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冷妃逆天,腹黑王爷宠溺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万朝会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万朝会

        第一百三十六章  万朝会

        “噔噔噔,郡主,左小姐来了,宫里的苏嬷嬷也来了。”门口一名奴婢禀告道。

        “让她们进来。”

        “老奴参见八王妃,参见郡主。”

        “苏嬷嬷不必多礼。”

        “苏嬷嬷快请起,累您跑一趟了。”

        “呵呵郡主千万别这么说,老奴作为第一个看到小郡主的人,很是荣幸呢!”说完抱起睡觉的小家伙,“呦呦,多可爱的孩子,白白净净的”。苏嬷嬷也抱过许多的孩子,可是一出生就这么白净的,可是很少的。“老奴啊,是代替娘娘来看看,看到小郡主这般好,老奴也可回去像娘娘禀告了。娘娘也让老奴带了许多的衣物补品,都给郡主放到仓库了,老奴啊,这就回去了。”

        “嬷嬷在坐会儿吧!”

        “不了,娘娘还在宫里等老奴回话呢!郡主就好好休息吧!八王妃,小世子和小郡主呢?”

        “那,在那边,玩累了,睡下了。”

        “呵呵,好啊,老人家就喜欢儿孙满堂的,好啊,郡主,八王妃,老奴告辞了。”

        “苏嬷嬷慢走,香儿,送送嬷嬷!”

        “诶,嬷嬷请。”

        送走了苏嬷嬷,跟左思思一起和淼淼聊了一会儿,“看你也累了,好好休息吧!我们呀,就先回去了。”

        “好,我也确实累了,就不留你们了。”

        “行了,躺着吧,我们过两天再来看你。”

        看的出淼淼累了,我们就起身告辞了。

        去书房找了楚振轩,也不知道两个男人聊什么聊了那么久。

        “好好想想孩子的名字哈,我们走了。”

        “好。”

        一年一度的万朝会,又到了,卢月和遂意都要在每年的一月一日万朝会的时候,来天辰朝拜,进贡,如果协议期限已到,还要重新商定协议。今年,也不例外,在十二月月末的时候,两国的使臣,就已经从各自的国家出发了。

        俗话说的好,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如今天下三分的局势,已经持续的太久了。卢月和遂意一直属于少数民族和游牧民族国家,因此,国力没有地处中部的天辰强大,资源也极为稀少,因此,经常出现卢月和遂意侵犯我国边境的事宜,也抵制了一批有一批,而卢月和遂意终于不甘心在这样下去,于是开始联手大反,攻。只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即使他们的士兵有足够的有足够的勇猛,可是,粮食不够,也让他们次次败北。

        再一次失败之后,他们被迫签订了条约,也尽可能的遵守着,然而他们却不甘心称臣与天辰,因此,找了了毒人,准备一举歼灭天辰,瓜分天下,此次万朝会,正好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一个借此发动战争的机会。

        卢月的太子,哦不,应该说是新皇,带领着丞相巴勒特,将军图霸,还有,前朝皇帝的一个被人遗忘在角落里的,六岁的皇子,拓拔异,是他身为宫女的母亲,给他取得名字,异,皇子中的异类,只因母亲身份低微。拓拔峥屠杀皇子皇女的时候,他躲在冷宫里面,才幸免于难。

        那么这次,参加万朝会,带这么个小孩子,干什么呢?是想显示拓拔峥的仁慈和宽宏么?可是,他杀了所有的兄弟姐妹,这个,又怎么解释呢?还是,想要用他来联姻?可是,六岁的男孩儿,都还没有发育完全,用来联姻?不可能。送来做质子?可是,卢月和遂意已经打定主意要发动战争了,送质子来,有什么用呢?那么,到底,把拓拔异带来,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而遂意,似乎看起来,每次都是炮灰级一样的国家,如果这样想,你就打错特错了。遂意皇帝年迈,神智不清,却迟迟没有退位,而遂意的皇后,是卢月新皇的姨母,遂意的朝政,一向由她把持,而二皇子吾图朗,正是皇后的孩子。国舅买撒江就是皇后的哥哥了。皇后把持朝政的这段期间,废了遂意原本的太子,虽然没有像拓拔峥那样心狠手辣的杀了所有的皇子皇女,但是,也是该贬的贬,该利用的利用,皇女们,都被嫁给了皇后的亲戚。而这次的毒人,也是这位皇后的旧人,至于是什么旧人,还不太清楚,而这次出使天辰,蓄意挑起战争,也是由遂意皇后和卢月太子商定好的。此次一战,遂意出动了百分之九十五的兵力,搭上了百分之无事的国库,来支持卢月。

        而这次遂意出使的,自然是二皇子吾图朗和国舅买撒江,以及,那位被送回遂意的郡主,乌尔娜。乌尔娜回去的时候,已经有些疯癫了,但是,硬生生的被毒人给治的差不多了,只是偶尔,看到什么刺激性强的东西,才会发作。

        ‘天辰,我回来了,凝霜,我会为你报仇的,我会杀了那个负心的男子,以慰你在天之灵。’在十二月的第三十一天下午,进到皇城的拓拔峥,停在上一次,与紫凝霜分离的地方,久久的注视着凝霜站立的那个位置,脑袋里不断闪现的,是凝霜那失望乃至绝望的眼神,以及那一声声幽怨的“为什么?”,拓拔峥的眼神,也逐渐变得痛苦,他伸出手,紧紧的捂住左边属于心脏的位置,那里好疼。这是老天,给他的惩罚。

        “表兄?表兄?”拓拔峥自顾自的沉浸在回忆里面,他知道这条街,这个地方,曾经发生过的故事,但是,其他人不知道,乌尔娜在看到车队停在这个皇城门口,很是不解,跳下马车,就去喊那个正在愣神的表哥。

        “走吧!”回过神来的拓拔峥从回忆中抽出身来,看也没看身旁站着的乌尔娜一眼,带领着队伍继续前进。

        “哼,男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楚振轩,紫凝霜,总有一天,我会把你们欠我的,通通讨要回来。”乌尔娜眼里迸发的恨意,是那么的强烈。

        原来,为了报仇,为了再一次来到天辰,她竟然不惜爬上卢月新皇拓拔峥的*,但是,吃干抹净的拓拔峥以两人是兄妹为由,拒绝给她名分,却还在每晚寂寞难耐的时候,拿她当作泄yu的工具。唉,这也是一个女人的悲哀吧!问她为什么不找遂意皇后,她的姑姑,拓拔峥的姨母帮忙?她不敢。她见识过了拓拔峥的狠辣,她还要留着命报仇呢!

        一行人不再停留,直奔禁城。

        而天辰的右相和左相,早已在禁城门口等着了。

        看到乌尔娜再一次跟着来了,他们不禁感慨这个女人的脸皮的厚度啊!你都被别人押送赶回自己的国家了,怎么还有脸来啊?看来,他们老了,年轻人的世界,没办法理解。

        “温丞相,别来无恙啊。这位是?”拓拔峥假假的跟温焕打着招呼,还问着温焕身边的人。

        “太子,哦不,新皇,别来无恙!看我,都糊涂了额,忘了介绍,这位,是新任右相,左右相。”温焕向拓拔峥一行人介绍着左相。(他的名字姓左,他的职务是右丞相。)

        “哈哈!没想到,天辰换人的速度,倒是挺快的。”拓拔峥讽刺的语调,他当然知道换人的原因是什么。

        “必须的,我们不能让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新皇说,是不是?”温焕也是官场老手了,怎么会怕他这些明嘲暗讽的话,自然是不甘示弱的讽刺回去。

        一时间场面有些冷,温焕和拓拔峥已经不是第一次交手,那目光一对视,自然是噼里啪啦的火光四溅,其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楚振轩和紫凝霜,他认为紫凝霜的死,是楚振轩造成的,而楚振轩,是温焕的外孙。

        “新皇,巴勒特丞相,图霸将军,拓拔异王爷;二皇子殿下,买撒江国舅,还有乌尔娜郡主,我皇已经在驿馆给诸位安排好了房间,今夜,几位可以先好好休息休息,明日一早,上早朝。接着,在一起讨论这次万朝会的细节。”左丞相打破了沉默,做了请的手势,带着使臣去往驿站。

        “好,烦请左丞相带路了。”拓拔峥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温焕,转身走了。

        而其他人,,自然是没说话,也跟着拓拔峥走了,谁让这几个人里面,拓拔峥的地位是最高的呢!

        “明日早朝,你要小心,卢月这次前来,带的侍卫里面,有十五人,是药人。不知道他们此时带药人来天辰。”晚上躺到*上,跟楚振轩说着这两天天若宫陆续送来的情报。

        “嗯,会的,明日早朝之后,我回来接你,我们先到母后那里去,然后,再去参加万朝会。”

        “嗯,知道了。还有,小心乌尔娜,她是毒人救回来的,身上必定带有毒物。外面的桌子上,我放了一瓶凝华露,明ri你早些去,在上早朝之前,让我们的人,都喝下这个。”

        “知道了,那个疯女人,当初应该弄死她,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要不要派人来保护你?”卢月遂意有备而来,暗杀什么的,肯定不会少。

        “不用,钟勤,易风都在我身边,小樱武功也不弱,不用担心我。倒是高寒和淼淼那边,应该多派些人来。我会给幽冥发函,让他挑一些杀手过来,保护着淼淼她们。”

        “也好,多调一些,毕竟,你还有身孕,还有两个孩子呢,不能大意,我也会让我的人来这里待命,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

        “现在,只希望,出去玩的沁兰和沁宜,不要这么早回来。”楚振轩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沁兰和沁宜了,两个人嫌在皇城待着无聊,竟然留书偷偷跑出去玩去了。

        “放心吧,我已经给司徒靖说了,他们已经找到了沁兰和沁宜的下落,会暗中保护她们的。”

        “呵呵,娘子,能娶到你,真是我的幸运。”楚振轩颇为感慨,有她在,给自己帮了多少的忙啊。

        “瞎说什么呢,能嫁给你,也是我的幸运。”

        接着,两个人深情的对望,然后,一些爱做的事情,就这么顺理成章的发生了。虽然怀孕了,但是轻点还是可以的,哈哈!

        第二日一早,楚振轩早早的起来去了皇宫。将凝华露泡到茶水里,给家人喝下。

        “娘子说,那个乌尔娜郡主,是被毒人救活的,所以,身上带毒,为了以防万一,所以,让我带来了凝华露。”楚振轩很凝重的给大家解释。

        “此次,怕是来者不善呐!他们带来的那个六岁的前朝皇子拓拔异,到底是什么意思?”

        温焕也发出疑问。

        “不管他们什么目的,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淹。见招拆招就行。走吧!”皇帝先起身,去了金銮殿。

        在上完早朝之后,几国人一致认为,万朝会,还是案例年的规矩来。

        男女分开,在合起来。

        分开的,男的比试蹴鞠,武功,还有骑射;女的,比试的,自然就是诗词歌赋,琴棋书画。

        有人问,他们不是就带了一个女的乌尔娜吗?不尽然,还带了许多歌,姬,舞,姬。

        合起来之后,就不是比试了,就是表演的。各个项目胜出的人表演。

        商定了之后,男女人就分开来,各干各的了。

        男人的第一场赛事,是蹴鞠。

        蹴鞠(cu  ju),中国古代汉族民间甚至国家军队间广泛流行的一种技能和体育运动,也就是今天足球的起源,它作为汉族重要文化影响了其它民族,直至渐渐传播至世界。

        蹴鞠一共三天,第一天,是直接对抗赛,有球门的蹴鞠比赛又可分为双球门的直接竞赛和单球门的间接比赛。进行直接对抗比赛时,设鞠城即球场,周围有短墙。比赛双方都有像座小房子似的球门;场上队员各12名,双方进行身体直接接触的对抗,就像打仗一样,踢鞠入对方球门多者胜。

        第二天,是间接对抗赛,在专门的竞赛场地--鞠城,球门两厢对应,两边队员相对进攻,进球为胜。主要用于为朝廷宴乐和外交礼仪竞赛表演。进行间接对抗比赛时中间隔着球门,双方各在一侧,在球不落地的情况下,能使之穿过*眼多者胜。

        第三天,是白打,无球门的散踢方式称作白打,历时最久,开展得最为广泛,有一人到十人场户等多种形式。白打则主要是比赛花样和技巧,亦称比赛“解数”,每一套解数都有多种踢球动作,如拐、蹑、搭、蹬、捻等,古人还给一些动作取了名字,如转乾坤、燕归巢、斜插花、风摆荷、佛顶珠、旱地拾鱼、金佛推磨、双肩背月、拐子流星等。

        男人的第二场赛事,是骑射。

        骑马,射柳。当令以角弓羽箭射以柳杨,即百步穿杨;还有射铜钱。

        骑射是卢月统治者津津乐道,并引以自豪的根本。因为是游牧民族,一生都活在马背上,因此,连三、四岁的小孩子和女人,都会骑射。

        骑射,以前只是为了追逐猎物,现在,很多兵士都必须学会骑射,骑射强,是一个国家国力的一部分的展示。

        除沿袭骑马、射柳外,还有骑马捶丸(击球)、跳马和跳骆驼等古朴项目。击球,原为金代盛行的竞技活动,至清初仍沿之。后渐淡然。跳马,亦称赛马,一是并马而驰,竞赛速度;一是马上杂技,马上腾身互换,单足或双足立于马背飞驰,“曲尽马上之奇”。跳骆驼,是以八尺高以上的骆驼立于庭,捷足者跃起越过驼背,落地直立不仆为胜。乾隆皇帝很喜欢这种竞技,每次去木兰围场狩猎,途中都要进行这种比赛。跳骆驼竞技,需要极好的弹跳力和掌握平衡的功夫,没有长期的艰苦训练是办不到的,故被时人称之为“绝技”。

        男人的第三项赛事,是武功。

        比试拳脚功夫,点到为止,不伤及性命,不是阴招,击他人落出场地着,为胜。

        女人们这边,是由皇后娘娘和其他几位娘娘主办的,卢月和遂意带来了许多的舞,姬,好像是要一雪前耻似的,带的人都是舞艺超群的人。

        首先,书,卢月和遂意是必输无疑,她们毕竟不擅长这些,但是乐舞这方面,她们还是比较强悍的。

        所有的比赛,一共用了五天的时间,第六天时,让大家休息了一天,第七天,大家再一次聚在店内,男士的比试,就只有武艺被选中表演了。女士这边,舞蹈胜出的,是左思思的雀之灵,琴技方面,胜出的,是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嘿嘿,大家知道这个大着肚子的女人,是谁吧!)

        书画合为一体了,胜出的人,是天辰的一位臣女,名唤袁雪怡。

        “你是,八王妃?”乌尔娜站在一个样貌妩媚的大肚子女人面前,很是不解,那个叫紫凝霜的女人,哪去了?

        “是啊,郡主很意外么?”这位妩媚女子很是不解,但是一举一动中,都透着风情万种。

        “那个叫紫凝霜的女人呢?”乌尔娜很生气,那个女人,是故意在躲我么?哼,贱,人,不管你躲到那里,我都要把你找出来,要狠狠的折磨你。

        “你是说,前任的八王妃么?”抚媚的女人装作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问着咬牙切齿的乌尔娜。

        “前任?什么意思?”乌尔娜敏感的捕捉到了前任这个词。

        “额,就是,那位叫紫凝霜的王妃,已经是前任了,她死了,所以,轩就娶了我,那个紫凝霜,她已经是过去式了,请郡主,以后,别再我面前提到她,冷心(在现代时的杀手代号,多久没用了,没想到现在用上了。)在这里,多谢乌尔娜郡主了。”说完不待她回答,转身就走。这在乌尔娜看来,就是一个女人,不愿别人提到自己丈夫的前任妻子,而生气的走开了。其实事实就是,我在不走,我就要笑出来了,看着那个女的变幻莫测的的脸色。

        “表哥,我看到八王妃了。”乌尔娜找到拓拔峥,说着自己看到的,“但是,不是紫凝霜那个贱女人。”

        “什……”拓拔峥惊讶的‘什么’一词还没说出口,就被乌尔娜另一句话给吓到了。

        “不是原来的?”

        “对啊,那个女的说她叫冷心,还说紫凝霜早就死了。真是扫兴,我还没有找她报仇,我还没有折磨她,她就自己先死了,活该,这就是报应。不过……”

        乌尔娜唧唧呱呱的说着,完全没有看到拓拔峥瞬间惨白的脸色,和充满伤痛的眼睛。

        此时拓拔峥已经听不到乌尔娜在说什么了,他脑袋里一直盘旋的只有一句话,紫凝霜早就死了,紫凝霜早就死了,紫凝霜早就死了,早就死了,早就死了,死了,死了……

        他脸色灰白的走出去,他要去看看那个女的,看看那个取代了凝霜位置的人。

        在看到坐在楚振轩身旁跟他说说笑笑的女人,那个背影,好像,可是为什么那个脸,不是她。看到这一切,他把仇恨的目光转向了楚振轩,看到他跟他的王妃说的高兴,笑的灿烂,更加坚定了他要给凝霜报仇的决心。

        亲们,亲们,马上又有战乱了,凝霜终于不再是家庭主妇了,她会英勇的上阵杀敌,巾帼不让须眉哦!

        亲们,我爱票票,拿票票砸死我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85/22462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