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归 > 第五十一章 回京

第五十一章 回京

        朝堂之上,永定帝坐在龙椅上,看着下面站立着整整齐齐的大臣们,他心中感慨万千。

        若是他自此没有醒过来,那么他们臣服的又会是谁?

        李仁?

        李借?

        还是李攸?

        他扫了一眼,看皇子队列里并没有李攸,他有些薄怒,表情肃然道:“梁王殿下去哪里了?朕醒来第一次早朝他都不来吗?”

        大臣们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人站出来说话。

        墨香见永定帝朝他看了一眼,立刻走了出去,再次回来的时候,他附耳道:“陛下,梁王殿下去接昭阳郡主了,听闻郡主在大相国寺外收到不明身份的黑衣人的袭击。”

        “什么?昭阳回来的路上都有人敢对她下手?”永定帝音调明显提高,大相国寺已经是靠近京畿了,竟然还会出现不明身份的黑衣人!

        巡防大营是干什么吃的!

        永定帝眸子一暗,目光凌厉的扫视一周,沉沉的说:“巡防大营现在是谁管着的?”

        官员调配及职务相关事宜都是吏部在负责,所以吏部的陈康出列,俯身道:“回陛下,巡防大营现下是由吴连奎出任总兵一职。”

        “撤了!”

        大臣们再次互相看看,掌管京畿治安的巡防大营的总兵怎么能说撤就撤?更何况还没有后继之人补上。

        他们都很惜命,只一眼,便有一人出列道:“回陛下,吴总兵在任上一直忠于职守,兢兢业业,万望陛下能够网开一面。”

        随即,还有几名大臣出列附和。

        永定帝狭长的眸子眯起,盯着这几人,淡淡的问道:“你可知朕刚刚接到什么消息?”

        “昭阳郡主在回京的路上,遇袭了,就在大相国寺附近。”

        大相国寺已经是属于京畿范围,那几位大臣再也说不出吴连奎忠于职守的话,喏喏的退了回去。

        这时,李仁出列,恭敬的说:“陛下,吴连奎被撤巡防大营一职空缺,不知陛下可有人选?”

        赵启光看了一眼沈逸霖,眼神之中尽是责怪,你教导他那些日子都没有教会他要谨言慎行吗?

        沈逸霖没有看赵启光,他心里为李仁捏了一把汗,真不知这母子俩怎么一个比一个会作幺蛾子,老实呆着不行吗?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上位的永定帝发觉这儿子怎么这么蠢?

        安插人选也不要这么明显啊!

        好歹私下同自己说,当着满朝文武的面,这是要表明谁是草包?

        永定帝想了半晌还是觉得不要让李仁颜面尽失,于是道:“这个不急,先由指挥使顶上。”

        李仁见此便罢了,他是想借此推举李攸的人,然后让永定帝怀疑到李攸身上,认为他有不臣之心。

        只是他退回去的时候,怎么觉得赵首辅和舅舅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一样呢?

        他不认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啊!

        接着永定帝又不痛不痒的夸了李仁几句,无非是主政期间他做的事让他很满意之类的。

        李仁的脊背挺得直直的,心里一直在窃喜,同时也在提醒自己,这还是字朝堂之上,笑意可以再收敛一点。

        而他也明确感受到后背好像被别人嫉妒的眼光戳了个洞,不过他不在乎,在李仁看来,只有懦夫才会嫉妒真正的贤者。

        自从李语薇生了孩子之后她发觉每天这个孩子都能带给她足够的惊喜,初为人母,她心里的满足自是不足为外人道也。

        素兰端着一碗羊奶进来,道:“该给小公子进膳了。”

        李语薇有些吃力的抱着小圆球问道:“攸表哥可说了什么时候回京?”

        素兰连忙接过来,说:“这倒没有,不过之前殿下说了,由你决定。”

        “那咱们收拾收拾赶紧回京吧,总不能让我们这些人在这个小茶馆里过小年。”

        “郡主不提老奴都过晕了,离小年也没多少日子了。”素兰有些感慨,“这日子过得是真快,老奴抱着郡主的日子仿佛就是昨日,今儿我就抱着郡主家的小公子了。”

        素兰又笑着同李语薇说了一些她小时候的趣事,李语薇连连反驳道:“我小时候怎么会做得出这种事情?不可能不可能。”

        “郡主你要是不信可以问问皇后娘娘,看老奴有没有编排你。”素兰一边逗弄着瞪大眼睛瞅她的小圆球一边说道:“郡主常年在立政殿走动,老奴怎么能不晓得?更何况当年的郡主粉粉嫩嫩的,就跟陶瓷娃娃一般,任凭人一眼见了就忘不了。”

        李语薇绝对不会承认素兰口中那个调皮捣蛋的小姑娘会是自己,这是面子问题。

        外面一阵急急的敲门声,素兰把小圆球放在床上前去开门,看是李攸便请他进来了。

        李攸的脸上有些慌张的样子,没等他开口,李语薇便问道:“攸表哥,出什么事了?”

        “父皇醒过来了,咱们可能要动身回建邺。”李攸看了一眼床上的小圆球一眼,道:“我已经问过稳婆了,她说你现在可以动,但是不能见风。你定个日子,咱们动身回去。”

        “可巧呢,我适才还同兰嬷嬷说,赶着回建邺过小年呢。”李语薇粲然一笑道:“昏迷多日的皇帝舅舅也好了起来,不如我们明日就动身回去?”

        李攸点头,又说了一番好好照顾孩子诸如此类的话,就转身走了。

        素兰见李攸那眉间化不开的忧愁,就知道他依旧没有放下李语薇,即使她早已嫁人,即使她已有孩子。

        而看李语薇面对李攸时那自然流畅的神情,素兰猜着或许她知道他对她的情,或许她不知道,亦或者她知道装着不知道。

        素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真是难为梁王了。

        这夜里,天空中飘着鹅毛大雪,等次日一早素兰打开门的时候,便见外面白雪皑皑,玉树琼花。

        素兰和稳婆将李语薇和小圆球裹得是里三层外三层,“现在外面就跟搓棉扯絮一般,西北风刮得凶得很,待会让人把马车牵到门口来,受了一点风寒以后郡主刮风下雨都得浑身疼。”

        “这么严重?”李语薇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稳婆。

        “这些都是轻的,若是一个没注意,再想要孩子可就不容易了。”

        稳婆说完这话的时候,素兰下意识的看向李语薇,见她并没有多大的反应才安心下来。

        同时素兰也在想着什么时候同稳婆说一下,以后别在郡主面前提及小公子的父亲,以免郡主听了伤心。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433/144428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