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归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知晓死因

第一百三十八章 知晓死因

        沈皇后一大早就迎来了对她万分尊重的陈惠妃,有时候她在想,陈诺含怎么有精力早上起的这么早?

        难道是因为她年轻,精力旺盛?

        一面看着对自己笑意盈盈的陈诺含,沈皇后客气的问道:“昨儿个睡得还好吗?”

        陈诺含笑道:“谢皇后娘娘关心,臣妾昨晚睡得很好。”

        “本宫和你说了,不用每日都来本宫这里请安的,你自己的西华宫里也有要处理的宫务。”

        “那哪成?”陈诺含笑得更欢了,仿佛根本没有听出沈皇后的弦外之音,“给皇后娘娘晨昏定省乃是臣妾们的本分,虽然娘娘体恤臣妾,但臣妾万万不敢恃宠而骄,忘了为人臣妾的本分。”

        瞧瞧这话说得多漂亮!饶是伶牙俐齿如沈皇后,也一时无语凝噎。

        她也找不到借口去堵陈诺含的这番话。

        不过沈皇后依旧有着皇后风范,很是得体的笑笑,道:“难为你有心了,本宫都会记得的。”

        一个宫女走了进来,在如烟耳边说了些话就退下了。

        沈皇后挑眉像如烟看去。

        如烟走到沈皇后身边,低声耳语道:“主子,郡主过来了。”

        “一早就递了折子过来,奴婢同您说过来着。”见沈皇后诧异的样子,如烟如是解释道。

        沈皇后这才想起来,一早如烟就和自己说过了,但是陈诺含紧跟着就过来了,她竟然把这一茬给忘了!

        她看了看陈诺含,准备赶人,但是话还没说出口,陈诺含跟着就道:“皇后娘娘这是又客人要来了吗?那臣妾先退下了,明日再来给您请安。”

        这人今日怎么这么有眼色?竟然会主动告辞?

        沈皇后在不敢相信之余,道:“好,你先回去吧。”

        心里在念叨,明日*你也可以不来,后日*你也可以不来……

        接着就扭头和如烟说:“去把昭阳郡主请过来。”

        陈诺含起身的动作一顿。

        来的人是昭阳郡主?

        那她怎么能走呢?

        她还记得昭阳郡主在宫门口说的话——“等她位列妃位,本郡主再来拜见也不迟。”

        她的嘴上含着一抹笑,道:“皇后娘娘,臣妾还从来未见过这位昭阳郡主,今日巧了也想见见,希望皇后娘娘应允。”

        一字一句,甚是诚恳。

        当初李语薇在宫门前拒绝了还是秀女的陈诺含,没留一点情面。

        这事沈皇后早有耳闻。

        沈皇后答应了,她倒要看看,这个陈诺含到底打得什么算盘。

        李语薇走了进来,微微屈膝福礼,“给皇后舅母请安。”

        直到她抬头的时候才看到屋里有另一个人,第一眼便惊讶了。

        淡黄色的襦袖宫裙,小巧玲珑的脸庞,一双洋溢着流光溢彩的眸子,一张不点而红的朱唇,就连鼻尖上的小黑痣都是一模一样。

        眼前这人分明是停留在她印象中的娘亲。

        陈诺含很是满意的看着李语薇的反应,轻笑出声:“皇后娘娘您瞧,昭阳郡主都看傻了呢,您说臣妾是不是真的美貌绝世无双啊!”

        那眉眼间纷飞的骄傲让沈皇后觉得有些扎眼,她轻咳两声,“语薇,这是惠妃娘娘。”

        原来她就是同娘亲长得极为相像的陈诺含,也是那个在宫门口被自己拒绝相见的陈秀女。

        不过数月的时间,她就从一个小小的秀女,一跃成为最受永定帝宠爱的妃子。

        李语薇行了半礼,陈诺含也站起来回了半礼。

        陈诺含道:“皇后娘娘,臣妾早就听闻昭阳郡主大名,但一直未得机会与之一见,今日多谢皇后娘娘成全。”

        说完便起身告辞了,“郡主进宫想必是有事情找娘娘,臣妾就不打扰了。”

        不得不说,今日的陈诺含给了沈皇后太多的惊喜,怎么都觉得她变了一个人。

        按照她以往对宫里人那睚眦必报的性子,怎么会轻易的放过当初在宫门口让她难堪的李语薇?

        沈皇后之所以让她今日留下来见李语薇,就是为了让她能把话说开,以后再和语薇遇上了也不会可以刁难。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陈诺含倒是能沉得住气,知道有她在这,肯定会偏帮李语薇,索性什么都不说走了。

        等到陈诺含的身影消失在立政殿,沈皇后叮嘱李语薇道:“日后若是碰上了,离她远些。”

        李语薇还沉浸在陈诺含的长相里,也没听清沈皇后到底说了什么,只是一味的点头应着。

        沈皇后见她心不在焉的,又道:“我能理解你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但是若不是本宫帮你娘接生的,我都会怀疑到底谁是你娘的女儿。”

        言下之意,陈诺含和李宛长相像的可怕,说没有血缘关系都没人相信。

        李语薇依旧是喃喃的说不出话来,一直以来都听闻这个陈诺含同她娘亲长得像,不过这亲眼见到又是一回事。

        “她……真的……真的和我娘没关系吗?”

        李语薇强烈怀疑她还有个失散多年的姐姐!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沈皇后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她和你也没有一点关系,长相只能说是巧合而已。”

        沈皇后拉着李语薇的手并排坐了下来,道:“你是不是来问有没有顾澈的家书?”

        李语薇每每进宫都是为了找她的家书,沈皇后对此早已了然。

        “如烟,去看看陛下在哪里,问一问墨香边疆传战报来没有。”看李语薇点点头,沈皇后便让如烟亲自跑一趟,给她问问情况。

        打仗都是九死一生的事,李语薇担心也是正常。

        不过见李语薇这忧心忡忡的模样,沈皇后就知道李语薇对顾澈用情颇深。

        她想了想,道:“语薇,我同你说一件事。”

        李语薇看沈皇后郑重的样子,心下一凝,道:“您说。”

        “你娘亲还在世的时候,曾经同本宫提过,让你嫁给李攸,我一开始是同意的,因为李攸对你着实有情。”

        “但是令我改变主意的却是你的眼神,那晚我和你娘亲的说话,你全部都听见了,作为一个即将定亲的新娘子,在你的眼里我却看不出任何喜悦,反而带着淡淡的愁绪。”

        李语薇的眸子任何时候都是亮着的,但独独少了神。

        “所以我后来再同你娘亲提起的时候,你娘亲也沉默了。再后来,你的侍女提到了你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这是你在群芳宴上喝醉后不小心说的。可是你娘亲和我想破头也没想到你身边除了李攸还有谁,直到我让人仔仔细细的查了你。”

        听到这,李语薇心里打鼓,自己好像喝醉过一次,自那之后,她就滴酒不沾。

        难道就那一次,自己说了一些心里的秘密?

        李语薇看向沈皇后,某种莫名的情愫闪现在她脑海深处。

        这个她喜欢的人,是顾澈吗?

        “顾澈就这样出现在你娘亲和我的面前,一个风流儒雅的外国使臣。你娘亲和我还特地乔装打扮一番去驿馆看了他,长得的确不错,多了李攸最缺乏的自信。我还记得你娘亲当时和我说,‘她的眼光还不差嘛!’我就知道,你娘亲对顾澈也是满意的。”

        李语薇心里一喜,原来娘亲对顾澈也是满意的,原来她很久很久以前就爱上顾澈了。

        “就在她和我准备让那个顾澈主动来向你提亲的时候,你娘被召进了皇宫,前后发生了什么我都不知道,但是当时贴身伺候你娘亲的宫女太监全部死了。”

        李语薇的心里是万分激动的,这是沈皇后第一次主动提及往事,一些她根本不知道的往事。

        她耐着心思继续听下去。

        “这些宫女和太监都是非正常死亡,而且长公主府里的人也一夜之间全都没了,我暗中查了这事。可是没过两天,她就薨逝了,太医说是得了无疾之症,药石无灵,若是这个太医几天后没有消失的话,我真的信了。”

        “我接着慢慢查下去,那么多宫女总有一两个漏网之鱼,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查到了!”

        “我娘是怎么没的?”李语薇听闻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她再也坐不住了。

        现在难道已经到了之前沈皇后对自己说得时机?

        “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告诉你的。”沈皇后的话还回荡在李语薇的脑海中。

        沈皇后有些担忧的看向李语薇,道:“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更加难以接受,但是语薇,我希望你不要冲动,一切都听我的。”

        沈皇后定定的看向李语薇,眸子中都是对她的担心,道:“好吗?”

        商量的语气,李语薇明白,如果自己不答应她肯定会就此结束,不会再说了。

        由于她迫切想要知道这个秘密,她几乎是想也没想,忙不迭的点头应道:“好好,我答应你都听你的。”

        沈皇后再次看了她两眼,仿佛有些不相信李语薇的话。

        “我发誓……”李语薇说着就举起手来,准备发誓。

        沈皇后拉下她的手,道:“这倒不必,我同你说便是。”

        “一个在宫里曾经贴身侍候你娘的宫女把这事告诉了她的好姐妹,据她的好姐妹说,是陛下强迫你娘未遂,把你娘勒死了……”

        说完沈皇后就急忙的看着李语薇。

        只见李语薇的瞳孔陡然瞪大,眼神之中尽是不敢相信。

        一向“尊敬”长姐的永定帝怎么会把她勒死?还是在强迫未遂之后!

        这话若不是沈皇后说出来,任凭谁,李语薇肯定要驳斥两句。沈皇后一大早就迎来了对她万分尊重的陈惠妃,有时候她在想,陈诺含怎么有精力早上起的这么早?

        难道是因为她年轻,精力旺盛?

        一面看着对自己笑意盈盈的陈诺含,沈皇后客气的问道:“昨儿个睡得还好吗?”

        陈诺含笑道:“谢皇后娘娘关心,臣妾昨晚睡得很好。”

        “本宫和你说了,不用每日都来本宫这里请安的,你自己的西华宫里也有要处理的宫务。”

        “那哪成?”陈诺含笑得更欢了,仿佛根本没有听出沈皇后的弦外之音,“给皇后娘娘晨昏定省乃是臣妾们的本分,虽然娘娘体恤臣妾,但臣妾万万不敢恃宠而骄,忘了为人臣妾的本分。”

        瞧瞧这话说得多漂亮!饶是伶牙俐齿如沈皇后,也一时无语凝噎。

        她也找不到借口去堵陈诺含的这番话。

        不过沈皇后依旧有着皇后风范,很是得体的笑笑,道:“难为你有心了,本宫都会记得的。”

        一个宫女走了进来,在如烟耳边说了些话就退下了。

        沈皇后挑眉像如烟看去。

        如烟走到沈皇后身边,低声耳语道:“主子,郡主过来了。”

        “一早就递了折子过来,奴婢同您说过来着。”见沈皇后诧异的样子,如烟如是解释道。

        沈皇后这才想起来,一早如烟就和自己说过了,但是陈诺含紧跟着就过来了,她竟然把这一茬给忘了!

        她看了看陈诺含,准备赶人,但是话还没说出口,陈诺含跟着就道:“皇后娘娘这是又客人要来了吗?那臣妾先退下了,明日再来给您请安。”

        这人今日怎么这么有眼色?竟然会主动告辞?

        沈皇后在不敢相信之余,道:“好,你先回去吧。”

        心里在念叨,明日*你也可以不来,后日*你也可以不来……

        接着就扭头和如烟说:“去把昭阳郡主请过来。”

        陈诺含起身的动作一顿。

        来的人是昭阳郡主?

        那她怎么能走呢?

        她还记得昭阳郡主在宫门口说的话——“等她位列妃位,本郡主再来拜见也不迟。”

        她的嘴上含着一抹笑,道:“皇后娘娘,臣妾还从来未见过这位昭阳郡主,今日巧了也想见见,希望皇后娘娘应允。”

        一字一句,甚是诚恳。

        当初李语薇在宫门前拒绝了还是秀女的陈诺含,没留一点情面。

        这事沈皇后早有耳闻。

        沈皇后答应了,她倒要看看,这个陈诺含到底打得什么算盘。

        李语薇走了进来,微微屈膝福礼,“给皇后舅母请安。”

        直到她抬头的时候才看到屋里有另一个人,第一眼便惊讶了。

        淡黄色的襦袖宫裙,小巧玲珑的脸庞,一双洋溢着流光溢彩的眸子,一张不点而红的朱唇,就连鼻尖上的小黑痣都是一模一样。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433/171839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