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冷妃逆天,腹黑王爷宠溺妻 > 106章 (106下)109章

106章 (106下)109章

        第一百零六章(下)

        “老臣参见皇后娘娘、贵妃娘娘、雅妃娘娘、涵妃娘娘、彤妃娘娘。”

        “臣参见皇后娘娘、贵妃娘娘、雅妃娘娘、涵妃娘娘、彤妃娘娘。”

        “臣妇参见皇后娘娘、贵妃娘娘、雅妃娘娘、涵妃娘娘、彤妃娘娘。”

        “平身吧!苏苏,给右丞相拿香。”

        “是,右相请,两位夫人请,小公子请。”

        引着他们到香案前,早有机灵的丫鬟将四个蒲团一字排开。

        右相的夫人赵银来,狠狠的瞪了那丫环一眼,看着自己家老爷和朱鑫鑫都跪下了,她才不甘不愿的跪下。

        进了香,右相不走还在那站着,对着‘楚振轩’的棺材念念有词:

        八王爷放心,过段时间,你就不会寂寞了,老臣会为你报仇的。

        转而又对着皇后说:“娘娘请节哀吧,孩子,索性您还有大皇子。”

        继而又对我说:“八王妃也请节哀吧,你还怀着八王爷唯一的子嗣呢,伤心过度孩子没了,可就不好了。”

        听他这些话,不是咒我孩子没么?

        “多谢右相挂念,我和孩子,一定都会好好的,我们会手刃仇人,为相公报仇的。”

        “好好好,如此,老夫就放心了。娘娘,老臣就先告退了。”

        说完,带着夫人和儿子,走出灵堂。还没走远,就听见那赵银来说:“一个小辈,凭什么让我跪,应该他跪我。”

        “闭嘴,你个没见识的东西。”

        她以为我们听不到,其他人确实听不到,但是习武之人都听到了。招手让高寒过来,

        “主子。”

        “你去,去告诉小樱,让她把刚刚那个贱妇……”

        “是,属下明白。”说着走了出去。

        “八弟妹,怎么了?”见其他人都望着我,

        “没什么,既然有些人最臭说不出好话来,那就干脆不让她说了吧,免得以后满嘴喷粪。”

        还没等其他人说话呢,外面来报说将军马平、工部尚书张建、兵部尚书李德,谢家眷前来祭拜。

        “让他们进来。”

        一样的流程,进香,祭拜,之后,女眷们拉着皇后和我的手好一通安慰,无非就是保重身子,节哀顺便之类的,也有说我没有福气的,才刚进门,丈夫就死了之类的。而大臣们则到一边跟皇子和其他臣子喧去了。

        一波走了,一波又来,这一天下来,也是挺累的,晚上回寝宫的时候,每个人眼睛都是红肿的,看的自家的男人们心疼的要死。

        第一百零七章  暗流涌动(二)

        第二天一早,赵银来醒来,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一张口,发现自己的舌头没了,她惊恐万分,“呜呜哇哇”的叫来了很多人。

        “大清早的,在这里吵吵什么呢?”

        “呜呜呜~”她说不了话,只得边呜呜呜,一边指着自己的嘴。

        “你的舌头呢?”

        “老爷,这里有张纸条。”朱鑫鑫从地下捡起一张纸条,上面写到:

        不会说话,干脆就永远也不要说话了。免得以后满嘴喷粪,熏死别人。

        “老爷,该不会是,昨日姐姐说的话,被她们听见了吧?”

        赵银来不识字,看不懂字条,只能在一边“呜呜啊啊!”的乱叫。

        “想知道这上面写的什么?”朱鑫鑫问道。

        “我念给你听。不会说话,干脆就永远也不要说话了。免得以后满嘴喷粪,熏死别人。这就是字条上的字,准时姐姐你昨日说的让八皇子给你跪下的话,让别人听见了,所以,糟了报应了。”看赵银来听了这些话以后,一脸吃了大便和惊恐的样子,朱鑫鑫说不出的高兴,“让你别胡说,你偏要胡说,在自己家说也就算了,那皇宫,有多少侍卫宫女啊,你还不知道把嘴巴管牢一些,哎呦,姐姐没了舌头,以后没人和我吵架,我寂寞怎么办啊?”

        “呜呜呜,啊啊呜呜啊!”(死女人,你给我闭嘴。)

        “哎哟,我听不出来姐姐要表达的意思啊!哈哈哈哈哈哈!”

        “呜呜,……”(践人,……)

        “够了,吵吵嚷嚷的,向什么样子,以后都给我把嘴巴加紧一点,少在那里给我胡说八道。”

        见自家老爷生气了,有眼色的知道敛了表情,乖巧的应下。那没眼色的,就没人能帮她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啊!”(老爷,你要为我做主啊!)

        “闭嘴,从今天起,给我待在你的房子里,没有我的允许,你一步也不许出来。来人,把夫人带回去,没我的命令,不许放她出来。哼!”

        说完右相拂袖走了,留下那满眼不可置信,满脸泪痕的女人跪坐在地下。

        “愣着干嘛,赶紧把你们夫人扶进去啊!”朱鑫鑫说完,带着人走了,剩下这院里本来的丫鬟家丁,扶着赵银来进去了。

        而这天早晨,我们刚到灵堂没有多久,就听闻卢月和遂意的使臣来了,也要来祭拜“楚振轩”。我们忙做好“准备”,“迎接”使臣。

        而左相温焕、太傅林博,翰林学士李毅,礼部尚书周正,户部尚书莫清,都去了议政殿。

        半个时辰之后,皇帝和臣子带这一群衣着鲜艳奇特的人进来了。看他们的穿着,有些像蒙古族和维族。

        使者们显示祭拜了“楚振轩”,之后,又像女眷走来。

        “这是卢月的太子,拓拔峥,卢月的宰相巴勒特;这位是遂意的二皇子吾图朗,国舅买撒江。这是我国皇后,这是众位妃子,这位就是八皇子的娘子。”

        “见过天辰的皇后,各位娘娘,还有,这位王妃。”

        “见过天辰的皇后,各位娘娘,还有,这位王妃。”

        两国使臣都按照自己国家的最高尊礼像皇后、众位娘娘、和我行了礼。

        “使臣请起,不必多礼。”皇后虚扶一下。

        “这位王妃,本太子异常同情你的遭遇啊,刚结婚就死了丈夫,以后的日子,难熬啊!”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如同雷达一般,对着我上下扫描着,没想到,这死人的女人,这么漂亮,真是可惜了。

        “多太子挂念,以后的日子,有孩子陪着我,有众位嫂嫂、姐姐,还有母后陪着我,想必,这日子也不难熬。”

        “你还年轻,年纪轻轻的就守寡,不好,男人都好面子,相信八皇子也不希望自己死后还要戴顶绿帽子的。”

        “莫非,太子您被您的女人,戴了绿帽子了,所以,才感受这么深?哎呀,那我就该安慰安慰卢月太子你了,也请太子你不要悲伤,天涯何处无芳草啊!”

        “你,哼!”被人说到了痛楚,卢月太子拓拔峥气哼哼的不再开口。

        “我随意应该庆幸,当时,还想把我国公主嫁给这八王爷为妃,现在应该庆幸,幸好没假,不然岂不是可惜了。”

        “确实是该庆幸,我家相公向来不喜欢那些劣质脂粉的味道,他说,那像烟花女子身上的味道。闻着二皇子身上这味道,想必公主也不会差到哪去吧?,呕~”不由得有些恶心,转过去干呕了一阵子,“不好意思啊,我怀着身孕,闻不得乱七八糟的味道。”

        “八弟妹,看来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喜欢那勾,栏,院、小,倌,馆,里面的出来的人身上的味道。”本来就不满意这些使臣在这里明嘲暗讽的,现在见自己的八弟妹占了上风,二公主沁兰也站出来帮腔。

        “哼,你是在说我们都是,妓,女、小,倌,吗?”遂意的二皇子吾图朗,国舅买撒江气的不行。

        “哎呦,二皇子说笑了,我可没有说,是你们自己说的。我也没有嘲笑你们国家穷,买不起好的胭脂水粉,要和勾栏院里的女子抢的意思,皇子和国舅,千万别误会啊!”

        “哼,皇帝,你们国家的女人,都是这么没礼貌么?”

        “让诸位见笑了,并非我国女子没有礼貌,而是,礼貌是针对文明人的,而不礼貌是针对牲畜的,有句话叫狗咬你一口,你难道还要要回去么?想必众位都是懂礼之人吧!”

        “哼,皇帝,我们走吧,还有其他的事宜需要商议。”说罢,拂袖而去。

        “哼!”

        “八弟妹,你好厉害啊!看他们那样子,心理就解气,气死他们,哼。”两位公主看到那些趾高气昂的使臣气急败坏又不能发作的拂袖而去,高兴坏了。

        “呵呵,坏丫头,好了。”贵妃好笑的摸摸两人的头。

        “看他们这样子,右相他们还没有找他们谈判,改变计划,晚一点估计就要谈判了。”

        “到时候,是不是更会气死他们啊!”

        “呵呵,这个我也不清楚啊!”

        “好了,暂时没有人来了,都去休息休息吧!”

        “嗯,母后您也休息一下吧,你们今日都起来的好早。”

        “母妃都习惯了,反正也睡不着,干脆就起来吧!我们也回去了,你有孕在身,一定好好休息。”

        “哎,知道了,恭送母后、母妃。”

        再说男人这边,卢月和遂意是打着战败国的旗号来的,战败,就是俘虏,年年上贡朝拜,天经地义,奈何他们一点没有自觉,反倒讲起条件,要求上贡的东西数量减少,年份改成每隔五年,上贡一次,本就不是带着诚意来的,挑衅的心思昭然若揭,而内容对天辰一点益处都没有,自然谈判不成功,双方都不愉快的散场了。

        第一百零八章  谈判

        卢月和遂意的使臣与天辰皇室的谈判破裂,而且还被一个女人羞辱了一番,自然心情不好,从皇宫出来以后,就一路奔向了红园,去发泄自己的情绪。

        而使臣前来,最高兴的莫过于右相他们了。

        “使臣他们已经来了,刚才家丁来报,说,他们去了红园,我们一会儿也直接去红园找他们。”

        右相说着计划。

        “为什么不是现在去?”莽夫又出没了。

        “白痴,他们在皇宫受了委屈,自然要去发泄一下,我们现在去,打扰了他们的好事,自然要等他们发泄完了以后,才能去。”右丞相有些头疼的抚摸着额角,自己身边怎么有这么个蠢货手下。

        “哦哦!”

        戌时,天渐渐黑了,估摸着两国的使臣已经发泄完了,几人从右相府出发,去了红园。于此同时,一直信鸽从右相府飞出,飞向了皇宫。

        “右相他们已经出发去找卢月和遂意的使臣谈判了。”

        “主子,要我跟着么?”

        “不用,其他三个,都是我们自己人,所以,不用跟着。”

        “呦,丞相大人,马将军、李大人,张大人,什么风,把你们给吹来了!快快里边儿请,翠儿,快去收拾个包厢,让大人们进去。”红鸾看见他们来,热情的迎上去。

        “红妈妈,你还是这么美啊!我们不要单独包间!”

        “哎呦,呵呵呵,丞相大人说笑了,我也,都半老徐娘了,自然比不得楼里的姑娘年轻貌美。几位大人什么时候有这癖好了,喜欢公共的包间?”

        (这里解释一下,公告包间,是比较大的包房,一般,额,一群人的时候,用的。)

        “欸,我们没这癖好,我们是来找今儿个下午来这里的几个异国人的。”

        “您是说,那几个高高大大,衣着怪异,长的也怪异的人?”

        “对,是在你们这儿吗?”

        “哎呦,在,他们可是大方,给了很多赏钱呢!”

        “快,带我们过去。”

        “这,算不算打扰别人啊,气跑了这些客官,我……”没等红鸾话说完,右相拿了一叠银票出来,伸到红鸾面前。

        “哎呦,相爷,我呀,这就带您去。他们异国人比较开放,四个人开了一个中等的公共包间。”

        “噔噔噔,几位客官,外边儿啊,有人找您们哪!”

        “滚蛋,别打扰老子。”

        “哎呦,真是凶啊,右相,你看这?”自己叫不开门,只得右相来了。

        “你们先下去吧,剩下的,我来。”

        “哎,那相爷你们好好玩,就什么需要,就喊我啊!”

        “去,上点好酒好菜。”

        “哎,您放心吧,马上就来。”

        说着下楼去了,“翠儿,告诉厨房,做些好菜,在拿点好酒,给那雅荷间送去。”

        “哎,我这就去。”

        “噔噔噔,……”右相刚敲门,还没等说话呢,就被人骂了。

        “滚蛋,不是说别来打扰老子么!”

        “呵呵,使臣脾气很大呀!”听见别人骂他,右相自然不高兴,但是,自己现在有事情找别人,自然得忍着。

        “右相?”里面的人听见是右相的声音,很是奇怪,打开门,“进来吧!”

        一进屋子,男人们都光着上身,几个女人更是yi丝不gua,房间里更是弥漫这浓浓的晴欲的味道。

        “不知道右相来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啊?”

        “自然是有事情要和使臣说,不然也不会跑这里来找你们了。”

        “哦,有什么事情啊?”

        “这……”看了一眼屋子里的女人,犹豫到。

        “你们都下去吧!”恋恋不舍的放开怀里的美人,太子拓拔峥说道。

        “哎呀,爷~”女人那柔媚的声音叫的人骨头都要酥了。

        拓拔峥一把拉女人入怀,不顾在场那么多人,吻上她的唇,一只手在女人饱满的胸,上,另一只手轻轻拂过那水帘洞,“乖,先出去,爷一会儿在找你,啊!”在自己把持不住之前,松开了女人,“哎,爷,你一会儿可别忘了,奴家等你啊!”说着穿好衣服,离开了雅荷间。

        “右相有什么事情,现在可以说了吧?”

        “自然,我们要说的,是出兵之事。”

        “这事有什么好说的,不是都计划好了么?”一听右相是因为之前商量好的事情,打扰自己跟美人的好事,瞬间不高兴了,拉个脸,声音也高了八度,再看看,其他人,也是一样的满脸不满,欲,求,不,满的样子

        “哈哈哈,是计划好了,但是我们改变主意了。”

        “什么,改变主意?为什么?”这四人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商量好的事情,为什么改变了主义。

        “呵呵,想必你们自己也知道,上一次战役,卢月和遂意损失惨重吧,即使恢复了一些元气,也还是不能和天辰相抗衡,我现在握有天辰大部分的兵权,完全有能力自己谋反,不需要假借出兵投降于你们。不知道,我说的对吗?”

        “哈哈,看来,右丞相很有把握,没有我们的帮助,你一样不行。”几人对视一眼,明白右相要表达的意思,甩开自己两国,去谋反。

        “哈哈,所以,我来跟你们协商,你们直接借兵给我,而不是我投靠你们。”

        “如果我们不同意呢?”

        “哈哈哈,那我……”

        “噔噔噔,客官,酒菜来了。”

        “进来。”龟奴端着酒菜进来,打断了右相的话。“客官,你们慢用,有事儿您叫我。”说着出去带上门。

        “那我就告诉天辰皇帝,你们要灭我们的计划,到时候,我天辰皇帝一怒之下,定要出兵灭了你们,到时候,可不是假投降,而是,真的要灭了你们,相信几位都是聪明人。”

        “你,哼卑鄙无耻,出尔反尔的小人。”拓拔峥气的破口大骂起来。

        “哈哈哈,太子,我们彼此,彼此啊!”张建也讽刺道。

        “哼,你们先回去吧,我们商议一下。”

        “好,那我们就先走了,使臣请尽快给我们答复。今ri你们的费用,都包在老夫身上,老夫告辞了。”

        说完,带着人起身告退。

        “啊~,”“劈哩啪啦”拓拔峥气的掀翻了桌子,一桌子酒菜叮叮哐哐全部倒在地上。

        “我去杀了他。”说着就要往外走。

        “太子,”“表哥。”

        “现在不可轻举妄动,他说的对,我们两国加起来,也不到一万的兵力,根本不可能打败他们,倒不如,现在,先借给他三千人马,让他打败天辰皇帝,等到过几年我们元气恢复了,收拾这个草包,还不容易吗?”

        “遂意二皇子说的对,小不忍,则乱大谋,现在,我们只能忍,等日后,新仇旧恨一起算。”

        卢月的宰相也劝道。

        “对,我们要忍,不能坏了大事,不能给毒人添麻烦。哼,等过两年药人可以出师了,看我怎么收拾他。就给他们借三千精兵。去,把那些姑娘叫来,老子心里不舒坦,要好好发泄一下。”

        “爷~奴家回来了。”不一会儿一群姑娘进来了,还有龟奴,进来收拾了满地的狼藉。

        龟奴一走,这雅荷间,就是*无限好啊!

        他们想的挺好,而且,也从来没想过右相会不会失败,日后三千精兵全部损失了之后,他们才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打错了。

        第一百零九章,政变

        发泄一晚上的卢月和遂意使臣,于第二天一早回了驿站,并派人回复右相,他们同意借三千精兵,与两日后到达。

        之后,使臣们便进宫像皇帝告别。

        “他们的三千人马两日之后到达。明日是八王爷楚振轩出殡的日子。这两天我们好好部署一下。”

        “嗯,我手上有5万人马。”将军说了自己手中的人数,

        “我手里有五千人马。”

        “嗯,那皇帝手上加上近卫军,也不过是一万五千人马,到时候我们再加上他们的三千精兵,就相当于六万人,哈哈哈,我们想不胜利,都难哪!”

        使臣走的第二日,正是“楚振轩”出殡的日子,他不是真的楚振轩,自然不能葬入皇陵,于是皇帝颁布圣旨,说八王爷死前留下遗嘱,希望自己死后,能葬在他心爱的战场上。准他遗嘱。

        于是,一行庞大的丧葬队,向着校场外围的大漠之中走去,在茫茫的大漠中立了一块高大的碑,用来纪念这位“战神。”

        “今日八王爷出殡,明日晚上,援兵就会到,明日晚上,我们就行动。马平,你带着4万人马去把那一万五千人制服,我和张建、李德,带着剩下的一万人,和李德手中的五千人,以及援兵三千人,去议政殿内,逼皇帝退位。”

        “好。”

        商量好的几人各回了各家,而信鸽也在不断的传递着消息。

        “他们,明日晚上,就会行动了。”

        “嗯,到时候,朕在议政殿等候他们大驾光临。”

        暴风雨前,总是那样的宁静,宁静的让人觉得害怕。

        白天,依旧是老样子,上朝、退朝,没有一丝改变,夜里,皇帝宣了两位丞相,几位尚书大人,还有太傅和翰林学士,到议政殿商议使臣提的要求一事。

        右相抱病在家,将军马平、兵部尚书李德、工部尚书张建,同样抱病在家,皇帝体恤臣子身体,准许在家修养。

        “右丞相,我们是拓拔峥太子派来的,我是队长拓延。。”一群身着普通衣物的人,在约定的时间和地点,与右丞相会和。

        大军来到宫门外,此时,宫门早已关闭。

        “你们是什么人?不知道宫门已关,不允许进入么?”守卫宫门的侍卫见着这么一大波人集结在宫门口,问道。

        “  啊~”他话音刚落,便被拓延一刀砍死了。

        其他守卫见状,忙攻上来。“你们要干嘛?要谋反么?”

        可惜城楼守卫都功夫不高,白白死在了歼臣刀下。

        一行人打打杀杀进入皇宫内,按照原计划,右相史毅带人去了议政殿,而将军马平则带人去绞杀皇宫内的的一万五千人。

        “哐当。”丞相一把推开议政殿的大门,一部分兵马瞬间涌入,将议政殿包围。

        “史毅,张建、李德,你要干什么,你想造反么?”

        “哈哈哈哈哈,这不是明摆着么,识相的赶紧退位,我当了皇帝以后,可以绕你们不死。”史毅狂妄的说。

        “我如果不同意呢?”

        “不同意,就别怪我们不顾念多年的君臣关系,赶紧节退位诏书,并且,立诏传位与我。”

        再说马平这边,一与右相史毅分开,就撕掉了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他一刻也不想当这个人了,与宫内一万五千的禁卫军会和后,去了楚振轩的寝宫,荣熙宫。

        “主子,右丞相他们已经去了议政殿。”

        “嗯,易风,去地牢,把那三个人,给我带上来。”

        “是。”

        不一会儿,易风等人从地牢里带出了,真正的将军马平、兵部尚书李德,工部尚书张建。

        “几位大人,别来无恙啊!”

        “八,八王爷,你不是,不是。”看着已经洗掉妆容的楚振轩,吃惊不已。

        “我不是已经死了么?你,是想说这个吧,我若不死,你们怎么会露出狐狸尾巴呢?带走。”

        一行人压着三个叛贼像议政殿走去。

        “皇帝,你怎么还不写,你快点,不然,我杀光这里的人。”见着楚拓嬴一直看着他,就是不写,不由得有些慌乱,大声吼道。

        “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如果你现在回头,朕可以饶你不死。”

        “哼,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么?谋反,可是诛九族的大罪。而且,皇位谁不想要,那把龙椅,谁不想做。你少废话,让你写你就写。”

        “乒乒乓乓”兵器击打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哼,你还不写,是在等着人来救你么?哈哈哈,不可能了,你听听外面,我的人已经把你的人都消灭了,你没有退路了。”

        “哦?你确定,是你的人吗?”

        “你,你什么意思?”听见这个话,右丞相史毅,心里飘过一丝不安。

        “字面上的意思。”

        而殿外的真实情况是,楚振轩带着六万五的人马,赶来议政殿,而卢月的三千精兵在门口守着,看到楚振轩还活着,并且那三人已经被抓,就知道中计了,立马开始反抗,奈何三千人怎么和六万人马相抗衡,不一会就被消灭了。

        “右丞相,你说是什么意思呢?”

        楚振轩带着人从外面进来,反问着右丞相史毅。

        “你,你,你,没死。”

        “让右相失望了,本王福大命大,没那么容易死。你还不投降。”

        “哼,投降,开弓没有回头箭,我怎么会投降。你做梦。”转过头来看见张建和李德分别站在太傅林博和户部尚书莫清的后面,忙对他们喊道,“张建,李德,赶紧挟持你们前面的人,我们杀出去。”然而,张建和李德依旧站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动作,像是被眼前的形势转变给吓着了。

        “你们两个,在干嘛?快点动手啊!”然而,那俩人还是不理他。

        “哈哈哈哈,右丞相,是在找他们两个人么?”说着,把已经被捆绑住的马平、李德、张建三人推入殿内。

        “你们三个,”看着被绑住的三人,惊恐不已,“那你们是谁?”他转过脸去,问了站在那里半天没有回应的两人,两人对视一眼,撕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

        看到这样的情况,右相知道,自己真的输了。“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们的计划?”

        “嗯,可以这么说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只有我们像傻子一样的被蒙在谷里,还在为自己的计划沾沾自喜!”右相像疯子一样的哈哈哈大笑到。

        “你还算是有些自知之明。”

        “来人,把他绑了。”皇帝下令到。

        一听自己要被绑了,要杀头了,恐惧弥漫了心疼,抱着拼死一搏的状态,,扬起手上的刀子,向着皇帝冲过去,怎奈还没到跟前,就被后面的箭射穿了后心。

        “我,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噗~”凭着一口气,说完这句话,再也没有心力了,吐出一口血,倒在地上。

        一场轰轰烈烈的政变,就这么失败了。

        次日早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臣朝拜。

        “众爱卿平身。想必,昨日的事情,很多人都已经听说了昨日的事情,今日,朕就不多口舌,李德全,宣。”

        “嗻。带将军马平、兵部尚书李德、工部尚书张建进殿~!~~~”太监独有的声音啊!

        不一会儿,侍卫压着穿着囚服的三人进入大殿。

        “罪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罪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罪臣,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哼,你们三个,竟然胆大包天,和史毅一起,勾结卢月,遂意,意图谋反,该当何罪?”

        “皇上,皇上饶命啊,皇上。”

        “皇上,老臣一时糊涂啊,求皇上法外开恩哪!”

        “皇上,老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皇上开恩哪,皇上。”

        “哼,一时糊涂,现在清醒了?谋反的时候,怎么没想到要一时清醒啊!晚了!李德全,念!”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右丞相史毅勾结外国,意图谋反,刺杀皇子,将右丞相一族,满门抄斩,家产尽数充公。将军马平,兵部尚书李德,工部尚书张建,勾结外国,意图谋反,系右丞相同党,将三人明日午时斩首示众,念其妻女不知情,不为同谋,不予论罪,贬为庶民,钦此。”

        “皇上,皇上,饶命啊,皇上!皇上~~~”

        “还不拖下去。”

        “是。”

        “朕今日,要为前朝冷氏一族,平反。冷氏自投降我朝,作为皇商,一直兢兢业业,却在朕这里,被歼人所害,背上谋反的罪名,这么些年来,终于让朕找到了,朕想要弥补与他们,奈何他们一族,只剩一孤女,还差点被歼人所害,卖到*,幸得好心人所救,才没有沦落风尘。李德全,念。”

        “嗻!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商冷氏一族,谋反罪实属污蔑,现为其正名,封冷氏为天下第一皇商,封冷氏遗女冷淼淼为安宁郡主,钦此。”

        “皇上圣明,皇上圣明!”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恭送皇上。”

        原来当年淼淼真的是被高寒所救,并嘱托红鸾照顾她,自己这些年暗中调查真相,寻找证据,还真让他给寻到了。于是就将这些证据,于昨日交给了皇上,才有了今日的平反。

        圣旨一出,天辰上下一片哗然,百姓自然是高兴,除了歼臣。而右相府的人,一些小妾=捐了钱财跑了,赵银来和朱鑫鑫,自杀在了自己的院落,剩下的人,皆被打入死牢,于明日午时一起斩首。而其三位大人的府邸,也皆被查封,家产留了三分之一给他的家人,其他的尽数充公。

        一时间皇城内部哭喊声响彻云霄。

        而此时的红园,也迎来圣旨。

        “你们这里,可有一位叫冷淼淼的姑娘啊!”

        “有,我这就给你叫去。”

        “淼淼,有公公拿着圣旨来找你了,快下去看看。”

        “哎,我这就去。”

        “冷淼淼接旨。”

        “民女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皇商冷氏一族,谋反罪实属污蔑,现为其正名,封冷氏为天下第一皇商,封冷氏遗女冷淼淼为安宁郡主,钦此。”

        听见这圣旨的内容,听见为冷氏平反的句子,淼淼再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安宁郡主,接旨吧!”

        “淼淼接旨,谢皇上隆恩。”

        “安宁郡主,快去梳洗一下吧,皇上和皇后娘娘,还在皇宫等着你呢。”

        “哎,公公稍等,我马上就来。”

        说着转身去了三楼换衣服。

        “小姐,你该高兴才是啊,老爷夫人的大仇终于报了,而且皇上还为他们正名,又封你为郡主。”

        “是,我这是,高兴的,快给我换身衣服,别让公公,等级了。”

        “哎!”

        “公公,走吧!”

        上架感言

        实话说……我写这篇文章的时间是去年的十一月份。我是今天,也就是三月六号才上架,我发觉,这篇文章历时4个多月之久才上架啊,真是不容易。

        我喜欢把所有的精力投入一件事中,上架感言已经占用了我太多的精力,对我别的事情有绝大的损害。解除这个危机唯有两个途径,一,不写感言,二,提前写。

        显然我选择了第二种。

        因为这玩意儿不能不写,以及,我有太多要表达,要告诉人的东西……所以只能提前写它。……

        感言,也就是有感而发的言论,每个人的写书经历都不同,那些千篇一律的感谢感言,要么是没存稿,腾不出时间而应付了事。要么是因为怕写的太多得罪人,所以直接用万精油感谢感言……

        一上架,这本书就是付费的了。说实话,看见付费这俩字,我还是有点胆颤的,还有想要泪奔的感觉,这是为什么呢,因为这本书这长时间才上架,是因为收藏太少,很多人不喜欢这本。我看到有人评论说文中c4炸药那段儿,是看了什么之后想出来的,可是我想说,那什么这本书,在这之前,我都没听过,而且,为了让这里显得不那么假,我还专门上网查了c4的威力,还问了我男朋友,男朋友学防化的,这方面比较在行,他当时看完我刚写的第三章和第四章,炸营,全军覆没那里,还说我写的好假,有点专业知识的人都知道写的不对,因此我就专门拉着他给我做了一些修改,那位亲,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我是看的,仅仅是因为两本书里都有c4么?你说的这些话真的,重重的打击到我了,我知道我的文第一次写,写的不好,没有大神们那么的出神入化,但是,我还不至于到抄袭的地步,而且我的文,说实话,也没有烂到不可救药的地步吧?因为还是有人喜欢这篇文章的不是?那些鼓励的亲们,谢谢你们,么么哒!

        在这里说这些,不是不让你们发表意见,这篇文章是大家的,相反的,我还挺感谢这位亲的,是她的大胆直言,让我意识到了文章的不足,这样我才能及时的改正。我也欢迎其他的人大胆发表自己的看法,喜欢,或者不喜欢,甚至厌恶,这都是你们的自由,我没资格对你们指手画脚,但是,你们说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表情,每一条评论,都会记在我的心里,都会永远存在。

        我希望喜欢这本的,或者正在犹豫不决要不要看这本的,能看一看这篇感言。这样一来可以了解我的写作态度,写作方向,以及书的基调。可以省去大家判断本书类别的时间,省去淘书的时间。……

        我本人看,也有很多年了吧,初中的时候就开始看了,那时候,看都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了,那会儿住校,晚上十二点就熄灯了,然后就打着小手电,躲在被窝里看,有时候一看就是一晚上,而且一晚上能把一部看完,那会基本上什么文都看,什么穿越啊,反穿越啊,校园啊,都市啊,女强啊,女尊啊,田园啊,空间啊,还有灵异类的,冒险类的,武侠类的,玄幻类的,基本上没有不看的,后来觉得女生还是适合言情类,因此大方向就转变了,多看一些攻心计少的种田文啊,什么的,后来男朋友是当兵的,又迷上了军旅,可以说,我的看书这方面经验是很丰富的,但是,写书是第一次,我也在努力的想要把它写好,想要大家满意。

        收藏量特别少,多少有点打击自信心,也使我很悲观,不知道有多少读者,但是我不会放弃,我会一直写下去,直到完结。

        觉得这本书不好的,想要走的亲,我不拦你们,觉得好的,留下支持我的,我感谢你们,谢谢你们的鼓励,真的。

        哎呀,好压抑的感觉啊!呵呵,总之拖了那么久,能上架总归是好事儿吧!嘿嘿!

        让我们都high起来吧!跟我一起加油!加油!加油!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85/21188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