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彩虹的祝福 > 第072章 【城】

第072章 【城】

        五月和往常一样去了学校。

        正常的上课,正常的下课,然后放学回家。

        “我回来了。”

        五月先上了五楼,看到了刚下班回家的右京已经在准备晚饭了。

        “欢迎回来。”

        繁忙中的右京回头看向五月,“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该不会感冒了吧?”家里人都知道五月在换季的时候特别容易感冒,而且一感冒,每次喉咙都会嘶哑咳嗽半个月有余。

        后来在雅臣的仔细叮嘱下,这两年才好了些。

        “唔,应该只是昨晚没有睡好。”五月从冰箱拿出保鲜的饮料喝着,即使中午有过午休,但是昨晚几乎整晚都失眠,就算稍微浅眠了,梦境也是一片血红。

        “没休息好就先回去睡吧,今天的晚餐我一个人来就行了,晚饭会给你留着的。”

        右京不再看五月仰头喝水的姿势,回过头低下开始洗菜。

        后面的五月安静了一会,右京正有些奇怪,五月的脚步声轻微的响起,越靠越近,然后在他身后停止。

        五月在右京的背后站着,双手展开,一把搂住了右京的腰间。

        “五月酱……!?”

        五月舒缓了口气息,在熟悉的温度上蹭了下,“京哥,好困呐。”特别是在抱着熟悉的气息时,她才能有些安全感。

        钴蓝色的眸子紧盯着手中的青菜不敢回头,“困的话就赶快自己回屋睡觉吧,五月酱。”……不,不是,他想说的是,一直就抱着吧!不要松手!

        “才不要哦!”五月酱耍赖似得抱着不放手,“京哥你忙你的嘛,我抱着就能睡着了。”

        心情无法抑制的轻松雀跃起来,唇角似乎想要上翘,右京回神,连忙压制下心中让他惊慌的情绪。

        “站着也能睡着吗?”他的声音降低了些,视线落在环在他肚子上的纤细白皙的两只小手。

        那两只小手十指紧扣着,似乎遵循着主人不愿放开的心意。

        十指紧扣呢。

        然而很快,五月就放开了手。

        “哟西!已经得到温暖了,谢谢京哥了,我下楼睡觉去了,记得给我留饭啊!”

        温软的身体离开他,很快,少女轻快的脚步声渐渐远离。

        右京撑着灶台,钴蓝色的眸子微眯,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似乎,该找个女朋友了吧……

        ***

        刚出了五楼,手机就震动起来。

        “莫西莫西,是要哥么?”

        手机传来要断断续续的说话,[是我,五月酱,你已经回家了吗?]

        五月轻巧的下了楼梯,扶着扶手在拐角处站了一会,看到后院花坛的鲜花在暖橘色的夕阳下随风轻扬。

        粉色的眸子有些困倦的眨了眨,五月迈开步子,继续下楼梯。

        “嗯啊,刚去五楼喝了水,现在正准备回卧室,怎么了吗?”

        [刚才有看到祈织么?]要的声音有些急促,似乎是在奔跑中说话。

        “嗯?没有哦,从昨晚开始就没有看到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总而言之,先不要回宿舍,京哥已经回家了吧?上五楼呆着,不要回卧室……!]

        要的呼吸声加重了些,五月似乎听到了几步加重的脚步声,然后是熟悉的电梯音。

        五月站在三楼上的楼阶拐角,看到要从电梯里跑了出来,然后左转,去了她的卧室。

        “祈织!”

        电话已经被挂断,五月下了几步阶梯,看到要风风火火的推开门,将一天不见的祈织从她的卧室揪了出来,然后压制着祈织进了电梯。

        五月看到电梯显示着下,然后在1停止。她轻嗅了嗅鼻,闻到在空气中散发出了熟悉的铁锈气息。

        是谁在流血?

        要带着祈织出了门,已经没了睡意的五月在晚餐时间去了五楼,两人还是没有回来。

        家里的气氛莫名有些诡异。

        五月觉得自己是不是疑神疑鬼了,但她的直觉告诉她,兄弟们似乎隐瞒了什么事情,当然,好像他们几个年小的都是被隐瞒者。

        很明显,最近发生的事情是和祈织有关。

        五月在四楼的书房找到了要经常翻看的佛经,上面的佛经虽然她已经听到会背的程度,但是书页上的繁体字和陌生字经常让五月卡词,和她背的顺溜的音节联系不到一起。

        已经是晚上了,她刚关上书房的门,就开到了隔壁右京的房门露出了微黄的光线。

        熟门熟路的推开走了进去,望了一圈,却没看到人影。

        随意在书桌便靠着,视线落在了黑色公文包的一盒粉色上。

        京哥接受了?

        五月伸出手,刚要拿起来,身后右京已经推开门,看到五月的动作,心情猛地揪起。

        “五月酱——!”

        五月被吓了一跳,她自然感觉到了右京轻微的脚步声,是被右京那带上怒气的声音吓到的。

        钴蓝色的眸子第一次带着某种冷意扫过她,像是在职责她没有经过主人的同意就随意进屋,或者,随意翻看别人的东西。

        就这么在意雨宫玲子送的巧克力吗?

        甚至不惜对她怒意相向。

        “抱歉。”

        心底冒出的怒火被她狠狠压下,五月退后几步,绕过右京,避开他欲言又止时伸出想要拦住她的手,蹬蹬的跑了出去。

        不是……

        他看到那温暖的粉色在他眼前消失。

        是不是错了……

        就算是为了那些不应该的情绪而接受别人的心意,这种想要逃避的心,却在看到五月受伤的眼神时几乎溃不成兵。

        被他拥入怀里亲手指导学做蛋糕满带期待的五月酱……

        看到自己的手艺让兄弟们全部躺尸黯然失色的五月酱……

        带着粉色泡泡背景一脸幸福微笑着做着蛋糕的五月酱……

        人类是种充满贪婪和永远无法满足的生物,身份和年龄就像是巨大的鸿沟阻拦在他们之间,无法光明正大的说出自己的心意。

        不,就算是暗中,也无法说出来。

        越是熟悉,就越是无法说出来。

        因为害怕啊,害怕一说出口,有什么东西就再也不能恢复往常了。

        渴望在一天天增加,越是明白不能,不可能,越是得不到,就会越加的想要,更加的痛苦。

        由心底膨胀的炙热的饥渴着,困在黑暗中的野兽在侵蚀着他的理智。

        可是那痛苦,只会让他更加的理智,更加的理智!

        他忍耐着,一如往常笑着,然后凌决的无视心底的空虚,接受了别人的告白。

        那双笑得弯起的眼睛没有五月酱粉色的眸子更加充满幸福;

        那白皙的脸颊被刺鼻的粉底铺上,没有五月酱素颜的粉嫩白皙漂亮诱人;

        那勾起的唇瓣被人工蜜色唇膏盖住,看起来似乎很好看,却没有五月酱的自然红润,微笑时的弧度会让旁人只是看着就觉得有种幸福感。

        那野兽不再疯狂的咆哮,而是盘踞在他的心口,像一只蚂蚁似的不时挠一挠爪子,似乎是蚂蚁在啃食,轻微的疼痛着,很轻很轻。

        似乎在让主人习惯后忽视它的存在,然后在不经意之间,总有一天心脏会被扎透刺穿。

        ***

        五月是跟着要找到祈织的。

        这几天几乎都在失眠,兄弟们知道五月目睹了那场车祸,问起时五月酱也会回答“没关系”“还在自我调解中”来敷衍过去。

        知道五月酱晚上睡不好,椿甚至将她随身听里的碟片换成了他自己的录制的碟片,开头是最近他喜欢的歌曲,然后是学着要哥读出了经书,最后结尾时还不小心打了个呵欠,最后是一篇童话故事。

        看来椿对于梓给她念睡前故事念念不忘了。

        不过拜椿的换碟行为,五月倒是睡了几个小时的好觉。

        周五,五月早早的就回来了。

        看到了拿着空盆下楼的要,五月还没问,要就已经不打自招了。

        “那个,我只是把自己的脏衣服拿去洗洗。”

        她也没说不是他自己的啊。

        真让人怀疑,是吧?

        五月在要下楼后迅速去洗衣机那里瞄了两眼,果然看到是祈织的衣服,然后下楼,拿起自己的小包,偷偷摸摸的下二楼,果然看到要一脸慌忙的从祈织屋里走出来。

        然后来到了雅臣工作的医院。

        要去的是医院的病房区,五月已脑洞大开,幻想着相爱的两个恋人,一个因为车祸死去,一个亲眼看到恋人去世后开始轻生……

        卡卡卡!五月连忙止住自己的黑洞,刚要敲门,就传来了祈织的声音。

        “你还要阻止我多久?朝日奈要。”

        带着痛苦,带着恨意,带着一丝疯狂。

        绝不是平时面容清淡清朗似月、眉眼浅淡如画,气质出尘清冷的祈织应有的情绪。

        “你这幅样子多久,我就会阻止多久。”

        要的声线平和,似乎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

        五月放下想要敲门的手,身体一转,在一旁的座椅上坐了下来。

        走廊很安静,即使关了门也听得到里面的谈话。

        “我明白我要做什么!朝日奈要,这不关你的事!你不要多管闲事!”

        “你现在的心理状态不对,我是不会允许你去找五月的。”

        祈织一顿,“我不会伤害五月,我不会伤害五月!我会保护好五月的!”

        要大声反驳,“那是你自己的自以为是!你连自己都会伤害,怎么可能保护好五月?!”

        “是你在嫉妒我吗?嫉妒我可以说出真实的心意,对吧?我们都明白的事情,你绝对是在嫉妒!”

        要的声音带上疲倦,“祈织,你不能这么想,我是为了你好!”

        “我不觉得是在为了我好!我只是想对五月说出我的心意,我是想要表白,我不会伤害五月的,你不要一副保护着的姿态站在我们中间,明明是在妨碍我们,说什么在保护我们?!”

        “你不要乱动,祈织!你的伤口才刚包扎好!”

        屋里传来被子争夺的声音,才十五岁的少年被已经成年的要狠狠压制在床上,白色的病床凌乱无比。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741/160123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