,不是吗?当时你告诉我,倾城之恋你已经从苏静欣那里要回来了,就放在原来的抽屉里……我那么相信你,连抽屉都不曾打开看过,可是,没想到,你却骗了我……今天,我亲眼目睹,苏静欣拿着那枚戒指在想心事……不,她拿着你给她的戒指,还能想什么,她一定在想你!这就是你给她戒指的意义,对吗?“

        “不对!”

        秦一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立足点,他松开了怀抱,双手扶着晓律的肩,热切地寻找着她的眼神,语调深沉地说道,“晓律,我给她戒指没有你想的那种意义!”

        “……”

        “晓律,在你让我去要戒指的时候,我已经把给她戒指的原因跟你说过了,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思吗?”

        “……”

        “当初,我和苏静欣离婚的时候,她什么都没要,我……我以为,她什么都不要,我们就有可能再复合……说实话,当时,我对我们的婚姻也还有那么一点留恋……可是,后来,后来……我看到了一些事实,我对她彻底地死心了……时过境迁,她来要回戒指——我想,这本就是我和她的结婚戒指,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她想要,就给她,以后,她就从我的婚姻里消失了,再不会有什牵绊了……至于你刚才说的,她在看着戒指想什么,那只是她一个人的事了……”

        “……”

        “晓律,我现在有你,你才是我的妻子,我只爱你一个,我们又何必为了她一些个人行为,伤了夫妻感情呢?”

        秦一城的话说得极深情,晓律怔怔地看着他,听到最后,再次哽咽地问道,“秦一城,既然你珍惜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那你为什么骗我,骗我说戒指在抽屉里?“

        “我没有,我……”

        “你没有?你就是有!你觉得自已有充分的理由,你问心无愧,所以,你就大大方方地骗我……你让我以为,你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让我以为,无论我说什么,你都可以做到……可结果呢?结果不是,根本都不是……”

        “晓律!”

        如果自已的女人真是这样想的,那他真的是辜负了她!

        所以,秦一城漂亮的嘴唇,几次张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在秦一城黯然的时候,晓律推开了他的手,她看着他,一步一步地倒退着说道,“秦一城,我让你要戒指,如果你做不到,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骗我?”

        “晓律!”

        “秦一城,你知道我为什么当初不打开抽屉看吗?因为我选择了相信你!你说要回来了,就是要回来,你说有,就是有!”

        “丫头,不说了,好吗?是我错了!是我……”

        “你错了?秦一城,你有那么多理由,你怎么会错?”

        “不,晓律,我现在,真地意识到,是我错了!在这件事上,我只想着用自已的方式解决问题,但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我伤害了你对我的信任……晓律,对不起,我们夫妻之间最珍贵的信任,被我破坏了,我……”

        “秦一城,别说了,我们分开一段时间吧!我要回家里住!”

        “晓律!”

        说完,晓律转身,打开衣柜准备收拾自已的衣服,可是,看到自已衣服旁边挂着秦一城的西装,想到自已即将和他分开,手握着衣柜的门,根本什么也做不了。

        身后,秦一城站在原地,心里痛得难受!

        他只觉得晓律正一步一步地远离他,他想抓住,却被她推开。

        在这样的痛苦中,他迫切地想和她在一起,拥抱她,想吻她,想要她……一秒一秒地过去了,这冲动越来越强烈,可是,他什么也不能做……最后,他团着拳头进了浴室。

        浴室的门没有关上,秦一城刚进去,晓律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

        他衣装整齐地进去,进去就冲洗,岂不是衣服都没脱?

        或者用的是冷水?

        想到这些,晓律站在衣柜前,更是什么都做不了。

        她头痛欲裂,噙着泪转身,跑下了楼。

        片刻之后,秦一城披着浴袍,用毛巾擦着湿湿的头发从浴室里出来,卧室内,空空地不见人影,他心里一惊,想到晓律可能要离开了,手里的毛巾“啪”得掉在地上,人跟着追了出去。

        “儿子!”

        客厅里,文丽雅看到秦一城散着衣服下来,登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697/217977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