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彩虹的祝福 > 第009章

第009章

        终于到了周末,双胞胎兄弟提议的搬家在枣的怨念下被兄弟们提上了日程。

        其实这个时候五月的东西并不多,除了兄弟们送的见面礼,衣柜里的东西大多数都还没有拆装;而且卧室的装潢差不多都一样,并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不过本来枣是想要搬到楼下二楼的,结果被二楼的兄弟们齐齐拒绝了,表示空出来的房间未来会是他们的书房,并且椿笑的很是灿烂的说:

        “好歹咱们也是三胞胎啊,就算卧室并不是挨着的,好歹也要一个楼层哟!”

        哈,见鬼了!三楼左侧的房间已满,右边……他也是会睡不好的好么!

        不过事实证明,在他闻到熟悉的、来自小女孩儿残留下的馨香时,睡的格外安稳,表示光晚上真的有在写作么?他完全没有听到啊!

        五月终于获得右京的首肯,允许她在厨房里帮他递下碗筷,切菜也只能切使劲较小的蔬菜。

        不过就这早上,就发生了血案。

        兄弟们在客厅看电视,右京去储物室拿东西,就那么一小会儿,切洋葱的五月红通通着粉色眸子,吸吸鼻子,然后一个不小心,就在食指上切了个小口。

        “嘶……!”

        身后右京惊叫了一声“五月酱”,将盯着手指瞧的五月唤回了神。

        蓦然想到了什么,她拿着洋葱在鼻子底下晃悠了一圈,然后吧嗒着眼泪跑了出去。

        “哇啊啊啊——!”

        右京一愣,瞬间明白了什么,表情有些复杂,随即跟了上去。

        “雅哥雅哥雅哥!五月流血了!切到手指了好疼好疼!手指要断了啊啊啊!”

        女孩凄厉的哭着,扑到了被惊吓到转身看过来的雅臣怀里。

        “……血……”

        雅臣声音飘忽起来。

        “呜哇哇!好疼好疼!雅哥怎么办?五月的手指要断了吗???”

        女孩哭的好不伤心,右手不停的晃悠着雅臣虚软的身体,流着几滴血的左手食指在雅臣的眼前晃悠。

        周围的兄弟虽然被吓了一跳,不过见那破了点皮、流了几滴血的伤口后放心下来,再看看五月明显提高的演技,很是配合的惊慌了起来。

        “雅哥,你别晕啊!五月妹妹的手指快断了啊!!!”椿一把搂住雅臣的肩膀,更加用力的晃动了起来,让雅臣的双眼开始眩晕了。

        “看起来很疼的样子啊,雅哥,你晕了,五月会流很多血的哦!”那语气明显是看戏的,要的表情一点都不到位。

        光心疼的扶着五月,挂起了天崩地裂的神色,“怎么办啊?看起来好严重!雅哥,你快点给五月包扎啊!”

        “总而言之,雅哥,你要坚持住!”梓一脸严肃。

        “不会留疤吧?”枣一脸担忧。

        “女孩子,留疤,不好!”琉生微微蹙眉。

        “血……血……”白色的透明灵魂即将从身体里面漂浮出来似得,雅臣此时没有一丝平时温和老大的模样。

        “雅哥,五月好疼!”粉眸不停的掉落下泪珠,那抬头望着雅臣的模样,让在场的兄弟们心头一跳。

        那呜呜咽咽、抽抽泣泣,哭的那叫一个我见犹怜。

        侑介跑的最快,已经从电视旁的矮柜里拿出了家用医疗箱,众人一样一样把东西找了出来,然后递给魂飘中的雅臣。

        “先,先消毒!”祈织将沾了酒精的棉花棒递给雅臣。

        雅臣被大家闹得根本无法晕过去,加上他心里焦急着五月的伤口,反射性的接过棉花棒给五月消毒,那手指轻重不定,还时不时颤抖一下。

        结果雅臣抖一下,五月就跟着“嘶”了一声。

        “我……我……”

        看着棉花棒上面的猩红,雅臣一副即将见到上帝的表情。

        随即风斗拆了一个淡蓝色的止血贴递给雅臣,雅臣一脸悲壮的给五月贴好。

        “好,好像没断。”

        兄弟们松了口气,虽然知道五月是在演戏,不过那伤口可是真的存在的,多看一秒都觉得心慌。

        可是见五月为了雅臣的恐血症这么拼,他们心里又有点心塞塞了。

        雅臣见五月没哭了,脏兮兮的小脸对着他露出了灿烂和赞扬的笑意,唇边勾起笑,随即瘫软在沙发上,晕了过去。

        五月的笑意僵了下,随即又自我安慰道,“好歹雅哥没有立马晕过去,已经进步了嘛。”

        “只是迟缓而已,要彻底解决,还早着呢!”右京站在五月身后,为她挡住大片阳光。

        阴暗的影子笼罩在五月头顶,五月低着头不敢说话。

        右京压了压她的脑袋,“五月的心是好的,不过下次可不能这么做了,大家都会担心呢!”

        兄弟们齐齐点头。

        随即右京又道,“家里面熊孩子这么多,用不着五月做这种事情,以后交给哥哥们就行了。”

        “诶?????!!!”

        右京对五月的安慰的笑意淡了下来,钴蓝色的眸子瞬间淡漠冰冷,右手在五月看不见的角度拿着平底锅,“怎么,你们这些做哥哥的,还想要五月为了你们操心吗?”

        “不……”

        “以后受伤会回来找雅哥的!”

        “手下留情!”

        “越来越暴力了啊!”

        兄弟们的话语乱做一团。

        雅臣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饭过后了。

        客厅里只有五月在看一个侦探破案类型的电视剧,坐在靠窗的沙发上,午后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进来,散发出有点耀眼的光芒。

        “五、五月酱?”

        “雅哥,你醒啦?没事了吧?”

        雅臣一脸疲惫的揉着额头,看起来并不大好。“脑袋还有点晕眩……”

        五月有种做错事情的愧疚感,可是想想,这种level太低的设定最起码也要升级啊,不然遇到敌人,人家自己划破个口子,你就直接歇菜了,简直要笑死人好么!

        可是转念一想,这种事情有的人天生就这样,没有经历过的人,再怎么换位思考,都无法想象本人的体会;雅臣哥这么温柔的人,看到有人受伤时自己却不由自主的恶心晕倒,伤心也罢,痛苦也罢,都不是他自愿的。

        “抱歉,雅哥,是我过分了。”

        “咦,我并没有怪五月酱啊!”

        “可是后来想象,我还是觉得这种事情应该先跟雅哥商量下的,不过当时确实是不小心划伤了,才临时想起雅哥晕血的事情,所以才……”

        雅臣的笑意加深,“我知道的!五月酱是个乖孩子,这种事情我一直都想要治疗的,不过总是无法坚持下去;为此,我才只要从外科转到专修儿科,虽然也喜欢小孩子,不过一直以来都有些遗憾呢。”

        五月咬了咬唇,唇边划开了笑容。

        “所以,这样的话,克服晕血症即使再困难,即使雅哥你会讨厌五月,五月也会这么做下去的哦!”

        “jia~就请五月酱多多指教了。”

        “嗨!京哥说会让大家都帮雅哥的!”五月笑容更加灿烂。

        雅臣嘴边的弧度僵了。

        ***

        再次起夜的时候,五月在想自己到底是耳朵敏锐的听得到直线相隔一个电梯宽度加上枣哥房间的宽度约十米左右的距离的声音呢,还是自己是习惯起夜了呢?

        依旧去了五楼喝了凉开水,五月一边下楼一边摸了摸左手食指,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将止血贴拆了扔掉。

        在楼梯阶昏暗的光线下,依稀能看到伤口被缠了止血贴的部分冒出了不算太过密集的小点。

        对止血贴这种东西过敏,是她以前的体质了,没想到现在依旧这样。

        想了想,她转上又上了五楼,打开客厅昏暗的灯光,在电视机旁的矮柜上翻找了下,找到了白色的绷带;折叠后在手指上缠了几圈,却突然觉得要稳定的话,还得打个结。

        正犹豫了下,五月的身体微不可察的一僵。

        一双修长的手从她脑袋两边穿过,为她将白色的绷带打了个蝴蝶结。

        “过敏的话,怎么不早说?”

        要将小女孩抱了起来,一边走一边看她。

        五月顺手将要的脖颈搂住,贴上温热的身体体温。“以前不知道啊,难怪刚刚就觉得手指痒痒的呢。”

        “这种事情以前都不知道吗?”

        “事实上是忘记了。”五月讨好的蹭了蹭要的脸颊,一脸“你别问了嘛”的表情。

        “小骗子!”

        “骗到要哥了嘛?”

        “没有哦!”

        “那是五月的演技不合格,看来还要继续努力呢。”

        “哦呀,五月酱要从演艺方面发展吗?”

        说话间,要已经将五月抱回了自己的房间。

        “没有啊,只是觉得和风斗对台词,很有趣呢。”五月的声音降低了些,“不过看到哥哥们被惊吓到的表情,就觉得好有成就感的说!”

        “坏孩子!明明之前五月还很乖巧,为什么现在……”

        五月一把捧住了要的脸,一脸悲伤,“要哥,你不喜欢五月了吗?五月真的不乖了吗?五月真的是骗子吗?五月真的是个坏孩子了吗???”

        大有一副你敢说是我就哭给你看的表情。

        哎呀,和那双粉眸对上,根本拒绝不能啊!真是危险了……

        要败退,五月下一秒就变了脸色,举着剪刀手在脸颊边做了个胜利的手势,笑的一脸灿烂。

        要一脸无奈的开始收拾东西,五月已经被他放进了被窝。

        “光哥说不能进入别的男人的房间。”

        “我是哥哥嘛。”

        “可是我觉得光哥就是在指要哥呢。”

        “是吗?我可没有听明白呢!”

        “装傻的话,小心明天又让你下不了床哦!”

        “噗……咳咳,什么下不了床,五月酱,你别乱说啊!”

        “诶?要哥在想什么呢?什么胡说不胡说啊?明明上次你就没能下床嘛。”

        “真是让人遐想的用词,五月酱学的真快呐。”

        将五月抱入怀里,要弯下身,一口亲在五月的额间。

        五月一愣,“诶?”

        “晚安吻呐,我之前偷看到了哦,光给小五月的晚安吻。”

        五月弯起唇角,“有要哥的佛经伴我安睡就够了哦,要哥的怀抱是最安稳的存在。”

        棕褐色的眸子在黑暗的空间闪过一抹亮光,要拍了拍五月的背后,念起了已经背熟练的佛经。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741/145465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