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归 > 第五十四章 替罪羔羊

第五十四章 替罪羔羊

        永定帝道:“既然如此让人赶紧查出来!后宫之中有这般心肠歹毒之人存在终究是个祸害,早些除了便是。”

        墨香应了再次转身出去,接着永定帝看向沈云浅道:“朕还有些政事未处理,晚些再来看你。”

        沈云浅道:“陛下若是有事便去忙,臣妾这里还有王太医在,无事的。”

        永定帝的眼神突然射在如烟身上,“好生看顾你家皇后,再出了什么差错自己去掖庭司领罚。”

        如烟伏地道:“奴婢领旨。”

        立政殿里的一行人将永定帝送走,殿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安静。

        沈云浅从塌上坐起来,对站在一旁的如烟道:“如烟,送王太医回去。”然后看向王太医道:“若是本宫有个不适再请你来。”

        王太医连连称好,便退了出去。

        如烟送走他,走到沈云浅身边道:“主子,都安排好了,墨总管已经把人往沈淑妃那里引了。”

        沈云浅右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道:“墨香这是什么意思?”

        最近那位自小就跟着李宖的贴身大总管墨香对立政殿殷勤的有些过分了。

        如烟回道:“许是向主子示好,主子的腹中毕竟有大齐未来的皇帝。”

        这立政殿看着清清冷冷的,其实已经阻了很多来示好送礼的人,主要都是如烟拿了主意没让沈皇后知道而已。【ㄨ】

        沈云浅点点头,这也难怪,这都是小人物的生存法则,她无法去评判。

        而且她有此一问的原因,完全是在上一世的印象中,墨香对李宖可谓是尽心尽力,忠心耿耿。

        而且上一世她也有个皇子啊,也没见墨香这般殷勤……

        如烟继续道:“陛下对小皇子的不同自是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的,墨总管在宫里这些年又一向是甚得圣心的,怎么会不知道其中利害?”

        沈云浅闻言也不再去想,她重活一遭的目的不就是改变上一世的惨剧吗?

        若是都同上一世一样,那她才是要担心的。

        秀春快步走进永寿宫内室,对沈云温说道:“娘娘,听闻皇后娘娘被人用了藏红花。”

        沈云温放下一直摆弄的首饰,不屑的道:“没想到她的动作挺快的,还能找到藏红花这等脏东西。”

        秀春听得一头雾水,难不成沈淑妃早就知道此事?上次她说的不是玩笑话而是认真的?

        “良嫔,本宫倒真是小瞧你了。”

        沈云温接下来的一句话,回答了秀春心中的疑惑,“当真是孺子可教,但不知你做这一切为了谁。”

        秀春心里一惊,是那个不温不火,素日里闷不吭声的良嫔?

        是啊,她是为了什么?

        他又没有儿子在身边。

        正在说话间,墨香便走了进来,躬身道:“淑妃娘娘,奴才奉皇命缉查犯人,请秀春姑娘同杂家走一遭。”

        沈淑妃看了眼秀春,见她不知所措的模样,怒道:“你这是奉的是谁的皇命,竟然敢擅自闯入本宫的宫殿拿人!”

        无论如何她也不能让墨香这般就把秀春带走,这岂不是让一个阉人骑在她身上?

        “奴才奉的是陛下的口谕,还请淑妃娘娘多多包涵。”虽然话语之中依旧是恭敬如初,但是那身子却直了起来。

        沈淑妃自然是看不顺眼,道:“本宫的人何错之有,还让你来拿人?”

        “不知娘娘可听说了皇后娘娘晕倒一事,是有宫女用了下作的手段企图迫害皇后娘娘和小皇子,陛下大怒,要彻查元凶。”

        沈淑妃哼了一声,语气不善,“查元凶查到本宫这里来是几个意思?”

        “元凶已然查到,是良嫔,但她已经招了,说这个主意是秀春姑娘给她出的。奴才回了陛下,得了命才来传秀春姑娘去和良嫔对峙。”

        沈淑妃腾地站起来,“这不是栽赃陷害吗!”

        墨香再次躬身道:“一切得等秀春姑娘前去同良嫔对峙后才能有定论,万望淑妃娘娘海涵。”

        “娘娘,左右奴婢没有做过的事自然不怕对峙,娘娘勿须为奴婢担忧。奴婢会好好的回来伺候娘娘的。”

        沈淑妃看了一眼秀春,道:“既然如此,秀春你便和墨总管走一趟,本宫倒要看看良嫔那个贱人是怎么诬蔑你的!”

        这个时候,秀春还不知道有一个词叫屈打成招。

        墨香向沈淑妃行了礼之后便带着秀春走了,沈淑妃坐立不安的想了半天还是站了起来,也往勤政殿走去。

        她在担心万一秀春没受住刑罚,把自己给招了可怎么办。

        而墨香此时却是在深深的为沈皇后不值,沈淑妃在陛下心中的分量已经是大的惊人,任凭沈皇后这次都带了小皇子也没能撼动沈淑妃半分。

        走在雪地之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秀春亦步亦趋的跟在墨香的后面,在有那么一瞬间,她不知道等待自己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勇气跟墨香走一遭。

        若是可能,一命换一命可算是报答了当初你对我的恩德?

        沈淑妃曾经救过秀春一家的性命,这也是秀春不论沈淑妃对她好坏都会念在当初的救命之恩依旧跟在她身边。

        墨香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向身后已经看不清的永寿宫,喃喃道:“只是天意而已。终有一日,这天不会再向着你。”

        秀春没听太清,完全不知道墨总管在说些什么,等到墨香再次抬步走的时候,她跟了上去。

        王鼎坐在永定帝下首的位置,冷冷的看向伏地而哭的女子,李宖略有些尴尬的道:“今日,倒是让你见笑了。”

        王鼎拱手道:“这是陛下的家事,臣自是无权过问。今日在此遇到,臣并没有带着两个耳朵来。”

        李宖笑道:“如此甚好。”

        纵使是家事,李宖也不愿意让这等事情弄得朝野皆知。

        李宖又有一句没一句的同王鼎说着话,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题,王鼎纵使心中有些不愿,也没有过多的表现在脸上。

        墨香走了进来,冲永定帝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王鼎见永定帝的眉毛皱起,道:“陛下,宫门眼瞅就要落钥,臣还是早些回府,待臣拟定了方案再递折子给陛下。”

        永定帝也没有多留,点头道:“好,爱卿先退下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433/144428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