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冷妃逆天,腹黑王爷宠溺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巾帼不让须眉(二)

第一百四十三章 巾帼不让须眉(二)

        第一百四十三章  巾帼不让须眉(二)

        亲们,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天,昨天这两天发上去的章节的目录,那个字数一直都显示的是一百四十三章,我改了很多次,每次也都显示的修改成功,但是,目录上面,还是显示的一百四十三章,所以,造成大家的一些阅读困扰,抱歉了哈!

        …………………………………………………………………………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哦!!!……………………………………………………………………………………………………………………………………………………………

        大家期待的寅时,真的到来了。易风和那一百人,整装待发。

        “都准备好了么?”易风问着大家。

        “好了。”大家不敢太大声,怕吵醒了守卫,只能小小的声音回答,却是很坚定。

        “你们注意安全。”金鳞又关心到。

        “出发。”易风一声令下,一百人即刻出发。

        今夜,可能有一场硬战?但是,他们太高估对手了。

        去了西门门口以后,易风他们看到的就是,睡觉的睡觉,打瞌睡的打瞌睡,偶尔两个巡逻的,也是迷迷糊糊的,于是,几人当机立断,瞬间冲上去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将他们全部杀死。然后,确定了周围没有埋伏后,让大队人马过来,向西门城门内天辰的守卫表明身份,打开城门,带着粮草和援军,浩浩荡荡的进了山水城。

        楚振轩得知以后,从军帐赶过来。

        “元帅,易风幸不辱使命。”易风向楚振轩行礼,交任务。

        拍着易风的肩膀,“好,好样的。”接着,有对援军说,“众位弟兄辛苦了,今夜,你们好好休息。明天一早,为你们接风。”

        “多谢元帅。”说完,都去休息了。

        …………………………………………………………………………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哦!!!……………………………………………………………………………………………………………………………………………………………

        “主子,这是王妃给你的信。”待所有人都走了以后,易风跟楚振轩回到了楚振轩的营帐,将凝霜给他的信交给他,“属下问过王妃,王妃说,卢月使用的炸,弹,都是自,爆,型的炸,弹,剧烈运动,就会发生爆,炸。而且,王妃说,这个炸,弹,不需要火,引,所以,很容易可以让他们自食恶果。”

        “好,好啊!你也累了,先去休息。”楚振轩是个很体恤下属的主子。

        “是。”易风知道自家王爷要看王妃给他的信,但是,有不好意思在有人的时候看,所以很识趣的退下。

        楚振轩看了自家娘子的信,自然很高兴,那一句句关心的话,如同冬日的暖阳温暖了自己的心,抚慰了疲惫的身心。好在,他也记住了娘子后面的一些行军布阵的方法,和娘子说的关于自,爆,炸,弹,的话。

        将娘子写的信放在胸口,这*,楚振轩睡得香甜,安稳。

        …………………………………………………………………………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哦!!!……………………………………………………………………………………………………………………………………………………………

        但是,他们安稳了,有的人,就不安稳了,甚至气的*都没睡着。

        拓拔峥伤还没有好完全,却接到了这样一个消息。气的他大发雷霆,“废物,一群饭桶。连个人都拦不住,你们………噗~…………”拓拔峥一句话没骂完,就急火攻心,引发了内伤,晕死过去,卢月的营帐自是一番混乱,大家都没有睡好。

        …………………………………………………………………………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哦!!!……………………………………………………………………………………………………………………………………………………………

        “今天,我们晚上大开炉灶,为突围出去给我们搬粮食的人,还有新来的兄弟们接风。”一大早,楚振轩巡视校场,顺便给正在训练的兵士们宣布着这个好消息。

        “接风,接风,接风……”

        “哦~~,哦~~,哦~~,……”

        这个消息一宣布,将士们都很高兴,因为,他们已经喝了将近一个星期的稀饭了,现在,粮草运来了,他们就不用饿肚子了军人,可以接受战死在沙场上,但是不能接受饿死。

        “但是,吃饱喝足了,也要给我英勇杀敌,明白吗?”楚振轩不放过大家,一颗甜枣儿之后,还有个但是?

        “明白,明白,明白。”震天响的回答。

        听见将士们坚定的回答,楚振轩满意的走了。

        …………………………………………………………………………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哦!!!……………………………………………………………………………………………………………………………………………………………

        “轩,这两天,可想到了退敌之策?”白伊跟着楚振轩一起回到了帅帐,他虽然是军师,但是,但是,也仅限于文学,兵法,阵法方面的,对这些炸,弹什么的,以前从来没有听过,更没见过,所以,短时间内,根本想不到办法。但是,轩的娘子,这个炸药就是她带来的,她肯定有解决之法。而他们现在,已经不能在等了,必须要尽快解决,毕竟人的柔体和那个会爆,炸的东西,根本没办法抗衡啊,虽然炸不到脑袋就不会死,但是,缺胳膊断腿儿的,也很痛苦的。“这次易风回去,没有去弟妹那里么?”易风这次回去,这么着急,应该没时间去弟妹那儿吧?去了弟妹那里,弟妹应该有解决的办法吧?白伊蹙着眉头想着自己的,他也不知道,楚振轩想到办法没有,也不知道易风有没有去紫凝霜那里。

        “哈哈,别担心,办法有的。昨日,易风那个小子,昨天晚上给了我一封信,是霜儿让他带给我的。”说完,不在说话的看着白伊。

        “哦?那弟妹肯定有告诉你关于那个炸,弹的解决办法吧?”果然,白伊立马反应过来,有些小兴奋的问着楚振轩。

        “没错,霜儿在信里面说,上一次拓拔峥千方百计的想要挑拨我跟霜儿的关系,并且把霜儿接到他那里去住,对霜儿不是一般的好,就是想知道,我有没有告诉霜儿,那个炸,药,的,配,方,他一直觉得,那个东西,是我研制出来的。所以,霜儿给了他假的炸,弹,配,方,那种炸,弹,研制成功以后,遇到一点儿小小的动静,就会立马爆,炸,霜儿是想,让他们研制出自,爆,炸,弹,自己把自己炸,死,或许,他们研制炸,弹的地方,就在他们隐藏药人的地方,正好能一举歼灭了。没想到,这帮蛮人竟然聪明了一回,在几次失败之后,将炸,药,的,配,方中的数量减少了,于是,才研制出了现在这种威,力大大减小的炸,弹。”楚振轩好心情的给好友解释着。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那天要把弟妹带走呢!呵,他为了这个炸,弹,的,配,方,还真是煞费苦心啊!不过,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假的,不像演戏,你小子,可要对弟妹好点,免得被别人钻了空子,把弟妹那么优秀的女子抢走了,到时候,你哭都找不到地方。”白伊一脸的恍然大悟,现在知道解决办法了,自然就不怎么担心了,这会儿,还不忘调侃着自己的好友。

        “哼,就拓拔峥那南蛮子样儿,娘子才不会看上他呢!我这么*倜傥,英俊潇洒,娘子不会放弃我而去喜欢他的,放心吧!”楚振轩一脸的自豪,他一向对自己的长相很自信,而且,他从来没有这么爱自己这幅英俊的皮囊过。

        “哈哈哈,轩,你还是这么的过分自信啊!嗯?”听见好友这样说,白伊除了有些失笑外,并没有其他反应,他自己喜欢了好友这般自恋。

        “那是,这点儿自信,我还是有的。哈哈哈!”说他胖,他还喘上了。

        “行了,赶紧说说弟妹信中说的关于那个自,爆,炸,弹,解决办法吧!”白伊阻止了好友的自恋,问着解决办法。

        “偷,袭。”楚振轩看着自己的好友,只说了两个字。

        “哦?怎么说。”白伊看着楚振轩,并不多话,等着他的解释。

        “那个炸,弹,是自,爆,炸,弹,轻轻一点点的小动静,就会自己爆,炸,而且,这个炸,弹,不需要火引子。”楚振轩把紫凝霜告诉他的这个炸,弹,的特点告诉白伊,白伊是聪明人,自然一点就通。

        “你是说,我们晚上去偷袭,只需要引,爆,一部分,就可以基本全部引,爆,?”白伊反问。

        “没错,不能剧烈运动,肯定不会放太多在身上,肯定都是固定的放在某一个地方。”楚振轩胸有成竹,他很庆幸娶了一个文武双全的娘子。

        “好,那么,偷袭人员,可是选定了?”既然已经有了办法,他也就不再多问。

        “嗯,不需要太多人,我和易风两个,足以。”楚振轩知道这里面,就自己和易风的武功最高,所以,他们两个人去,最合适不过了。

        找到了办法,粮食的问题,也已经解决,两人也就不再愁眉苦脸的,愁眉苦脸的人,换了别人,也验证了一句话,谁笑到最后,谁才是赢家。

        …………………………………………………………………………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哦!!!……………………………………………………………………………………………………………………………………………………………

        话分两头,楚振轩这边是高兴了,但是拓拔峥这边,可就没那么高兴了,相反的,他现在是大发雷霆啊!

        “你们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嗯?为什么我们死了那么人?啊?你们说啊,你们都是饭桶么?有人突围出去,搬救兵,运粮食,你们不告诉我,现在有人偷袭回来,带来了粮草和救兵,要不是有人直接禀报我,你们,还准备瞒着我到什么时候?嗯?丞相大人,您是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嗯?”拓拔峥很生气,他当时受伤昏迷,西门守卫是跟丞相说的,他自然要拿丞相巴勒特开刀。

        “皇上,老臣是担心您的伤势,所以………”巴勒特见皇帝真的生气了,惶恐的跪下,说着自己把这件事情瞒着皇帝的原因。

        “巴勒特,你把朕当成傻子吗?啊?来人,把丞相关入牢房。”拓拔峥是真的太生气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没人告诉自己?他是个新皇,哪怕刚登基的时候,打开杀戒,使用残忍的手段为自己立了一些威信,但是,毕竟还是新皇,自己没办法相信他们,哪怕是一直跟着自己的,一直是保守派(也就是说,比较保守的一派,沿袭老传统,认为传位应传于嫡长子,也就是,皇后的第一个孩子。而卢月还有改革派,这一派的人,认为传位要传贤,皇位,是能者居之。)

        “皇上,老臣冤枉啊,老臣对皇上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啊皇上。皇上~~~”随着侍卫越拖越远,巴勒特的喊声也越来越小。

        地下跪着的其他相关人士在下面战战兢兢,不敢出声,生怕一出声,就让震怒的皇帝想起自己拿自己开涮。

        “阿萨拜,你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朕。”拓拔峥惩治完巴勒特,又把视线转向了阿萨拜。不得不说。君王都是多疑的,而且,伴君如伴虎啊!一不小心,可是要掉脑袋的。

        “皇上明鉴哪,这都不关小的的事啊,那个时候,小的是来给您禀报来着,可是,到了您的帐外,丞相说您受伤了,已经睡着了,让小的有什么问题,先跟他说,于是,小的就把所有的事情,给丞相讲了,然后,小的就走了呀!小的以为丞相会跟您说的,真的不关小的的事情啊!”

        “你当时,是怎么给丞相说的?你把那天你们两个人的情况,完完整整的回忆,复述一遍。”虽然生气,但是现在,理智也回来了,自然要问清楚缘由,不能错杀忠臣。

        “是,事情,是这样子的,小的回去以后,发现西门二十几个守卫都死了,于是,连忙跑过来准备向您汇报,但是,出来的是丞相,他把小的拦在帐外,”紧接着阿萨拜回忆了那天的情况:[“皇上受了重伤,已经陷入昏迷了,军医正在医治。你有什么事情,就先跟我说。”巴勒特听见军账外的禀报声,走了出来。

        “属下参见丞相。”阿萨拜看是丞相出来了,又听丞相说皇上受了重伤昏迷了,立马担忧的问道:“皇上没事吧?”只是这担忧几分真,几分假,就不知道了。

        “没什么大碍,只是流血过多了,军医已经正在医治呢!快说说你有什么事情吧!”巴勒特敷衍着他的问候,有些不耐烦的问着他要反应的问题。

        “是这样的,今天我们从东门这里回到西门以后,发现西门留守的二十几个守卫全部被杀,有人从那里突围出去了。”阿萨拜如实的禀报着西门的情况。

        “看来,我们中计了。他们几个月没开城门,今日突然大开城门,就是为了把西门的守卫引到这里来,他们好突围出去。”巴勒特眯着眼睛,想到了这个可能。“你们有派人去追么?”紧接着,他向是想到什么似的,转过头问着阿萨拜。

        “是,已经派人去追了,但是,去追的人还没有回来。”阿萨拜急忙回答。

        “嗯,那就好,你先回去吧,去追的人回来了,就告诉我。然后,这几天就看紧回来的那条路,他们肯定是去搬救兵了。”巴勒特交代着阿萨拜。

        “是,属下明白。”阿萨拜恭敬的回答。

        “嗯,去吧!”巴勒特说完,转身看了军帐。”]

        “皇上,事情,就是这样的。”不到一刻钟,阿萨拜就回忆完了当天的状况。

        “你说的可是真的?”

        “回皇上,小的所说句句属实,万万不敢有一丝隐瞒。”阿萨拜忐忑了。

        “你下去吧,你们都下去吧!”沉默良久之后,拓拔峥选择相信阿萨拜的话,但是,他还是要查证一番的,毕竟当时,军医也在不是。

        …………………………………………………………………………

        ………………………………………我是华丽丽的,分割线哦!!!……………………………………………………………………………………………………………………………………………………………

        “来人,去吧军医叫来。”阿萨拜他们走后,拓拔峥让人带军医来。

        军医来了之后,也说了那天的一些情况,和阿萨拜说的基本一致:

        “皇上受了重伤,已经陷入昏迷了,军医正在医治。你有什么事情,就先跟我说。”巴勒特听见军账外的禀报声,走了出来。

        “属下参见丞相。”阿萨拜看是丞相出来了,又听丞相说皇上受了重伤昏迷了,立马担忧的问道:“皇上没事吧?”只是这担忧几分真,几分假,就不知道了。

        “没什么大碍,只是流血过多了,军医已经正在医治呢!快说说你有什么事情吧!”巴勒特敷衍着他的问候,有些不耐烦的问着他要反应的问题。

        “是这样的,今天我们从东门这里回到西门以后,发现西门留守的二十几个守卫全部被杀,有人从那里突围出去了。”阿萨拜如实的禀报着西门的情况。

        “看来,我们中计了。他们几个月没开城门,今日突然大开城门,就是为了把西门的守卫引到这里来,他们好突围出去。”巴勒特眯着眼睛,想到了这个可能。“你们有派人去追么?”紧接着,他向是想到什么似的,转过头问着阿萨拜。

        “是,已经派人去追了,但是,去追的人还没有回来。”阿萨拜急忙回答。

        “嗯,那就好,你先回去吧,去追的人回来了,就告诉我。然后,这几天就看紧回来的那条路,他们肯定是去搬救兵了。”巴勒特交代着阿萨拜。

        “是,属下明白。”阿萨拜恭敬的回答。

        “嗯,去吧!”巴勒特说完,转身看了军帐。

        “你下去吧。”“老臣告退。”

        “来人,去吧丞相带出来。”

        果真是伴君如伴虎啊,前一刻刚被打入牢房,下一刻,就被放出来了。

        “老臣参见皇上。”巴勒特被带了出来。

        “丞相免礼,朕已经查清楚了,是朕错怪你了,让丞相受了委屈。”拓拔峥为了不伤忠臣的心,积极的表示歉意。

        “老臣不敢当啊,为皇上分忧,是老臣的职业,此时也怪老臣考虑不周。”巴勒特连忙表示惶恐,让皇帝给他道歉,他不敢当啊!

        “行了,今后的攻,城之计策,还需要丞相与众位大臣的共同努力呢!”

        “是。”

        这是典型的打一巴掌,再给一颗甜枣儿?哎,也是君臣相处之道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3285/22956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