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合伙人 > 102.第102章 一零二、肉戏才不是卖点呢!

102.第102章 一零二、肉戏才不是卖点呢!

        既然那个降头师明明名下有不少的存款还要到医院里来当工作人员,那么他炼制小鬼降的婴孩尸体十有八九就是从医院里得到的。

        小鬼降既然是人工炼制出来的阴物,并且一年到头里医院里的死婴数量绝对不会少,那么降头师也就不会没有选择。

        而婴孩的尸体其实都差不多,如果要选择的话,那么基本上就只能从生日方面来考虑了。

        东南亚一带通行的历法是公历或者佛历,再考虑到那个赵鹏其实是本地人的话,结合农历,其实优选的日子也就那么几个:按佛历来算,盂兰盆节、还有六月鬼节算是优选;按农历来算,则大概会优选阴年阴日阴时。

        结果我在妇产科的分娩难产记录里翻了半天,却始终没有找到符合的信息。

        难道是我猜错了?

        我开始查找急诊记录里有没有与之相符的目标。

        “嗡嗡翁嗡嗡、嗡嗡翁嗡嗡……”

        我摸出震动着的手机来,接了电话,听到的是苏离安清脆的嗓音,“我们在那个降头师的家里找了半天了,那个小鬼降的本体可以确定不在这里。”

        坏消息。

        “我现在还在医院里翻病历。”我想了想,然后就问苏离安,“降头师选择炼小鬼降的婴孩的时候,可以不挑小孩生日的吗?”

        “可以不挑。但是理论上最好的还是在六月中旬鬼节附近还有盂兰盆节的时候横死的婴儿。”苏离安接着说,“那我们待会就去医院跟你汇合。哎,这个你先装好,待会一起搬上车吧。还有那个我也要……”

        “……”这是鬼子进村的节奏啊。我无语的挂上了电话,只是继续把记录又翻了一遍。

        那就没错了啊,理论上优选的日子我都查了一遍,并没有难产死婴的记录。

        难道那个降头师其实并没有那么挑剔?随便挑了个死婴就拿去炼降头了?

        他有病吧。

        我抚着额头有点心烦意乱,坐在电脑椅上整理着思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淡淡的香风袭来,然后我感觉到坐着的电脑椅微微的往旁边下沉了一些。抬起头来一看,原来是赵卿禾这时候坐到了椅子的扶手上,然后放了一纸杯的水在桌面上,语气似乎很轻松的说:“休息一下吧,不是还有两天嘛。”

        我看了看电脑屏幕右下角显示的时间,现在都已经快十二点了。

        出于稳妥起见,我把刚才苏离安给我的那个像是迷你版酒精灯一样的油灯给拿了出来,然后就点燃了。

        “这东西又是做什么的?”赵卿禾看着那个油灯,似乎是有点好奇。

        “不清楚,不过大概是驱蚊用的吧。”苏离安既然知道最近小鬼降在作祟,她在这方面又是专业的,那么我猜这玩意应该有驱逐小鬼降的作用。

        赵卿禾“哦”了一声。

        “你说,如果找不到那个小鬼降的话,会不会中了降头的人就会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赵卿禾弯下腰来握着鼠标拖动了一下数据库的界面,并没有看我。

        “少女你还是开心的样子比较好看,忧郁风不适合你啦。”我扯开话题,不想往最坏的方面联想。

        “我现在还尸骨未寒你就开始说这种话咯?!”赵卿禾扭过头来横了我一眼。

        我默默的往赵卿禾的侧腰上戳了一下,“哎哟我去,你最近是皮痒了是吧?”

        “哈哈哈。”赵卿禾条件反射的腰肢一扭,从电脑椅的扶手上一滑,不小心就落下来坐到了我的大腿上。

        于是我顺手就把赵卿禾揽住不让她站起来,另外一只手就继续戳着她的腰。赵卿禾最受不了被挠痒痒了,这时候整个人在我怀里笑得花枝乱颤,“啊哈哈哈哈,别闹了,哈哈哈哈哈,喂!哈哈哈你好烦啊,哈哈哈哈哈……”

        最后等到赵卿禾被挠得几乎都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我才终于停下了魔爪,颇为得意的看着她。嘿嘿嘿,让你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

        赵卿禾这时候安静的喘着气在休息,气氛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你看吧,我就说你笑起来比较好看了。”我伸手捏了一把赵卿禾透着潮红的白皙脸蛋。

        赵卿禾这时候抬起头来默然不语,只是看着我的眼睛,眼波流转,翘挺的胸脯微微地起伏。然后她的手指在我的胸口轻轻的挑弄着。

        “妹子你可别现在勾引我啊。”现在小鬼降的事情还没搞定呢,可不是玩闹的时候,“我们还有正事要忙的呢。”

        赵卿禾听完了我的话,没有回答我。大眼睛只是往下微微的扫了扫,接着又抬起了眼帘,颇为娇俏地横了我一眼。所谓明眸善睐,风情万种,说的大概就是这样的了。

        然后赵卿禾在我的怀里扭动着蹭了蹭。温香软玉、触感撩人。

        让小鬼降见鬼去吧!

        我又不是出家人,这种时候还能把持得住的话就算我内分泌失调好不好!

        内火上涌,我站起来扑着就把赵卿禾轻轻的推着摁倒在了桌上的电脑显示器旁。

        赵卿禾此时娇软地仰倒在桌面上,呼吸也微微的急促了起来,俏脸嫣然,顾盼迷离,仿佛是颗软糯的糖水汤圆,我弯下腰来就准备凑过去,想要在上面轻轻的尝上一口。

        “我们是不是应该晚几分钟再来的?”苏离安清脆的嗓音突然冷不丁的响了起来。

        我跟赵卿禾一个激灵就齐刷刷地愕然往声音的方向望了过去,只见在档案室被推开了的门边,苏离安正饶有趣味地扬着眉毛,带着一副“我懂的”的表情在看着我们。然后站在苏离安身边的,是有点目瞪口呆了的范雨橙。

        我只好无奈的站直了身子,赵卿禾软在桌面上歇了一下,拉着我伸过去的手在桌面上坐了起来。

        “什么叫晚几分钟啊?!以我的身体素质,你至少得过几个小时再来好不好。”这一惊之下,我的兴致也被浇灭得差不多了,挠了挠脑袋没好气的重新在电脑椅上坐了下去。

        “是是是,你最厉害了。”苏离安白了我一眼,一副“随你怎么胡扯”的样子,“当心弄出人命来噢。”

        咦?!

        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

        “弄出人命来?!”我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

        “喂!”一向落落大方的赵卿禾这时候难得的不好意思了起来,颇为娇羞地拍了我一下。

        “别闹!”我握住了赵卿禾轻轻拍过来的手,试图抓住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思绪。

        我之前也是笨死了!

        我放开手对着键盘就是一阵“嗒嗒嗒嗒”了起来。

        医院里的死婴,并非只有分娩难产这一种来历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101/150850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