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合伙人 > 88.第88章 八十八、没时间解释了,快发车吧

88.第88章 八十八、没时间解释了,快发车吧

        看到韩君所住的病房居然就是那天晚上我看到黑雾飘出来的那一间,我一个激灵,转身就往住院部大楼里跑回去了。

        进了住院部大楼跑到电梯间前,这时候刚好有一部电梯打开了,一群人正从里面往外走。于是我只好按捺着性子等人先走出来。

        “怎么了?”等人都出来完之后,赵卿禾这时候才从我后边追了上来,跟着我一起进了电梯。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到了点事情。”我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回答她。

        到了五楼,往韩君的病房一路快走。

        坐在韩君病房门口又玩起了手机的刘警官大约是看到我一脸急切的又奔了回来,一下子就跳了起来,然后推开韩君的病房门就往里望。

        顺着刘警官推开的门缝,我看到韩君还好好的躺在房间里的病床上,也许是听到了动静,韩君这时候正微微仰起了头往我们的方向望回来。

        看到一切正常,刘警官有点埋怨的回头看着我,“你们怎么又急匆匆的回来了?害得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

        “没事。”我摇了摇头,只是努力平缓了气息。然后握住了门把手,推开门走了进去。

        “别动噢,我帮你检查一下。”走到病床头跟韩君对视了一眼,然后我慢慢的伸手摸向她的头,微微拉扯开她的上眼皮,看了一下她的眼球。

        在韩君瞳孔正上方的眼白部分,有一道断断续续的竖直黑线突兀的立在那里。黑线浅淡,几乎都快要消失看不见了。

        黑线断断续续,意味着韩君跟降头亲密接触过,但是并没有被下降头;黑线浅淡,意味着降头对她的影响正在淡去,并不是最近接触到的降头。

        “案发当时的情况,你能再跟我详细说一遍吗?”我坐到床边的椅子上,放慢了语速,看着韩君说到。

        之前因为觉察到了韩君的证词里有跟事实不相符的地方,我也就没有再把她说过的话放在心上,只当做是别用用心的涉案人员在避重就轻、逃脱罪责。

        但是,如果她说的其他部分真的都是事实呢?

        那么她一定还看到过别的什么东西。

        而且,说不定真的就跟小鬼降有关。

        韩君虽然有点疑惑,但是还是又跟我复述了一遍当时的情况。

        当韩君再次说到孙鹏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突然掐住了她的脖子时,我打断了她,“你再仔细的回忆一下,当时死者突然神情大变的时候,或者是之前,你还发现过什么有反常的情况吗?”

        韩君想了想,摇了摇头,说,没有了。

        “你既然之前直觉上只记得当时是闹鬼了,但是从你对血手印的看法来看,你并不是对灵异之事那么在意的那种人。因此当时肯定有什么事情是你看到过却没有刻意去记的。”我鼓励她继续回忆下去,“所以你才会只记住了心里‘闹鬼’的结论,却忘记了细节。你再仔细的想一想?”

        “唔……”韩君躺在床上仰着头,思索了良久。

        “对了,我那天好像是看到过有一团黑色的烟雾钻到了他的身上。”韩君突然轻轻的拍了一下床板,“淡淡的,好像看得见又好像是我的错觉。”

        黑雾!

        这就对了。

        “我能去你家里看一看吗?”我打起了精神。

        “我倒是不介意。不过我家的钥匙我已经给警察他们了。”韩君说。

        “好,那你好好休养。早日康复。”安抚了一下韩君,然后我就离开了病房。

        出了病房,我赶紧就打电话给张老头,电话一接通,我直接就问了,“青莲业火咒是什么流派的咒术?”

        “……”张老头沉默了一下,“你怎么跟茅山外宗的人扯上关系了?”

        这茅山外宗我倒是知道。所谓的茅山外宗,其实并不是一个组织统一的流派,凡是源出茅山又脱离了茅山本宗的,基本上都可以说是茅山外宗。虽然依然可以归为茅山一系,但是就像兰州拉面馆里从店长大厨到服务员可能没有一个人去过兰州一样,如果是脱离得较早的派系,基本上只要流传个几代,就已经和上清派的茅山本宗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瓜葛了。只不过是沿用老字号而已。

        “我也不清楚人家是不是茅山的人,不过那是哪一脉的咒术?”我补了一句,“那一脉应该是有传承驭鬼术的对吧。”

        “嗯,能用出这个咒术的,玩鬼肯定是不会差。青莲业火,顾名思义,青色的火,指的就是鬼火。”张老头慢悠悠的说,“青莲业火咒跟灭灵钉、滴魂引之类的玩意,都是同一帮人搞出来的,性质也差不多。”

        “邪派啊?”其他的几样我不认识,不过记得我听人说过,灭灵钉这种玩意,放在几百年前,正派道统的人仅仅用一下就是足以逐出师门的罪责,可见其邪性的程度。既然张老头说青莲业火咒跟灭灵钉的性质差不多,那肯定也不是什么好玩意了。

        “那帮人在玩鬼玩魂的方面,是走得比较深远。”张老头顿了一顿,“虽然不能说那帮人都是坏人,但是说他们是邪派,大体上也是没错的。”

        看来这何秘书的水,也是够深的。

        “那我明白了。”确认了一遍答案,我就挂掉了电话。

        我这头刚挂了电话,叶欣然的电话就打了进来,“我现在已经到人民一院了,是要去找你们还是在停车场里等你们?”

        “我们马上就去找你。”

        就在刚才,我突然猛地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虽然整个事情的脉络我还不是很清楚,但是说到底我特么又不是警察,只要把先把赵卿禾她身上的小鬼降给解了,剩下的事就算查个一年半载我也不着急啊。到时候就算查不出结果来,又关我什么事了。

        而关于小鬼降的话,现在案件相关的人士基本上都死得差不多了,韩君她看起来虽然有事隐瞒着,但是在小鬼降方面,她大概是真的不懂。

        所以简单粗暴的一梳理之后,直接正面去找最可能知情的何秘书把事情挑明了问清楚不才是最靠谱的吗?

        到了停车场找到了叶欣然开的车之后,跟赵卿禾上了车之后,我就跟坐在驾驶座上的叶欣然说,“先不去刘锦纤家了,我们先跑一趟王氏地产那边。”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101/145223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