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归 > 第五十八章 又见下毒

第五十八章 又见下毒

        在小年之前,李语薇让管家老七从牙婆子手了挑了两个机灵的小丫鬟,春风和夏雨,学了不到一天的规矩便在李语薇身边伺候了。

        巧荷对此颇有微词,李语薇却道:“让她们跟在身边才是最好的锻炼,进宫的时候我再求个教养嬷嬷回来,你们都跟着立立规矩。”

        “郡主,可是奴婢什么事做错了?”

        巧荷紧张的问着。

        “你做的很好。”李语薇摆手,“你多学点规矩,我*日后去宫里也好把你带着。不然你去了宫里冲撞了贵人就不好了。”

        巧荷听她这样一说才放心,看来郡主并没有发现她中饱私囊一事。

        之前的银子她都花的差不多了,东拼西凑的补上不少,但是还少三百两银子。

        幸亏她一直都是小打小闹的拿着,不然她真是没法子凑上。

        但是账房先生和她说,她拿了有五百多两银子的时候,她还是大吃一惊。

        巧荷一点都没有积少成多的意识。

        李语薇怎么会允许自己的身边出现像巧荷这样的人?

        她只是在等,因为她知道仅凭巧荷一个人,绝对没那个脑子能贪墨银两。

        而巧荷背后的那个,藏在郡主府里的人才是真正的毒瘤。

        就在巧荷转身走后不久,李语薇的屋里就出现一个男人的身影。

        陈永贵笑道:“小姐找我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来的倒是挺快的。”

        距离李语薇让巧荷去买胭脂水粉可是过去了整整三日,陈永贵才来。

        陈永贵讪笑道:“那日下午就得了信,来了之后发现府里有客,就又回去了。但是,盟主前几日去了北夏,这阵子盟里的大小事务都是我在处理,着实是脱不开身。”

        李语薇一愣,“去了北夏?做什么?”

        “这个盟主没说,只带了我哥一个人去,应该是同姑爷会合的。”

        这句话的信息着实是有点大,顾澈也去了?

        难道是和宝藏有关?

        陈永贵问道:“小姐您找我做什么?”

        “没什么事,之前我爹说要把秋雨她们送到郡主府来了,我想问问他什么时候安排。不过既然他不在,就算了。”

        李语薇要是知道杜逸轩一声不吭的就走了,她回来之前就会把秋雨她们带着。

        “这个好办。”陈永贵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满口应道:“过些日子我就送她姐俩进来,小姐只管让府里的人去牙婆那里挑人,定是她俩个。”

        陈永贵不像他兄长陈永固那般黝黑,反倒有几分白面书生的味道,笑起来的时候也是一个俊俏书生。

        但就是他那混不吝的样子却让他整个人都多了几分喜感。

        李语薇嘴角微微莞尔道:“辛苦你了。”

        “不辛苦不辛苦。”陈永贵连连否认,然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道:“若是下次我闯了祸,小姐能在盟主面前替我美言几句,我肯定是替小姐上刀山下火海。”

        “这倒不用。”她温然道:“替你求情还是能做得到的。”

        李语薇可不敢让陈永贵上刀山下火海,他这混世模样也就杜逸轩能镇得住。

        陈永贵笑了两声,献宝似的从怀里拿出个物什出来,递给李语薇道:“小姐,这是我给小少爷的见面礼,夜市里淘来的,也是我的一片心意。”

        李语薇拿着手里的鼗,鼓面做工精细,上面的花鸟十分生动,仔细一看通红的手柄竟然是上好的血玉,随意拨弄两下,鼓声沉闷却干脆。

        这个鼗怎么会在夜市里有卖的?

        陈永贵不顾李语薇探究的目光,道:“我还有些事情,得先回去了。秋雨她们在小年之后就会来了,若是还有什么吩咐直接让人去点妆阁去寻我。”

        ******

        这几日,永定帝觉得很烦躁,于是就召了太医来。

        他看着将手搭在自己手腕上诊脉的王太医,道:“王爱卿,朕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太医的眉毛紧紧的堆着,低声询问道:“陛下最近有什么不顺心的吗?”

        不顺心的?

        永定帝眼神一凝,若是说不顺心的还真是有一件,他看了看周围,低声道:“最近朕在房事上总是不尽兴……”

        后面的话永定帝欲言又止,这实在是算不上什么光荣的事。

        王太医大汗淋漓,若这是永定帝的问题,那他也不要活了。

        永定帝怎么会让一个知道他污点的人活下去?

        沈皇后怎么尽让自己做一些心惊肉跳的事情。

        王太医心里想着还是什么时候告老还乡才能保住性命。

        他强定住心神,道:“臣先给陛下开些药,过几日,臣再来为陛下请脉。”

        永定帝还想说些什么,就见常青急匆匆的过来在墨香耳边说些什么,之后墨香神色一变,扑通跪在他面前。

        王太医真的还想再活几年,于是就率先说道:“臣先退下了。”

        因为能让宫里的大总管墨香露出惶恐表情的事情绝对不多!

        他还是能有多远就躲多远。

        王太医略显匆忙的脚步声消失在空旷的养心阁,墨香才道:“陛下!之前您昏迷的原因查出来了……”

        声音之中的颤抖却是他如何也控制不了的。

        相比之下永定帝就比较从容,他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昨日有宫女在浣洗陛下贴身衣裳的时候,昏迷不醒,症状同陛下当时一样,于是就把这事报给了皇后娘娘,正巧玄涯子道长也在娘娘那里,娘娘就请他去确认一下。”

        “病因找出来了吗?”

        当时玄涯子只是把永定帝给救了,并没有说明病因是什么。

        墨香点头,“道长查看了一下,说是陛下衣物上有问题……”

        什么?永定帝皱着眉毛等着墨香的下文。

        “下毒的手法同皇后娘娘中毒一样,都是在衣物上做文章。”墨香一边观察永定帝的表情,一边小心的回复:“在浣洗衣物的水中投毒,然后将毒浸泡至衣物中,最后陛下穿上之后渗入龙体之中。”

        永定帝勃然大怒,将桌案上的奏折一扫而落,“给朕查!究竟是何人想要制朕于死地!”

        墨香回道:“陛下,皇后娘娘说,下毒之法相似,应是同一人所为。可那宫女已经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433/144428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