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冷妃逆天,腹黑王爷宠溺妻 > 115章 116章

115章 116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成亲

        丫鬟风波之后,楚振轩将寝宫所有的丫鬟,除了香儿和苏嬷嬷之外。就留下了几个靠的住的小厮。

        楚振轩之后告诉我,那个丫鬟是在他五岁的时候,就照顾他了,那时候,那个丫鬟七岁。一直到楚振轩16岁时,封了王爷,在宫外有了自己的王府,就搬出去了,而寝宫内的宫女小厮的,就带了几个小厮,丫鬟一个也没有带。

        因为古代有通房丫头,那个女的是照顾楚振轩时间较长的一个,一直以为自己会是楚振轩的通房丫头,没想到,楚振轩出宫,一个丫鬟也没带走,她颇有不甘,可是,也没办法啊。

        后来听说楚振轩回来了,高兴不已,以为自己终于有机会了。可是没想到,楚振轩回来的时候,是带了王妃的,而且,王妃还怀了孩子,他便执拗的以为王妃抢了她的位置,认为如果没有孩子,楚振轩就会回到她身边。于是,被妒忌冲昏头脑的人,就这样选择了对孩子下手,连前奏和潜伏都没有。

        于是,就这样惨死在乱棍之下。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毕竟对我没什么实质性的影响。但是淼淼想到这里还是有些后怕的。

        “幸好你当日发现她的了,不然,孩子和你,说不定真的有事了。”

        “呵呵,我这不是没事么。放心吧。你呀,这几天就好好的准备准备,到时候当个漂漂亮亮的新娘子吧!”不想淼淼在想着这个事情,就拿她的婚事转移她的注意力.

        “霜儿,你说什么呢!"果然,一提到自己的婚事,淼淼就害羞的不行。

        高寒这些天也不在,他回天若宫了,先前没想到这么快要成亲,他的许多东西,都还没有拿过来,而且,他是杀手门的门主,自然要回去交待一下的,让属下们有什么事情,飞鸽传书到皇城。顺便在告诉兄弟们一声,他要成亲了,能过来的,就过来喝喜酒吧!

        “高寒也走了有几天了吧!也该回来了。你想他么?”问着淼淼,本来不期望她会回答的。

        “嗯。”蚊子叫一样的声音,和微微点点的头,昭示着她确实想高寒了。

        “何止是想呀,是很想,茶饭不思的。”香儿又在后边儿揭自家小姐的短。

        “香儿,你这丫头,在胡说,我可是要生气了。”淼淼羞的不行,佯装愤怒的对香儿吼道。

        “娘子。”从出了那个事情之后,楚振轩每天中午都要回来,而且有时候没事了,也要回来看看。

        “八哥。”

        “嗯,今天感觉怎么样啊?”

        “很好啊!”

        日子就这样兜兜转转的,终于到了淼淼和高寒成亲的日子。

        高寒回天若宫,就是去拿地契和房契去了。

        原来以前作为皇子的他,经常游历各国,因此,为了方便,在各国都买的有住处,也有自己的商铺,一家当铺,一家兵器铺,还有一家倒卖外国货物的外商铺,他全都拿来交给我,让我加到聘金里。

        他说,”主子,我没有什么权势,也没有什么荣华富贵,能给淼淼的,就是我全部的家当,和全部的爱。“

        我想,听到这句话,没有哪个女人,不被感动的吧!

        这就好比是,一个人的月薪五十万,每个月给他老婆五万零花;另一个人的月薪五千元,每个月给他老婆五千元,这两个男人,你们想要哪个?

        当然,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价值取向不同,选择也不同。

        这一天终于在众人的期盼和忙碌中迎来了。明日就是婚礼了,今天大家都开始准备起来。

        一大早晨,整个皇宫就忙忙碌碌,所有的宫殿楼阁,都挂上了红色的纱帐,红色的灯笼,准备迎接着明日到来的婚礼。

        而给淼淼和高寒设计的结婚礼服,也在前两天拿回来给他们试穿了。

        淼淼的,是红色的复古式婚纱,一字肩长袖拖尾*款。

        本来设计的是一款裹胸的婚纱,可是,古人保守,那样子的婚纱,肯定穿不了,因此,就给胸部以上的锁骨,肩膀那里,加了红色的纱,并且将领口设计成一字型的。袖子也采用的是红纱,用金线绣了并蒂莲花。裙子是收腰的设计,更衬托出淼淼纤细的腰肢,裙子的下摆是略微有些泡的百褶裙,裙尾一直拖地。在腰部没有过多的点缀,只在下摆处和小腹处有一个大的半月型装饰,上面点缀了一些珍珠,宝石,闪闪亮亮的。

        鞋子穿的是古代清朝时候,女人穿的旗鞋。

        鞋面是用红色的锦缎,上面用彩线绣了蝶恋花,缤纷的花朵,两只蝴蝶成双成对,缠*绵,对着花儿恋恋不舍,惟妙惟肖。

        凤冠,融入了西方风格,用了西方皇冠的元素,前面加了一席薄纱,遮住新娘子的脸,朦朦胧胧,若隐若现。后面采用古风,是个帽子似的,可以稳稳的戴在头上,不重,又好看,又有感觉。

        至于新郎的衣服,是明朝样式的服侍,交领式长衫,又有点向现代风衣,立领。腰间一条绣了龙凤呈祥的缎带,挺拔俊秀。发型是天辰常见的发型,一把抓的马尾,用红色的红玉冠束起,显得更加帅气。

        “天哪,八弟妹,淼淼这个嫁衣,是你做的么?”沁兰看到后,夸张的大叫。

        “是啊,怎么样,好看么?”看着淼淼穿着自己设计的婚纱,她真的很适合这样的衣服。很美,比现代那些人造美女,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比那些要么只有身高,没有身材,没有长相;要么只有脸蛋,没有身材的女星女模好到哪里去了。不得不说,古代真的是养人的地方,俊男美女一抓一把,还都是纯天然的,没有人造的。

        “当然,太美了。我也要我也要。”沁兰摇着我的胳膊。

        “哎呀,你这个丫头,快放开你八弟妹,她还怀有身孕呢!”彤妃忙过来拍掉沁兰抓着我胳膊的手。

        “你个死丫头,等你啥时候成亲,在让你八弟妹给你做,你要是不成亲,就想都别想。”雅妃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恨不得立马就把女儿嫁出去。

        “哎呀,母妃,你那么着急干嘛呀,我又不是嫁不出去了嘛!等我遇到合适的人,不用你催,我就会急着嫁人,到时候啊,你想拦我都拦不住,你想让我回来,我都不回来,哼,到时候,你可就见不着你女儿了,哈哈!”沁兰也是个乐天派,完全不担心自己是否嫁的出去,毕竟在古代,十七八岁的就应该嫁人了,有的甚至孩子都三四岁了,因此只要年龄大,在这里就不太好嫁出去了,即使你身份高贵,也不太好找个好人家了。

        “行啊,行啊,你要是能立马嫁过去,立马搬出皇宫,一辈子不回家,我都高兴,我都要去寺庙拜拜,谢谢佛祖保佑,谢谢菩萨,谢谢月老,给你送个男人下来,阿弥陀佛啊!”雅妃娘娘一副谢天谢地谢祖宗的样子,着实有些好笑。

        “哎呀,母后,你看看啊,母妃又说我,而且,沁宜姐姐还没有成亲呢啊,干嘛只说我嘛!”沁宜一看自己的母妃已经打定主意要逼自己赶紧成亲了,连忙转移话题,将炮火拉向自己的同盟军,沁宜身上。朋友是拿来出卖的,好姐妹是拿来当炮火的,肯定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咯!哈哈哈!

        “喂,明明是在说你,干嘛又说到我身上啊!”听见雅妃说起沁兰的婚事,很聪明的选择将自己的存在感降低,不让别人看到,奈何,沁兰还是将炮火引向了她,她立马跳脚了。

        “对,还有沁宜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本宫找个女婿回来?沁兰还好些,才十七岁,你呢?你都十九岁了,是正儿八经的老姑娘了,什么时候能嫁出去啊?”皇后听见沁宜的声音,就想起自己的女儿沁宜,一提到自己的女儿,皇后也是忧心忡忡的,这都十九了,连个适宜的对象也没有,这可怎么办才好,什么时候才能嫁出去啊!

        “哎呀,母后,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操心啦,你看,你们嫁了个父皇这么好的夫婿,可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咱家男人这般痴情,这般的对媳妇好啊!有了咱们家这么些个好男人做对比,外边儿那些男人,一个比一个差,一个比一个看不上眼,你说,我们怎么能嫁嘛,想必,母后和各位母妃也希望我们嫁个好人家吧,也希望我们幸福吧,所以嘛,你们就不要催我们了,找到对的人,我们会嫁的。”沁宜头头是道的给大家分析着她不嫁人的原因,听的我们好笑不已。

        “行啦,就你那嘴皮子,能说会道的,我们说不过你,哎,说了你们也不听,以后啊,就看你们自己了,我们几个人呀,都老了,管不住你们了。”皇后有些伤感的说着,紧接着,又转向几位妃子,“你们说说,这丫头,这性格,是像谁啊,明明我和皇上,都不是这个性子的人。”

        “谁说不是呢,你瞅瞅沁兰,还不是一样啊,哎!”雅妃也一脸忧心忡忡的。

        沁兰和沁宜见母后和众位母妃没完没了的,盯着她们的婚事不放,实在没辙了,将求救的目光转向了我,看她们满眼祈求的样子,只好好心的帮帮她们吧!

        “母后,咱们不说这些了,还是先看看,淼淼的这件嫁衣吧,毕竟明天,就要成亲了的。嫁衣若是不合身,还要尽快改改。”

        “对对对,你看看我们,都怪这俩丫头打岔,我们都忘了这茬儿了。”一听嫁人和嫁衣,雅妃立马来了精神。

        “恩恩,这嫁衣,淼淼身量高,身材,样貌,有都是一等一的,穿着真的很美,再加上这朦朦胧胧,若隐若现的凤冠,明天呀,保管迷得那小子移不开眼睛。”彤妃打趣地说着。

        “呵呵,可惜了,我们没有生在这时候,不然啊,也找霜儿帮我们准备嫁衣了。”涵妃柔柔的声音响起。

        “是啊,真的很美,也没什么需要修改的地方了。”贵妃林茵茵也说着。

        “那就让淼淼换下吧,顶着这凤冠,还是很累的。”皇后说。

        “恩恩,尺寸合适,又好看,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款式的裙子呢,八弟妹,这是你自己想出来的么?”沁宜摸着淼淼换下来的衣服,爱不释手。

        “呵呵,是啊,这些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我还打算过两月肚子显了,就给自己做几身儿孕妇装呢!

        “那,那你可不可以帮我设计几件好看的啊?”

        “啊,那八弟妹,你帮我也设计几件呗!”

        沁宜和沁兰同时说着。

        “你们俩,现在不许,你八弟妹还怀着孕呢,不能操劳,你们那些衣服,又不是不能穿,也不是不够穿。”皇后严肃的说,现在,谁都没有她的宝贝孙子重要。

        “呵呵,没事的,或许以后有时间了,可以帮你们捉摸捉摸,但是,具体时间,不确定呢!”看着她们因为失望,而垮下来的脸,有些好笑的说。

        “好啊,好啊!我们不着急。”沁宜,沁兰一听到我的话,立马又恢复了活力。

        “你们俩呀,什么时候能有你八弟妹一般懂事,我们该多高兴啊!”看着这样的女儿,皇后和几位妃子心里,是即高兴,有忧心啊!

        再说男人们这边,就是中午吃饭时间,看着高寒试穿了一下喜服,自然也遭到了盘问。男人们都觉得喜服的样式新颖,只有一个人不高兴,谁啊?当然是我们的楚振轩楚大少爷啊,看着别的男人穿着自家娘子亲手设计的衣服,甚至为了这些衣服,都忽略了自己,楚大少爷当然更不高兴了。以至于他在娘子生完孩子后,每件衣服都拐弯抹角的让媳妇给自己做。

        转眼,就是晚上了,新娘子估计,也没有多少时间睡觉了。

        古代婚礼,讲究:晨迎昏行,早上男方去女方家迎娶新娘,黄昏举行婚礼仪式。

        因此,这天早晨,淼淼卯时就被喊起来了。

        一系列的婚礼流程,繁冗复杂。

        首先,开面  女家喜娘用五色棉纱线为新娘家绞去脸上汗毛,俗称“开面”。淼淼的开面,是苏嬷嬷一手做的。

        之后,就是穿衣,化妆,戴头饰。“娘娘,准备好了么?郡马已经在宫门外候着了。”被派去打探消息的宫女跑回来说着。

        “欸,这就好了。先去把炮仗放上。”皇后娘娘说。

        “沁兰,走,我们去收红包去。”说着拉着沁兰向宫门口走去。

        花轿临门,女家放炮仗迎轿,旋即虚掩大门“拦轿门”,待塞入红包后始开。

        这边,紧锣密鼓地给淼淼化妆,那边轿子已经迎进宫门了。

        “母后,花轿已经停在殿外了。”不一会儿,沁宜,沁兰两个拿够了红包,跑回来说。

        “欸,知道了。苏苏,你去搜轿。”

        “是。”说着,拿着准备好的红烛和镜子向轿子走去。

        于此同时,准备好的聘礼,也一抬一抬的抬进来,旁边还有人念着:

        聘金:五百两黄金。

        聘饼:一担(五十公斤)  。

        海味,八式,发菜一包;

        鲍鱼、蚝豉、元贝、冬菇、虾米、鱿鱼、海参、鱼翅和鱼肚等各一包。

        三牲:]猪五斤起双飞(喜只飞),牛肉五斤,羊肉五斤

        鱼,两条,表示有头有尾年年有余。

        椰子,一对。愿爷(椰)有子。

        酒:四支,祝爱情浓郁。

        四京果:龙眼干一盒、荔枝干一盒、合桃干一盒和连壳花生一盒,祝福子孙兴旺,圆满多福,生生不息。

        生果一盒,祝生生猛猛  。

        四色糖:冰糖、桔饼、冬瓜糖和金茦,共四盒,祝爱情甜密,白头到老。

        帖盒(礼金盒):内有莲子、百合、青缕、扁柏、槟椰两对、芝麻、红豆、绿豆、红枣、合桃干、龙眼干,还有红豆绳、利是、聘金、饰金、龙凤烛和一幅对联

        香炮镯金:香(无骨透脚青),炮(大鞭炮和大火炮),镯(龙凤成对喜镯)。

        斗二米,十二斤糯米、三斤二两砂糖,祝取其圆满,甜蜜美满。

        梳子:金梳一只,银梳一只,玉梳一只,愿白首相庄,夫妇一生相爱相守,白头偕老。

        尺子:金尺一把,愿百子千孙,幸福源远流长,祝新人今后生活事业步步高升。

        镜子:菱花镜一个,祝圆满、完满,愿新娘的姿容秀丽,婚姻生活甜蜜美满;纵使时光流逝依然永葆青春、花容月貌。

        都斗:一个,愿丰衣足食、轻松无忧。

        皮子:狐狸皮五张,白狐狸皮三张,红狐狸皮两张;

        虎皮,六张。白虎皮三张;黄虎皮三张。

        嫁衣:凤冠霞帔一套。

        在场的一些官家夫人和已经嫁为人妇的女子,无不咂舌这聘礼的数量。

        花轿停放须轿门朝外,女家有人燃着红烛、持着镜子,向轿内照一下,谓驱逐匿藏轿内的冤鬼,称“搜轿”。

        “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姑娘儿孙满地,四梳老爷行好运,出路相逢遇贵人,五梳五子登科来接契,五条银笋百样齐,六梳亲朋来助庆,香闺对镜染胭红,七梳七姐下凡配董永,鹊桥高架互轻平,八梳八仙来贺寿,宝鸭穿莲道外游,九梳九子连环样样有,十梳夫妻两老就到白头。”紧接着,皇后拿起梳子,为淼淼梳头,嘴里还念念有词地。

        这会儿,都已经快要午时了,宫廷里开始了正席酒,请了宫里的女眷,也就是娘家人和一些迎亲的人。

        女家中午为正席酒,俗称“开面酒”,亦叫“起嫁酒”。

        紧接着,淼淼坐在皇后腿上,皇后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饭菜,给淼淼喂些饭菜,接着皇后娘娘和几位妃子哭着将淼淼送出闺房,让淼淼好好过日子,多为家庭,为丈夫着想。然后淼淼由大皇子楚振明抱着上了轿。淼淼将皇后给准备好的大苹果,拿在手上,也有些伤心。淼淼上了轿,迎亲的的队伍吹吹打打的离开了皇宫,而此时和皇宫,放鞭炮,琴宫门口有些宫女拿着米粒和茶叶洒向轿顶。而大皇子,和其他七位皇子,都来给淼淼送行了。

        “高寒,好好对待淼淼,虽然她不是我们的亲妹妹,可是你要是欺负她,我们一样不会放过你的。”

        “放心,我爱她如命。”

        花轿绕着皇城走了一圈,在申时的时候,回到了高寒在外面买的房子那里。

        上轿  新娘上轿前,经男方喜娘三次催妆,佯作不愿出嫁,懒于梳妆(当然也有封建婚姻确实不愿者),而后坐娘腿上,娘为女儿喂上轿饭,寓意不要忘记哺育之恩。较异习俗有三:其一,“哭上轿”。女儿上轿,母亲哭送,哭词多为祝颂、叮嘱话,有:“囡啊囡,侬抬得去呵,烘烘响啊!侬独自去呵,领一潮来啊!  ”“侬敬重公婆敬重福,敬重丈夫有饭吃”等,新娘动了感情含泪惜别。其二,“抱上轿”。新娘由兄长抱上轿,进轿坐定后,臀部不可随便移动,寓平安稳当意。起轿时,女家放炮仗,并用茶叶、米粒撒轿顶。新娘兄弟随轿行,谓之“送轿”。城区抬花轿要绕至千岁坊或三法卿(地名)等处,以讨“千岁”、“三发”彩头。兄弟送至中途即回

        坐花轿,坐花轿尚含有明媒正娶、原配夫人之意,女子一生只能坐一次。迎亲日,花轿出门,以净茶、四色糕点供“轿神”。放铳、放炮仗,大红灯笼开路,沿途吹吹打打。

        皇帝,皇后,都来了,各位大臣能不来么?

        “恭喜高侍卫。”

        “高侍卫,恭喜恭喜啊!”

        一句句恭维的话,不要钱的冒出来。

        也有人去给皇帝皇后道喜。

        “恭喜皇上,皇后娘娘,郡马一表人才啊!

        …………………………………………………………

        花轿来了,高府的管家立马放炮仗迎娇。接着高寒下马,接过高管家手里的箭,射向轿帘。之后伸手进去扶出淼淼,无视一旁香儿伸出的手。

        拉着淼淼垮了火盆,进了喜堂,堂上坐着的,是皇帝,皇后,高寒没有父母,是高管家带大他的,于是,高管家也坐在上位。

        赞礼者按着流程,给两位新人举行婚礼。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礼成,送入洞房。”

        最后赞礼者唱:礼毕,送入洞房!

        淼淼被高寒牵着,送入了两人的新房,紧接着,用秤杆挑起淼淼眼前的面纱。

        “郡主,郡马,喝交杯酒。”香儿将两人的交杯酒拿过来。

        “淼淼,一会儿你在这里坐着,我出去陪着客人,饿了,就让香儿给你拿东西吃,知道吗?”高寒的一双眼可以醉死人,温柔的摸着淼淼的脸。

        “好的。你去吧。”淼淼羞红了脸,糯糯的说着。

        高寒出去了,淼淼留在了新房,香儿拿了吃的给淼淼让她填填肚子。酒席吃到很晚,我有些累了,就早点回去了,而大家也没有闹洞房的心思,也没有灌高寒多少酒。于是,两位新人,早早的吹了蜡烛,进入了春宵一刻值千金的状态。

        第一百一十六章  使臣再次来访。

        晚上躺在*上,窝在楚振轩怀里。

        “娘子,对不起。”

        “怎么了,干嘛对不起啊?”

        “我知道,女子都希望丈夫给自己一个特殊的婚礼,可是,我却没能给你。我本来想着跟淼淼他们一起举行婚礼的,但是,母后说,跟别人一起,会委屈了你,就想说,等到你生了以后,重新给我们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呵呵,好啊!到时候,宝宝是见证者。”

        “好。”

        “你们这两天商议,可有什么结果?”

        “没有,卢月和遂意虽然兵力还不强,但是仅凭我们一国之力,就算赢了,也会损失太多,而且,我们也没有证据证明那些人,是卢月的人。因此,不能随随便便出兵。而且,我们也担心,那些药人,一直在暗处,到现在还没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

        “那个毒人,确实不好对付,他的藏身之处,我们天若宫也找了,但是,没有什么结果。”蹙着眉说着天若宫传来的结果。

        “嗯,而且,听说那边儿,还要有使臣来访,应该是来探查那件事的。”

        “哦,那些人还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到?”

        “这个暂时还没有,直说两国皇帝商议要出使。”

        “那他们可有说,是借什么名目出使的?”

        “没有呢,探子还在那边继续探查呢。”

        “明日我们去一趟红园吧,或许,红鸾那里会有线索的。”

        “也好,娘子,我自己去吧!”

        “呵呵,你吃醋啊?”

        “是啊,那里可都是男人去的地方呢!”

        “可是,那里也是女人的地方啊,还都是有手段的女人。”我发现,我现在幼稚来了好多啊!

        “呵呵,娘子,你是吃醋么?放心吧,你是天下最美的女人,没有人能把你相公我勾走的,你相公心里,眼里,永远都只有你一个人。”楚振轩看着自家媳妇儿,深情款款的说。

        “臭贫。”

        “娘子,你好瘦啊,是宝宝把你的养分都抢走了么?”

        “哪有啊,只是没有什么胃口吃饭而已。”是啊,刚开始吐的有些狠,可是,这段时间已经不吐了,可就是没什么胃口吃饭。

        “可是做的东西不和胃口?”楚振轩紧张的说,不吃东西怎么行,可不能饿着自己的娘子和孩子。“你上次吃的粉汤,都吃完了,这次,再让御厨给你做些吧,你想吃什么,我不在的时候,就让易风去给你弄,明儿起,易风就跟着你了。”

        “不用的,我这里有钟勤在呢,他又是大夫,不用其他人的。”

        “一个人可以么?还是把易风留下吧,现在高寒不再,你身边就钟勤一个人可不成。”

        “好好好,你越来越啰嗦了,我好瞌睡。”说完,眼睛一闭,就睡过去了。

        “娘子,相公我可是在关心你啊,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

        …………………………

        “娘子?”

        …………………………

        半天没听见回答的楚振轩,又叫了一声,可是还是没人回答,低头一看,自家娘子早已梦周公去也。

        “呵呵,今天,累坏了。”

        说着,搂紧怀里的人,也闭着眼睛沉沉睡去。

        “呦,两位公子,看着面生,第一次来吧?”

        听着红园门口的姑娘这么说,有些诧异的看着楚振轩,这家伙不是号称*王爷么,红园的姑娘竟然不认识他?

        ‘娘子,你冤枉我了,我可是清清白白的。’楚振轩回了一个委屈的眼神。

        而红园的姑娘,看着这么俊的公子,都不想放过。

        一个高大挺拔,剑眉星目,很男人的人。

        一个个子比较娇小,但长的很美,一副邪魅像儿,比这红园里的姑娘都勾人。

        不光姑娘们这样想,一些恩客,也一样。

        “一间上房。”楚振轩不喜欢别人看自家娘子的眼神,拉着她挤开身边围着的姑娘,去了楼上。

        “客官,这边请。”

        红鸾将两人引到了给自己人留的房间。

        “主子,姑爷,您们怎么过来了?”

        “卢月那边可有消息?”

        “有,昨日,就有两个卢月人来了,今日早晨,又走了,听他们说,是两天以后,卢月的太子会来,初步确定,是以贺喜的名义。他因为前几日借兵之事,被削了兵权,这次是要将功补过的。”

        “确定是两日后么?”

        “嗯,确定。那遂意,也会来的,同来的,还有遂意皇后的表侄女,好像是有和亲的意思。”

        “那两个先来的人,不会是使诈吧,应该不会,我们的人说,他们是太子派来探听我国皇帝有没有生气,有没有在查那些兵源的,最后决定以什么方式来我国。

        “好,继续跟着那两个人,看看他们还有什么动向。”

        “是。”

        “咳咳,妈妈,你这里的姑娘,我和我哥哥,都不太满意啊!算了,我们还是到别处去吧!”

        说着,拉着楚振轩出了红园,留下红鸾在那里目瞪口呆。

        “哦?两日后来?还要和亲?”听了我和楚振轩的描述,楚拓赢自言自语道。

        “不管是什么名目,何时来,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们接着就是。你们先下去吧!”

        “是,儿臣告退。”

        “是,儿媳告退。”

        “后天,可是淼淼回门的日子,那些使臣,也太不会赶时间了。”

        “没关系,淼淼可是早晨回门,那些使臣,自然不会那么早到的。”

        “嗯,但愿吧!我们去母后那里看看吧!”

        “好。”

        “皇后娘娘,八王爷和八王妃来了。”

        门口的宫女进来禀报。

        “老八来了?快让进来。”

        “儿臣参见母后,参见母妃。”

        “臣妾参见母后,参见母妃。”

        “快起来,坐吧。”

        “霜儿这肚子,也该三个月了吧?”贵妃问

        “是啊,过几天,就三个月了。”我答道。

        “好好好,赶紧生一个吧,男儿里面,就只有轩儿,还没有当爹了。”雅妃说着。

        “是啊,咱这宫里头,多少年没有孩子出生了,也该来两个,添添喜庆了。”涵妃感慨着。

        唉,没办法,这已婚女人的话题,就是老婆孩子;这有了孩子的女人,就是老公,孩子,孙子,尤其是这些后妃,除了皇宫,那里也不能去,只能几个人在这里聊聊家长里短的,打发这些无聊的日子。

        “母后,你们怎么不出去转转啊,这样在宫里待着,多无聊啊。”

        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傻丫头,嫁为人妇了,哪能说出去就出去啊,而且,我们,也习惯了。等你和轩儿的孩子出生,母后不就不无聊了。”

        还真让她说准了,孩子出生,父亲母亲却都不在,只能这些奶奶们带着,可不是不无聊了么!

        从皇后的话里,听出了无奈和对外面的渴望,但是,这就是宫里的女人,一入宫门深似海啊!

        “母后,你说,我肚子里的孩子,是男孩儿啊,还是女孩儿啊?”

        看出几位娘娘的低落,忙转移话题。

        陪着几位聊了一下午,吃过了饭,才回来。皇后娘娘还让人准备了许多酸甜可口的东西,如话梅,酸梅,蜜糖青杏等一些小吃,让我带了回来,说是,没有胃口,就可以吃些这个。

        谢了皇后娘娘的好意,拿着东西回了寝宫。

        晚上,临睡觉前,红园传来消息,红鸾说,那两位使者在若宾楼住下了,并且传了消息给卢月,说是天辰并无大怒,可来。

        知晓了这个消息,就可以确定使臣真的是两天后来。

        果不其然,第二天上早朝之时,就有人送来函文,说是卢月、遂意使臣将于两日后到达。

        皇宫内便开始准备迎接使臣的一切事宜。不管是好的,坏的,面子上的工作,总要做足,宫宴,还是必须的。

        第二日早朝时,使臣那边又传来消息,说是在明日午时,就会到达天辰。皇帝便将宫宴安排到了晚上。

        第三日,早晨。

        是淼淼回门的日子。这天早朝一过,淼淼,就来了皇后的凤吟宫;高寒就去了议政殿门口。

        “参见母后,母妃。”

        “快起来,来来来,快坐。”

        皇后拉着淼淼坐下,问了些婚后的生活。

        “呵呵,对你好就好。一会儿你父皇他们回来以后,我们就开始吃饭。”

        “皇后娘娘,皇上他们回来了。”

        “好,通知御膳房,上菜。”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吃了个早饭。

        晚上,可是就没这么自在了,毕竟是宫宴,有外人,甚至还有外国人,肯定不能太随便,丢了皇家的脸,丢了天辰的脸。

        …………………………………………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啦啦啦,啦啦啦,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

        亲们,颜颜现在开学了,颜颜又是个学生会里小小的官,白天要上课,晚上有些时候,还要开各部门的例会,还要有各种各样的事情,什么工作计划呀,各种大大小小的会呀,还有各种的心得体会呀,因此很忙,可能更新的时间,就在晚上了,请亲们多多理解哈!颜颜在这里,给大家鞠躬了,哈哈哈!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85/21188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