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冷妃逆天,腹黑王爷宠溺妻 > 113章 114章

113章 114章

        第一百一十三章准备嫁妆,准备聘礼

        最后,经过大家商议,将高寒和冷淼淼的婚礼定在下月初六,是个好日子,宜嫁娶。

        夜深了,自然不能在聚在皇后寝宫,都各自告辞回到自己的寝宫。而淼淼因为暂时没有自己的寝宫,所以就暂时住在我和轩这里。母后和母妃也没有说不同意淼淼住我们这里,只是说,婚礼前三天,淼淼就要回去了,因为婚礼前三天新人是不可以见面的。

        我们三个应下了之后,就回了寝宫。

        “卢月和随意的事情还没有解决,轩一天到晚的没多久时间陪我,我自己一个人,因此,找了你来,陪我说说话也好。”

        “好啊,姐姐,我呀,一天到晚的,也没有什么事情,陪你说说话。”

        “嗯嗯,不过呀,今天太晚了,就算了,早点休息吧,明日,我们在这里好好说。”

        “哎!”

        “高寒,去给淼淼找个房间,就在你房间隔壁,这样也方便你们联络联络感情。”

        “哎呀,姐姐。”淼淼有些不好意思的喊着我。

        “咳,主子。”高寒也有些不好意思。

        “哟,还不好意思了啊,没事没事,都要是夫妻了,还会不好意思啊?高寒,你那个冰块脸,也会有表情了啊?真是奇迹,我一定要多逗逗你们,让你们习惯才行。”

        “娘子,我们都老夫老妻了,孩子都快要三个月了,为什么我们每次亲热的时候,你还那么害羞呢?”楚振轩从皇后寝宫回来,一进到自己的寝宫,就听见自家娘子调侃高寒和冷淼淼的话,不由的开口调侃着自家娘子。

        听见楚振轩的声音,我转过去,看着他向我走来“轩,你瞎说什么呢!”我去吧,这个是古人么?不是说古人都很保守,很矜持么?该不会,他也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吧?说话这么猛,浪,他都不会不好意思吗?

        “哈哈哈,你不是还让安宁和高寒不要害羞么?你自己现在在这里害羞什么呢?”楚振轩见我羞红了脸,变拿我的话调侃我“我们都是夫妻了,你还害羞什么?以后亲热的地方还多着呢,你要习惯才行啊,嗯?”自家娘子永远都是这么害羞,即使该做的,都做完了,该看的,也看完了,但是在听到一些比较私密的话的时候,还是会害羞的不行。“哈哈哈”看着娘子羞红的脸,楚振轩还是忍不住笑出声来。

        “噗嗤,呵呵!”这个声音是淼淼发出的,一声闷笑,还用袖子捂着,真正的笑不露齿啊!

        再看看高寒,嘴角微微抬起,“主子,你脸好红啊!”

        “可恶,你,你们,哼!你,今天晚上,睡外面吧,哼!”指着楚振轩说,哼,让你调侃我,我不让你进房子,不让你上,*,我看你再调侃我,哼,女人的心眼可是很小的,哈哈!!!

        “你,不给你准备聘礼,看你怎么娶淼淼,哼!”成功的看到高寒不笑了。

        “娘子,不要了吧,不进房子太狠了。”不是吧,我不过开个玩笑,娘子就不让我进房子,这也太狠了点吧!我不要。

        “哼!”不看他那讨好的表情。

        “娘子,我错了,我错了还不成么?”为了进房子,还是我先道歉,进了屋再说。

        “哼!知道错了啊?”本来是不准备原谅他的,可是看到高寒和冷淼淼好笑的看着我俩。

        “是是是,我错了,我下次再也不当着外人的面儿*媳妇儿了。”

        “哼,这还差不多。这天儿也不早了,你俩也赶紧去休息去吧哈!高寒,给淼淼安排好房子,照顾好淼淼啊!轩,我们走吧!”不给高寒反驳的机会,拉着楚振轩回了房子。

        “主……”“嘭!”

        高寒刚说怕自己照顾不周,毕竟自己是男人,怕委屈了淼淼。可是,话还没说完,门就“嘭”的一声关上了。

        “额,”这会儿,只剩下高寒和冷淼淼在外面面面相觑。只剩自己,高寒不由得有些不自在。

        “额,高大哥,我住哪里呀?”

        看着高寒有些不太自在,淼淼自己开口。她现在已经不是那个时候的自己了,在红园待了两年了,已经不在害羞,腼腆了,大方了许多。高寒半天不开口,就只有自己来开口了。

        “额,跟我来吧!”说着,率先向前走去。

        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这里是我的房子,”又指着对门的房间说,“这里是你的房间。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喊我,我马上就会赶到的。”

        “好。”冷淼淼微笑着看着眼前的男子,高大帅气,人也很好,又爱自己,自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那,那你休息吧!”高寒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高大哥。”淼淼叫住了高寒。

        “嗯?怎么了?”听见淼淼的声音之后转过来,没想到,却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淼淼跑上前前去,搂着高寒的脖子,对着他的俊脸,就是“啪叽”一口,她这一举动,惊呆了好高寒,也惊呆了在一旁的香儿,更是让躲在草丛里的某人,兴奋不已。

        “我,我,我去给你提热水。”高寒说着,不好意思的轻轻推开淼淼,跑到厨房去提热水。

        “香儿,香儿,我们进去了。”喊着还在发呆的香儿。

        “小姐,你,你刚才,怎么,怎么可以,可以亲高公子呢?”

        “呵呵,傻丫头,不行吗?他是我未来的相公呢!走啦,进去。”说着,自己先开门进去了。

        先进去的她没有发现草丛里钻出来两个看热闹的人。按理说,高寒是习武之人,而且武功不弱,有人躲在草丛中,多多少少也能发现一些吧,但是,此刻他正沉浸在幸福的泡泡中,根本发现不了。因此,白白让人看了场好戏。

        “哎呀,好戏看完了,我们也回去吧”看完好戏了,拉着楚振轩回了自己的房子。

        “你说,高寒怎么这么笨啊,淼淼都亲了他了,他还没反应,竟然还给我跑了,真是丢死人了,太丢天若宫的脸了,哎!”我对高寒的笨拙反应,极为不满啊!

        “哦,那娘子觉得,高寒应该如何反应呢?”楚振轩一脸高深的看着自家娘子问道。

        “当然是亲回去啊,顺便在拐到*上吃干抹净啊。你说对不对。”说着转过身去看着楚振轩问。

        “对,娘子说的太对了。”说着把我打横了抱起来,进了内室,放到*上。

        “啊~,你干嘛啦!”看着这个双眼通红,满眼晴欲的男子。

        “我现在,比较想把你拐到*上吃干抹净。”自己可是男人,从媳妇怀孕开始,就没近过女色了,怎么可能不想?自己都快憋死了。

        “现在不行啦,宝宝还小呢!要三个月以后才可以的。”两个多月胎儿还不是很稳呢,怎么可以做,爱做的事情呢?

        “真的不行吗,娘子,我要忍不住了。”男子咬着牙齿,满脸的汗水,好似忍得很辛苦。

        “是不行啦,可是,我可以用别的办法帮你解决吧!”

        “好。”说着,抓住娘子的白嫩,柔软的小手,放到自己的男性上面。

        “哦~,好舒服,娘子,动一动啊!”

        “好,呵呵!”这边可是一室的*,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我们还是偷偷匿了吧!

        再说这边,高寒有些害羞的跑去厨房给冷淼淼提热水。

        “噔噔噔,淼淼,热水给你端来了。”高寒在门口敲着门。

        “来了。姑爷,请进。”开门的是香儿,她笑嘻嘻的喊着高寒姑爷。

        “嗯,热水给你们提进去吧!”“哎,好,进来吧!”

        “不早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高寒腼腆的挠挠自己的头,说着。

        “好,高大哥,你也早点休息哦!”淼淼笑着看着这个腼腆的男子。

        “好。”高寒说着,退出门外,站在自己房子的门口,不舍的打开门,在缓缓的关上门。

        这边,激情过后,一切恢复了平静。

        “轩,高寒和淼淼,要成亲了,高寒是我天若宫的人,他的聘礼,肯定是我要准备的呢!”

        “嗯,你想要准备些什么呢?”

        “淼淼现在是郡主了,聘礼肯定不能太少,不能委屈了淼淼。

        聘礼的礼品皆是均双数以取其“好事成双”之意。

        聘金:这表示着男方承认和感谢女方家长对女儿的养育之恩。  所以聘金肯定不能少于五百两黄金。

        聘饼:一担(五十公斤)  。这个也不需要更改。

        海味,我们用八式的吧,这些天若宫还是有的。每款通常分两包。其中发菜是必须的,以取其发财之意,而其他的海味有鲍鱼、蚝豉、元贝、冬菇、虾米、鱿鱼、海参、鱼翅和鱼肚等,这些,我们也都有。。

        三牲:两对鸡,两雄两雌(如父母不全﹐这则一对已足够),这个两对鸡,就不要了吧,毕竟高寒的父母,都不在了。﹔猪肉三至五斤起双飞(喜只飞),即一片相连开二,以表示丰硕诚恳的敬意,这个寓意好,得要。

        鱼,表示有头有尾年年有余,这个得有。

        椰子,就一对好了。(父母不全可用一对),即有爷(椰)有子的意思。

        酒:四支,表示爱情浓郁。

        四京果:即龙眼干、荔枝干、合桃干和连壳花生,以祝福子孙兴旺,亦含圆满多福,生生不息之意。

        生果:即生生猛猛的意思  。

        四色糖:即冰糖、桔饼、冬瓜糖和金茦,表示爱情甜密,白头到老的意思。

        茶叶、芝麻:因为种植茶叶必须用种子、故以茶叶作礼品,暗喻女子一经缔结婚约,便要守信不渝,绝无后悔,亦即“油麻茶礼”。

        帖盒(礼金盒):内有莲子、百合、青缕、扁柏、槟椰两对、芝麻、红豆、绿豆、红枣、合桃干、龙眼干,还有红豆绳、利是、聘金、饰金、龙凤烛和一幅对联

        香炮镯金:香(无骨透脚青),炮(大鞭炮和大火炮),镯(龙凤成对喜镯)。

        斗二米,要准备十二斤糯米、三斤二两砂糖,这是给女家做汤圆的,以取其圆满,甜蜜美满之意。

        这些都是一般的聘礼,是必不可少的,还有一些必要的聘礼,

        梳子:所谓“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子孙满堂”,  梳子有“结发”之意,尤白首相庄,指夫妇一生相爱相守,白头偕老。

        尺子:量具,婚姻生活中引申为衡量幸福的标准,指百子千孙,幸福源远流长,同时也是对新人今后生活事业步步高升的祝福。

        镜子:代表圆满、完满,以及寓意新娘的姿容秀丽,是对新娘婚姻生活甜蜜美满的祝愿;纵使时光流逝依然永葆青春、花容月貌的美好寄托。

        都斗:原是量粮食的器具,在婚嫁礼仪中用于彰显男方的财富雄厚、家境富裕,女儿嫁过去之后也能过上丰衣足食、轻松无忧的富裕生活。

        然后,我们那里有上好的皮子,有狐狸皮,也有虎皮,都给高寒装上一些。算到聘礼里面去。还有,嫁衣,也我们准备把,到时候我来设计他俩的新衣,保证很漂亮。还缺什么呢?”看着楚振轩问,看着他也一副晕菜的样子,“算了,明日,我还是去问问母后,看看,还缺些什么,我在补。”

        “嗯,你去问问娘亲,我也没准备过聘礼,不是很清楚呢!现在,睡觉,宝宝瞌睡了。”

        “好。”

        不光我激动啊,那边的几位老人家还没激动完呢!她们还在讨论着给淼淼的嫁妆,还把从义政殿回来的皇帝,也拉入了她们的阵营。

        “我们要准备的东西,大概就是,内房的,如千工*、房前桌、红橱、*前橱、衣架、春凳、马桶、子孙桶、梳妆台等;画桌、琴桌、八仙桌、圈椅等是外房家伙。还有缎面的被子,鸳鸯枕,针线盒要不要啊?”皇后问着其他几个人,

        “还有龙凤毛巾,新衣服。”涵妃补充着。

        “对对,还有梳子,梳子需不需要我们准备啊?”彤妃也在一边补充到。

        “新衣?是嫁衣么?这个是要自己绣的么?能来的及吗?”成亲没有几天了,自己绣能来的及么?

        “看看,男方那个小子送不送嫁衣,送的话,我们就准备些婚后穿的新衣服呗。”贵妃说着。

        “那我们看看梳妆台,要什么样的啊?朱漆泥金雕花三屏风式镜台怎么样?”

        “这个梳妆台是什么样的?”涵妃问道。

        “苏苏,快说说这个梳妆台。”

        “是,各位娘娘,这个梳妆台高68、宽47、深17厘米。台面呈扇面形,有三小抽屉。台上立三泥金镂雕花卉、仙鹤纹屏风,夔龙纹坐角牙子。龙纹搭脑,中屏两搭脑间饰宝珠纹。台面和屏风内框髹黑漆。”  苏苏是老嬷嬷了,对这些,可是很了解的。

        “嗯,那就这个吧,下一个,*要什么样的?嬷嬷,您知道的*有哪些啊?”雅妃问着苏嬷嬷。

        “回娘娘,老奴知道的,有两种,宁波雕花拔步*  ,又名千工*。长212、宽120、踏步深60、高228厘米。此*上有卷篷顶,下有踏步,前有雕花柱架、挂落、倚檐花罩组成的廊庑。廊庑右边安放二斗二门小橱一只,上置钟、帽筒、花瓶、镜箱、茶具、灯台;右边放马桶箱一只。反半部是卧*本体,有雕花门罩、垂带、遮枕,*三面围有扩装式的雕刻及彩绘屏风。这种踏步式架子*不仅冬暖夏凉,且在室内再造了一个多功能的、私秘性强的起居空间。

        还有一种,是朱漆带门围六柱架子*,长213、宽113、高220厘米。*身正面束腰,卷草纹腿及牙板,线条流畅有力;背面光素,直腿。正面设浮雕人物纹门围及素面挂檐,挂檐下有镂雕牙板及人物吉子。其余三面无挂檐。通体髹朱,色泽深沉。就这两种。”

        “要不,用第一个吧,看样子比第二个要好点。”彤妃说着自己的观点。

        “嗯,那就第一个吧,宁波雕花的*。下一个是什么。椅子么?”皇后问道。

        “回娘娘,不是椅子,是房前桌。老奴只知道一个,是当年皇后娘娘出嫁时所选的样式。朱漆三斗房前桌  ,长100、宽58、高89厘米。此桌通体髹朱漆,外形似平头案,因其有抽屉之故,且放在卧房的窗前,俗称房前桌。束腰,直腿,马蹄足,左右两腿间有设罗锅帐。面板下有云纹牙头。  ”

        “那么,就用这个吧!下一个。”贵妃说着。

        “下一个是提桶,朱漆云龙纹提梁提桶

        高45厘米,桶身鼓腹,颈部起两道弦纹。提梁浅浮雕一对反向龙首和一蝙蝠,髹黑漆,灵芝云纹为地,刀法圆润,线条流畅,有雕漆的效果。这类提桶是宁绍较常见的木制容器,常用来盛放糕点、米粉、干果、杂粮之类。这个是比较实用的,老奴到是建议娘娘们用这个。。”

        “好,就听苏苏的,用这个。”

        “娘娘,扛箱和红橱柜就用这两个吧,朱漆雕花直扛箱,长110、宽62、高110厘米,由长方形的底板和垂直立柱等组成,内承长方形盒子四层。底板四周饰雕栏,立柱与雕栏间有镂雕夔龙坐角牙子。两组立柱间饰浮雕云双龙纹、双狮纹、双鹿纹、双猴纹、双麒麟纹花板共六块。所有立柱的顶端均饰覆仰莲纹。

        朱漆红橱  ,宽110、高182、厚65厘米。正面髹朱漆,通体光素,正面呈一平面,仅门枢起阳线,线条纤细而挺拔。予人简单、透美、大方的感觉。”

        “好吧,这些大件儿,就用这几个吧!剩下的……”

        “剩下的明日在讨论,今日已经很晚了,嗯?众位爱妃们!”皇帝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很晚了嘛?”

        “是啊,很晚了,朕都困死了。”

        “好吧,那我们明日再说吧!”

        “皇上,臣妾先告退了。姐姐,我们就先回去了”几位妃子忙起来向皇上皇后辞行。

        “好,众位妹妹慢走,我们明日继续商议。”

        “好。”几位妃子离开了凤吟宫,回了自己的寝宫,而留下的两人,皇帝在迷糊中听到皇后说,将淼淼许配给了高寒,下个月就要出嫁,后面,说了什么没听清楚就睡过去了,皇后见皇帝已经睡了,自己也只好闭上眼睛睡了。

        第二日,我一早就和淼淼一起去了凤吟宫,将准备好的聘礼的清单交给皇后,让她帮忙看看,还缺些什么,好早些补上。

        “母后,母妃,这是我列的聘礼清单,以前也没准备过这些,所以,也不知道对不对,是不是缺什么,今日就拿到母后这里来,让您们帮忙参谋参谋。”

        说着,将清单递给苏嬷嬷。

        “好,母后帮你看看。”

        聘金:五百两黄金。

        聘饼:一担(五十公斤)  。

        海味,八式,发菜一包;

        鲍鱼、蚝豉、元贝、冬菇、虾米、鱿鱼、海参、鱼翅和鱼肚等各一包。

        三牲:]猪五斤起双飞(喜只飞),牛肉五斤,羊肉五斤

        鱼,两条,表示有头有尾年年有余。

        椰子,一对。愿爷(椰)有子。

        酒:四支,祝爱情浓郁。

        四京果:龙眼干一盒、荔枝干一盒、合桃干一盒和连壳花生一盒,祝福子孙兴旺,圆满多福,生生不息。

        生果一盒,祝生生猛猛  。

        四色糖:冰糖、桔饼、冬瓜糖和金茦,共四盒,祝爱情甜密,白头到老。

        帖盒(礼金盒):内有莲子、百合、青缕、扁柏、槟椰两对、芝麻、红豆、绿豆、红枣、合桃干、龙眼干,还有红豆绳、利是、聘金、饰金、龙凤烛和一幅对联

        香炮镯金:香(无骨透脚青),炮(大鞭炮和大火炮),镯(龙凤成对喜镯)。

        斗二米,十二斤糯米、三斤二两砂糖,祝取其圆满,甜蜜美满。

        梳子:金梳一只,银梳一只,玉梳一只,愿白首相庄,夫妇一生相爱相守,白头偕老。

        尺子:金尺一把,愿百子千孙,幸福源远流长,祝新人今后生活事业步步高升。

        镜子:菱花镜一个,祝圆满、完满,愿新娘的姿容秀丽,婚姻生活甜蜜美满;纵使时光流逝依然永葆青春、花容月貌。

        都斗:一个,愿丰衣足食、轻松无忧。

        皮子:狐狸皮五张,白狐狸皮三张,红狐狸皮两张;

        虎皮,六张。白虎皮三张;黄虎皮三张。

        嫁衣:凤冠霞帔一套。

        “嗯嗯,不错不错,第一次准备就能准备的这样周全,挺好的了。”皇后看完这聘礼清单之后,挺满意的笑了。

        “那,母后,我还需要准备什么吗?”

        “嗯,他们住的房子,有么?”

        “房子,还没,我准备这两天去看看。”

        “嗯,就买在你和轩儿王府附近吧,离的近些,也好有个照应。”

        “还有铺子,淼淼这里,有几家他们冷氏原来的铺子,一些经营不善的就卖掉了,还剩下一间首饰铺,一间成衣店,一间茶馆,这些,都是给淼淼的嫁妆。”

        “是的,有铺子,天若宫在皇城也有茶庄、布庄和染坊,都会适当的给高寒几个的。”

        也是,高寒成亲以后,就不能再接杀手的案子了,有妻儿老小,就有了牵挂,是杀手的禁忌。

        “嗯嗯嗯,这就好了,聘礼这么多,就差不多了,哈哈哈!”皇后挺高兴这些聘礼。

        “现在呀,该说说我们淼淼的嫁妆了。聘礼的规格不低,嫁妆的规格也不能太低了不是。”

        “是啊,是啊,一些大件儿的东西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朱漆泥金雕花三屏风式镜台一台,宁波雕花拔步*一*,朱漆三斗房前桌一台,朱漆云龙纹提梁提桶  一个,朱漆雕花直扛箱一个,朱漆红橱一个,剩下的就是一些小件儿。嫁衣你们准备了,我们就准备一些婚后穿的新衣好了,宫装五套,时下流行的裙子十套,还有什么呢?”贵妃林茵说了一下大件儿聘礼,还有准备的新衣。

        “那些铺子,我们刚才说过了,都是你们家的铺子,还是交由你管着,压箱底的银子,我们也按照聘礼的数给你。其他的,我们也还没想到。“雅妃也说着。

        “还有首饰呢!”彤妃在一边提醒到。

        “对对对,还有首饰。”皇后兴奋的说着。

        “要准备些什么首饰好呢?”涵妃问着。

        “金钑花孔雀纹霞帔坠子、金镂孔翟纹霞帔坠子;碧玉七宝玲珑簪一支,,白玉响铃簪一支,碧玉龙凤钗一支,梅英采胜簪一支;玛瑙银圆镯一对,白玉八仙纹手镯一对、白玉雕绞丝纹手镯一对、金镶红宝石双龙戏珠手镯一对、百子如意纹手镯一对;金累丝灯笼耳坠一对、嵌红宝石花形金耳环一对、镶宝石菱花纹金耳坠一对、葫芦形金耳环一对、金累丝嵌宝石叶形耳坠一对、玉兔捣药耳坠一对、双龙戏珠耳环一对、兰花蕾形耳坠一对、金珠茄子耳环一对、金珠串灯笼耳环一对、童子骑鹿耳环一对、金镶紫英坠子一对;这些首饰,到时候都给你带走,其他的我们这些日子在商量,看看缺什么,少什么,再给你补上。”

        “是,多谢母后,各位母妃,淼淼感激不尽。”说着,眼睛有些湿润了。

        “傻丫头,你是母后的孩子,我们自然要对你好啊!”皇后说着,搂淼淼入怀,用帕子给她轻轻擦拭着眼泪,安慰着她。

        “是啊,快不哭了,女孩子哭了,就不美了。知道么?”贵妃林茵也安慰着。

        听到这个话,我嘴角抽了抽,原来这句话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都是通用的啊!

        “是啊,是啊,有这么多的娘亲疼着你,你呀,应该高兴才是呢!”彤妃颇为大气的说着。

        “母后,母妃,我们回来了。”门口响起了沁宜和沁兰的声音。这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啊!

        “你们这两个傻丫头,终于野完了,知道回家了。”皇后笑骂着进来的两人。

        “哎呀,母后,我们哪里有野吗,我们只是到哥哥弟弟家去转了转而已。”沁兰、沁宜两人搂着皇后撒娇道。

        “你们俩呀,你们那些哥哥弟弟都怕你们了。”皇后也是无语道。

        “咦,这个就是安宁郡主,我们的妹妹淼淼么?”

        “你好啊,我是沁宜。”

        “我是沁兰。”

        “淼淼见过两位姐姐。”淼淼很有礼貌的给沁宜和沁兰见礼。

        “哎呀,不用客气啦,自家姐妹,不用那么多礼的。”沁宜,沁兰连忙虚扶起淼淼,连声说着。

        “好了,你们几个年轻人,出去玩玩吧,我们几个老婆子,要休息休息了。”

        “是,母后,母妃,儿臣告退。”

        “嗯,去吧!”

        “八弟妹,我扶你啊!”沁宜跑过来挽着我的胳膊,笑着说。

        “呵呵,我哪有那么娇气啊!”

        “嘿嘿,你不是怀孕了么,是重点保护对象呢!”

        “呵呵,好吧,你扶着吧!”

        一行人说笑着向花园走去。

        第一百一十四章  动胎气

        “你和八弟,是不是要搬回王府去住了?”沁兰问着

        “现在暂时还不回,过一阵子在回。”

        “为什么啊?”沁兰不解的问道。

        “一是因为胎不太稳,还一个,就是这里的事情,要先解决一下,轩每天来回跑,不太方便呢!”楚振轩他们还在商量卢月和遂意的事情,该如何解决。回王府,就要两头跑了,太累了,不方便。

        “好吧!这样的话,原先皇宫中,在八弟寝宫伺候的奴才,就要回来了,到时候,你就可以挑一个了,一个王妃,身边没有个丫鬟,不好啊!”沁兰说。

        “呵呵,我不太习惯丫鬟在身边儿候着的感觉,不太舒服。”

        “那也不行啊,得有,最起码能照顾你一下啊!”沁宜也说着。

        “呵呵,好吧,以后再说吧!”

        “好吧,你们回去吧,我们也要回去了,这两天玩的,累死了。”

        “好,回见。”

        “嗯!”

        四个人两两分开,朝着各自的寝宫走去。

        “霜儿,我扶着你吧!”

        “你们还真把我当保护对象了啊!”

        “是啊,你可是怀孕呢,当然是重点保护对象了啊!”

        对这些人无语了,跟淼淼聊着,说着,一路回了寝宫。

        “奴婢参见王妃,参见安宁郡主。”

        “奴才参见王妃,参见安宁郡主。”

        一进门,就有一群人跪地参拜,我们俩面面相觑,有些不习惯。

        “平身吧。”

        “谢王妃,谢郡主。”

        在这些谢声里,夹杂着一道阴狠的目光。

        绕过这些人,“霜儿,你说,这道目光是针对你的,还是,我的?”淼淼问着。

        “放心吧,肯定是针对我的,你是刚来的,高寒也是刚来的,所以,不可能是因为喜欢高寒,而针对你的。这些人,都是轩寝宫的老人,轩搬进王府的时候,没有带几个人,因此这些人被分到宫中其他院落,现在又回来了。”

        “你是说,那个人,是喜欢八王爷的?”

        “没错,你没看见那个女的,我是习武之人,看见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恨意和嫉妒,想必,是喜欢楚振轩的丫鬟。”

        “啊,那你可要小心些,你可是怀着宝宝呢!”

        “放心吧,我们可以将计就计,将她彻底揪出来。”

        “好,你说该怎么办,我配合你!”

        “我们去客厅坐着吧!按照她恨的程度,她一会儿,肯定会过来的,看见她,给你使眼色。”

        “好。”

        “来人,上茶。”

        “是。”

        客厅门口一个小丫鬟应了以后,去沏茶。

        “香儿,去,给我弄点动物的血,用一个油包包着,拿给我。

        “是,王妃。”说着跑出去了。

        “王妃,给你,是鸡血。”

        “好,将一小包鸡血放在袖子里。

        来时,却换了一个人。

        “王妃,郡主,请喝茶。”

        “好。”给淼淼使了个眼色。

        “咳咳,这茶,怎么有怪味啊?”淼淼将喝进的茶吐了出来。

        “是么,我尝尝。”呵,我还以为是什么伎俩呢,堕胎药,这个丫鬟也真是敢啊!

        “说着,‘喝了’一大口进去。没有什么味啊!啊~我的肚子。”说着,捂着肚子,一手

        捂着吓体,将事先准备好的血包,捏碎在大腿内侧。

        “霜儿,你怎么了?”

        “淼淼,救救我的孩子。”

        “香儿,快去喊御医,你,你这个践人,你在茶里放了什么?”

        “我,我没放什么!”

        “师傅,师傅,你怎么了?”

        “她喝了这碗茶,就成这样了。”

        “谁弄的茶?”钟勤生气的问。

        “她!”淼淼指着端茶来的丫鬟。

        “践人。”钟勤一脚将她踢晕过去。

        “霜儿,你怎么了?”楚振轩赶回来问。

        “师傅动了胎气。”钟勤早已将我抱*。

        “什么?现在没事了吧?”

        “嗯,现在没什么事,已经睡了。”

        “霜儿怎么了?”不一会儿,几位妃子和皇帝也赶来了。

        “母后,霜儿喝了厅里躺着的丫鬟端来的茶,就成这样了。”

        淼淼哭着说。

        “什么?那个践人在哪?”

        “皇后娘娘,她在这里。”香儿早已跑到厅里,抓来了被踢伤的人。

        “说,为什么要害王妃。”

        “呵呵,我伺候了王爷十二年,为什么,王爷一直看不到我?都是这个女人,是她,王爷才看不见我。’

        “闭嘴,来人,将这个贱婢拉出去杖毙。”

        “是。”

        “霜儿动了胎气,要好好休息,苏苏,你就先留在这里吧。”

        皇后将苏苏留下,交待我好好休息之后,带人走了,那个丫鬟的死活,没人在乎了。

        抱歉啊亲们,今天报道,忙晕了,现在刚查完宿回来,现在才发!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85/21188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