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归 > 第二十七章 迷药

第二十七章 迷药

        待走近之后,杜逸轩才发现玄涯子的面容严肃异常,一心向道的他怎么会有如此神色,怕是出了什么大事。

        杜逸轩神色也跟着凝重起来,问道:“老道,出了何事?”

        “若你没来贫道还得去请你,还好你来了,免得贫道的再跑一趟。”玄涯子紧绷的脸稍稍放松下来,道:“有人送信给贫道,说是有关于长公主的死因……”

        他一边说一边留意着杜逸轩的反应,“说是长公主是……是自尽而亡。”

        杜逸轩的手指紧攥在一起咯吱出响,咬牙道:“可有证据?”

        玄涯子点头,“说是有,不过得去一趟齐宫。”

        “那人是宫里的人?”

        “不错。”玄涯子估摸着那个女人应该是宫里的嬷嬷之类的,“不过,盟主,贫道担心的是,宫里的人是如何知道咱们之间的关系。”

        杜逸轩刚刚只顾着李宛的事,并没有反应过来这茬,经玄涯子这么一提醒心里却是一惊,眉头紧锁,过了半晌道:“你和她私交甚好,这是帝都人都知晓的,找到你并不奇怪。”

        李宛曾经被诟病时,是玄涯子挺身而出说的一番话让朝堂放弃了对李宛的弹劾惩罚。至此,大齐内外均知玄涯子同李宛私交甚好。

        “她的死因我早有怀疑,只不过一直没有证据无从下手,若是有证据送上门也好,省得我去查了。”杜逸轩嘴角勾起一抹笑,但眼神之中尽是肃杀之意。

        玄涯子感受他那不甚友好的眼神,叹了一口气道:“长公主业已薨逝多年,你又何必执着于此。”

        “老道,那人把此事告诉你的目的是什么?”杜逸轩显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玄涯子是出家人,以慈悲为怀,同他观点自是不同。

        “让贫道进京,为皇帝治病。”

        杜逸轩一愣,“让你为那皇帝治病?那皇帝不是好好的嘛!”

        玄涯子看到这一条件的时候也是十分诧异,因此没有给她回复,直说需要考虑一番。

        杜逸轩问道:“你应允了没有?”

        玄涯子抚着胡须,看向杜逸轩,“贫道若是不允,哪****知道了,这玉清观都得被你给掀了。”

        “说的是。”杜逸轩一本正经的点头,表示很赞同玄涯子的观点。

        玄涯子道:“不过贫道还没有给她明确的回复。”

        杜逸轩斜眤了他一眼,没有理他,他知道他肯定会去的。

        “我在考虑要不要把小语薇送回齐宫……送,担心哪日那皇帝知晓语薇同我的关系之后,她会成为我的死;不送,有些事情的真相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如何为她报仇?”

        玄涯子继续抚着他花白的胡须,道:“你若是下定主意,贫道自会护着小郡主的。有贫道在,能伤她的并不多。”

        “后*宫的腌臜事你也知晓?这可是防不胜防的。”

        饶是杜逸轩再是相信玄涯子也不敢轻易拿自己唯一的女儿去赌,他是想报仇,但绝对不能让女儿有任何的闪失。

        玄涯子却回道:“有道是背靠大树好乘凉,给小郡主在齐宫里找个靠山便是。不过动身去帝都之前,贫道希望能知道齐宫中的所有消息。但是盟主的手下值得信任吗?你的死对头得了重症你竟然不知道……”

        “恐怕不是皇帝有了什么重症,而是有人要对这个皇帝做些什么。登基这些年,死在他手中的无辜百姓的白骨不多不少也能堆成山。”

        晋阳的探子早已在阿成的掌控之下,而且自前日盟中大乱后,天煞盟已经再无大长老,杜逸轩借此机会也将长老制度废除。

        虽说大长老的yin威尚在,但杀鸡儆猴,对整个天煞盟也起到了很好的震慑作用。

        杜逸轩突然眼前一亮,觉得好像嗅到一丝信息,他问道:“对了老道,你说让你进宫会不会是丹药?”

        玄涯子身子一震,眼神之中尽是不敢相信,皇帝虽然有些暴戾,但依旧算是勤政为民,不会做出这等荒唐事来吧。

        “不过丹药一事应得皇上自己提出来,要是他心里没那个打算,其他人也不敢让他服食丹药。”杜逸轩挑眉看向惴惴不安的玄涯子,道:“若是真要你炼丹,你又当如何?”

        玄涯子坚定的摇头,“自是不愿!师父当年便是被这丹药夺去了生命,若是我为陛下炼丹岂不是在夺他性命?”

        杜逸轩听闻哈哈大笑,话中的嘲讽意味十足,“你以为你不愿便可不炼?咱们那位皇帝可是十足的任性。”

        玄涯子长长的吐了口气,问道:“那我该如何?”

        “自是炼啊!如果你实在不愿,不如给皇上引荐一人。”杜逸轩看好戏一般看着玄涯子那快要跳脚的样子,“我看你那师弟就不错,挺合适。”

        见玄涯子的脸都黑成锅底了,杜逸轩才道:“罢了,此事先不提。就在刚刚,本盟主决定了,我同你一起去帝都。”

        玄涯子道:“也好。若是出了何事也有人商议。”

        接着二人又详细商讨一番进京事宜,不觉中,天已黑了大半。高高挂起的月亮明亮皓洁,月光倾洒在玉清观,仿佛照得一切魑魅魍魉都无处躲藏。

        香客西厢房内,秋雪还是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有她的地方总是有欢笑。李语薇时而抿嘴一笑,时而掩袖一笑,心情愉悦的很。

        倒是秋雨一直在皱着眉,警惕的眼神时而扫过屋顶,心下怀疑,姑爷不是刚走?怎么又有人来了?

        正准备出去查看一番,突然问道一阵刺鼻的香味,挣扎着倒下去的时候尽全力推倒一旁的桌椅弄出声响,以提醒屋内的二人。

        待李语薇她们听到声音出来的时候,秋雨已经倒在地上,秋雪赶紧捂住李语薇的口鼻,哑着嗓子道:“小姐快走!”

        然后便倒在秋雨的身边,李语薇此时也慌了神,眼前已有几分模糊,她狠狠的咬住嘴唇,以保持清醒,警惕的向屋外看去。

        屋里出了这么大动静,屋外却是静悄悄的,定有不妥。她明白,杜逸轩给她派的那些护卫多半已经身亡了,接下来的一切只能靠自己。

        不过因为有迷香的原因,她也知道自己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为了撑到杜逸轩回来,她咬牙将尖利的发簪往大腿上刺去。

        没多会,浅色衣裙上已经血迹斑斑。然而她还是没能抵抗住迷香的药力,彻底昏了过去。

        只是在迷糊之前,她看到了一个人的身影,似幻非真。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433/144428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