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归 > 第八十九章 暗流涌动

第八十九章 暗流涌动

        永定帝笑意满满的看着沈皇后,道:“你且安心,太医同朕说了,生产就是这几日了,朕不许朕的儿子出任何的意外。?    要?看书  ”

        说着眼里划过阴霾,“若是还有不长眼的,你尽管惩治,这后宫还是得你来拿主意。”

        沈皇后在永定帝的注视之下,点点头,道:“陛下放心,臣妾晓得轻重。”

        永定帝心情大好的走了,沈皇后坐在榻上一言不发的,眉毛紧皱着。

        如烟走了进来,端着一份药膳,道:“娘娘,先把这个用了,王太医今个儿来的时候特意叮嘱的。”

        沈云浅只抬眼看了一下,不甚在意道:“放在那儿吧,待会我再喝。”

        如烟正在发愁怎么让沈皇后乖乖的喝药,沈院前却道:“如烟,老三近些日子同你联系没有?”

        不知道为什么,越临近生产,沈云浅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打鼓一般,一时也没有停过。

        焦躁不安。

        如烟想起了王太医的话,“娘娘临近生产,焦躁是必然的,姑娘一定要盯紧些,劝着娘娘喝了我开的方子。平时也不要让娘娘生气,有些事能瞒就瞒了。”

        这些事指的是宫里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虽然小,但是有时候听着也能气上    ?

        王太医全家的姓名都和沈皇后肚子里的小皇子连在一起,更何况在夺嫡之战中,他已经站在沈皇后一边,相近一切办法都是要保她平安的。

        他也知道,如烟深受沈皇后的信任,有些话自然得多说一点。

        如烟哪里敢大意?

        奈何她根本劝不动沈皇后,若是她执意不喝药,她是一点办法没有的。

        如烟一边吹着药膳的热气,一边回道:“三爷之前来过话,会送些人进来,到时候请娘娘挑些。”

        “送人进来?”

        沈云浅不解,这送人进来可比送钱进来难得多,毕竟这里是齐宫。

        一个不小心被查出来就是死罪。

        往宫里安插人,这让永定帝晚上还睡不睡了?

        如烟道:“三爷说,忠心用钱买不来,还是自己人用着放心。”

        其实沈逸霆是被上次那档子事整的怕了,就是因为一个宫女给沈云浅刷鞋子的时候,在鞋底打上蜡,沈云浅差点滑胎!

        幸好是如烟在一旁眼疾手快的扶住了,但是沈云浅也被吓得不轻。

        这宫女当场就咬舌自尽了,也没有查出来幕后黑手是谁。

        沈云浅哑然失笑,自己这弟弟总是帮她拿主意,不知道还以为他是哥哥呢!

        如烟将碗递到沈皇后面前,不死心的道:“娘娘,药膳凉了,你还是用些吧。??      ”

        沈云浅心里苦啊,她一点也不想喝,但是在如烟的注目之下,还是把药膳一饮而尽。

        如烟笑着道:“多谢娘娘体贴。”

        沈皇后自己任性不吃药没关系,不会有人把她如何,但是如烟会遭罪。

        不仅是王太医会在她面前絮絮叨叨一个劲儿说,就连沈逸霆知道之后,也不会放过她。

        如烟接过沈云浅的碗,然后跪在一边,轻轻地给她捶着腿。

        沈云浅怀着孩子,腿肿的实在是厉害,经常半夜腿抽搐的难受。

        都是如烟半夜起来给沈云浅一点一点捶着按着,她才能好好睡上一觉。

        沈云浅浅浅一笑,道:“如烟,谢谢你。”

        这句谢谢是沈云浅心里最想说的话,她实在找不到其他话去代替它。

        自己吃好喝好,但是如烟却一天天的消瘦下去,沈云浅都看在眼里。

        如烟诚惶诚恐道:“奴婢当不得主子这句谢谢。奴婢的命是主子给的,即使让奴婢去赴汤蹈火奴婢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沈云浅定定的看着她,这冰冷的宫墙之内,如烟是唯一一个有人情味的人了。

        对了,再加上尚在宫外祈福的素兰。

        ******

        明瑞堵在门口,不让李攸出去,“殿下,依不才看,这些日子您还是别出门的好。”

        语气之中竟然有了命令的意味。

        李攸如何能忍?

        他决不能让一个谋士对自己的指手画脚的!

        他厉色道:“明瑞,你可记得本王是谁?”

        “王爷是大齐的梁王殿下,是万千大齐百姓的希望与未来。”明瑞用着丝毫不弱于李攸的声音回道。

        他不信李攸会责怪自己。

        这个梁王主意摇摆不定,耳根子软,若是没有自己,他的处境会更加艰难。

        而且他知道李攸最想听的是什么。

        明瑞继续道:“王爷,不才有个疑问,为何人人挤破脑袋都想坐在勤政殿的宝座之上?”

        李攸没有说话,因为他也明白,明瑞最喜欢的就是自问自答。

        “是因为只要坐在那个宝座之上,你想要的一切都会是你的。”明瑞的眼睛撞入李攸的眼眸中,一字一句的说:“包括昭阳郡主。”

        李攸抿着嘴唇,依旧是没有说话,但是孰知李攸的明瑞却知道,他这是听进去了。

        李攸走到一旁的椅子边,坐了下来。

        手放在椅把上来来回回的摩挲着。

        明瑞在一旁站着看着他。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良久,李攸打破静谧,目光盯着一个方向,问道:“你会帮我吗?”

        然后看向明瑞,又问了一遍,“明瑞,你会帮孤吗?”

        明瑞低头,恭敬地道:“殿下,明瑞说过很多次,若是殿下想要,明瑞帮您取来便是,然后双手奉上。”

        “为何?”李攸依旧在看着明瑞,似是要把他的身上穿个懂,把他里里外外看个通透。

        他接下来要走的路是一条不归路,即使明瑞跟着他很长时间了,但是他却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

        明瑞又何尝不知李攸正在打量审视自己?

        他索性抬头,同李攸对视,道:“只有殿下能担得起这天下的重任,而我亦想青史留名。”

        李攸点头,承诺道:“你让孤如愿,孤便让你如愿。”

        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不甘心,为什么李语薇要让给根本不爱她的顾澈?为什么皇位要让给处处欺压他的李仁?

        他要成为那天上的太阳,把一切都揽在自己手中。

        第一次,李攸的野心如此膨胀。

        一想到以后他能美人在怀江山在手,李攸胡乱猜着,大概他做梦也能笑醒。

        明瑞看到这样的李攸终于满意的笑了。

        他要辅佐的人一定要有足够的野心,不然还有什么意思?(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433/156394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