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冷妃逆天,腹黑王爷宠溺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再次中奖(二)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再次中奖(二)

        第一百三十二章  再次中奖(二)

        亲们,再次中奖,双重含义哦!你知道是什么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啊!

        我本就不喜欢这样的聚会,如今又是这般无聊,自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和楚振轩一起,喂着两个小宝贝吃着东西,我自己也再吃,从来没想过,这样的我,又成了有些人记恨的对象。

        “听说,八王妃用舞击败了遂意的郡主,不知今日,八王妃,要表演什么?”

        吃的正高兴的我,猛然听见有人在喊我,我去,八王妃这个位置,怎么这么受欢迎啊,狠狠的瞪了一眼一脸无辜的楚振轩,抬头看向那个叫我的人,呵,正是那个一脸骑装的女子。

        “本宫表演什么,需要向你报备么?”又是一个花痴,以为这个女人跟其他人肯定有什么不同呢,结果,只是打扮不同罢了,内里,还是一个自不量力的花痴。

        “八王妃说笑了,众姐妹都表演完了,又听说王妃舞,技惊人,自然想要王妃指导一二。”话说的倒是很完美,礼貌。但是,一听,就知道是个土包子,第一次参加宫宴吧!

        “听说?这位小姐,你怕是第一次参加宫宴吧,这里的众家小姐,可是都看过我跳舞的呢,唯独你,没看过啊!”是了,将军的话,肯定就是接替的马平的位置,应该是从下面破格提拔上来的。

        “八王妃恕罪,小女张娟不懂规矩,望八王妃见谅。”张军一个不留神,自家女儿就说出了这样的话,他是跟在楚振轩的队伍里打过仗的,自然,他的女儿也知道八王爷的威名。她一直勤练武功,就是为了有一天能站在楚振轩的身边,陪他出生入死,可是,等她拜师学艺回来,心仪的男人竟然成亲,还有了孩子。她怎么能甘心。尽管张军出门前一再对女儿耳提面命,可是,看到那个女人甜蜜的样子,她就是不甘心啊!

        “不懂规矩?呵呵,张将军,你女儿也有十七、八岁了吧?都是老姑娘了,规矩都不知道,也敢带出来么?”那个女孩儿,年龄大概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大概是因为常年习武的缘故,皮肤不像是一般官家女那样的白色,而是带点黝黑的健康肤色,但是,也有些显老就是了。

        “哼,你说谁不懂规矩,你说谁老,最起码,我要比八王妃你,年轻那么几岁。难道,八王妃你那天跳的舞,也只是临时学的,所以,现在忘记了,不敢跳了么?”张娟继续开口讽刺道,此时的她,已经顾不上这里是皇宫,而她讽刺的人,是皇家的媳妇儿。

        “放肆。你一个臣女,也敢如此的口无遮拦,真是没有家教,来人呐,拉下去,掌嘴。”皇帝还没发话,皇后先看不下去了,这个儿媳妇,自己可是很喜欢的,那容得了一个小小的将军之女欺负。

        “母后,今日是您的寿辰,千万别动气,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不值当呢!”看皇后有些生气,也不能在置身事外看戏了,连忙起来安慰起皇后。

        “张小姐,是想要,跟我比试么?”很不确定的问着这个女的,她现在这样子说,应该不会就是单纯的想看我跳舞吧?看她眼里的不甘心和嫉妒,还有那毫不掩饰的嘲讽和鄙视,她大概把我当成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人了吧?觉得我出身低微,配不上楚振轩?觉得我小门小户,没有什么真才实学?靠着美貌征服男人?呵,还真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

        “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是样样精通,想必,八王妃必定也是个中翘楚。只是,我从小不爱红妆爱武装,因此,比别人多学了一门武艺,这样子,要比试的内容,就增加到了六样。琴技,书法,绘画,棋艺,舞蹈,和武功。”说完,还得意的看了我一眼,“当然,如果,八王妃觉得自己,不能够自降身份的参加比试的话,也可以自行认输,我想,大家都会谅解的,毕竟,八王妃的身份,摆在那里不是。”

        看看,多么完美的回答,,明着在恭维我是八王妃,身份高贵,实则,再说我不过是一草野村姑罢了,还在这里摆身份,呵呵,这个女的,还真是头发长,见识短的典型。

        “呵呵,张娟姑娘说笑了,你既然想要比试,本宫自然不能自持身份,定当奉陪到底。”既然那么想赢,那么自信,那我就成全你。让你好好满足一下虚荣心。

        “娘子,……”楚振轩见自家娘子真的打算上去比试,也收起那静观其变的态度,哼,这些人,一个二个的,欺人太甚。

        “轩,这是我们女人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如果由你出面的话,她们反而会觉得,我是怕了她们,所以让你出面。”没错,这些女人,就是这种心理:你不出来比试,她们说你怕了。你出来比试,输了,她们会说你不配坐在这个位置;赢了,她们对你的妒恨,就更上一层楼。反正总之,我都是最无辜的受害者了。唉!都怪楚振轩这个臭男人,别的王爷皇子的,怎么没人找他们啊?

        “呵呵,八王妃半天不回答,是看不起小女子么?”哼,就知道这个女人,长着一副狐媚的样子有什么用,还不是草包一个。我真是期待这个女人被振轩抛弃的时候的样子,哼哼!

        额额,女人为什么只看得到比自己美的人呢?还有,振轩,叫的还真亲热呀!

        (凝霜:振轩?哼!

        楚振轩:娘子,这不关我的事情啊!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她,根本就不认识她啊!

        凝霜:哦?是么,那你的魅力,还真是大啊,看她的样子,应该,暗恋你很久了吧!

        楚振轩:娘子,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我对你的心,天地可鉴啊!这些,都是颜妈妈写出来的,不让我们过安稳日子的也是她,你去揍她去啊,千万别不让我*啊!

        凝霜:哼!

        颜颜:……我听到了,我会记仇的,嘿嘿嘿(歼笑),我会好好的让你们,过‘安稳’的日子的。)

        “好,我同你比。只是,张小姐确定,你这是单纯的想要比试,不加任何条件?”这个女的,是很高傲的女人。

        “哼,你以为我跟那些庸脂俗粉一样么?我跟你比试,只是单纯的要证明,我比你强。”果然,她没提什么条件,不过庸脂俗粉?她跟那些人,也没差到哪里去,更甚至,那些官家女里面,比她清丽漂亮的人,多的是,可她这话一出,不知道得罪了多少的官家小姐,看样子,平时也没几个朋友。武将,多多少少是很爽朗的,但是,她的阴沉和算计,却不是好的。唉,可惜了啊!

        “好吧,既然,张娟小姐都已经极力邀请了,我怎么敢不随呢?那么,该怎么比呢?”

        “按顺序吧,琴,棋,书,画,舞,最后,武。琴为一曲,舞为一支,棋、书、画都是一炷香题目都是由评审老师出。至于武,十招之内,你打赢我,就算你赢。”哼听说这个女人,是没有内力的,而且,身子应该也很弱吧。不然,不会随身带着大夫,还动不动晕倒吧?

        “那么,评审……”

        “评审,自然是皇上,还有以前,有着第一才女称号的雅妃娘娘,还有现在,有着第一才女称号的右相的女儿,左思思。武功么,就由我爹来好了。六局四胜,八王妃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好啊,我没问题。那么,是一起呢,还是,一个一个来呢?”

        “画最简单,第一个比它,我们一起开始,剩下的,我们一个一个来。”哼,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定让大家看看你这个乡野村姑的真面目。

        “好。”

        在定好规则以后,我将宝宝交给楚振轩,便和张娟一起坐到侍者摆好的书案上。

        “这次的题目,是有关于英雄豪杰的,内容你们可以尽情的发挥。”皇帝说出几个人同时的决定好的题目,“时间为一炷香。你们,准备好了么?”

        “当然。”

        “嗯。”

        “那就开始吧!”一旁的侍者点燃香炉里面插着的一炷香,这便是开始了。

        英雄豪杰?我记得,那会儿看的一些史书杂记里面,楚家第一代君王时期,有一位王爷,名叫楚煜,是一位赫赫有名的战神,却被内贼出卖,敌人围攻,一路追到了天辰边界的境江。不肯投降敌军,也不愿被人侮辱,更不愿苟且偷生,因此,自刎在了境江。

        现代的楚霸王项羽,不也是自刎在了乌江么?跟他好像,而且,李清照还有一首描写项羽的诗,地名儿,人名儿一改,不就是现成的名句么?

        “还有半柱乡的时间。”小侍在一旁提醒到。

        正在奋笔疾书的张娟抬头看了一眼还没有动笔的女人,哼,不会还要上来装个样子。

        拜托,人家只是在思考要怎么画好不好,却被你认定为不会画,真是不可理喻的女人。

        在构思好了绘画的大体结构以后,才开始提笔,半柱香,就是半小时,够了。

        “时间到!~”

        半柱香很快烧完了,侍者也下来收作品了。

        我们两个都静静的坐在下面等待结果。

        “哼,不会画,就不要勉强。”张娟用眼神挑衅着对面的女人。

        不想理她,看了她一眼之后,低头喝我的茶。

        而上面的评审们,在看到画的时候,就够震惊了,旁边还有一首小诗: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楚煜,不肯过江东。

        真是好画,好诗啊!

        几个评审商量之后,由小侍公布答案。

        “此局胜者,八王妃~。”

        听到这个答案,我毫不意外,可是,某个得意洋洋的女子,可就挂不住脸咯!

        “皇上,臣女请求,将我们的画作展示给大家。”

        “好。来人,将两幅画,拿起来。”

        “嗻!”两位侍者分别将两幅画拿起来。

        一副,画的是以为将军在战场上奋勇杀敌的,看那英勇无畏的样子,确实是英雄豪杰。

        另一幅,画了一个大江,江水汹涌的拍打着岸边的大石头,而,一位将军,巍峨的站立在江边,他手上的长剑,深深的割入他的脖颈之中,甚至连流到剑上的血,都那般清晰。他的身后,是一群拿着刀枪的异国兵将,张牙舞爪的,仿佛要去抓他。而边上还有一首小诗::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楚煜,不肯过江东。

        “好画,好诗啊,生为人杰,死亦是鬼雄,说的好啊!”最先发表评论的,是太傅林博。

        “是啊,是啊,没有多么血腥的杀戮场面,仅仅一个背影,就可以体现一个英雄人物,好啊!”

        ……………………………………………………………………………………………………………………………………………

        ……………………………………………………………………………………………………………………………………………

        ……………………………………………………………………………………………………………………………………………

        关于这事儿,七嘴八舌的议论,还多着呢!嘿嘿嘿!

        听见这些议论,张娟的脸,可谓比她的画还要多姿多彩啊!

        “第二场,琴技。张小姐先。”

        没人管她是不是不高兴,不舒服,比赛继续,琴技,她先。

        于是,张娟很快的调整好情绪,走向一旁的琴案。

        琴是从宫内的乐坊拿来的,公平起见两人用的是一模一样的两把琴。

        “今日,皇后娘娘寿辰,词曲忌悲痛、哀伤。张小姐,可以开始了。”

        “是。”

        张娟端坐琴凳,轻抬玉手,双手扶上瑶琴微微颔首,眸子似一潭静水,深不可测。

        拿起古筝,缓缓划动下细细的琴弦,优美的音符一个个轻快的跳出,弹奏一曲古典之韵。

        那筝音有如桥下潺潺的流水,孤鸿飞过时的几声清啼,以及易安的婉婉叹息;有如看薛涛的浣花小笺,看一朵淡淡的兰花,静静的开放在遥远的夜空;又恰似那一树紫丁香的缤纷。

        不得不说,她的琴技不差,只是,急功近利,没有多少感情罢了,这样的琴音,在外行人看来,是优美动听的,但是,在内行人看来,却是行尸走肉。

        琴声渐低,宛若山中汨汨幽泉,琴声起伏渐弱,右手微微拨动琴弦一下后,一曲毕,翩然站起,嫣然一笑,福身行礼“小女献丑了!”

        “啪啪啪~”现场的人从琴音中反应过来,掌声不绝入耳。

        她得意的瞟了我一眼,画可能输,但是琴,我绝对不会输。

        “没想到啊,张小姐的琴技,还是不错的。”皇帝也夸奖着。

        张娟心里一阵得意,说道:“家父小时侯就培养小女,所以小女略懂一点音律琴技,。让皇上见笑了。”

        “好好好。霜儿,该你了。”皇帝这个笑面虎,表面功夫倒是很会做。

        “是。”对着皇帝微微颔首,走到琴案前端坐好。

        脸上始终带着浅浅的笑容,双肩放平,双手抚琴身,大指略微展开,手指微微弯曲,呈半握拳状,左手按弦,右手弹弦,一段音律缓缓流出,达到了以韵补声的效果。听琴音,心觉欢喜。颔首,低额。双手依旧在琴弦上没有停顿,不论是托、劈、勾、剔、抹、挑,还是撮、轮、摇等技巧在右手中都显得自然天成,左手吟揉滑按,让琴曲听起来更加的舒心。左手用摇指弹弦,右手拇指紧压着发音弦上,模拟出风声的感觉,在夏日炎炎的日子里,让人心觉清凉之感。额头猛抬起,脸上依旧是一副欢心的笑容。最后,右手紧按慢放,一个柔和的颤音,悄然泻出,双手起。大殿之上,余音绕梁,怕是三日不绝。

        曲声却似未毕,似乎房梁周围还微微环绕着那靡靡琴笛,殿中的每一个人,似乎还沉醉在曲声之中。

        许久之后,大家才回过神来,陆陆续续的响起了掌声。

        “八王妃,这首曲子,可是高山流水?”问话的是现今第一才女左思思,她清丽的脸庞带着些许的急切,脸色因为激动,带着诱人的红晕。

        “正是。”高山流水这首曲子,在现代可是很有名的啊,没想到这里也有。“怎么了么?”

        “霜儿,你不知道?高山流水这首曲子,曾经轰动一时,只因它的作曲者被抛弃,一怒之下,毁了所有的琴曲,这首高山流水,只留下了前面半小段的琴谱,连当年号称第一才女的雅琴,都弹不完整呢!那半段琴谱,还在皇宫的藏书阁放着,很多年没有人弹了。”皇后看到我一脸的迷茫,好心解释道。

        “是啊,这首曲子,我原来想凭着记忆,给它谱写完整的,可惜,一直都没有成功过,总是弹不出那种感觉,久而久之,也就忘记了原来的调子,我也就没有在弹了。”雅妃也有些激动的开口。“原本以为,我有生之年,不可能在听到这首曲子,没想到,现在不仅听到了,而且,你还弹得这般好。”

        额,没这么狗血吧?

        “八王妃,我有个不情之请,您能听听看么?”左思思也开口了。

        “你说。”美女的请求,总是不忍心拒绝的。

        “您能教教我这首曲子么?不会占用您太多的时间的,我保证。”左思思一脸的希翼,她也是从古琴书上看到的这首曲子的拓本,虽然没听过原版,可是,就那一小段,她就很喜欢了,现在有了完整的,更是要学了。只是,怕这位王妃不同意。

        “当然,你可以每日的巳时到八王府找我,我可以教你一个时辰。”不就是个琴曲么,当然可以教啊!

        “呵呵,那就多谢八王妃了。”美女一笑啊,呵呵!

        “霜儿,母妃能麻烦你,把这个琴谱写下来么?”雅妃也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

        “呵呵,当然,霜儿明日就让人把琴谱给母后送来。”

        呵呵,雅妃还真是可爱啊!

        而此时,得意的张娟已经被人遗忘在了角落,她的眼眸了闪烁着不甘心,不可置信。

        “你,为什么会这个曲子?”张娟咬牙切齿的问。

        “哼,当然是跟我的师傅学的。”真是个好笑的问题。

        “你,你骗我,你其实什么都会,对不对?”她终于明白过来了,这个女人是故意的。

        “呵,张小姐,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不会这些东西,是你一厢情愿这么认为的。”

        “你,你,你……”

        “你还要跟我继续比么?”

        “当然,我是不会放弃的,哼!”张娟气呼呼的坐会自己的位置,不错,还算有点骨气,知道不能半途而废。

        “第二局,八王妃胜。”

        第二局,没有什么压力和悬念的,轻松赢了她。

        中间休息,去看看我的小宝贝,轩哲还睁着大眼睛,婧婉早就睡得一塌糊涂了。

        看着可爱的孩子,心里的阴霾全没有了,只剩下一片柔软。

        哈哈哈,亲们,有没有人猜到“再次中奖”的双重意义啊?嗯?

        有猜到的亲们,告诉我吧!

        明日会有继续的比试哦!书法,棋艺,舞蹈,和武功。哈哈,中国的文化,还真是博大精深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85/22462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