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归 > 第二十三章 久别将见

第二十三章 久别将见

        *玉清观*

        转眼间,李语薇来到道观已有三日,因着那个玄涯子道长正在闭关修炼,所以并不得见。而她在玉清观的一切事宜均是由玄涯子道长的师弟玄鸿子一手打理。

        今日午膳过后,他又出现在李语薇暂住的小院里,他施礼道:“施主在此住的如何?”

        李语薇浅笑道:“甚是舒心。贵观清幽,风景特立,十分宜人。道长照顾也十分周到。”就是太周到了!一天三便饭似的问她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生怕她过的不舒心。

        “如此甚好。师兄自接了盟主书信之后便闭关了,闭关前再三叮嘱贫道要好生照料李施主,贫道自然不敢怠慢。”玄鸿子整个脸上堆满了笑意,李语薇不知道为什么,她见这笑意却浑身不舒服。

        她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勉强扯出几分笑意,道:“道长真是有心了。我看这观中香火不断,甚是旺盛,道长自是很忙,若是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小道童来也是一样。”

        可那玄鸿子却将玄涯子给搬了出来,道:“不敢,师兄吩咐对李施主一事,贫道必得事事亲力亲为。”

        李语薇见他如此说,也不好再做推辞,道:“那便有劳道长了。”

        “荣幸之至。”

        此时,钟声响起,玄鸿子道:“若是施主无事那贫道就先走了,还有功德要做。”

        李语薇回说:“道长好走。”接着使个颜色给一旁的秋雨,让秋雨送他出去。

        秋雪在李语薇耳边嘀咕道:“小姐!这个道长怎么阴魂不散啊!成天在眼前晃悠!”

        李语薇呵呵的笑着,道:“无事,这是人家的道观,他哪里去不得?”

        秋雪撇着嘴道:“这也太勤了些!不会是想在主子面前讨好?”

        “出家人都是清心寡欲的,怎么会在意这些身外之物?”李语薇明显不信,只当秋雪胡说。

        秋雪却道:“小姐,这个玉清观可是主子盖的,而且每年主子都往这里供香火钱。毫不夸张的说,这些道长几乎都是主子养着的。”

        杜逸轩供着他们作何?李语薇挑眉问道:“这些你是如何知晓的?”

        “只是之前在盟里闲聊的时候听说的,不过大长老因此对主子还吹胡子瞪眼的呢!”

        听到这,李语薇心里完全被另一个疑惑给占了,杜逸轩在那个天煞盟中不是说一不二的?还有一个所谓的大长老束着他的手脚?

        她问道:“那个大长老是什么人?”

        秋雪回道:“其实我没见过大长老几次,不过盟里的姐妹们都说他挺凶的。”

        李语薇也歇了再问下去的心思,等找个机会问一下秋雨吧,秋雪和秋雨想必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但是她也挺喜欢秋雪的性子,要不也不会把她放在身边这些日子。

        那个玄鸿子从李语薇住的院子里出来之后,穿过游廊准备去三圣宫做功德,却在半路上遇见一人,他停下行礼道:“原来是顾施主。”

        顾澈一袭月白长衫飘飘逸逸站在那,仿佛等了许久,见到玄鸿子之后俯身作揖道:“道长,我有一事相求。”

        玄鸿子知晓虽然这位顾施主不是天煞盟那位亲自吩咐的,但陈永贵送他来的时候也有一番交代,小陈施主是属于让师兄都很头疼人物,玄鸿子自然不会送上门去找麻烦。

        因此对这位顾施主也是客客气气的。玄鸿子道:“施主尽管开口,但凡贫道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顾澈从怀中拿出一个香囊,道:“你能把这个送给住在院落里的人吗?”

        陈永贵送他来的时候就和顾澈说了李语薇也在玉清观之事,顾澈这两日来都在找机会同李语薇相认,但是又担心依着李语薇的性子怕是不会那么容易认自己。

        这个香囊是李语薇给顾澈绣的,里面装着的是李语薇从小带到大的平安福。

        正好用这个香囊去试探一下李语薇的态度。但是他不敢自己过去,不说那院子里的天煞盟的人都是清一色高手,就连李语薇身边的两个小侍女都是练家子。一个不下心就会打草惊蛇。

        玄鸿子接过香囊,见香囊上有些线头,颜色也有些淡,便知这个香囊定是被人时常放在手中摩挲。他应道:“这个好办,晚膳时,让道童送饭一并送过去。”

        顾澈颔首,再次作揖,声音也有些轻快,“如此便多谢道长。”

        玄鸿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对顾澈道:“贫道正要去三圣宫做功德,顾施主可有兴趣一同前往?”

        顾澈却道:“我身上血腥之气太重,免得污了道教圣地。”

        “无量天尊。”玄鸿子劝道:“通过做功德,施主既能化解心中的怨恨,也能积累这一世的功德,何乐而不为。”

        玄鸿子说完之后也没等顾澈答应便直接走了,顾澈也没再说话,只是向着某个地方深深的看上一眼,然后往三圣宫去。

        夕阳西下,整个玉清宫在落日余晖的衬托下更加显得静谧,时而传出的钟声久久回荡在耳边,生生的破坏了这份静谧美好。

        道童们提着一个个食盒送进李语薇的院里,为首的一位道童对秋雨说:“这位施主,有人托贫道送来此物,烦劳你递给那位李施主。并说,若是李施主想见古人,明日巳时一刻去后山凉亭便是。”

        秋雨应了,遂即拿了香囊进去递给李语薇,“小姐,一个小道童让我给你的。”后又把小道童说的话传给李语薇。

        李语薇颤颤巍巍的接过香囊,她不是不认识,相反她第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她亲手给顾澈做的,在他出征前送给他。

        现在香囊出现了,是不是她的预感是真的?往事一幕幕再次浮现在她眼前……

        “阿澈,这个是我绣的,送给你。”李语薇话没说完,俏脸却红了大半。

        顾澈见到这一幕心情出奇的好,哈哈大笑起来,见李语薇都恨不得把头埋到地上,他放下手中捧着的头盔,将李语薇搂入怀中,在她耳边呢喃道:“等我回来。”

        然后重新拿起头盔,冲李语薇璀璨一笑,便头也不回的走了。李语薇的不舍之情在他走后才彻底爆发出来,她眼眶微红,眼泪直在眼眶中打转,紧接着便一发不可收拾。

        男人自当保家卫国,她就不会给顾澈添乱子,免得他心绪不宁。

        秋雨的话把李语薇拉回现实,“小姐,晚膳摆好了。”

        李语薇的眼中恢复了以往的清明,她对秋雨道:“我现在不想吃,今日有些不舒服,我想歇着了。”

        “好,那我去打水伺候您洗漱。”秋雨心里估摸着应该是那个所谓的故人扰的小姐心绪不宁,没有胃口吃饭,不过看李语薇那样子,这位故人应该是对她很重要。

        秋雨一直把李语薇伺候上塌才去吃饭,秋雪边吃边问道:“小姐这是怎么了?咱们要不要让医大夫来看看?”

        “应该不用。”秋雨回了一句然后继续低头吃饭。

        倒是秋雪追着不放,虽然吃着饭但心里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让李语薇都不吃饭了,秋雪突然问道:“该不会是那个香囊引起的吧?”

        秋雨看了她一眼,还好,没傻透。

        秋雪却以为秋雨看自己的眼神是告诉自己她猜错了,然后又陷入纠结,自言自语道:“那到底是什么呢?”

        秋雨心里咯噔一下,没救了这孩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433/144428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