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归 > 第一百二十五章 风波(二)

第一百二十五章 风波(二)

        如烟应了,道:“宫里人多嘴杂的,目前应该还没有传到宫外去。”

        “一定不能传到宫外去!尤其是李语薇那!”沈皇后脸色一凛,宫里的人大多是唯恐天下不乱,若不制止,指不定传成什么样子。

        即使沈皇后让如烟严禁宫人在讨论此事,但这件事依旧是像长了翅膀一般,很快就传到了宫外。

        夏雨步履匆匆的从外面回来,神色凝重,只有她自己才知晓这事得严重性。

        秋霜看着一路快步行走的夏雨,在后面唤了她几声,但是夏雨就像没听见般径直往李语薇的院里走去。

        夏雨站在门口,深呼吸了一下,将有些惊骇的心平定一番,便抬手敲门。

        开门的是冬雪,夏雨唤了声“冬雪姐姐”,声音有些颤抖,像是惊魂未定。

        冬雪侧身让夏雨进来,一边道:“郡主,夏雨来了。”

        李语薇抬头扫了眼,又专注于临摹字帖。

        “给郡主请安。”夏雨脸色有些不好,低着头道:“昨个陛下留宿了一位秀女……”

        “嗯。”李语薇应的有些敷衍,永定帝昨晚临幸了谁应该是皇后舅母要关心的。

        不过她又想到,若仅仅是因为永定帝昨晚留宿了一个秀女,夏雨应该不会特地来告诉她一声。

        李语薇放下了笔,等着夏雨的下文。

        “见过这秀女的都说她同已逝的长公主十分相像……”

        这话一出,不光是李语薇,就连冬雪都大吃一惊,嘴巴都能塞下一整个鸡蛋了。

        李语薇很快反应过来,“此事可当真?”

        夏雨郑重的点点头,“奴婢还特意去查了这秀女的家世,是礼部陈大人家的嫡女,今年年芳二八。昨个在御花园偶遇陛下,然后被陛下一路聪御花园抱回养心阁的。”

        “恰巧昨日沈淑妃也过去养心阁,不过被罚跪了一个多时辰,听说就是因为冲撞了这位秀女。”

        这回李语薇彻底不镇定了,沈淑妃是谁?

        她可是被永定帝放在心上宠了十多年的人,竟然会因为冲撞这个秀女而被罚跪!

        这充分说明了,永定帝对她毫无保留的看重。

        再联系之前夏雨在长公主府里看到的一切……

        饶是李语薇再不愿意相信,都不得不去相信,永定帝对李宛真的有非分之想。

        这件事情如此浅显易懂,只要稍加想想便能发现,那到时候她娘亲会不会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宁?

        “现在是闹得满城风雨吗?”李语薇怔忡着问道,“就是她长得像我娘的这事。”

        夏雨摇头道:“目前还没有,不过不出一日,应该都会知道了。”

        “不能让别人知道!”李语薇不允许任何人对她娘亲的诟病。

        她冷着脸,异常镇定的道:“去把秋霜叫来。”

        夏雨虽然不知道李语薇到底要做什么,但还是乖乖地去叫秋霜来。

        冬雪犹豫着上前一步,有些担心的唤了一声,“郡主?”

        李语薇看了眼明显担心自己的冬雪,道:“我没事。但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我娘…不然我娘……”

        后果她都不敢想象下去。

        估计这建邺城百姓们的口水都能把她娘的陵墓淹得漂起来。

        冬雪道:“有什么是奴婢要做的?”

        李语薇点着头,她的眼里划过一阵阴鸷,道:“眼下真有一件事非你不可。”

        出了这事,不管怎么样,那个秀女是不能活下来了。

        她活着,就是永定帝对李宛有非分之想最好的证明!

        李语薇不能把这把柄留下来。

        冬雪跪下郑重的道:“听凭郡主吩咐。”

        “要想人不知鬼不觉的把她杀了很难,更何况她又在永定帝的层层保护下,所以你要万分小心。”李语薇叮嘱道,她也是第一次命人去杀人。

        “后日,或者大后日,我就会递折子进宫,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刺杀成功之后你就走,不要管我。”

        “不。”冬雪想也没想就拒绝了,自己走了李语薇肯定出不来!

        哪里有奴婢杀了人,和主子无关的道理?

        “郡主,奴婢可以自行去,您不用进宫。”

        “不行!那是高墙深宫,你以为是低瓦房吗?你想去就去想走就走?”

        “你跟我进宫,至少能免去你同宫里的侍卫们斡旋的功夫,你只要负责诛杀她就好了。”

        两人正在相持不下的时候,秋霜进来了,“郡主,何事吩咐?”

        “你即刻出府,去告诉陈永贵,我要见我爹,越快越好!”

        这件事一定要告诉杜逸轩,恐怕他还蒙在鼓里。

        只是不知道他有没有回建邺。

        “对了,让陈永贵也来一趟。”不管怎么说,堵住民众的嘴才是最重要的。

        秋霜心里有很多疑问,刚想问就被冬雪的眼神制止了,然后就老老实实的去找陈永贵。

        秋霜走后,李语薇越发的不安起来,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双手紧紧的交握在一起,就像是无助的孩子遇到困难。

        冬雪的眼神跟着李语薇走来走去的身影不停地动着。

        这般急躁的李语薇可是不多见,想着她心里越发的担心起她来。

        虽然李语薇很不愿意相信这件事,但只有这样很多事情才能解释的通。

        比如小时候她喜欢在宫里,但是她娘却不进宫,聪明如她,应该早就感觉到了永定帝对她那不一般的情愫。

        比如,李语薇每每和永定帝在一处时,总觉得永定帝透过她的脸在看某一个人,而且他还会常常出神,直到李语薇提醒他。

        再比如永定帝在李宛死后,罢朝一月,世人皆称永定帝看重手足亲情,是仁慈之君。

        其实……

        李语薇嘴角一阵冷笑,世人总是相信一些他们愿意相信的。

        让这件事不牵连李宛的最好办法,就是转移百姓的注意力,引导他们去相信一些能让他们相信的。

        突然,李语薇想到了这一切都是因何而起,因谁而起,她掀起了嘴角。

        陈诺含,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其实,李语薇此时还没有意识到,真正的始作俑者是谁!深究起来,陈诺含也不无可怜,毕竟她的身家性命荣华富贵都掌握在永定帝一人手中。(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433/169513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