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归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达成联盟

第一百二十八章 达成联盟

        李语薇将信将疑的看着沈皇后,最终还是松口,道:“有劳皇后舅母了。”

        说完还朝沈皇后深深的鞠了一躬。

        不管怎么说,就凭沈皇后在这个时候愿意帮她帮她娘,这个情她李语薇就必须承。

        沈皇后扶住李语薇,拉着她的手,和蔼的笑着,“语薇,旁的不说,只论我与你娘的交情,自然不会放手不管。”

        皇后舅母同娘的交情吗?

        李语薇眨眨眼睛,想了想还是道:“皇后舅母,那您知道我娘是怎么死的吗?”

        一直以来,她就很想当面问问沈皇后,但是却一直没有问出口。

        问出这话,李语薇的心里就像卸下了长期压在心口的包袱,不管沈皇后的答案是什么。

        沈皇后原本闪着流光溢彩的眸子也黯淡下来,精致的面容上沾染了一些愁绪。

        见到这这样反应的李语薇心下一喜,看样子皇后舅母是知晓的,她问对人了!

        一想到困扰她这么长时间的疑问就要水落石出,李语薇竟然莫名的紧张起来。

        她不安的搓着自己的手,像极了手足无措的孩子。

        没过多会,沈皇后就摇头道:“这件事我不清楚。”

        声音之中带了一丝她自己都不曾察觉的颤抖。

        李语薇一怔,怎么会不清楚?

        细细想着刚刚沈皇后的表情,她不可能是不清楚的!

        沈皇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语薇,这宫里有很多密幸,即便是本宫也无法管的。”

        言下之意,李宛的死绝对算得上是齐宫的密幸之一,还是沈皇后管不上的那种。

        连皇后都不敢管的事,会和谁有关不言而喻。

        李语薇身子一软,她娘的死真的同永定帝有关!

        “好。”李语薇也不再问换个问题,道:“那我娘真的是如外面传的那般是病逝的吗?”

        沈皇后就这样目光咄咄的盯着李语薇看了半晌,默不作声的摇摇头。

        李语薇有些心灰意冷,既然不是病逝的,那么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沈皇后见垂头丧气的李语薇有些心疼,道:“现下我却是什么都不能告诉你,等到时机成熟的那一日,我定会把我所知晓的一切都告诉你。”

        “那什么时候才是时机成熟?”李语薇问道,若没有准确的日子,她又该怎么熬过等待的日子?

        沈皇后沉默了半晌,道:“等到那个真凶失去一切的时候。”

        李语薇抬眼,黝黑发亮的眸子一下子撞到沈皇后的眼眸。

        这是沈皇后第一次在她面前提及她的野心,也正如李语薇心中所想,自己这个舅母想要的绝对不仅仅是皇后之位。

        或许都不是太后。

        而是摄政的太后!

        李语薇点点头,道:“我会一直等着那天。”

        至此,李语薇和沈云浅的联盟就此达成。

        沈皇后对这一切自然是乐见其成的,若是她要是知道李语薇知晓之后非但没有远离她,而是同她达成联盟,沈皇后早就会同李语薇说了。

        “皇后舅母,那个陈诺含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同我娘亲长得如此相像?”李语薇有些纳闷的问道。

        看着她那纠结的小表情,沈皇后的心情好上许多,道:“其实,细细看来,那个陈诺含同你娘亲并不是那么的像,不过神韵占了七分,这才会让人第一眼就觉得她同你娘亲像。”

        沈皇后语调也欢快起来,“要我说,你的长相同你娘亲才是真的相像。你云英未嫁前一举一动像极了你娘亲,不过自你回来后,性子却变了很多。”

        “我一直未得空细细问你,你在北夏究竟发生了何事?能让你性情大变?”

        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沈皇后不知李语薇遭遇了什么样的变故。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才更是担心。

        一听沈皇后问及她在北夏的事,李语薇本能的有些排斥,不自在的扯扯嘴角,道:“左右都过去了,不提也罢。”

        聪明如沈皇后,她自然看出来李语薇并不想说这事儿,跟着便道:“是啊,事情过去便过去了,人嘛,总是要往前看的。”

        再说,她心里也是愧对李语薇的,因为她知道,上一世没有人比李攸对她还好。

        李语薇没有多做逗留便回去了。

        她走后,如烟走了进来,俯身听命。

        “准备一下,时候到了,要收网了。”沈皇后甚是慵懒的倚在贵妃塌上,对如烟道。

        “是。”如烟毕恭毕敬的回道。

        现在的永定帝一心都在陈诺含身上,哪里会顾及沈云温?

        所以,打击沈淑妃以及她背后站着的沈家势力的时机到了。

        沈皇后眯了眯眼睛,喃喃自语道:“没有陛下护着你,本宫倒要看看,你这回如何脱身?”

        而沈淑妃此时正因为下面宫女办事不力火冒三丈。

        秀春着急忙慌的走过来,对秀音如此这般的贴耳说了一番,秀音的脸色大变,犹豫了半晌,还是硬着头皮去回禀正在盛怒中的沈淑妃。

        “你说什么?!”沈淑妃蹭的站了起来,“凭什么要清查这些东西的去向?!”

        这些东西指的是沈淑妃之前砸了摔了的那些茶盏以及宫里摆设的各类瓷瓶。

        “娘娘恕罪!”秀春上前,扑通跪倒道:“内廷司的刘大人说,这是新的规矩,不能不守。”

        说这话的秀春是害怕的,就是因为她太过了解她们这位娘娘。

        果不其然,沈淑妃的手重重的拍向桌子,胸口也因为生气而剧烈的起伏着。

        “反了他了!这个刘双喜也不想想,他这个位子到底是谁给他的!”

        当初沈淑妃掌管六宫之时,永寿宫里的摆设都是最新样式的。

        都是刘双喜为了讨好沈淑妃送来的,当时的刘双喜还是一个被前内廷司大总管压得死死的小跑腿儿。

        就是因为他时常给沈淑妃送礼,虽然都不是什么无价之宝,但沈淑妃的虚荣心却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所以没过多长时间,沈淑妃便在永定帝面前吹吹枕头风,然后内廷司大总管之职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刘双喜的头上,刘双喜自此以后对沈淑妃感恩戴德。

        可是这才多长时间,他转脸就拿所谓的“规矩”来压她?

        沈淑妃被气的胸口疼。(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433/170560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