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归 > 第七十四章 顾澈归来(二)

第七十四章 顾澈归来(二)

        但是,与此同时他也明白,之后的日子会更加的不好过。

        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他得早些做些准备。

        从平庄府到建邺,要经过三府七县二十一镇,如果在这段路程中没有甩掉那些尾巴,很有可能给李语薇带来威胁。

        所以,他在进了平庄府之后,连续换装,之后扮作商贾,跟着押货的镖局一起走。

        镖局的名字叫做福顺镖局,大当家是南齐人,据说和朝廷里有些关系。

        通常江湖上走货送人都是请他们来。

        一来速度够快,二来安全。

        自镖局创办以来,也没有哪个不长眼的山贼敢打他的主意。

        顾澈一路上倒也是安稳的很,但是他渐渐地发现,离建邺城越近,守城门的守卫郎将查的越严。

        这日,当他们刚刚抵达建邺城,就被守城郎将给扣了下来。

        镖头的脸上堆满了笑,“大人,我们福顺镖局哪个月不来建邺城好几趟?您就高抬贵手放我们过去。”

        说着就从怀里掏出了几张银票,硬塞到那郎将手中,低声道:“大人别嫌少,拿着吃酒去!”

        “这次真不行。”那郎将不为所动的推了回去,“现在这城门不归刘大人管了,新来的这位是从锦衣卫里调来的千总,才上任没两天。”

        这郎将还朝旁边设的小亭子里努努嘴,“呐,瞅见没有,都是锦衣卫的人。你也别为难我,我这全家指着我吃饭呢。”

        镖头点点头,心中却疑惑,怎么会换成锦衣卫来看着城门?

        常年跑江湖的他自然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还有一些人是看见都要绕着走的。

        锦衣卫属于后者。

        他实在不愿这趟镖出现太多的麻烦,于是压下心中的疑惑,爽快的道:“行!既然这样,那你们就查吧,只是动作快些,您也知道,我们日夜兼程的从北夏那边过来,兄弟们都累了,耽搁久了他们心中自有不满。”

        依旧握住那郎将的手,将银票再次递给他,“您多担待点。”

        那郎将这回却没有再推辞,捏了捏手中银票的分量,脸上笑开了花,直说:“好说好说。”

        随即手一挥,守卫们就围上了镖队,一一开始询问。

        等问到顾澈的时候,一个守卫听出来顾澈不是南齐人,转身道:“听你这口音不像是咱们建邺的,家在哪里?”

        顾澈一愣神,接着回道:“我在大夏做一些小买卖,这次是东家让我来建邺走一趟的。”

        不管是北夏人还是南齐人,在他们的固有思想里是以自我为中心的。

        所以,当他们说到自己是哪国人的时候,绝对是大齐或者大夏。

        因为这是下意识的说,顾澈并没有注意到。

        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那守卫很快就一脸防备的看着他,问道:“来自北夏的商贾?”

        顾澈很快从守卫的话里听出不同来,南齐人永远不会称北夏为大夏,他有些无奈的点头。

        但是此时的他并不是很担心,因为齐夏一直有往来,还没到阻断通商的地步。

        除非……

        顾澈的心里突然划过一个不好的念头。

        “来人!”那守卫大叫一声,“把他给我带走!”

        镖头见到这一幕自然不能不管,连忙走到前来拦住,道:“官爷,这是出了什么事?我们镖局送的人都是清清白白的!”

        守卫一把把他推开,“清不清白我不知道!上头要拿的就是北夏的商贾!”

        这里的骚乱自然引起了棚子里的锦衣卫,他们很快赶来问是怎么回事。

        听闻之后,锦衣卫不由分说的就把顾澈给带走。

        顾澈见挣扎不过,也不想太过招摇,左右权衡之下决定和他们走。

        镖头私下里拉着那郎将问道:“这锦衣卫怎么专抓北夏的商贾?”

        “前段日子,北夏的探子在建邺城的窝点被锦衣卫给端了,就是打着商贩的旗号,皇上大怒,这不和北夏通商的条文已经下来了,还没有传到周边府县而已。”

        镖头恍然大悟的点着头,接着又想到不会这刚被带走的人是北夏的探子吧?

        不行!

        这消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然的话这镖局的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顾澈被带到锦衣卫的大狱里关押起来,他发现和他一起关押起来的都是北夏的商贾。

        交谈之后,他原先心中的猜想被彻底证实。

        南齐这是要同大夏开战了!

        他环顾四周,还是得赶紧出去。

        不过千万不能让李语薇知道自己被关了大狱,一来是怕她担心,二来是太没面子了!

        他想到了一个人。

        周贲。

        之前他在北夏给质子作伴读的时候,曾经和他有过交集。

        虽然此人心狠手辣之名远扬,但是顾澈同他却是一见如故。

        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拜了把子。

        他也听说,周贲就是这锦衣卫的都指挥使。

        等到牢头来送晚膳的时候,顾澈试探着问道:“这锦衣卫当家的可是周贲周大人?”

        牢头抬眼看了一下面前这个玉面公子,嗯了一声,算是承认了。

        顾澈跟着就说:“那能不能麻烦你帮我通传一声?我和他是把兄弟。”

        牢头哈哈大笑,“你和都指挥使是把兄弟?你和都指挥使是兄弟的话他能把你关在这里?”

        然后又笑着走开了。

        顾澈见他不相信,也没有多做解释,而是道:“你只要帮我去给周大人说声就行,见不见我是他的事,事成之后,我给你二十两金锭子。”

        牢头脚步一顿,转身饶有兴趣的看着顾澈,半信半疑的问道:“此话当真?”

        顾澈看着他的眼睛点了点头。

        牢头称好,“我帮你同他说一声,只不过我人微言轻,都指挥使不一定听我的。”

        二十两金锭子毕竟不是一个小数目,他决定还是试一试,万一真的是都指挥使的兄弟呢?

        之后的两日里都没有任何消息,就在顾澈已经准备另想他法的时候,周贲出现在他面前。

        “听说你是本座的兄弟?”周贲背手而立,看着头发有些糟乱的顾澈,气势凌人的逼问道:“本座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兄弟!”

        而那个是他兄弟的早已经成为一缕孤魂。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433/151179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