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彩虹的祝福 > 第016章

第016章

        院子有些空旷过头了,至少对于现在的五月来说。

        第三个男人到底是已经进入了屋子了呢,还是在暗处观察着呢?

        屋里只有两个小孩子吧?不,有请保姆也说不定呢,如果小野夫妻为了保证事情完美的按照他们的计划进行,说不定真的布置严密一些啊。

        她唯一的遮蔽物就是屋檐下的两根柱子,只要五月踏出大门的遮拦,如果那两个男人警觉的回了头,那么她依旧避无可避。

        她几乎是垫着脚尖走过去的,很是小心翼翼,弯着腰,避免夕阳斜下的余晖将自己的影子拉长,而且还要分心注意第三个男人是否在角落窥视。

        不过似乎运气不错,她很幸运的安全走到了柱子后,随即听到了屋子里的男孩咚咚的跑下楼的声音。

        来不及了。

        五月双眸紧盯着两人,前后的站位让五月无法一同解决两人,她只好挥起手,在两人因为即将成功骗到小男孩开门而开心的时候,一砖头拍上了男人的后脑勺。

        “咚——!”

        “啊……!!!”

        前面的男人惊吓的回头,五月已经迅速的后退,听到屋里又一个脚步声从楼上跑下来,赶忙叫道,“小弥,我是姐姐,现在不要开门哟!听姐姐的话,把厨房和客厅的门锁上,然后打家里的固定电话!快点哟!我们赌赌看哪个哥哥最快来找我们!”

        她的话音一落,就听到了角落那边传来了第三个男人拍打金属的声音,五月松了一口气,看来是安装了防盗窗。

        小弥隔着大门,语气带着开心和天真,“是要捉迷藏和打赌吗?哥哥他们肯定猜不到姐姐躲在外面院子里,哈哈!”

        看到五月一巴掌就拍晕了一个,而且还叫了人,男人顿时面色扭曲起来,“该死的!不要多管闲事啊!”

        五月啧了一声,活动了一下手腕,另一块转头朝他的脸上扔了过去,男人反射性的抬手挡在了脸上,力气大的让他痛苦的嘶了一声。

        “有点力气嘛!”

        这个动作似乎惹恼了男人,他一把从后腰抽出了一把水果刀,锋利的刀刃闪过一抹刺眼的银光。

        五月瞥到角落的男人也跑了过来,连忙稳住了心神,蹲下腰身,躲过第一击,刀尖从她的头顶划过,快速的动作发出了划破空气的声音。

        五月双脚转换,占着身体矮小敏捷,弯腰闪到了他的后面,而弯腰攻击的男人高矮正好,她双手握拳在胸前,畜力猛然半旋转,一脚踢上了他的脑袋。

        “砰——!”的一声,男人的前额着地,颤颤的动了两下,随即晕了。

        身后传来危险的空气划破声响,五月利落的往前一个滚地,顺手捡起男人手中滑落的水果刀。

        握紧,然后回身。

        这一看,心里便一紧。

        看起来身手不错。

        前两个男人她也就赢在他们轻视和小瞧的心理,加上五月速战速决,动作迅猛且下了狠手,她可不想像是电视里面演的那样,辛辛苦苦打败了路人甲,结果狠不下心只是拍晕,结果关键时刻醒过来给了致命一击。

        那种事情,还是在电视里面发生就好了吧!

        “臭丫头,现在离开的话,我就让你走。”

        五月抿着唇,冷哼了一声,并没有说话,脸上带着对敌时的严肃神情。

        粉色的眸子微眯,细细的涟漪在眸中闪现,微微弯腰的五月视线锁定在眼前的男人身上,周身的空气渐渐凝滞。

        男人略带轻蔑的笑意一顿,随即收了起来。

        真是恐怖的气势啊,让他心里都有些发颤了。他眼睛闪了闪,动作迅速的挥刀。

        两把水果刀在空气中相交,发出刺耳的尖锐声响,男人和她的力气相差很大,加上身高差距,五月被迫退后了好几步,最后不得不弯腰躲避攻击,然后顺势的一手撑地,向右后方向跳跃了几米。

        不待她反应过来,男人又攻击了过来。

        防御,后退,五月的双眸紧盯着男人,随即唇角上翘了一个弧度。

        右手臂在斜下六十度略带迟钝,似乎有受过伤还未痊愈。

        不过那个角度……

        再一次攻击,五月没有闪躲,迎了上去。

        左手握住男人的手腕,另一只手挥着水果刀呈现一个直接面对他的弧度,夕阳照射下,闪现一抹耀眼的光线。

        男人反射性的闭眼,就这一瞬间,五月的水果刀依旧在男人的左手阻拦下从他的肩膀划过,在锁骨处顿了下,重重的落在他的右胸前。

        男人“啊”的痛呼了一声,他的左手手腕用力,挣脱了五月的手,水果刀顺势的滑落,在五月的左手臂上划过,五月蹙眉,在男人弯腰摸向他的胸前伤口时,抬脚一踢。

        “嗷——!!!”

        男人痛苦难耐的捂着某个不能言语的位置弯腰跪下。

        “姐姐?”

        小弥在屋里疑惑的叫道,“院子还有别人吗?”

        米色的针织衣被划破,露出一条狰狞的伤口。五月从口袋里找出纸巾,偏偏是袋装纸巾,刚要脱下针织外套,门口传来了枣哥的惊呼。

        “五月酱!!!”

        五月的视线在要和小弥的方向游移了下,对向她跑来的枣说道,“那个,请先报警,因为担心小弥,我的手机又没电了,所以……”

        “五月酱……”

        向来沉稳的朝日奈枣此时却听不到她的话似的,半拥着她就往屋里走。

        “那个……还是不要让……”小弥看到……后半截话被五月咽了下去。

        五月蹙眉,私心来将,她并不想让才七岁的小弥看到血;可是理智又告诉他,要在这个世界安全的生活下去,是绝对不能将一切黑暗都掩盖下来了。

        必须让小弥知道这个世界的危险,然后自己变得强大,才能更好的保护他。

        拥着她的枣身体有些僵硬,“小弥不是那么弱小的人,我们朝日奈家没有软弱的人!总之,要先包扎伤口!”

        略带冷硬的语气里是不容拒绝的强势,是她从未见到的样子。

        “小弥,我是枣,先开门。”

        小弥一脸的惊喜,“原来是小枣你先过来吗?”随即看到了他怀里的五月,“啊,小枣你找到姐姐了……吗……”

        “姐姐受伤了???”

        五月只来得及安抚的拍了拍小弥的脑袋,就被枣急促的拥着去了客厅。

        “我……医疗箱……这是医疗箱……”

        隐隐明白什么的花泽小男孩惊慌的找出了医疗箱,打开后慌乱的将纱布、消毒水等东西拿了出来。

        身后的小弥从门缝隙看到院子里一伤二晕的三人,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息。

        棕色的眸子霎时间泛起了水雾。

        鲜红的血液打湿了半截袖子,枣先小心翼翼的消毒,然后包扎,看到那伤口迅速的染红了白色的纱布,心里更慌了。

        “小弥,打电话给雅哥,我现在就带五月去医院!”

        小弥揉着眼睛在一旁看着,听到枣的要求后迅速的拿起了客厅的座机。

        眼见枣抱着五月跑了出去,电话里传来了雅臣温和的声线,小弥再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小雅,姐姐受伤了!流了好多血!呜呜……小雅……”

        刚一个手术完的雅臣疲惫的按着太阳穴,心口突突的不安的跳动着。

        将下一个手术临时交给了另一个医生,雅臣连忙问道,“怎么回事?小弥,先别哭!现在五月在哪里?”

        小弥抽泣了两下,“有坏人要进屋,被姐姐在院子里打晕了,姐姐被刚到的小枣带去医院了……我,我还没有报警……姐姐的血还在流……我,我……”

        “听着,小弥,现在把门窗关上,我马上就报警,好么?警察马上就到!”

        雅臣说完,想到家里的兄弟们应该更近些,连忙进了办公室,办公室的座机报警等候的时候,他已经先打了电话通知家里的兄弟们了。

        一阵兵荒马乱后,从犯被捉了,逃跑的主犯也在追击不到半个小时候落网,花泽家的男女主人也回了家,小弥也被兄弟们接到一起去了医院。

        伤口在左下臂,大概十厘米长,最深处几乎见骨。

        五月拧着眉头,被雅臣有些惊慌又沉稳的模样中被缝针,然后进行包扎。

        “没关系的,你们不用担心了。”

        雅臣沉着脸,没说话。

        五月有些不知所措,双眼看着伤口,眉头轻蹙。

        那种对敌时的表现,为什么不像原来的她?她的记忆到底缺失了什么?……她到底,是怎么死的?

        虽然记忆中的画面停留在和那些人争吵离开之后,但是,她记得自己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对医院的厌恶,对机械滴答声的熟悉和反感,明明对丧尸或者恐怖类型的电影害怕,但对丧尸类型的游戏却很玩得来。

        就像是她曾亲身…经……历……

        五月脑袋一痛,眼前一黑,顿时晕了过去。

        “五月酱?!”雅臣连忙反应过来,将五月的身体搂紧怀里。

        怀中的小女孩揪着他的衣角,额头蹙起,身体微颤,似乎陷入了可怕的梦境中。

        她才刚满十二岁呢。

        雅臣伸出手,指腹抚平了眉间的皱起,想要安抚她害怕的心。

        应该很勇敢吧?在面对三个成年歹徒的时候,坚强的对峙,为了保护身后屋里的小弥。

        啊,刚刚的沉默应该吓到五月了吧?

        雅臣抽了张纸巾拭去额间的汗渍,搂着小女孩,心才渐渐安稳了下来。

        再一次,再一次感觉到了窒息般的恐惧感。只要一看到她在流血,就恨不得受伤的是他自己。

        对啊,如果今天没有让五月代替自己去接小弥,她就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了。

        本来就是他的错,却偏偏要责怪保护了小弥的五月。

        雅臣抱着五月站了起来,打开了门。

        门外,兄弟们站了一排。

        “怎么样?”椿凑到五月跟前,看到小女孩紧抿着的唇角时,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大家都围成了一圈,被雅臣一脸严肃的瞪视后才稍微站远了些。

        “睡着了吧……”他说,不过这么一说,他自己都有点不太相信。

        缝合伤口的时候睡着了?

        说见到哥哥们放下心来晕了还更合理些吧?

        不过这个时候大家倒也没在意,本想将人带去住院部的,结果雅臣却说今天周末,医院病床紧缺,只好开了药回家了。

        自责的不止雅臣一人,跟着枣的昴也满脸自责。

        接到祈织的电话的时候,他正和队友们在等待食物上桌,听到五月受伤后,连忙赶到了医院。

        五月受伤的时候,他在干什么?和队友庆贺今天的胜利。

        为什么五月会一个人呢?因为他要和队友庆贺今天的胜利。

        自责,像是被丢在了水里一样无法呼吸,脑海里那件被浸染了鲜血的针织外套不停回想起,巨大的恐惧让他无法思考。

        只是稍微的错过,就会受伤,如果,如果再发生什么意外,那该怎么办?

        只是这么一想,他更加的坐立不安起来。

        虽然想见到的时候就能见到。

        心底的陌生的情绪让他更加的急躁。

        好想随时都能看到她!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741/145465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