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冷妃逆天,腹黑王爷宠溺妻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惊艳四座,艳压群芳

第一百二十九章 惊艳四座,艳压群芳

        第一百二十九章  惊艳四座,艳压群芳

        “刚才,红鸾来信,让我今晚到红园登台演出。我答应了。”

        “娘子,可以不去么?那里都是男的。”

        “所以啊,我让你陪我一起去啊!我到时候会女伴男装,我们从后门进去。我是最后一个节目,我表演的时候,会带面纱,表演完,我们就走。”

        “好吧,只能这样了。”楚振轩还是不情愿,但是,没办法啊,娘子想去嘛!

        “么啊!相公,你真好。”亲了他一口,搂着他的脖子埋在他的胸口。

        “亲一下就行了啊?不够。”说完,抬起娘子的头,又吻了上去。

        “唔~”被吻的喘不过气了,轻轻推开他。

        “好了啦,一会儿忍不住了,现在,快去准备晚上的活动吧!”

        拉着他回了我们的房间。

        “哇!看哪,那两位公子,实在是太帅了。”

        “是啊,是啊,那边的那个,简直比女人还要美诶!”

        “啊!天啊,怎么可以这么美?”

        “看哪看哪,他在看我了。要是能跟这位公子过上*,哪怕是侵猪笼了,我也愿意啊!”

        “你省省吧,那位公子怎么可能看得上你啊!要看,也是看我。”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

        原来,古代也有这么疯狂的花痴啊,那么早晨这些女人花痴的原因是什么呢?现在让我们化身神探来探究一下。

        能让这些女人这般疯狂的,只能是我们的楚振轩和,女扮男装的紫凝霜了。

        用美男子来形容楚振轩一点也不为过。身高近七尺,不胖不瘦,穿着一袭绣绿纹的紫长袍,外罩一件亮绸面的乳白色对襟袄背子。袍脚上翻,塞进腰间的白玉腰带中,脚上穿着白鹿皮靴,方便骑马。乌黑的头发在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他的皮肤是那种野性的古铜色,,就像绝大部分的天辰武将一样;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蜓,嘴唇性感,尤其是搭配在一起之后,更是犹如上帝手下巧夺天工的作品  。

        而我呢?

        白衣黑发,衣和发都飘飘逸逸,不扎不束,微微飘拂,衬着悬在半空中的身影,直似神明降世。白希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一千种琉璃的光芒。容貌如画,漂亮得根本就不似真人  这种容貌,这种风仪,根本就已经超越了一切人类的美丽。只是随便穿件白色的袍子,觉得就算是天使,也绝对不会比他更美。这种超越的男女,超越了世俗的美态,竟是已不能用言词来形容。

        但是,“他”那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娘子,我们快点走吧,你看这些女人,都快把我们包围了。”

        “嗯。”

        我们换了衣服,吃了晚饭,就从府里出发去红园,没想到,这街市上,已经有了这么多的男男女女,这些女人,更是如饿狼一般,快要把我们俩围起来了。

        天哪,不是说古代女子很矜持么?这是谁说的,拉出去枪毙一百回,这些女的还在不停的往我们身边涌来。

        “轩,,我们用轻功走吧!”天啦,抹这么多的脂粉,快要被熏死了。

        “嗯。”

        听见他回答,飞身一跃,已经踏上屋顶,也不管他是否跟上。

        而众花痴女们看到的,就是,那位冰山美男的的身子忽然凭空掠起,就像是忽然被一阵风吹起来的,花痴女们只能眼见着美男初时和她们相距异常的靠近,接着变成数丈,到后来变成十余丈、二十余丈、三十余丈……终于人影不见。

        而另外一位帅哥,也跟随着这位帅哥的脚步,紫色一闪,美男已经消失不见,余留下众花痴在这里惋惜不已,后悔不已。

        后悔什么?后悔自己刚才太过矜持,没有直接扑到帅哥。

        “天哪,这群女人,怎么跟疯子一样。”好容易飞到一个远离人群,远离市集的接到,停下喘口气,感慨一番啊!

        “哈哈哈!娘子,原来,你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啊!”楚振轩看着仓皇而逃的娘子,笑道。

        “没办法,我怕被那群女人吃了。还有现在,不能叫娘子,要叫紫公子。”

        “是,紫公子,那我们,走吧!”

        于是两人相携向红园后门走去。

        再说小樱,惜春,念夏,敛秋,怜冬五人。加班加点的,叠了两千六百三十一只玫瑰花,其中,红色的占了大多数,有两千一百三十一个,剩下五百个,是橙色和粉色的玫瑰花。

        然后,几人又按照数量,给包裹分装了一下。

        首先是红色的,一束一千零一只的;三束一百四十四只的;三束一百零一只的;三束九十九只的;五束十一只的;两束七只的;五束三只的;五束两只的;四束一只的。

        再然后是三百九十只粉色玫瑰花,十九只的十三束;十一只的十三束。

        最后,就是一百一十只橙色的玫瑰了,就包了一束一百零一的,一束九只的。

        然后,中国结,编了十个小的同心结,三个大的同心结;五个中等的福字结;两个鱼结;三个盘长结;两个平安结。

        那束一千零一只玫瑰的花束,定价为三十五两银子,一百四十四的定价为十五两银子,一百零一只的,定价为十一两银子;九十九只的,定价为九两银子;十一只的,五两银子;七只的,定价为四两银子;三只的定价为三两银子,两只的,定价为一两,一只的,定价为半两。

        十九只的粉玫瑰,定价为九两;十一只的,定价为五两。

        一百零一束的橙色玫瑰,定价为十一两,九只的,定价为三两。

        同心结大的五两,三两。

        福字结一个为三两,鱼结,盘长结,平安结都是一个二两。

        就这样,她们找了开阔的地方,和钟勤,易风一起,摆起了小摊。

        “小姐把价格定的这么高,会有人买吗?”

        “会的啦,小姐不是说,让我们卖的时候,把这些花的花语也告诉客人吗,这样子,他们/她们大都会看在这些东西新奇,而且寓意好的份上,买下来的。

        “好吧,那我们试试吧!”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看看这些新奇的玩意。这个花叫做玫瑰花,是一种稀有花种哦!玫瑰花是‘爱情之花’,象征爱情和真挚纯洁的爱,人们多把它作为爱情的信物,是*间首选花卉。而且,不同的数量,也有不同的意义哦!你们想知道吗,想知道就过来看看吧!”小樱这么一大胆的吆喝,不一会儿就围上来了许多的男男女女。

        “看哪,那是什么花啊,好漂亮!”

        “看哪,从来没见过那样子的花啊!”

        “还有旁边的那是什么啊?那是打的络子么?跟我们平时打的络子不一样啊!”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  …………………………………………………………

        ……………………………………………………顾客来咯,生意会火爆吗………………………………………………………

        再说这边,我和楚振轩逃脱了一群花痴女的魔掌,一路畅通无阻的进了红园的后门。

        “主子,你的房间已经给你打扫好了,请。”

        “嗯嗯。现在,第几个节目了?一共,几个节目啊?”

        是红鸾亲自来接的我们,将我们引到三楼我的房间内坐下,上了许多的小吃,上了一壶茶水。

        “现在已经是九个节目了,一共是二十一个节目,主子您的,在最后。主子,您要表演什么?我好让他们准备准备。”

        “跳个孔雀舞好了,名字,叫雀之灵吧!然后,摆几盆花在舞台上。至于音乐吗,用一只萧和一把琴就好。让他们上来,我教他们那个音乐。”我所学的舞蹈里面,也就这个舞蹈有点古舞的感觉,因此,选了这个。记得当时看杨丽萍老师跳的,非常震撼,因此就去学了,虽然,没有杨丽萍老师跳的那般好,但是,也算是有些样子了,就拿到这里来卖弄一下吧!

        “好的。我这就去叫他们上来。”

        “嗯,去吧!”

        “娘子,什么是孔雀舞啊?我以前没听过啊!”

        “呵呵,你一会儿看了就知道了。”

        “噔噔噔!主子。”

        “进来。”

        “属下萧墨。”

        “属下倾音。”

        “参见主子。”

        “嗯嗯。起来吧,听好了,这首歌,叫雀之灵,我只弹一遍。”

        “是。”

        “铮~”的一声,接着,音乐响起,如一缕温婉的清风,服顺的清扫而来。

        “听懂了么?”音乐弹完了,奈何三个男人都没有反应,只能我开口问。

        “明白了。”

        “嗯,下去练练吧,这个歌曲,不好弹。然后,等到舞台上就剩五瞬息之后,你们就开始音乐。”

        “是,属下告退。”此时,两人眼里,心里只有震惊,只有钦佩。

        “娘子,刚才那个歌,真好听。”

        “呵呵,你可以坐到阳台看下面的表演去。我要换衣服,化妆了。”怕他无聊,让他去看表演。

        “不要,我要看着你。”

        “好吧!”听到他这个话,我是高兴的,毕竟自己的男人,看别的女人,是个女人都不会高兴,哪怕是自己让他去的。

        将头发一束马尾高高的扎起,然后盘起来。再将那头上带的孔雀翎带上,固定好。然后用蓝色眼影将眼角周围上色,眉毛修整一下,涂上水晶粉的唇彩,将孔雀翎的耳环带上。

        然后穿上孔雀舞鱼尾裙,将指甲上套上水晶甲套。

        “轩,好看么?”打扮好以后,转过去让楚振轩评价一下。

        “好看。”

        “呵呵!”

        “主子,最后一个节目了,马上到你了。”

        “嗯,我上台的时候,让他们把所有的灯都熄掉,只留我正前方的一盏灯。等到五瞬息(五秒钟)的功夫之后,在把所有的灯点上。”

        “是。”

        “好了,我要下去咯!”说完转身准备走。

        “娘子,把面纱带上。”

        “呵呵,好。”

        带了面纱,从后面下到楼下舞台后面。

        ”“下面,由我们的紫儿姑娘,给大家带来一曲压轴舞。”红鸾笑咪嘻嘻的给地下的恩客说着。

        她这一说,底下都炸开锅了。

        “什么?紫儿姑娘?她来表演?”

        “紫儿姑娘终于来了啊!”

        “我终于等到她了。”

        这些都是看过一次我表演的人。

        “这紫儿姑娘,什么人啊?”

        这些,是没看过的人。

        “紫儿姑娘,是这里的神秘仙子。早在好久以前,紫儿姑娘在这里表演过一次,从那以后,我每个八月十五都来,可是,她都没来过了,没想到啊,今天真是来对了。”

        “就是,那一舞,真是惊为天人啊!我们太幸运了。”

        这边议论声愈演愈烈,楼上的男人自然听到了,此时,楚振轩很好奇娘子当时跳了什么舞让这些人念念不忘的,想到这里,他恨不得把下面这些男人的眼睛挖掉。

        ‘哼,回去一定让娘子条给我看。’楚振轩如是想着。

        “哈哈哈,知道大家着急,那就请安静吧!紫儿姑娘啊,就要来了。她给大家带来的舞蹈,名叫雀之灵。”红鸾笑着说完,整个红园里面,就安静异常。

        紧接着,所有的灯都灭了,只留下舞台正前方的一盏大灯。

        然后,悠扬的琴声混合着淡雅的箫声,回荡在红园内。

        接着,一位女子两手身侧平举,提着裙角,缓步的走上舞台,接着侧身对着大家,左手拉高裙摆,右手大拇指和食指相贴,其余三只分开,高高举于头顶,像是一直高傲的孔雀。

        一盏灯打在女人身上,后面的墙上投射的投影,是一只真正的孔雀。

        接着,灯光都亮了。女子也清清楚楚的展现在人们眼前。

        她身着一条雪白色的丝绸在裙褶上有许多的孔雀的羽毛。在裙褶上有许多的孔雀的羽毛,在她的头上插着一根墨绿色的孔雀毛,全身散发着一股“灵气”。

        远远地,仿佛就是一只不食人间烟火的孔雀,高贵优雅的孔雀!

        随着音乐的响起,台上的女子,也开始舞动。

        一只孔雀,在高视阔步。她时而侧身微颤,时而急速旋转,时而慢移轻挪,时而跳跃飞奔……

        看,她动起来了,她舞起来了!她用柔嫩的腰肢,灵活的手指,轻盈的双脚,舞出神秘的境界。她的大眼,在向我们传递怎样的情感;她的嘴,一张一合,时而上扬时而下垂;仿佛在讲述悠远的故事哪!细长的手臂,传递着孔雀的灵动;柔软的腰肢,舞出了孔雀的婀娜;飞旋的裙摆,展现出孔雀的华丽;精致的头饰,散发着孔雀的高贵华丽高贵的发髻,在宣布美的神气哪!

        音乐轻轻地回荡在耳畔,泉水叮咚,鸟鸣声声,仿佛还有风吹,花在摇摆……像一潭水,被石子一击,起了涟漪,一圈一圈荡漾开来。左手指尖柔韧地蠕动,一阵一阵传递给右手指尖。长指甲晶莹闪耀,美妙地悸动着。起先是轻微的小浪,然后加强,最后在那刻释放了。波动在柔美的动作中。她细碎的舞步,忽而如流水般疾速,忽而如流云般慢挪,忽而如雨点般轻快,忽而如击石般坚健。不管怎样的舞步,都给人以柔中带刚,刚中带柔的感觉。不禁点头微笑。

        瞧哪,长裙飞起来了!瑰丽的美呀!一只真正的孔雀!一幅画,忽然间描上了色,会觉得惊讶吗?旋转,踩点,仰视,升华!所有的情感在交织中凝聚,又在凝聚中膨胀,最后在膨胀中爆发!舞蹈的光芒笼罩了整个舞台。她似乎舞得更投入了。在翻飞中她选择了飞腾!

        蓦地,音乐缓下来了,她的动作缓下来了。舞台下的人们着急地注视着,她开屏阔步着。那份自信,出于对己的信任。她在踏步,她又加快了!她又再次把我们带进了幻虚幻实的境界。这里只有一只孔雀,却有无数个想成为孔雀的人!一点一点下蹲,身子呈“s”形,那种说不出的美挥之不去。

        亦真亦假,似实似虚。飞扬的活力在释放高傲的能量。忘怀的舞者在尽情欢跃!

        渐渐地,慢了,缓了,顿了,停了。浓缩在光圈中,孔雀停止了华丽的舞蹈,静下来,立成了一尊高贵的雕像,却又真实地轻颤着……

        舞蹈结束了,可是,人们还没有从那美中,从那舞蹈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孔雀的一次眨眼,一丝笑意都被女子表现得淋漓尽致.静静的音乐,静静的舞姿,没有安塞腰鼓的磅礴,也没有印度舞蹈的火烈,但那种别具一格,典雅的美却芳香四溢…….

        等人们回过神来,台上的女子,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次来了红园的人们,都表示兴奋,表示幸运;而没来的,则懊悔,惋惜。

        跳舞的人不知道,这段舞蹈,被男人们评为天辰的国舞。而且风靡一时,很多女人都在寻找雀之灵的舞蹈之法。更有甚者到红园来请萧墨和倾音,但是都被他俩拒绝了。

        而造成震撼的人,此时换下了孔雀舞鱼尾裙,穿上了来时的男装,从红园后门离开了。

        “娘子,你知道吗,当你在台上舞动的那一刻,我多想把你藏起来,不让别的男人看你。”

        “呵呵,那证明你家娘子对你还有吸引力啊!”

        “对了,他们说,你很久以前,也表演了舞蹈,是什么啊?”

        “呵呵,叫天竺少女,回府里了,就跳给你看。”

        “嗯嗯。”

        “走吧,我们去看看小樱她们。”

        小樱这边数钱数到手软,错过了自家主子震撼人心的舞蹈。

        “请问,你们这些花,有几朵啊!”终于有了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

        一个可爱的少女,拉着一个冰山男挤到摊子的前面,很好奇的问着小樱。

        “这一捧么?”小樱指着最大的一束,“这一捧有一千零一朵哦!”

        “哦哦,那,这一捧的意义,是什么啊?”

        “你要买么?您如果买,我自然会告诉您的。”

        “我当然要买啊!”说完,将一千零一只的那束大捧花抱进怀里,“焱,我想要。”紧接着对着身边的冰山男子说。

        男子从怀里掏出银子,“这一捧要三十五两哦!”小樱看他准备掏钱,连忙告诉他价格。男子很爽快的掏了钱。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一束花的意义了吧?”

        “呵呵,当然,这红色的玫瑰花呢,代表代表热情真爱;花语是希望与你泛起激情的爱  (还代表:热恋);这一千零一朵呢,就代表直到永远的意思!”小樱将小姐告诉她的花语说与这位买家听。

        “哈~这么好啊,直到永远,我喜欢。”

        “那就祝您和这位公子的爱情直到永远咯!”

        “谢谢!”

        女孩儿说完,抱着一大捧花,拉着冰山男子走了出去。

        有一就有二,一有人开头,人们就接二连三的来买了,其中大多数都是想讨佳人欢心的才子,公子们。

        “一百四十四只的代表爱你日日月月生生世世。”

        “好的,找您钱,谢谢!”

        “好的,这束是九十九只的,代表天长地久!”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哦!………………………………………………………………………………………………………………票子,票子,票子……………………………………………………………

        不一会儿,所有的红色玫瑰花就被抢购一空了。

        “姑娘,我要他们拿走的那种花!”来人是一身粗布衣服的壮汉子。

        “现在只剩下粉色和橙色了。您是要送给什么人啊?”

        “送给我婆娘的。”

        “那您拿这一束吧!”将十九只的粉色玫瑰退给他。

        “这个,这个有什么意义么?”壮汉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您跟内人应该是老夫老妻了,这个正好合适的。这个颜色和这个数字,有三层意思:第一、岁月穿梭,我们会慢慢变老,但心中那曲,将会永远年轻!对你的那颗心,那份爱,那片情,也会在岁月与风雨中,变成一樽化石,成为一种永恒的定格!

        第二、只要生命中有你的存在,那便是幸福!只要思念着你的思念,那便是对爱的承诺......

        第三、这个世界什么都古老,只有爱情却永远年轻,让我们共谱一曲浪漫爱情诗篇!是不是不比红色的差?”小樱笑着说。

        “嗯嗯,那我就要这个多少钱啊?”

        “只要九文钱。”小樱继续笑着说,其他人都一脸诧异的看着她。

        “好,我买了,给你,谢谢!”壮汉抱着一束粉玫瑰,回家了。

        “小樱姐,为什么只卖九文啊?”敛秋不解。

        “这个男人,是东街铁匠铺的砸铁师傅,没有那么多钱,而且,他这辈子,就他娘子一个媳妇,他娘子还不能生育,可是他却没有抛弃他,这样的人,适合这美丽的花,我自然不会要那么多。”

        “没想到,你还挺善良。”钟勤在一边悠悠的说。

        “那是,哼!赶快卖吧!”

        远远的在一边看到这一幕,笑着看小樱的这一做法。如果她还按原价买,那我就要考虑是不是把这些钱都收回去了。索性这丫头还算让我满意。

        “走吧,我们回府。”

        “嗯。”

        两个人手牵着手,不顾街上人异样的眼光,毕竟两人都是男装,甜蜜的回了八王府。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85/22462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