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合伙人 > 67.第67章 六十七、学好数学很重要!

67.第67章 六十七、学好数学很重要!

        “你最近眼睛上是不是出现了一条黑色的竖直细线?”

        听到我这么问,刘锦纤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是来帮你的,当然知道。”我叉起一块被赵卿禾切好的牛排,微微的对着刘锦纤笑了笑,“我们还是先吃点东西再谈吧。”

        脸上装着胸有成竹,我脑子里的乱麻却搅成了一团。

        这才一天时间,被小鬼降盯上的人就又发现了一个。

        虽然理论上来说,发现的人越多,找起线索来就越容易。但是,这小鬼降是不是勤快得有点过分了?

        金融危机之后,难道就连降头界都开始搞促销了吗?

        我嚼着嘴里的肉,也是有点搞不懂了。

        心不在焉的吃完了东西,大概是因为我一直没说话的缘故,所以桌上也是一片沉默。等各自都吃完了之后,叶欣然觉得餐厅里人多眼杂的不方便,于是就提议去刘锦纤住的客房里去谈。

        我们几个人跟着刘锦纤上了电梯,到了二十三楼,等她走到一间房门前刷了门卡,我们就陆续走了进去。

        这时候走廊上一个搂着姑娘刚出房门的哥们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也是膛目结舌。然后那哥们看着刘锦纤叶欣然赵卿禾她们走进了房间之后,在经过房间门前的时候,冲着走在最后、正转身准备要把房门关上的我悄悄的竖起了大拇指,还给了我一个“你懂的”的眼神。

        喂喂喂哥们,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啊。

        呸呸呸,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关上了房门,走到房间里。这时候刘锦纤安静的坐在了大床边,叶欣然和赵卿禾则坐到了床边的沙发上。

        “虽然我现在有很多关于韦晋的问题想问你。”我把脑海中的问题排序了一边,“但是你还是先说说你目前的情况吧,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刘锦纤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反手就开始脱衣服。感觉这时候叶欣然和赵卿禾看我的眼神都变了。

        刘锦纤把上衣脱了下来之后,上身就只剩下了一个半杯的文胸,被挤出的事业线颇为壮观。然后在刘锦纤上半身原本被衣服遮盖住的地方,是一块块小小的、手印的形状的、乌灰色淤青。甚至还有半块的淤青从裤子腰带的地方露了出来。这些淤青在刘锦纤白皙肌肤的反衬下,显得触目惊心。

        我上去查看了一下这些淤青,伸手在其中的一块淤青上搓了几下,似乎是皮肤在受到外力打击之后血淤未散而产生的。

        “这些淤青,最开始被你发现的时候,是不是一个个的血手印?”我问。

        “你真的知道!”刘锦纤听到我的问题之后很明显的激动了起来,然后就想要扑过来像是要抓住救命稻草一样,不过却是被赵卿禾走过来给挡着了,于是刘锦纤顺势就抱住了赵卿禾,“你们一定要帮我!”

        叶欣然看到这里也是有点愣住了,我点点头,只是对着刘锦纤说,“跟我讲讲你这几天遇到的情况吧。”

        刘锦纤这时候稍微冷静了一点,“大概是在上个星期的时候,那天早上我刚准备要穿袜子的时候,在脚腕上发现了一个血淋淋的手印。那时我吓坏了,以为是家里进了贼,于是就赶紧检查了一下家里,但是发现家里什么东西都没少。”

        我点点头,示意她陆续往下说。

        “当天夜里我就不敢回家了,就到了一个朋友家里去住。然后第二天我再回家去拿东西的时候,发现家里到处被印满了血印,密密麻麻的到处都是,就像,就像是在到处找我一样。”

        “我当时就跑掉了,下楼的时候碰到了物业的保安,于是就让他到我家里去看看。”刘锦纤微微的带上了哭腔,“结果保安跟着我到了家里的时候,那些血手印又全部都不见了。保安说我神经病,然后就走了。”

        “不哭不哭,我懂你的。”赵卿禾拍了拍刘锦纤的后背,安慰她。顺便帮刘锦纤把衣服重新套了上去。

        赵卿禾这倒不是瞎说,当年她们宿舍送不走碟仙的时候,整个宿舍都被人说过是精神有问题。

        “然后呢?”我继续问。

        “然后我就一直不敢回家,都去朋友家过夜。头天晚上还没事。第二天晚上就被人打醒了。我当时开了灯一看,小腿上被打上了一个血印子,朋友当时也被吓到了。后来我洗血印子的时候才发现,血洗掉之后,腿上的手印剩下了一块乌乌的印子,怎么都搓不掉。”

        “然后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总会发现新的血手印出现在身上?”我试着推测。

        “这些印子都是昨天晚上突然出现的。”刘锦纤被赵卿禾来回轻轻的抚摸着后背,时不时还轻轻拍打几下,情绪倒是稳定,“那天天一亮,朋友就托人帮我求来了一个护身符,我戴上了之后,就连续两天都没事。我也以为没事了,于是后来换了家里的门锁,就回去住了。谁知道昨天晚上,那个玉牌突然碎掉了,然后灯也黑了,我就感觉到有人在打我,像是在闹脾气一样……”

        “所以你这次也不敢再去朋友家了,就一个人跑到这里开房躲着?”叶欣然问。

        “嗯,昨晚我披着大衣,在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店里躲了一晚上,也不敢睡。幸好我出门的时候带了包,所以今早买了身换洗的衣服之后,我就躲到这里来了。”

        “为什么你没想过要报警?”叶欣然似乎对人民群众的依赖程度颇为不满。

        “我报过警啊。”刘锦纤鼓着眼睛看向叶欣然,也是一副气不过,很委屈的样子,“那天在朋友家里的时候我们就报了警。结果警察到了她家里,没有找到贼,只是警告我们不要恶作剧。后来哪还敢去报警啊。”

        之后我和叶欣然断断续续的又问了刘锦纤一些细节,赵卿禾也一直在安抚她,还让我面壁着帮刘锦纤查看了一下伤势,赵卿禾还从包里拿出了随身的应急药品简单的帮她处理了一下。因为我面对着墙壁,看不清楚具体的情况,只听见赵卿禾跟叶欣然看着刘锦纤身上的淤青也是唏嘘不已。

        看来这妹子这几天过得也是心好累哎。

        等等。

        这几天?!

        我神经一紧,暗自回忆了一下她刚才的描述。

        今天该不会就是她的第七天了吧?!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101/143031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