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战圣传 > 467.第467章 王者生死第一战

467.第467章 王者生死第一战

        与女神赵静若相见之后,千月并没有就此回去了天门,而是留下在主城之中。而对于若曦还有已经放下心结的李晓晓,中域主城虽然是有着中域之主的坐镇,但他并不放心两女留在此地。

        两人都是他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人之一,自然不容出现任何意外。直接送回了天门,在那里,有着天门门主的坐镇,更有天王级法器,可以震慑天下,无惧一切,这才是千月最为放心之处。

        而他,则是留在封王神殿中,是要开始闭关静修,准备八天后华山战台的一战,是三个月前他接下战王挑战贴的巅峰一战。

        对于战王,他丝毫不敢小瞧对方,必须做足完全的准备。

        而他正在静修的这个时候,关于斗战圣王与战王于华山战台巅峰一战的消息也再度响起来,引起天下间的沸腾。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次并非只是寻常的切磋对战,而是关乎王者之间的真正第一战,甚至是生死第一战,影响甚大。

        王者作为年轻一代最绝颠的存在,他们一直以来都不曾进行最强的一战,就算是镇魔城夺取传承以及登临天梯交手的时候,都未曾展现过,都只是他们真正实力的冰山一角,九牛一毛而已。

        但这一次华山战台一战,则是王者间最强一战,超越了以往王者的任何一战,展现所有实力的一战,备受天下间所有人的瞩目。

        因为整个天下的人都想知道,王者的最强战力究竟强大得何等地步。

        大战前夜,在万众瞩目之下,千月离开封王神殿,立身在天山绝巅之上,头顶茫茫星空,双臂舒展,浑身一震。

        轰地一声巨响,漫天星辉都滚滚垂临下来,加诸其身,仿佛神坻般恐怖无量,让天门分门中无数弟子看见这一幕,都快要忍不住跪拜下来,顶礼膜拜。

        下一刻,他从山巅之上一步迈出,整个人直接消失不见,不知何向。

        东域南岭之地,是一片方圆数以十万里的浩广古地,不似其他地方遍布生长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莽荒古林,此地树木青葱而不古老,是新近生长出来的山林。

        但南岭也是遍产灵石的灵脉之地,地下深处遍布着无数大大小小的灵脉,是天下各大势力分门的主要集中之地,挖掘灵脉。

        而南岭之中,有着一处举世闻名的神山,即便在遥远而古老的诸神时代中,都是赫赫有名的神山之一,名讳华山。

        华山之大,直插九天云霄,巍峨壮阔,山峰几欲直抵九霄云外域外之地,仿佛诸天星辰都围绕神山旋转,充满了神秘感。

        这座古老而神秘的神山,即便在诸神大破灭的时候,依旧都能够保存下来,平添几分迷雾般的奇异感。

        苍冥纪三年九月二十三,这一日,无可置疑是小神界五大域中所有人备受关注的一个日子,而华山同样也是天下人重点瞩目之地。

        只因这一日,天门的斗战圣王和百界联盟的少盟主战王,将会是在战台上展开真正一战。

        这一日凌晨旭日尚未东升,满天星辰尚在诸天映照,但是四方八野却已经有着一道又一道流光快速地闪现,自遥远的各方天地奔赴此地。有年轻一代强者,有闻名天下的散修,也有源自于各大势力的权势人物,纷纷到来。

        还没有达到太阳升起之时,华山山峰之上,一处被开拓出来的辽阔演武场地中,已然是被无数各地修者汹涌挤满,几乎除却了中央比试之地外,便再也没有任何的空隙让人挤入。

        但一方方大教的教主级权势强者都有着辇车端坐,云立于虚空之上,并不受到这般无奈的挤压,显得舒适许多。

        清晨,旭日缓缓初升,当第一缕阳光透过无限长空投影映照在华山之上时,华山已然是喧闹沸腾。

        令人讶异的是,一些头脑精灵的修者更是令人错愕地放出一座座虚空楼阁,专门陈设宴席,可以让人前往虚空楼阁一边品尝美酒佳肴一边惬意地观赏双王一战。

        只不过要价却是狮子大开口,只是简简单单的进门费就要收取五十斤灵石的费用。而即便随便一盘菜肴的费用都是要一百斤灵石以上,靠近窗户的宴桌更是要收取两百斤灵石的宴桌费,美名其曰可以看得更是全面,令的不少修者差点破口大骂,简直贵得一塌糊涂。

        但贵则贵,对于一般人来说或许是相当肉痛,对于真正大势力出身的一些杰出传人或者重要子弟,这些灵石还是能够支付得起,且也不想在外人面前显得小气,甚至连消费都是十斤灵石为基数去给,相当地大方。

        这样一来,不但这些虚空楼阁的老板赚得盘满钵满,而店小二同样也是收取灵石小费收得眉开眼笑,脸上全是绽放开来的灿烂笑脸。

        不间断地,一辆又一辆教主级尊贵乘座相继出现,以半神境妖兽为拉车兽,辇车中尽是端坐着气息可怖的大教之主或者极具权势的太上长老,占据了一片天地,让许多修者都不干事过于靠近。

        云霄之上,更是隐隐约约可见一座又一座古老而庄严巨大的宫殿,悬立于虚空中,里面的超级强者肆意释放开滔天威压的,扭曲虚空。

        那都是真正顶尖大势力的宫殿,他们自立一片虚空,不与其他人挤压一片天地,显得突兀而瞩目,但更令人羡慕。

        其中一座古殿之中,一位病恹恹的老者颤颤巍巍站在殿宇前方,昏黄的老眸扫视向四处林立的乘座、宫殿,还有大量的修者身影,神情漠然。

        他的身边两侧各自站着两道身影,一个中年,一个青年,但气息相当可怕,年轻男子更是一位恐怖之极的王者人物,正是天武王。

        而老者与中年人自然就是苍云老祖与武宗宗主了,他们也前来观战了。

        突然之间,苍云老祖望向上方,咧开只剩下几颗老牙的皱皮嘴巴,奇异一笑:“早就知道这些人会忍不住来了。”

        轰——

        天穹之上空间之门打开,一艘要比其它宫殿都要大的神级战船缓缓驶出降临,虚空都荡漾起一圈圈涟漪,通体青芒流露,竖起一杆战旗,迎风猎猎作响之中众人皆可见旗上是一颗古老的神树,流露出无比沛然的气息。

        超级势力端木世家到临。

        这是第一个到临的超级势力,看着船身之上一位慈和的青袍老者,虽然笑容亲切淡然,但隐约之间依旧有着通天的威压在划现,让整片天地都仿佛为之一颤。

        端木之主!

        纵然天下人都知道这一次双王大战将会受到何等瞩目的关注,但不曾想到身为至强者的端木之主都亲自到临了,令人震惊。

        不过想想也是如此,这一次双王之战,关乎着太多太多了,牵涉到将来唯一真王神座的巅峰争夺,甚至是未来小神界由谁主宰的命运。

        毕竟无论是斗战圣王还是战王,都是年轻称王的年轻一代最强者,也是唯一真王道路上上强而有力的竞争者,在诸王并立的当今都很有可能成为唯一真王的人物。他们的真正一战,自然是备受着至强者的关注了。

        端木之主旁侧,端木神女倩影俏立,秋水为神玉为骨,神圣倾城,让人侧目。然此时的她脸颜恬静出尘,心如镜子平静,秋波无荡。

        “哈哈哈,端木之主,没想到你竟然是第一个到来的人,了不得啊。”天穹之上回荡起一道爽朗的大笑,蕴着一种奇异的魔力,让在场不少修者浑身血气都在震荡沸腾,心生恐惧,望向天穹,又是一扇空间之门打开,一头巨大而天蛇缓缓爬向游延出来。

        天蛇背上,有着一座古老而巨大的石台,其上林立着众多强者。为首一人虎背熊腰,生得甚是魁梧高大,头上戴着一顶古老的石皇冠,正是远古种族石族的至强者石皇,他也带着石族一众顶尖强者到临观战了。

        随后,浩瀚冰域、元泱殿、天羽阁、白家、欧阳世家、百族联盟等一个有一个超级势力相继而来,全都是聚集在华山之上,一尊又一尊至强者离开各自势力,竟然直接屹立在天穹之上,前往观战。

        且这种高度高不可攀,代表了至强者的地位。

        随后,几道与天地大道相合的模糊身影到来,通体流溢出模糊而至强的道痕,隐约可见其中一人是为曼妙女子,他们竟然是与诸圣并立在一起,地位对等。

        让人诧异,竟都是至强者级别的可怕人物,不然其他至强者绝对不会是让他们与自己同立一个高度上。

        到底是何方神圣呢?

        在他们之下,也有着一道又一道气息可怖的年轻身影屹立,他们与诸教之主同起同坐,身份平等,一点也没有因为他们是大教之主而身份低下一些,也备受其他教主的正视与平等对待。

        正是各路的诸王强者,他们也是到来,也要观看这一场王者真正第一战。

        这让不少年轻俊才心头上热血沸腾,正是处于年轻容易冲动的年纪,也是一生之中最为热血沸腾的时代。

        每一个年轻人都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似得双王一般,备受天下人的瞩目,令至强者都要前来观战,让天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哪怕就是只有短短片刻之间,哪怕一战之后立刻身死,也会有无数人愿意,无悔无怨。

        人生能够如此巅峰一战,足矣。

        西方的空间之门打开,一艘战船宏然出现,流露出通天彻地的战者气息,几乎就要惊爆整片宏大天穹,百界联盟的战船也终于是到来了。

        战船之上,百界联盟盟主屹立在船头上,身影模糊,一步迈了出去,登天而上,与诸圣立身在苍宇之上。

        而另一道身影也同样是在虚空中缓步走落,拾阶而下,迈向华山演武场的中央战台。

        他身影挺拔高大,背负着一杆黑金长枪,脚步坚定而沉重。每一步的落下都在虚空中踩踏出一个深陷而清晰的脚印,沿路而下,清晰可见。

        满头皆是飞舞的漆黑长发,眸光如剑般锋利,所过之处,无数强者皆是不敢正视,让他们胆战心惊。

        仅仅只是目光已然是这般地可怕了,若是真正面对上,又该是该是何等地恐。

        只是想一想已经是有种颤抖的感觉了,太过于可怖了,不敢想象下去。

        战王称不上很英俊,甚至只能勉强算得上俊秀,但神情很坚毅冷峻,立身在斑驳的战台上,并不刻意,而是自然而然释放开一股压抑的气息,让靠近华山战台的诸多修者感到一种可怖的压抑感,仿佛是大石压在他们心头上,几乎喘不过气来一样。

        而这个时候,天门一方还没有到来,但没有一个人生出焦急不耐烦的情绪,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加有耐心地等待着,且心中的热情也是持续地高涨。

        战台之上,战王只是静静地伫立在其上,双眸微闭,竟是在闭目养神。

        这般的淡定自然,让不少老一辈强者都在暗自慨叹,不愧是年轻一代的王者人物,仅仅只是这般地淡然态度,已经是超脱了无数年轻一代了。

        毕竟这般年纪正是处于最为容易冲动的年纪,且又是处身于天下人的备受瞩目之下,便是许多已然褪去青涩的老一辈强者只怕很多人都会在忍不住热血沸腾。而能够做到如战王这般平静淡然的人,实属是相当不易,心境修为都近乎妖孽一般可怕了。

        许久之后,天穹之上一扇巨大的空间之门在缓缓打开,流淌出至强恐怖的沛然气息,吸引了所有人的瞩目,一方巨大神台降临,是天门一方的顶尖强者。

        在万众瞩目之下,他们也终于到临了。

        天门门主身边,面对无数势力、无数强者甚至至强者的注视瞩目,千月风淡云轻,身上竟是带有一种超然脱俗的气韵,神采飞扬,身披神铠战衣,缓步走落下华山战台之上。

        这一刻,千月与战王,立身在战台上的两侧,皆是无视所有人,只是看向彼此,眸光在这一刻瞬间凝化为实质,遥遥相对,若惊雷般掠射而出,在空中碰撞。

        喀嚓——

        虚空竟然崩碎了!

        举世震惊,这该是多么强大的人才能具备这种力量,凭借目光都是恐怖如斯了。

        轰隆一声,华山战台在众人目光之下,隆隆地绽放辉芒,并且有着一道道潜藏的玄奥道痕在闪现,出现了一条条道痕神则凝聚而成的神痕锁链,哗啦啦在虚空中进行交织,仙光艳艳,迸发开来。

        本来并不算得上巨大的华山战台被一圈光幕笼罩住,外部不变,但光幕之内仿佛在开天辟地,自成一片广阔的天地,快速地进行变大着,转眼间就是长宽足足百丈巨大了,都拿依旧不曾达到极致,还在快速变大着。

        因为长宽百丈的方形战台虽大,但对于千月和战王这等王者来说,根本不够看的,动辄大战波及的范围就有可能遍及数十里,很是恐怖。

        不过华山战台有灵,会对准对战者而自主地调整战台的空间大小。

        因为这一方华山战台在诸神时代都是赫赫有名的上古战台,据闻是三位大能者亲手建造出来,用之诸神对战的演武战台。

        毕竟诸神太过强大,动辄就是将方圆数以百里的辽阔地域夷为平地,三位大能者就是因为如此而建造出来,有着他们的部分无上道痕所在,也在蛮久岁月之下诞生了自主灵性。

        华山战台之坚固,根本不可摧毁,在诸神时代的远古年间,亦有至强者在战台上对决过,但强大如他们都不曾真正破坏过战台,可想而知究竟是有多么的稳固。

        战台空间在进行着快速地扩大,地板上呈现出更多的斑驳痕迹,坑坑洼洼遍地皆是。更是有着一道道暗红色的痕迹,那都是昔年在华山战台上对决过的强者留下的鲜血,几乎将整座华山战台都染红了。

        同样也是在无声地陈述着昔年那些留下鲜血的历历往事,代表了一段段的恩怨情仇或者巅峰对决,仿佛是能够跨越漫长岁月,在耳畔倾述。

        华山战台嗡嗡颤动了,许久之后,终于缓缓停止下来了。

        本来不大的华山战台,道痕交织,自成一片天地空间,而今已经成为了一片偌大的浩广战台。

        大地斑驳,头顶上空更是有着一颗又一颗漫天镶嵌的诸天星辰,散发着朦胧的光辉,甚至能够感受到丝丝缕缕的星辰之力,让天下人都要震撼。

        也不知昔日缔造小神界的三位大能者究竟是强大到何等地步,竟然可以建造出如此匪夷所思的战台,更是能够内部开拓出另一片天地,满天星辰发现,着实让世人感到无比震撼。

        大能者的手段果然无比恐怖,超越了所有人的想象之外。

        而这个时候,华山战台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青色光幕。

        “天级战台!?”

        那些知释华山战台的人都是震惊,连至强者们都是动容了。因为华山战台的灵智会根据对决双方的实力而开启不同级别的战台,共分为天地玄黄四大级别。以天级最高,黄级最低。

        自然,也会根据境界而选择各个境界中的四大级别,如半神境有半神境级别的天地玄黄四种级别战台,化神也有化神级别的四种战台,因境界而异。

        但一般情况下,各种开启华山战台是不会超过玄级的,哪怕就是化神强者对决也是如此。而地级则是十分稀少,一般也唯有出现惊采绝艳的人物或者高层次的顶尖强者才会开启。

        而至于天级层次的战台,历史之中也只有屈指可数的十几次而已,那基本上都是有至强者对决的时候开启过。而斗战圣王与战王对决竟然也上升到天级战台,则是让所有人都有些不可置信。

        “是啦,华山战台有灵,不会只是决定著对决双方的实力而考虑,也有充分感受到两者间的潜能。”一位远古种族的老不死这般开口,做出自己的猜测,也让不少人相当认同地点头。

        能为年轻一代的王者,哪一个不是绝世妖孽的非凡之辈,资质在古往今来甚至诸天万界之中都是属于极其罕见。且两大王者更是有着神王赐予的王者神冠,与华山战台有所本源感应,特此开启天级战台,却也是应该之事。

        “唔,竟然能够开启出天级战台,果然了不起,不愧是将来能成为神王陛下传承者唯一真王的候选人。”天穹之上,有着五道身影并肩而立,他们身处于至强者所处的高度上,显然也是至强者。

        但诸圣并立,其他人都是很有默契地分开来,相互警惕,也唯有这五人是并肩在一起,看得出来,他们都是相当熟悉与了解之人,不然也不会如此并立在一起。

        “的确不错,不过可惜了,若是想要成为神王陛下的传承,比起那个人还差了不少,他可是开启了……”其中一人摇头有些失望地说道,但话不过一般,立即被居中之人制住了,威严道:“莫说了,那是不能说出去的秘密。”

        顿时沉默下来,显然这是一件不可随便外传的玄秘,不然也不会让至强者都不能说出口。

        诸王沉默无语。虽然也知道这是天级战台,但没有一点意外,相反觉得这是理所当然之事。

        若是连开启天级战台都不能达到,那么也只能表明两大王者都只是庸才,不值得他们去重视。

        华山战台的天级战台空间中,空间辽阔无暇,战王与斗战圣王千月各站战台的两侧,遥遥相对,气势都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在迅速攀升着。

        轰——

        两人的天灵盖上,各自冲起了一道巨大壮阔的血气巨柱,直冲虚空星辰之地,隆隆长鸣,震撼世人的眼珠。

        这等血气实在是太过于强盛了,甚至比起一些教主级强者的血气都要庞然强大得多。

        战王黑金神枪铿锵一声地落地,在坚硬的天级战台上划出一道深刻的痕迹,火花迸溅。而后遥指千月,透发出一缕凌厉的枪芒,打在千月身上,铿锵作响。

        “卑鄙的家伙,竟然还没开始就出狠招了。”天门之中,小愣子破口大骂。永安他们也深表如此,很是愤怒。

        但是王明摇了摇头,道:“你们错了,这不过是战王无意举动,是一身气势凝聚到极致,透发而出的一缕枪芒,并非有意而为之。”

        其他人闻言,不由得倒吸一口寒气,战王竟然这般地恐怖,让人深感忧心。

        “你,可准备好了吗?”战王擎着黑金神枪说道。

        千月浑身战意在急剧沸腾,黑色的重山棍砰地一声砸落战台上,砸出一个坑,道:“战吧。”

        年轻一代王者生死第一战,开幕!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280/143599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