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攻略女配gl > 第86章 穿越之倾世红颜(八)

第86章 穿越之倾世红颜(八)

        “君哥哥,你和人家好久没见了,想不想人家嘛!”梳着双丫鬓,穿着鹅黄色罗衫的少女纤细的手臂紧紧抱住蓝闻君的一只手臂上面,红润的嘴巴不依不饶地说着。

        蓝闻君一脸哭丧,两只手掌想要扒开少女的手臂,奈何少女就跟狗皮膏药一样扒也扒不开,“郡主啊!男女授受不亲啊!”

        “不嘛!我们可是定了娃娃亲的,你不可以嫌弃我的,本郡主可是你以后的王妃!”少女抱着蓝闻君的手臂,义正言辞说道。

        蓝闻君一脸无奈外加生无可恋,朝着陈曦和蓝梓眉抛去两个眼神,无外乎救命之类的,这一次陈曦和蓝梓眉倒是意外当做没看见。

        没看见小两口打情骂俏吗?虽说蓝闻君一脸嫌弃的模样,但是陈曦却觉得他倒是意外的享受?至少眼睛里没有任何不厌烦,有种默默忍受,或者说意外的包容?

        “好了,我的小郡主,你的君哥哥又没有跑掉,你倒是跑的比兔子还有机灵,都把姑姑扔一边喽!”搭在管事姑姑的手姗姗来迟的皇后调侃道。

        少女闻言立刻放开了蓝闻君的手,跑到皇后身边腻歪着,嘴里甜腻腻的:“姑姑——人家只不过是好久没见着君哥哥了吗?不会的,嗯……姑姑在小依心里面永远排第一呢!”

        “你这个小丫头!”皇后笑了一声,抬起戴着长三寸有余的金色护甲的手捏了捏少女的脸颊,“就爱说什么鬼话哄你姑姑开心,恐怕到了你君哥哥面前又是另一副模样了!”

        少女吐了一下舌头,又腻歪在皇后身边,皇后宠溺的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脑袋,“多大个人了,还像个小娃娃一样。”说完,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对面站着的几位年轻人,眼神温柔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尤其对着其中许久未见,前些日子受封的开朝以来第一位女王爷更是开口问道:“眉王爷,本宫也是好久没有见着你了,想想还是十几年前了,那时候你还是个小娃娃,就喜欢跟着姐姐身边,没想到一晃都这么大了!”

        蓝梓眉垂眸没有吱声,场面有些尴尬,皇后依旧笑咪咪望着她也不说话,两人之间就仿佛隔着众人有一个莫名的修罗场。

        “皇后娘娘,您怎么就只念着二姐啊!不问问我呢!本王也好久没有见着皇后娘娘了!”蓝闻君在一旁委屈开口,打消了两人之间奇怪的磁场。

        皇后轻笑了一声,场面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对着蓝闻君招了招手,“你这孩子就是讨喜,你们啊在本宫心里永远都是孩子哪里分你我啊!只要你们啊,好好的,倒是让本宫心里放心下来。”

        蓝闻君走了过来站在皇后的旁边,微微弯了脑袋细细听着皇后话语,两人之间倒是像一对母子一样。

        一边站着的少女瘪了瘪嘴有些不高兴,不过很快目光就投向了一边站着的陈曦,眼里闪过过些好奇,凑近她问道:“那个……你就是皇宫外闹得沸沸扬扬的陈府三小姐,我一直以为是哪个绝色美人,能让表姐如此动心,都接回府中居住,现在看来也就这样,很普通嘛!”

        “小依不要胡闹,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表姐,我哪有胡闹,你们总是当我是小孩子,还有几天我就要及笄了,可不是小孩子了。表姐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我快要及笄了,你还要去边疆吗?能不能等我及笄之后再走,那是我最重要日子。”少女越说声音越小,带着些沮丧。

        蓝梓眉沉思一会儿,虽说自己和小依不是很亲,也算是母后身前最疼爱的侄女,如果母后现在在的话,也会为小依高兴的。

        “嗯,我还会在皇都呆上几天的。”

        少女咧开了嘴唇,笑得一脸天真烂漫,仿佛她们还是幼年时那般,那时候桃姑姑还会一脸慈祥笑着看着她们玩闹,呵斥最顽皮的

        蓝闻君不要拽她的辫子。

        皇后一脸慈祥地看着她们,保养很好的手指摸了摸左手三寸有余镶钻的金色护甲。

        “母后,父皇的寿宴也要开始了,该走了。”一旁静静站立在一旁穿着蓝色蟒袍的男子突然开口,对着蓝梓眉点了点头。

        突然听到陌生的男声,陈曦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穿着蓝色蟒袍的男子,眉眼间与皇后有几分相像,看来这位就是原著中提起的大皇子,于皇后所出。

        就在陈曦抬头看太子的时候,男子也抬头看了一眼陈曦,眼中闪过丝疑惑,显然不认识陈曦,倒也没有出口想问,只是点头示意一下,随后小心翼翼扶着皇后向畅春园走去。

        陈曦见太子没有多打量自己,心中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有像原著中描写一样,太子就是在这次寿宴中对原主产生兴趣,自己可不想多招揽一个烂桃花。

        见陈曦见到太子没有像寻常官家小姐一样面色羞红,急于表达自己,蓝梓眉心情一片舒朗,果然自己看中的人就是与众不同。

        “皇姐,走了。”蓝闻君远远招呼了一声,蓝闻君应了一声,随后自然牵过陈曦的手向前面走去。

        陈曦看着牵起自己手的女人,心中有丝甜蜜,嗯——很奇怪。

        远远走在后面的小清,看着彼此靠在一起两个人,心中那股奇怪的感觉,越发强烈。

        ……

        皇帝寿宴,自然与平民百姓不一般,可算是举国同庆,至少陈曦目光所及之处,无不放满了宴席,粗粗一看也有三百多席,穿着花枝招展的管家夫人和小姐,无不展示自己最好的一面。空气中流转着一股龙诞之香,陈曦深深吸了一口气,真是好一派皇家气象。

        就在陈曦四处张望的时候,却没有发现坐在宴席靠后方的一对母子正目光灼灼看着她。

        “娘,那个小jian人怎么在这里,难道府中那些传闻都是真的,她真的要成为公主了,小jian人哪来的好运气,娘,我不要,凭什么不是我啊!”

        “小jian人,居然连我都骗了,真的以为所谓王爷就能给她撑腰。”

        这一对母子恰好就是陈府大夫人以及她的长女,只见两人死死盯着陈曦,恨不得把她咬碎了吃下去。

        两人目光实在太过直接,一直站在陈曦旁边蓝梓眉敏锐地察觉到了,转头看向母女俩所在处,目光冷漠地两人不敢再看,灰溜溜收回了目光。

        “皇上驾到!”一声尖利太监声音响起,群臣三叩九拜高呼吾皇万岁。

        皇上是一个头发灰白的中年男人,身穿明黄色龙袍,面色威严,自有不怒自威的气质。

        “众爱卿平身。”

        随后一群文武百官携着众多女眷哗啦啦起身,分别坐在各自席位上面,陈曦跟着蓝梓眉坐到了皇上的右手偏后位置,也就是靠西的位置。

        所谓文东武西,不过这似乎是武官位置。至少陈曦悄悄抬眼向皇帝位置看去,皇后坐到皇帝左边,几个贵妃坐到偏后一点左右两方,而皇子皇女们则紧紧靠在后面,也就只有蓝梓眉一个人孤零零坐在更后面一点的位置。

        陈曦不禁有些担心瞧了一眼蓝梓眉,恰好被逮个正着。蓝梓眉伸手拍了拍她的手,示意放宽心,然后拿起银筷子夹了一个花瓣形状,色泽鲜艳的糕点放在陈曦面前银碗里。

        “吃吃看。”

        “好。”陈曦点了点头,拿起筷子夹起放进了嘴里,嚼了嚼满口熏香,甜而不腻。仔细回味,似乎还有花瓣的触感,不过入口即化,很好吃。

        陈曦忍不住又夹了一块放进嘴里,这回可以肯定得确是花瓣,有些惊讶,忍不住抬头问几句,“王爷,这是花瓣做成的吗?怎么会这么新鲜。”

        “嗯。御厨做的自然非同一般,你要是喜欢以后把御厨请到府中天天做给你吃。”

        少女,你这是公然撬你父皇墙角啊,为毛还这么淡定!

        陈曦有些不淡定手指抖了抖,愣是没敢再尝一块,“咳……其实也就这样,吃多了有些腻,哈哈!”

        蓝梓眉附合地点了点头,又夹了一块色泽淡淡,像一块上好白玉一般的糕点放进陈曦碗里,“是有些腻,这个口味清淡,不错。”

        陈曦再次很没有骨气接受了投喂,尝了一口,味道的确不错。香滑可口,可以闻到一股清清淡淡的花香,恰好冲淡了刚刚吃的甜腻味道,留下淡淡香味,足以口齿生香。

        qaq为什么都这么好吃,忍不住了,少女我支持你撬墙角!

        “尝尝这块,也不错。”

        “好!”

        “嗯,这块也不错。”

        “好!”

        “再吃一块。”

        “好。”

        “吃……”

        “嗝,嗝——”吃到最后陈曦,成功的吃撑了,自顾抱着肚子光打嗝了,一脸傻样。

        看着这样子的陈曦,蓝梓眉眼角漾起了浅浅细纹,眉眼弯弯,很是高兴,当然没少被陈曦扫了一个白眼。

        坐在高位上面的皇帝,这点小事自然没有逃脱他的眼睛,眉头一蹙,威严的眼睛扫到那个吃撑到的少女以及脸上的残渣,眉头蹙得更紧。

        “皇后,这是哪家的小女?”

        皇后淡淡一笑,目光扫过底下,声音温柔道:“户部侍郎的小女。”

        “哪个户部侍郎?”

        “陈深,陈户部。”

        “哦?”皇帝皱着眉头想了一下实在没什么印象,索性也不想了,“宫外百姓传的那些事情是真的吗?”

        “宫外又传什么有趣的小事了吗?”皇后抬起金色护甲理了理发髻,笑道。

        “皇后真是越来越糊涂了。”皇帝淡淡看了一眼坐在自己左边雍容华贵的女人,恍然间有丝恍惚,若是坐在自己旁边最尊贵后位上面的女人会是……她,又会是怎样的景象。

        瞧着皇帝又是一脸恍惚盯着自己,皇后眸色暗了暗,缩紧了手指放进了绣着金色凤纹袖口里。眸光扫到坐在自己手下方的大皇子,心神定了定,依旧一脸温柔笑意,“皇帝是说宫外百姓谈的陈府飞出金凤凰的事吗?臣妾怎么听说是从陈府传出的,据说二公主遇刺当晚就是在陈府用膳的,这事也是出的巧了,恰好就被府中三小姐给救了。二公主未及笄就和臣妾的父亲去了边疆,恐涉世未深,莫不是被所谓救命之恩冲昏了脑袋,陛下您说呢?”

        “皇后,知道的不少呢!”

        “为人父母,子女之事自要亲力亲为。”

        “希望如此。”皇帝淡淡看了一眼皇后,转头也不细聊了。

        皇后袖口下面的手掌已经被细长指甲掐的青紫,脸上却不露丝毫,依旧笑如春风,“今儿个是陛下大寿,皇子皇女们可有寿礼?”

        大皇子首先第一个献礼,寿礼就是他带着手下爬越雪山,亲手摘得的天山雪莲,听说有延年益寿的疗效,可是人人求之不得的。如今被大皇子摘得,底下一群溜须拍马屁的官员纷纷赞赏大皇子孝心可嘉。

        然而皇帝只是淡淡看了一眼,说了一声“大皇子有心了”,一群拍马屁的官员们瞬间悻悻住了口,大皇子面露失望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大皇子献过礼了,接着也该是二公主了,可是蓝梓眉却稳如泰山坐在位置上面,一动不动,还时不时给陈曦添点糕点。

        “嗝……嗝你不去吗?”

        “没有寿礼。”蓝梓眉端起桌上的茶轻抿一口,淡然说道,仿若不知道现在是怎么样的局面。

        陈曦一时哑然,又不敢多问,只能不住往嘴里灌茶,希望到时候这火烧到自己头上的时候,至少不要打着嗝回话。

        “二公主。”凤位上皇后的一句轻言,终究把蓝梓眉逼入绝境。

        蓝梓眉轻轻放下杯子,施施然走到中央的,单膝跪下,道:“陛下,微臣没有寿礼,但愿意请辞去往边疆,保一方百姓平安无事,也保疆土无忧,祝陛下万寿安康!”

        竟然自称微臣,连父皇也不叫,底下一些官员窃窃私语,这二公主是要翻天啊!连陈曦也被蓝梓眉如此大胆吓的心惊胆跳。

        皇上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可奈何,这些年过去了,二公主还是不肯原谅他啊!

        “二公主不愿意多呆在京城几天,也好让父皇享天伦之乐!”

        蓝梓眉突然单膝改成双膝跪地,定定看了一眼皇位上面的皇上,高声道:“微臣请求去往边疆,守疆土保百姓!”

        高位上面的皇上愣愣看着跪在地下的女人,心中一抖,真是越来越像她的母后了,一样倔强。

        “罢了,罢了,起来吧,父皇答应你了!”皇上有些疲倦地挥了挥手,一如当年他退缩了。

        就在蓝梓眉爬起来的时候,皇上突然开口问道:“哪个是陈府三小姐的?”

        陈曦忍不住苦笑了一声,擦了擦嘴角,然后乖乖地走到到蓝梓眉旁边行礼,“民女见过陛下。”

        “果然一番花容月貌,听说前些日子你救了二公主,可有真的?”

        陈曦第一个反应就是摇头否定,但是仔细一想,这皇帝都把自己叫到面前了,还有什么事情不知道的,只不过现在走个形式而已罢了,也就只能乖乖点头应道,“民女只是恰巧路过,扶公主进屋歇息擦药,断不敢妄言救公主性命。”

        “哦……宫外百姓可都传遍了,可不要谦虚了,可要什么赏赐?”

        “不……”陈曦话还说完,皇上又淡淡说了一句,“不如封个公主,可好?”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776/194953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