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归 > 第六十七章 所谓弥补

第六十七章 所谓弥补

        李语薇琢磨了半晌,还是认为给永定帝上个折子很有必要。

        一来替小圆球谢恩,二来探一下他的口风,这个满月宴到底该怎么办。

        拿定主意之后,李语薇让春风跟着她去了书房,大致想一下该怎么说便给永定帝写了一个折子。

        写完之后,李语薇把折子给春风,交代道:“你拿着折子去找管家,让他把它送到宫里去。”

        管家老七之前是跟在李宛身边的,李宖便给他一个令牌,可以随时帮李宛传个话之类的。

        李宛薨逝之后,管家老七就一直在云水阁里守着。

        直到李语薇回到大齐之后,他就从云水阁搬到了郡主府,帮着李语薇打理外事。

        春风拿着字迹渐干的折子,小跑着送给管家老七。

        “七叔七叔,”春风气喘吁吁的道:“这个折子是郡主吩咐要给陛下的,您看今日还能送进宫吗?”

        都快到酉时了,郡主还让春风送来,显然这个折子很紧急。

        老七接过折子道:“行,我这就去,赶在宫门落钥之前就能送进去。”

        说着就让人套了马,紧赶慢赶的把折子在落钥之前送到李宖的手上。

        大年初二,墨香又来了。

        “郡主,陛下说了,届时请您把小乡侯爷带到宫里去就行,其他事宜陛下已经吩咐内务府着手准备。”

        当墨香笑着向李语薇阐明,李语薇只觉得头嗡嗡作响。

        她儿子的满月宴还去宫里,这都是哪门子的规矩?

        怎么就没有御史跳出来阻止永定帝?

        她就不相信这件事朝堂之中还没人知道!

        其实,朝臣的确还不知道,退一步说,就算他们知道了,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阻止永定帝。

        之前那位直言纳谏的御史的坟头还未长草。

        墨香见李语薇迟迟没有反应,又解释道:“是宫里多年未有喜事,再加上皇后娘娘也想见见小乡侯,陛下便下了旨意。”

        李语薇嘴角挂着淡笑,道:“正月十八,我会带他进宫的。还请墨总管告知陛下。”

        “这是自然这是自然。”墨香道:“正月十八,老奴让人来接您和小乡侯进宫。”

        秋霜一边整理新进的衣裳绸缎,一边道:“陛下每次派墨总管来传话都没有空手来。”

        说着还拿起一款丝绸,道:“这个好,纹理分明,做工精细,这牡丹绣的也是栩栩如生!”

        墨香这两次来传话都带着丰厚的赏赐来的。

        冬雪打掉秋霜翻来覆去的手,道:“你别捣乱,我正在登记入册!”

        李语薇说道:“宫里的东西,能不好吗?这是苏绣,应该就是年前才到的贡品。”

        秋霜恍然道:“原来是苏绣,难怪这么好看。”

        在大齐,苏绣是一尺难求,因为直供皇家内务府。

        达官贵胄也有可能通过皇帝的赏赐而得到苏绣,但寻常人却是难得一见。

        听闻是苏绣,春风夏雨也上前凑了热闹,想要看一看传闻中的苏绣长得是何模样。

        顿时四个人打闹成一团,李语薇笑着走过去,看了一眼,道:“你们自己一人挑一匹,留着做衣裳。”

        话音刚落,她们四人都楞在那里一动不动。

        半晌,秋霜道:“郡主,这是陛下赏赐给你的,就算是你赏给我们,我们也不能收。”

        说罢左右看了看春风夏雨和冬雪,那三人又齐齐的点了头。

        李语薇嗤笑道:“平日里就数你性子直爽,怎么今日也畏手畏脚起来?”

        秋霜心里道,今时不同往日,陛下赏赐的东西她可不敢乱拿。

        虽然她平日里很是财迷,但是命更重要。

        不能有命拿钱,没命用。

        李语薇见这四人面上都有些想要却不敢要的意思,她又道:“皇上赏赐给我的那就是我的,他就没有收回去的道理,我把这些给谁就是我自己的事了。”

        秋霜的眼里微微闪动着希望,她用手肘碰了碰冬雪,又扯了扯夏雨的衣袖。

        谁知这二人根本没反应,任凭秋霜一人在干着急。

        李语薇两手一摊,道:“随你们,你们想拿就留着,不想要都放到库里去,不过放进库里的,你再想拿就不容易咯。”

        说完之后也不看那四人,只顾着和躺在塌上的小圆球玩的开心。

        ******

        从除夕到一直到大年初二,三天夜里永定帝都是歇在沈云浅的立政殿。

        但是由于沈云浅怀孕四个月,并不适合贴身伺候永定帝,便抬了立政殿里的宫女代替她伺候。

        入夜,如烟走到镂空凤凰青铜灯台前挑了挑微弱的烛火。

        沈云浅斜靠在贵妃塌上,淡淡问道:“都安排好了?”

        语气平淡,面上也没有一丝难过,眉眼之间还跃动着一些喜悦。

        “是的。”如烟回道:“今夜伺候陛下的是青梅,一个二等的宫女,平日里守着殿门的,今儿也不知道怎么就对上陛下的眼了。”

        沈云浅道:“明日一早看陛下心情,若是不错就给她抬个位份,伺候一夜她挺辛苦的。”

        如烟忍着笑道:“只怕她是乐在其中。”

        宫女若是被陛下临幸了,就是麻雀飞上枝头,一夜之间从伺候人的奴婢变成主子。

        若是运气好的,再给皇上生个一儿半女,下半辈子就算是有希望了。

        即使让她们老死宫中一辈子她们也是愿意的,因为见惯了皇家的富庶,天下在没有能让她们安心的地方。

        沈云浅不禁感慨道:“你说她们怎么就想不开呢?皇宫就是一个金笼子,把我们都锁在这里,像青梅,她熬到二十五岁就能外放出宫了,何必在这皇宫之内耗费一辈子?”

        “娘娘,人各有志,咱们不能强求。”如烟低眉道。

        左右她的志气不在于皇上,所以她这几日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而沈皇后仿佛也知道她的心思,给了她足够的自由。并没有让她像以往那般整日整日的陪在她身边。

        永定帝在半夜的时候回到了沈云浅的塌上,动作很轻,但是身边床褥陷了下去沈云浅还是感觉到了。

        她不知道李宖之所以在临幸完别的宫女还回来陪她的意思完全是弥补她。

        就算她知道了,也会不以为意的一笑,她不需要这种弥补。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433/144633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