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归 > 第七十五章 与虎谋皮(一)

第七十五章 与虎谋皮(一)

        顾澈揽了揽头发,不紧不慢的走到光亮处,道:“大哥,你且看我是谁。”

        周贲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顾澈:“二弟你没事?”

        随即又上前几步,追问道:“北夏那皇帝不是把你秘密处死了吗?你是怎么逃出生天的?”

        他曾派人前往北夏打探消息,但都是无功而返。

        也没等顾澈回他,直接冲左右嚷嚷:“还不赶紧把他请出来!”

        牢头喏喏的应着,赶紧把顾澈请了出来。

        周贲把顾澈带到自己的院落中,又命人给他打水洗漱,待顾澈收拾完毕,他才坐下细问:“究竟出了何事?你细细说来。”

        顾澈才将自己的一番遭遇说了出来,不过却隐瞒了天煞盟中发生的事。

        “那皇帝着实可恶!”周贲绷着脸,“不过我锦衣卫号称铁桶,我不信北夏人还能追着你来我镇抚司衙门!”

        接着又问道:“你安然无恙一事郡主可知道?”

        顾澈摇了摇头,“我不曾与她联系,一路上被人追杀朝不保夕的,总不能再把危险带给她……”

        提到李语薇,顾澈的眸子瞬时暗淡下去。

        其实,他是在担心李语薇还没有原谅他。

        置危险中的她于不顾,他事后想想都不能原谅自己!

        但这一切看在周贲眼里,他却有些自责了,紧接着他道:“对了,还没来得及恭喜二弟你呢!”

        顾澈不明就里的看向他。

        “你做爹了!”周贲也为他喜悦,想着这个消息会散尽他心里的阴霾。

        果不其然,顾澈黝黑的眼眸就像星辰闪耀了一下。

        周贲接着笑着道:“前几日郡主还带着小乡侯去了西郊的庄子,若是你想同他们见面,我也可以代为安排一番。”

        “乡侯?”

        “年三十一过,陛下就下旨封了乡侯。满月宴也是在宫里办的,热热闹闹的。”

        顾澈听闻之后并没有多少喜悦,反而眉头紧皱,永定帝到底是什么意思。

        恩宠太盛并不是什么好事。

        他们顾家的遭遇便可以说明一切。

        周贲见他脸色有些不好,很快就明白过来他在忧心什么。

        “你也不用担心,陛下对郡主是真心疼宠的,放眼整个大齐,都是独一份的。若真是有人心有不满,也不能去怪郡主不是?”

        顾澈抬眼看了看他。

        周贲想的和他真正担心不是一样的。

        他是担心哪天永定帝不再把李语薇放在心上,那岂不是阿猫阿狗都能来踩上两脚?

        对!只有自己强大了,才不会有人敢动什么心思!

        顾澈问周贲:“你可有方法帮我引荐南齐皇帝?”

        “你要见陛下?”周贲有些不解,按理来说他不应该先去看看自己的妻儿吗?

        顾澈眸中划过暗恨,那把烧了顾家的火又浮现在他眼前,“我如蝼蚁般苟且偷生,家仇岂能不报?我顾家满门的性命自得有人来偿还!”

        周贲自认为自己不是什么善类,生性冷血,六亲不认,但是对顾澈的兄弟之情他却是溢满胸腔。

        只是因为他曾经在他最落魄的时候帮助过他吗?

        不,更深的原因是他同他的一见如故,若说这个世上最了解他周贲的人是谁。

        那就是顾澈。

        不过就是同北夏的皇帝对着干,他有什么怕的?

        即使是皇上心有顾虑不肯帮顾澈,他也会倾尽全力协助他的!

        周贲伸出手,同顾澈紧紧地交握在一起,坚定地说:“刀山火海,我陪你。”

        次日一早,周贲就进宫向永定帝禀明来意,接着永定帝便在养心阁接见了顾澈。

        顾澈一袭青衣,直直的跪下道:“顾澈见过齐帝。”

        他尚是布衣,自称自己的名字最为妥当。

        也是先行试探永定帝一番,看永定帝对他是什么态度。

        顾澈却是想岔了。

        就算永定帝不会同他合作,就凭他是李语薇的丈夫,永定帝也不会对他怎样。

        更何况,顾澈的手里还有一张王牌。

        不管是永定帝,就是北夏的天授帝都对其虎视眈眈日思夜想。

        那笔宝藏有多丰富,永定帝不知道。

        他只知道,戎族积攒上百年的家底都在那。

        偏安一隅缺水少粮的戎族怎么能够同北夏对峙多年而从不落下风?

        没有银子的支撑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深信,如果把这些宝藏换成银票的话,他能数上三天三夜不停歇。

        永定帝此时看顾澈的眼神简直不要太满意,这个孩子真会办事!

        知道自己想要和北夏开战缺的就是银子,这就给自己送来了!

        而这些银子足够自己打下三五个北夏了!

        “免礼免礼。赶紧起来。”永定帝眼带笑意,“以后你就随语薇一起叫朕一声‘舅舅’,不要来这些虚礼了。”

        顾澈笑着应了。

        永定帝问了一些北夏的情况,顾澈也都一一回答了。

        罢了,永定帝叹息道:“可怜顾家满门忠烈!”

        他的确是惜才的,而顾恒的才名天下尽知。

        “朕之前同语薇说过,不会让顾家的门楣如此无缘受辱。”

        “你有什么要求尽管同朕提,朕给你做主!”

        顾澈从怀里拿出羊脂玉扳指,双手递给永定帝,“陛下,这个扳指就是取宝藏的凭证。我从北夏境内往大齐赶的时候,被北夏的儿皇帝得到了消息,一路让人追杀,所以不曾来得及去武阳山安化寺。”

        临分别之前,杜逸轩曾经叮嘱过他,关于他曾经来过武阳山的事情不能让永定帝知道,不然以他的为人,定不会相信宝藏只有这些。

        他肯定会认为顾澈还藏起来一部分。

        而他的痕迹也被杜逸轩抹得干干净净,不会被别人知道。

        不过,顾澈的确带走了一半的宝藏。

        准确来说,武阳山藏着的宝藏只有一半,而另一半还在戎族原来的老巢那里。

        “武阳山?北夏的武阳山?”

        永定帝有些头疼,要想把那么多的宝藏运回大齐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惊动北夏皇帝是必然的事!

        他把玉扳指带在大拇指上,不停地摩挲着,似是在想什么好办法。

        既能拿到宝藏,又不会让北夏皇帝知晓的办法。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433/151179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