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福归 > 第一百四十章 有求于她

第一百四十章 有求于她

        就在冬雪还想听下去的时候,李语薇悠悠转醒。

        冬雪听着动静,连忙问道:“郡主,你感觉怎么样了?”

        李语薇双手抱着自己的头,双腿曲起,将头埋在双腿的腿缝里。

        对她而言,她需要的是静一静。

        外面的沈皇后也听见了,走进来便看见李语薇这个极其防备的姿势,道:“你也出去吧,她现在最需要自己想清楚,没人帮得了她。”

        说完便转身往外走,没走几步又停了下来,背对着李语薇,声音不大不小,却字字打在了李语薇的心上。

        “我就在外面,想不通了唤我一声,不要冲动。”

        冬雪想了想,也道:“郡主,奴婢出去了,您有什么需要招呼奴婢一声,奴婢立马进来。”

        李语薇听着没有一丝的动静,这才缓缓的抬起自己的头,盯着眼前明黄色的床帘发呆。

        她娘亲的死竟然是因为永定帝?!

        这件事给李语薇的冲击太大,以至于超过她的接受能力。

        即使当初顾家灭门,她的反应也没有这么激烈。

        所以她才会发疯似得砸东西,还想着去找永定帝好好问清楚。

        而再次清醒后的李语薇却知道,自己的举动到底是多么的幼稚,且不说自己能不能见到永定帝,就是她现在站在永定帝的面前,他也不会同她说的!

        她想不通的是,既然永定帝喜欢她娘亲又怎么会把她娘亲杀了呢?

        还对外宣称,她娘亲是药石无灵而终!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得不到,就毁掉?

        难道就因为永定帝是皇帝,他就能随意掌握一个人的生死?

        李语薇突然又想起了那个会把她抱起来举的很高很高的男人,小时候永定帝对她的好也是装的?

        她的眼前闪过了很多画面,都是小时候发生的事,她自嘲的笑笑,带着浓浓的苦意。

        当真是物是人非,造化弄人。

        若是她能回到过去,对那个带着暖暖童音的小女孩说你舅舅对你的好都是假的!想必她也不会信的。

        李语薇又想起了在天煞盟中,她和杜逸轩谈到她娘亲死因的时候,杜逸轩那欲言又止的样子。

        原来她所苦苦追寻的真相曾经离自己那么近,可是她都一一错过。

        李语薇下床站了起来,她不会想不开的同永定帝拼命,她要出现在永定帝生命的尽头,好好问问他,这些年来他有没有后悔过!

        沈皇后正坐在美人榻上悠悠的饮着茶,见李语薇走了出来,才放下手中的茶盏迎了上去。

        她拉着李语薇的手一路到了美人榻,她把李语薇按坐下,道:“想通了没有?”

        声音温和,带着暖意。

        李语薇定定的看着沈皇后,她能相信她吗?但是这齐宫之中,她应该是比较了解沈皇后的,就像沈皇后了解她那般。

        其实更多的时候,沈皇后在李语薇的心目中,始终扮演着母亲的角色。

        她点点头,道:“想通了。”

        “想通了就好。”沈皇后收回自己的手,继续端起茶盏抿了一口,没头没尾的问道:“你知道为何我会选择在你娘亲逝去不到百日便让你嫁给顾澈吗?”

        这话一出,李语薇心里就有疑问,难道不是因为她得知自己心里的那人是顾澈?

        “另一部分是因为陛下。”沈皇后道:“随着你年纪的增长,长相全部长开后,你会越来越像你的娘亲。陛下既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强夺未遂杀姐,你说他会不会因为你的长相而把你强占?”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则是沈皇后的私心,这一世她要逆天改命!

        对李攸最有帮助的李语薇自然不能嫁给他!

        李语薇脸色煞白,她那个舅舅的确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想想她回到大齐时,永定帝看她的眼神,当时只是觉得有些不适,现在回想起来简直就是恶心!

        “所以我必须把你送走,你的娘亲已经葬送在他手中,我得护着你。”

        李语薇突然觉得,沈皇后就像是知道一切事情的发展脉络,然后按照既定的道路一步一步的走着。

        “你是怎么知道的?皇帝舅舅最追求的就是千年后的流芳百世,关于夺姐这件事可是乱*伦啊!他怎么会轻易让别人知晓?难不成你是皇帝舅舅肚子里的蛔虫?”

        “我当然不是你舅舅肚子里的蛔虫。”

        沈皇后一早就猜到凭着李语薇的聪明才智,再同她说清事情做原委之后定是会怀疑她。

        “你娘在死之前让人给我送了一封信,关于要护着你的一封信。”

        难不成是送给七叔的那封信?

        “求我想尽一切办法都要送到郡主府里一个人的手里,好像是你的管家,你若是不信可以问问他。加之宫女的话,我才相信了。”

        这封信是的确存在的,不过不是李宛写的,而是沈皇后以李宛的名义写的,接着又让人送到了郡主府的管家手里。

        她防的就是有朝一日李语薇会知晓真相,她却没有办法解释她是怎么知道的。

        李语薇眼里的防备才稍稍放下,她道:“上次你同我说,等到永定帝彻底失去一切的时候你才会对我说出真相,那为何现在就同我说?”

        沈皇后看了看她,没有深究她话语之中的不相信,道:“因为我有求于你。”

        有求于我?

        “说来听听。”李语薇没有一口答应,也没有一口回绝。

        沈皇后道:“陛下最近的所作所为想必你也有所耳闻,着实是荒唐过了些。”

        “如果皇后舅母指的是皇帝舅舅最近迷恋金丹,荒*淫无度,无心政事,我的确有所耳闻。”李语薇觉得沈皇后所求之事应该能证实她心中所想。

        这一声“皇后舅母”和“皇帝舅舅”叫的沈皇后有些不舒服,但她没有计较,道:“在大齐人的心目中,他已经配不上这个皇位了。”

        她的目标一直以来都很明确,那就是永定帝的皇位!

        突然的,李语薇嫣然一笑,道:“舅母却是糊涂了!即便是皇帝舅舅配不上大齐的皇位,那么能配得上的也不是您的九皇子。”

        毕竟还有那么多的成年男子在,就算沈皇后是皇后之尊,就算九皇子是嫡子,恐怕那些朝臣也不会买账。

        “所以,我有求于你。”(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433/1720003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