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冷妃逆天,腹黑王爷宠溺妻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蓄意找茬,挑起战争.

第一百三十八章 蓄意找茬,挑起战争.

        第一百三十八章蓄意找茬,挑起战争。

        真相?什么真相呢?八王妃到底去了哪里嘞?不明真相的大臣们,只能凭借那只言片语来自行想象了。

        “哼,八王爷,你还真是,残忍至极呢!”拓拔峥说了这么一句话,深深的看了一眼跟凝霜异常相似的婧婉,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或许其他人不知道拓拔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楚振轩和凝霜可是相当的清楚。

        残忍?能不残忍么?自己的娘亲刚“死”,父亲就娶了别的女人,而且还是个怀有身孕的后娘,还让这两个不懂人事的孩子喊害死自己母亲的狗,男,女,父亲,母亲。而这位有了身孕的后娘,以后能不能对他们好,还是未知数。

        跟楚振轩对视一眼,不想解释什么,事情还没完呢,因此有些东西,只要我们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

        不再理会周围大臣们异样的眼光,抱着婧婉和轩哲回了王府。

        “他们今天晚上,肯定会有所行动了,不然他们明天,就要走了。”

        “嗯,今天晚上,让易风去他们那里盯着。”楚振轩看着一旁等候命令的易风,“易风,去驿馆盯着这些人,他们肯定会拿那个六王爷拓拔异做文章。”

        “是。”易风恭敬的答应,“注意安全。”楚振轩在身后提醒。

        无月也无声,黑暗之影若隐若现,空气中弥漫一种令人窒息的气息,阵阵凛冽的风吹过,不禁让人毛骨悚然,死亡一直笼罩着,如幽灵一般。。。远方一片漆黑,静悄悄的仿佛能听到人心跳的声音。

        “呼呼!”粗重的喘息。“唔~嗯~”痛苦的*。

        还有,一个鬼魅的黑影。

        一闪而过,进了八王府。

        而八王府的书房内,婧婉和轩哲被小樱带去睡觉了,楚振轩和凝霜还在书房里面等着。

        黑影一闪,进了书房。

        “主子。”原来,黑影是易风,他身上还背了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孩子。

        看衣服,原来是那个卢月六皇子,拓拔异。看来,他们真的朝这个孩子下手了。

        “我去了以后,拓拔异已经被下了毒的人带着扔到乱坟岗去了。我等他们走远了,才把他带回来的。”易风将这个孩子放在书房的软塌上。

        “难道,他们是想借拓拔异的死亡或是失踪,挑起战争么?”看到这样的拓拔异,毫无疑问,我们的猜测是对的。

        “去叫钟勤来。”让易风去叫钟勤。

        在钟勤没来时,先给他把了把脉,“是七星海棠。”

        “还有救么?”

        “有。”

        “主子。”

        “钟勤,把他带到你那里去,务必给他解毒。”

        “是。”钟勤带着人走了。  “易风,去找个身形相似的孩子,给他带上无痕面具,扔到乱坟岗。”

        “是。”。

        哼,这个拓拔峥,还真是,心狠手辣啊!

        “天辰皇帝,请你给我们一个交待。在我们准备走的时候,我卢月的六王爷却不见了。”

        “卢月皇帝,莫急,我们这就派人去找。”皇帝像楚振轩看了一眼,跟他交换了眼神。

        “来人,派人去找六王爷。”

        一个时辰之后,侍卫抱着一个满脸乌青的孩子走了进来,带大家看清,不由得一愣,那孩子,不是拓拔异,还能是谁。

        “六弟,六弟。天辰,你们这是什么意思?”拓拔峥假惺惺的怒问着天辰皇帝。

        “你们天辰,简直欺人太甚。”巴勒特也咬牙切齿的指责。

        “我们一定,会给贵国一个交待。”皇帝沉声说,“烦请各位在多住几天。”

        “哼,多住就不用了,我怕我们有命住,没命回。”说完,抱起拓拔异转身走出去。

        “给你们五天时间,烦请你们,给我们一个交代,查到凶手,请派人到卢月告知我们。”紧接着,带着一大群人离开皇宫,离开了天辰。

        “钟勤,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楚振轩上完早朝回来,和自家娘子一起去了钟勤的院子,看着脸色已经明显变好的小男孩儿。

        “毒已经差不多解了,只是,小孩子,他自己不想醒来,所以,一心想要求死。因此,到现在还不愿意醒来罢了。”钟勤看着*上还紧闭双眼,封闭意识不愿意醒来的孩子,蹙着眉头说。他虽然是个医生,可是,也是个只能治疗外在伤痛病患的大夫,对于病人内心深处的伤痛,却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肯定不愿醒来,这个世界上,在没有可以使他留恋的东西了,他觉得,很累很累了。”

        我看着*上的孩子,有那么一瞬间的心疼,是了,生下来就是一个错误,甚至母亲都视他为异类,从来没有享受过一个正常孩子该有的童年生活;又亲眼见识到了自己的亲哥哥,为了皇位,杀了他们共同的父亲,他们共同的兄弟姐妹,还有那些宫妃,现在,又亲自体验到自己的亲生哥哥,下毒要害死自己。

        拓拔异的小番外。

        *上的拓拔异,虽然一直不愿意醒来,可是他的意识,是清醒的,他清楚的听到了那个清冷的女声说的每一句话,“她说,他生无可恋了;她说,他很累了;”很,累,么???是吧,他是真的很累呢!他很认真的思考过的。

        ………………………………………………………………………………………………………………………………………………………………………………………………………………………………………………………………………………………………………………………………………

        从自己有意识开始,看见的,就是那个脸色蜡黄,又苍老的女人。她带着他住在一个破旧的院落里面,这里荒无人烟,偶尔有人过来,也只是揪着那个女子的头发对她又打又骂,每当远远的看见那些人过来,那个女人,总会把自己藏起来。

        自己躲在那个黑暗的角落里面,听见那些人殴打和谩骂的声音,“你个贱,人,你以为爬上皇上的*,你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么?呸~你做梦去吧!”

        “你看看你长得那个样子,连满香园的女支子都比你这个贱,货好看。”

        “你说说,你用了什么狐媚法,爬到了皇帝的*上,也教教我啊,搞不好,我真的得了皇上的喜欢,得了什么妃子的头衔,还能照拂你一下。”

        ………………………………………………………………………………………………………………………………………………………………………………………………………………………………………………………………………………………………………………………………………

        那一声比一声难听的谩骂声,充斥着他的耳朵,他想出去看看,那些人到底什么样子,为什么要打人,为什么要骂人,他好想冲出去打走那些人,可是他不敢,他只能瑟瑟发抖的躲在黑暗里,看着那些人不停地打,不停的骂。

        可是,即使这样,那个女人也不曾对自己不好过,每次拿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一定先拿给我吃,她自己却在一旁笑着说,“你吃吧,我吃过了。”

        那个女人,也有教自己识文断字,她也总会夸自己聪明,她说:“我们异儿真的是很聪明啊!”后面的话,就带着惆怅和自言自语,“只是,生的不是地方,若是能生在普通人家,该多好。”每每说道这儿,她总是用怜爱的目光看着自己,还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头。每当这时,自己总会回给她一个微笑。

        这样的日子虽然有时会吃不饱,有时会挨冻,有时会挨打,但是,这样的日子,总是很温馨、很甜蜜的。、

        然而,这样的日子,没有多久,也离他而去了。

        那个女人那天照常出去找吃的东西,可是,却用了比平时更长的时间。她好久都没有回来。焦急的跑到那个破院子的门口,紧紧的看着远方,就怕错过了她的身影。

        远远的看到一个藏青色的小点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是她,是那个女人。她双手紧紧抱着一包东西。

        待她走进才发现,她的步伐很怪异,一拐一拐的,手上流着很多的血,头上也流了很多的血,那血都把她的脸覆盖住了。

        “异儿,快,拿着东西进去,进去躲起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来知道吗?”她很焦急,很害怕,一张口,就有许多的血从最里面流出来。

        “你,你怎么了?”惊恐的看着她血肉模糊的脸。

        “快去,躲起来。”她没有回答我的话,只是用力的推着我让我躲起来。

        而远处,传来了男人和女人的怒骂声,

        “那个女人跑到哪里去了?”

        “那个践人肯定在这附近,快去找。”

        “他,,奶,奶,的,敢跑到我这里来偷鸡,看我不打死她。”

        ………………………………………………………………………………………………………………………………………………………………………………………………………………………………………………………………………………………………………………………………………

        一声声的谩骂,慢慢的逼近了,她显得更加慌乱害怕。

        “快去,快点!快去躲起来。”她冲我大喊,用力的推着我,我一个酿跄摔倒在地上,可也很快的爬起来,躲到那个我平时躲的,黑暗的角落里。我知道,那些打人的人,又来了。

        可是这次,我没想到他们,会下那么重的手,重的让我彻底失去了这个女人。

        打了一刻钟左右,这些人看那个女人没有什么动静了,才慢慢停手。

        “不会,打死了吧?”一个老女人颤抖着说。

        “打死,怎么可能,我们都没用力。”一个男人狡辩。他们用没用力暂时不说,可是,他们人很多。男人的力气,也很大。

        “管她死不死,反正是她先去偷鸡的,这也不能怪我们。快走快走,看着就晦气。”

        一群人骂骂咧咧的走了,等他们走的很远了,我才敢出来。、

        “喂,喂,喂,你醒醒啊!”我向往常一样,跑到她身边推她,喊她,可是,她却没有向往常一样的,抬起头对我笑笑,然后说,:“异儿,快去吃东西,我没事。”

        她只是一直躺在那里,不管我怎么叫她,怎么推她,她都没有反应。那时候,自己还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只能一直的坐在她的身边,做了一天之久。

        从那以后,我知道那个女人再也起不来了,她睡着了,我饿了,也只能我自己去找。再也没有她陪我了。那些打她的人在第三天的时候,把她抬走,在后面的荒院里挖了一个土坑把她给埋了。

        后来,渐渐的长大了,知道了再也醒不过来是什么意思,知道了死亡的含义。

        我也好想像她一样的死去,一样的睡着再也不要醒来。

        我重复了她的老路,每天去偷吃的东西,没被发现的时候还好,被发现了,总少不了一番打骂,一番追逐逃亡。

        然而,有一段时间,不管我在怎么偷东西,都没有人来打我骂我,也没有人来追我。我也过的很是轻松。

        可是,一天,当我在她的坟前吃着偷来的东西,却有许多的人,闯进了这里,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但我知道,他们不是平时打骂我的人,因为他们穿的不一样。

        “你叫拓拔异?”那个身穿黄色衣服,头戴金冠的男子俯下身子问我的名字。

        “拓拔异?”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知道拓拔异说的是什么。“嗯。”后来想到,那个女人每次叫我异儿,那这个拓拔异,应该就是我吧!

        “六弟,让你受委屈了。”黄色衣服的男子突然握着我的手,对我说着。“你们还在那里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带六王爷回去洗漱换身衣服,再给他准备好一点的饭菜。”紧接着,黄色衣服的男子又对着旁边的其他人喊道。

        从那以后,我的生活,就变了,每天都吃得饱,穿的暖,还有一大堆的人跟着我,在身后“六王爷”长,“六王爷”短的叫着。

        可是,我还是习惯每次到她的坟前去做做。

        然后有一天,我就被那个黄色衣服的男人带着,去了另外一个国家,他说,我给了你几天优越的生活,现在,该是你报答我的时候了。

        在那个国家,我看到了很多以前并没有见过的东西。就这么在那个国家过了六天,第六天晚上,我很早就准备睡了,因为我知道,我们明天就要走了,就要回自己的国家。可是,我还没躺到*上,就有人闯进来,不由分说的捏起我的嘴巴,给我灌了一些东西,“咳咳,咳咳咳”我拼命的咳嗽,想要把东西吐出来,可是,它还是进了我的肚子,不一会儿,我的肚子就开始疼痛,紧接着全身都疼,不知道他们给我吃了什么。闯进来的其中一人扛起意识已经开始消散的我,就往外走。天很黑,很冷,我觉得我的心,更冷,我不知道他们要带我去什么地方,一路颠颠簸簸的,终于停了,他们把我仍在一个黑乎乎的地方,就走开了,我的意识渐渐涣散开来,我要死了么、。?我可以见到她了么?这样真好,我由着疼痛席卷我的全身,由着死亡将我吞噬,我很累。

        ………………………………………………………………………………………………………………………………………………………………………………………………………………………………………………………………………………………………………………………………………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哦!!!………………………………………………………………………………………………………………………………………………………………………………………………………………………………………………………………………………………………………………………………………………………………………

        卢月说,给天辰五日的时间,查出真凶,给卢月一个交代,五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对于天辰来说,这几天是异常的难熬,特别是那些不知道原由的人,御林军天天挨家挨户的搜查,已经造成了百姓大面积的恐慌,又有各种各样的谣言版本,更是人心惶惶。

        查了很多天,奈何一点线索都没有,“废物,都是一群废物。”即使在开明的皇帝,此时也很生气。

        那卢月的六王爷,是在天辰的驿站被人下毒害死的,可是,天辰却找不到一点线索,抓不住凶手,就没办法像卢月交待。

        离期限很近了,近了,终于到了,可是卢月等来的不是已查到凶手的信函,而是宽限时间的信函,他们当然不能够同意。拓拔峥和巴勒特的脸上,更是露出了歼计得逞的笑意。

        在次日一大早,拓拔峥就带着巴勒特亲临军营。

        “将士们,天辰欺人太甚,我们不过是去参见一次万朝会,他们竟然害死了六王爷,他们简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现在,更是包庇凶手,不愿意交出来,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不得不说,这拓拔峥颠倒黑白的本事,真是世间少有啊!

        “攻打他们。”

        “踏平天辰。”

        “让他们给我们交待。”

        拓拔峥的话音刚落,底下的将士就纷纷相应,要讨伐天辰。

        “好,既然众位将士都这么有血性,朕也不能当软脚虾,我们三日后出兵天辰,踏平他们,给六皇子报仇。”拓拔峥深感欣慰又慷慨激昂的说。

        “报仇,报仇。”

        “报仇,报仇。”

        “报仇,报仇。”

        …………………………………………………………………………………………………………………………………………………………………………………………………………………………

        这士气,空前的高涨。

        而天辰留在卢月的探子,也立马向本国禀报,卢月要出兵天辰的消息。

        果然,三日后,卢月大军南下,拓拔峥御驾亲征,打着为六王爷拓拔异报仇的名头,讨伐天辰。

        天辰得了消息,也极早的做准备,武器,粮草,兵士,及带兵元帅;楚振轩为元帅,白伊为军师,还有张将军为先锋官,等等的一切都准备好,准备迎战。

        这一战,轰轰烈烈,持续时间异常之久。

        亲们,昨天昌吉大雪啊!停电停水的,g给大家带来的不方便,我深表歉意,不能及时更新,也深表歉意。

        上天已经惩罚我了,我已经啃了一天的面包了,唉!这会儿电停了一天*,终于来了。

        大家可怜可怜我吧!多给颜颜一些票票和评论吧!颜颜在这里谢过各位读者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85/22462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