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彩虹的祝福 > 第063章 【城】

第063章 【城】

        空旷的走廊过道传来零碎的脚步声,白兰走在前面,一身白魔咒的衣服让他看起来更加清瘦阳光,尤尼里面穿着黑魔咒的制服,外面却披着一件白色的披风,披风后面绣着大大的图案,和尤尼左眼下方的五瓣花一模一样。

        两个穿着白魔咒制服的深色皮肤一模一样的女人跟在他们的身后,步伐轻盈,几乎声音。

        “诶?玛雷指环就是她们给你的吗?”

        “是哟~”白兰双手操在脑后,不时看一眼身边还只有他胸口高的小女孩,可是入眼的不是往日熟悉的墨绿色,而是大大的白色帽子,金橙色的穗子随着尤尼的步伐而跳跃着。

        “该不会是她们从母亲那里偷走的吧?不是说基里奥内罗家族守护者玛雷指环的吗?”

        偷?已经有些明白自称为切尔贝罗机关是何存在的白兰嘴角抽搐了下,他不相信自己都能知道的事情尤尼会不知道。

        不过白兰好心情的回头看了看毫无表情波澜没有丝毫起伏的两个切尔贝罗,“说不定就是从艾莉亚妈妈那里偷来的哟~!”

        “我就知道!”尤尼撇嘴,“我被妈妈接到西西里来的时候似乎有见过她们,结果醒来的时候就已经不见了。”尤尼一边走着,一边活动了下手指,手掌上的伤口已经重新涂抹的膏药,在她的嘱咐下只是简单的用绷带缠绕了几圈,至少不是个粽子模样了。

        “尤尼酱小时候是在哪里生活的呢?”白兰问道,眼中满是好奇。

        尤尼眨了眨眼,“一个小村庄旁边的别墅里啊。”

        “那在哪里?”

        尤尼沉吟了下,“不知道。”

        “诶——?不可能没听村民们说起那个村庄叫什么名字吧?”

        “不是啊,因为我生活在别墅里嘛。”

        短暂的一句话带了些意味不明的情绪,而白兰已经脑补出尤尼自小生活在别墅里,几乎没怎么外出和别人交流的画面了。

        尤尼看白兰深思的样子貌似是相信了,心底也松了口气,村庄的别墅什么的,当然也是她脑补出来的。

        艾莉亚为了尤尼生活环境简单干净,保护力度自然不小,远离了黑手党世界不说,她生活的地方也不能离开意大利,至少要在艾莉亚想见的时候能看到,但是又不能遇到危险。

        所以尤尼的这种回答在白兰那里算是过关吧?

        尤尼跟着白兰上了电梯,再次打开时走廊上已经站了不少人,见到白兰和尤尼到来,立刻停止了交流。

        “白兰大人。”

        “尤尼大人。”

        走过两排人,尤尼不经意的往后看了看,全部是高级干部,直属的六个守护者以及各个队的队长。

        难得不用上学,尤尼就只好被白兰捉过来现场学习,虽然理论知识都不多,但现在多听多看就行了。

        尤尼突然觉得还好有个白兰在,不然基里奥内罗家族说不定会被她打理得乱七八糟,她的知识还只限制于赤司征十郎教导的篮球球场战术,没有实际运用过不说,也不适合用于黑手党家族啊!

        “卡兹德诺家族呢?”

        尤尼翻看着资料,在看到卡兹德诺家族去年的行动后想起了什么,漫不经心的看向白兰,白兰左手撑着下巴,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右手拇指轻扣着桌面,发出低低的声音。

        “回白兰大人,塔费尔家族已经清理完毕,但是卡兹德诺家的幼女前不久和萨克家族的第一顺位继承人联系上了,情报人员说他们有意通过萨克家族和加百罗涅家族搭上线。”

        “嗯~?”白兰似乎疑惑的发出了个单音节,然后理所当然的发出命令,“解决掉那个碍事的女人!”

        “是,白兰大人。”负责人冷汗津津的坐下。

        加百罗涅家族?迪诺·加百罗涅么?近年来和彭格列关系最友好的家族,没了他们的支持,卡兹德诺还会有什么计划呢?在被密鲁菲奥雷明面上捧起、暗地里却封杀的情况下。

        尤尼的视线在黑魔咒的一方转悠了一圈,看到伽马神色紧张的看向她时还一愣,然后想起当初追杀他们的大部分人都是卡兹德诺家族威胁加利诱来引导塔费尔家族的,现在塔费尔家族灭亡,为什么白兰对卡兹德诺家族的态度却不是赶尽杀绝?

        尤尼没想清楚,扭头看了一眼白兰,正碰上白兰瞥过来的冰冷视线,尤尼倒是没有被那里面的隐含的无情和冰冷而吓到,或者说在她的心底白兰本来就是一个喜怒不定有冷血无情的人。

        尤尼对着白兰莫名的眨眨眼,随即低头看向资料。

        在会议室耗费了两个小时,然后跟着难得认真处理文件的白兰在办公室,坐在一旁看被传上来的文件被白兰利落的写上应急措施或者各种目的要求。

        尤尼抱着一叠黑手党家族分类的详情资料,为了避免手掌的伤口,都是手腕在用力,手指翻开时也会注意不碰到伤口,看到白兰处理事关那个家族,然后大致了解后通过他的回复猜测着白兰的用意。

        到了中午午餐时间,难得这么大量耗费脑细胞的尤尼身心疲惫。

        刚吃了午饭,手机就响了起来,依旧是个陌生来电。

        尤尼对着手机愣了下,看到白兰疑惑的看向她,尤尼自己都疑惑呢,“我的手机号码这么被大众知道吗?”

        “要设置陌生来电拦截么?”白兰一副好心的样子。

        “不用了。”想想之前山本·陌生来电·武,尤尼还是接通了电话,随即传来了耳熟的声线。

        “哈伊?终于接了。”

        尤尼的笑容一顿,看到身边的白兰似有所觉的扭头看过来,尤尼的步子慢了下来,对着白兰挥挥手示意她先接个电话,白兰笑容不变的对着尤尼挥手,步子毫不犹豫的远离。

        转角处,白兰的步伐才停下,拿起棉花糖送入嘴里,让他的心情好了几分。

        尤尼的心情有些复杂,靠着落地窗看向外面风和日丽的画面,却觉得那阳光照射不进自己的心底。

        “三浦小姐。”

        “哈伊!都说了直接叫我小春了,别那么客气嘛,昨天还好遇到尤尼酱了呢,谢谢哦!”

        “没关系,刚好我去那附近逛街,想喝醉酒的话还是在熟悉的地方和熟悉的人喝,万一遇到坏人就不好了。”

        “嘛嘛,我知道啦!尤尼酱,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哦,你也来参加吧?”

        “生日?”

        “是哦,就在下个月三号。”

        五月三号呀。比朝日奈五月早一天呢。

        难怪有些讨厌三浦春了,这么开心快乐,和朝日奈五月一样呢。

        可是对于现在已经是尤尼的她来说,却觉得那笑容那么的刺眼。

        尤尼的唇角笑意加深,“嗯,好呀,我一定来!”

        挂了电话,尤尼看着窗外却有些恍惚,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刚要转身,就被高大温热的身体拥入怀中。

        “真是不乖呀,尤尼酱~”白兰将握在尤尼手中的手机拿出来,白色的绷带上已经沾染上了零星的血渍,“是那个陌生女人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吗?难得看到尤尼酱生气严肃的样子呢~”

        “只是想到不好的事情了。”尤尼垂下眼说道,“是彭格列的三浦春,说为了感谢我昨天送她回家,邀请我过几天去参加她的生日宴会。”

        “诶——?”白兰拉长了音调,“又是生日?真遗憾,我的生日要等到一月份,尤尼酱的生日也要到十二月份。彭格列家族人那么多,不会每一次都邀请尤尼酱去参加吧!”

        “不会吧?我就认识那么几个人而已。”尤尼为白兰语气中的怨念而轻笑出来。

        “好了,先去医疗部伤药和重新包扎,然后可以午休到两点半。”

        “这样的话看起来也蛮轻松的嘛,你还整天跟我抱怨!”

        “守护者找齐了的话会有更多的时间和尤尼酱玩哟~”

        “我又不是小孩子!平日还要上学,周末也有补习班,没时间陪你。”

        “真冷漠!”

        “给我认真打理家族啊!”

        尤尼一脸黑线的被白兰推着往医疗部走,心想着白兰连开会都一脸无聊的样子,这家伙真的有认真的一天吗?

        随即想起白兰提及的守护者,不由得扁扁嘴。白兰说的守护者现在是雷守伽马,雨守古罗·基西尼亚,雾守幻骑士,以及云守爱丽丝,岚守吉尔·拉杰尔,如果加上还在上大学的入江正一,那么假的六吊花就齐全了。

        可真的是假的六吊花吗?她可是能感觉到他们使用的指环都是货真价实的玛雷指环。一直跟着白兰处理公务的桔梗被定位于贴身秘书?尤尼想了很久都没想明白到底白兰的真实打算。

        三浦春的生日依旧是私下举办的,她本人毕竟跟黑手党关系不大,来参加的都是跟着沢田纲吉从国中走到现在的伙伴们。

        本来就不熟悉,尤尼的社交能力又差,跟那些热闹的人只能算是和已知的名字对搭上,然后坐在角落看着他们喝酒唱歌。

        晚上九点左右聚会还没有结束,看到他们喝的醉醺醺的连沢田纲吉又被山本武灌酒了,尤尼表示她未成年还有门禁,然后和寿星大人打了招呼,跟里包恩示意后离开了包厢。

        上了来接她的车,果然白兰依旧在,带着耳机听着什么,看到尤尼上车后,打开柜子递给她毛巾,尤尼顺手接过,看白兰似乎在思考什么,也不好打扰,便吩咐司机开车回了基地。

        ***

        尤尼恢复意识的时候就明白自己又做梦了。

        她隐藏在巨大的柜子角落,周围空荡荡的,只有她身边的宽大铁柜,以及对面被十字木架吊起来的女人。

        室内昏暗,暗淡的月光从女人的头顶上小小的窗口照射进来,银色的光线不时划过女人的头顶,只能看清她有些明艳的发色,不是黑色,不是棕色或者金色。

        女人的白色衬衫完好无暇,只是有些皱褶,但她却没有力气的低垂着头,看起来像是经历过一场酷刑。

        铁质大门被来人从外面推开,然后关上,落锁。尤尼不自觉的往角落挤了挤,透过走廊的光线,照射在地板上的影子极为熟悉。

        “真是能坚持呢~”

        嗓音甜腻,尾音独特的男人只有白兰一个。

        尤尼睁大了双眼,室内似乎连空气都紧张了起来,橙色的火炎在白兰的中指指环间燃起,尤尼看向女人,心底翻起了波浪。

        酒红色的头发,赫然是三浦春。

        她双眼无力的闭着,脸上尽是憔悴与疲倦,嘴唇干燥脱皮,身形也瘦了好几圈。

        “为什么不能告诉我你来自哪里呐~?真的只是有些好奇呦~!”白兰说得心不在焉,紫罗兰色的某种满是嘲讽的寒意。“sa~今晚也继续吧,有些想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随即,火炎增大,朝着三浦春铺面而去,橙色的火炎包裹住三浦春的周身,并不是实质性火焰,也不是雾属性,但散发出来的冰冷属性却让昏迷中的三浦春身体反射性的极力想要逃脱。

        “……不……不要……”三浦春蹙着眉头,浑身剧烈的颤抖着,似乎想从梦境中挣脱出来,“……那是我的世界……绝不允许……不会允许你……唯独不能被你……!……”

        “真是顽强呢,已经两年了,还能坚持多就呢你~?”白兰轻笑着,动作娴熟的加大了火炎的纯度,看起来及其轻松。

        “……不要……小杰……酷拉……路飞……艾斯……椿哥……阿纲……不要……”

        尤尼紧张的咬着下唇,随着三浦春说出来的名字而猜测着白兰能够‘看’到的画面,尤其听到吐出的‘椿哥’后几乎坚持不住想要惊醒过来,尤尼努力维持着现在似幻非幻的感觉,她想要看着,这种几乎是未来的预知,究竟会发生什么?

        来不及思索为什么三浦春会落在白兰手中,白兰所说的两年是指现在发生的时间是在两年后?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两年后,为什么白兰会知道三浦春来自异世界?而两年的时间里,白兰究竟得到了多少关于其他世界的线索。

        最重要的是,白兰知道他的命运了吗?

        尤尼卷缩在角落,看到三浦春瞪大了双眼,她似乎在死瞪着白兰,但无法聚集的视线却又似乎在看着白兰身后窥视这一切的她。

        尤尼心神猛然一跳,看到白兰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似得,视线冰冷的转头看过来,那被银色月光湮灭的紫罗兰色溢满了疯狂的残忍。

        下一秒,尤尼醒了过来,浑身冷汗淋漓,大口大口的喘息。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741/154930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