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3第2章

3第2章

        ·

        耳边像是有飞蛾扇翅,扑棱棱地往灯上逃窜。

        苏沫登时惊醒,忙把手里捏着那一页翻过去,心里仍然焦灼,有些穷途末路的意思。她试图缓解,安慰自己:不如就在这里猫着,虽说和当初的想法相去甚远,至少是包吃包住薪水也比先前要好,时不时地舅舅还悄悄塞点钱,再找份周末的兼职做做,也就差不多了……再怎样,也不能这样灰头土面地打道回府,不能让那些人瞧见自己的落魄,那些人里,特别是佟瑞安。

        窗外夜色如墨,热浪稍退,虫声鸣鸣,南瞻市靠海,几乎没有冬天,日子便在这连绵夏季中流淌,逐渐褪了颜色。

        除开经济上的压力,苏沫在异乡的生活大致还过得去。

        舅舅为人和善,打理着一家成衣作坊,却少了几分寻常生意人的奸诈气质,对谁都一副乐呵呵的菩萨脸,对老婆女儿如此,对亲戚工人如此,对往来客户更是如此。他是外乡人,早年机缘巧合落脚此处,人在屋檐下气势也低了三分,数十年来磨去棱角,练就了一身的忍劲和耐性,似乎和善得过了头。苏沫敬重这个舅舅,他同家乡的父母有着一样的特质,不争不抢,不咄咄逼人,只行份内事,连同血缘关系,更带来无形的亲切感。

        偶尔一家人出门吃饭,路上遇见熟人,人问苏沫打哪儿来,舅舅便笑称:“这才是我家大闺女,你没见过的,她打小在我老家过活,现在回来给我养老来了。”

        旁人将信将疑地笑,舅妈也笑,连同两个表妹,其乐融融。苏沫感激他们,至少那一刻,似乎有人把她当做至亲,使她漂泊在外的心暖和起来。

        苏沫干起活来也就特别卖力,真正当做自己家的一份事业。

        只是时间久了,有些事也渐渐暴露,比如小工厂的财政和业务,她绝对沾不上边,始终是防着她。苏沫也不多想,她拿着那份薪水,只求能对得起别人的付出,他们始终是在人生低谷的时候拉了她一把,他们不愿做的,她去做就是了,只求有活干,不落人话柄。

        有两次,舅妈当着工人的面对她笑嗔:“瞧你这拼命三郎的劲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家剥削你了,你也该适当地歇歇,出去转转吧。”

        苏沫平时不怎么出门,因为出门就有花钱的时候,她只恨不得赚一嘎嘣掰两半地使,全省下来给父母孩子寄回去才好。只是她近来留了心,迫切地想找份兼职,便往市里去得多些。

        苏沫碰了几次壁,她以前所学专业如今全是年轻人的天下,她又是毕婚族,婚后一心装着老公孩子,自己只在一家中学管管机房钥匙便颇为满足,在专业技能方面早已跟不上趟。

        回想前尘种种,苏沫心灰意冷,脚下步子转了转,进了街面上一家家政服务中心,避开自己的本科学历不提,只说有做保姆和家政方面的经验,想找份周末的钟点工。

        这回倒是比以往顺利,没几天服务中心就给了消息,说有户人家,女主人才有身孕,想请人打扫卫生偶尔去做个饭,还说那家经济条件不错,做得好不只台面上那些工资。

        那家在近郊,离舅舅这里不远,下了班骑个车就能直接过去,苏沫心里高兴了些。她脸皮薄,又读了这么些年的书,骨子里多少带着几分清高,虽说以前也是在学校打杂,讲出去却好听得多——中学老师。要是搁了头几年,怎么也不会接手这种伺候人的活计,但如今人生地不熟,谁都不认识,也用不着有太多顾及。

        倒是舅舅和舅妈知道了不太乐意,舅妈没怎么多说,舅舅却道:“你好歹也是个大学毕业的,怎么能去做那些事,不如再挨几天,我找个机会,请人帮忙到市里的公司给你找个坐办公室的工作。”

        钟鸣年方二十五,个性直白,这会子忍不住反驳:“我们同学研究生毕业大半年都找不着工作,再说现在有些做家政月嫂的,工资可不比小白领拿得少。”

        苏沫连忙附和,舅妈却是抬眼剜了自家姑娘一眼,说了句:“以后你姐不在,你可要帮着买菜做饭。”

        钟鸣大大咧咧道:“我来就我来,有什么难的,我又不是钟声,什么事都不会做只知道读书。”

        舅妈说:“你能和你妹比吗,她一个高考生,你要是能有你妹一半出息,不用考试就能保送大学的话,我也愿意好吃好喝的成天供着你。你看看自己,高中毕业,在家待业了多少年了?”

        钟鸣立马不吭声了,隔了会儿才道:“我在厂子里就没做事吗?”

        隔天苏沫去见工,高级住宅小区,女主人很年轻,靠在柔软光滑的真皮沙发里上上下下地将她打量,试用几次后,签了合同。

        苏沫做事仔细,厨艺不错,话少,不讨人嫌。

        女雇主莫蔚清性子冷,倒不算挑剔,只是两人都不怎么说话,各做各的事情。

        莫蔚清顶喜欢刷网页玩网游,要么穿着防护服对着台电脑,要么坐在阳台上晒太阳手里捧着ipad,偶尔外面下雨她也会在阳台上呆着。她似乎不常出门,也没什么朋友。

        两人这么处着多少有些怪异,苏沫为人矜持,别人对她稍有冷淡她就绝不向前多迈半步,到后来却是莫蔚清耐不住。

        当时苏沫碰巧接到家里的电话。苏母在电话里说:上星期你爸身体不太好,我们送孩子去她爷爷奶奶家住几天,佟瑞安也不来看看,后来在外面遇着,清泉跑去叫爸爸,那男人竟是一副懒得理的模样。

        苏沫端着电话怔了半天,连那边何时挂断也不知道,直到现在听到那个名字她仍是心潮起伏,只是那人的脸孔在她的印象里日益狰狞。她偶尔也会甩不脱那份狰狞,只因念及曾经数年的温情。

        苏沫知道佟瑞安的意思,也因为孩子的事与他交涉过,希望他能抽时间陪陪女儿。佟瑞安当时答地直接:离婚的时候我们家已经给过你一笔钱,舆论的偏向又在你那边,苏沫你现在的要求是不是越来越多了。

        苏沫气得发抖,直接挂了电话。过了会儿,那人又打过来,竟是向她道歉,佟瑞安说:对不起,她刚才在旁边。

        苏沫不由呛了句:你就这么怕她?

        佟瑞安隔了一会儿才答:苏沫……当初你要是有她一半厉害,我们也不会是这个结果。

        苏沫一时哭笑不得。

        莫蔚清听她在电话里提到孩子,忍不住打听她家里的情况。苏沫一一说了,言语平淡,只避开了前夫因出轨导致婚变的话题。莫蔚清却是一副再明白不过的表情,幽幽叹了一声:“天下乌鸦一般黑,人性都是共通的。”

        苏沫没答话,埋头擦地。

        她从未见过这家的男主人,莫蔚清的公寓里也没有婚纱照,只有她的一张单人黑白艺术照片挂在客厅,很大一幅,占据半面墙壁,照片里的女人比现在更加年轻漂亮,身段好,眼神清澈。

        苏沫推测莫蔚清是某个有钱人的二房,接触越多越发肯定这个结论,虽因为过往的经历,她对小三二奶之流有种本能的排斥甚至厌恶,但是现在却不愿和钱作对。何况莫蔚清出手大方,说话直接却不失和气,苏沫渐渐地对她讨厌不起来,所以苏沫开始讨厌自己。

        直到一天周末,莫蔚清照常上网,苏沫准备午饭,一切如常,忽听外间有人掏钥匙开门。

        莫蔚清立刻抬起头,一动不动的拿眼盯着大门。

        随后门被砰的一声推开。

        苏沫吓了一跳,赶紧打厨房里出来。

        门口堵着两男人,一个搀着另一个,被搀着的那个显然是喝多了,步伐踉跄。苏沫站在跟前不知所措,她扭头看了看莫蔚清,后者却是安坐在上发上笑眯眯的打量那两人,半响才柔声开口:“这一大早的,怎么就喝成这样了。”

        半醉的男人瞟了莫蔚清一眼,却扭头对同伴嘟囔:“让你别把我往这儿送,我就知道她没好话。”

        莫蔚清一点没在意,招呼苏沫:“你去扶扶。”

        苏沫在围裙上抹净了手,过去扶那男人的另一只胳膊。男人睁着微醺的眼瞄着她,毫不客气地将一半重量压在她肩上,忽而侧头在她近旁嗅嗅,说了句:“好像是回锅牛肉的味道。我不爱吃这菜,腻味。去,给弄点清粥和醋泡大蒜来。”

        这男人身材高大,说话间酒味热气喷在她脖颈间。苏沫很是吃力,现在听他的言行里像是有戏弄的意思,躲也躲不开,脸颊顿时通红,额上的汗也滴滴落下,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莫蔚清只在一旁瞧着,嘴角微微一抿,略噙着笑意,神色平常,苏沫却隐隐听见她低哼一声,又像是没有。

        倒是男人的同伴帮了句腔,说:“别介意,他喝多了就这样。”

        苏沫心里好过了些,稍稍移开身子,侧头对那人礼貌性的笑笑,又忍不住瞧了他两眼,这仔细一看就觉得那人眼熟。苏沫不觉又愣了一回,那人却极其平淡的移开视线,幽深的眼仁,依然如不能见底的河里暗礁。

        苏沫忽然想起来,心跳竟似快了数拍。

        半醉的男人倒进沙发里靠着,莫蔚清拧了块湿毛巾贴过去帮他抹脸,那人神情享受,过了一会睁开眼,冲着苏沫一仰下巴颏:“去,把门口的鞋擦擦,”而后又对莫蔚清说,“请的什么人,没点眼力劲。”

        莫蔚清懒洋洋地一笑:“我相人的眼光一直都不怎么样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男人跟着笑起来,抬手捏了捏她的下巴颏儿,末了想起什么,连忙招呼他的同伴这边来坐。

        谁知那人早已转身走去门口,笑着说:“假模假样的,用不着跟我客气,不妨碍你们两公婆团聚。”

        他说话的当口,苏沫正蹲在地上给人擦鞋,鞋尖上溅满了呕吐的污迹,酸臭气味扑面而至,一不留神,就有污浊不堪的东西沾染上指尖。苏沫一阵反胃,强抑着干呕的欲望,闷头闷脑地继续擦拭。眼前,看见那人的脚迈出门去,笔挺的西裤,乌黑锃亮的皮鞋一晃而过。

        直到脚步声渐远,汽车发动的马达声响起,她始终未曾抬起头来。

        然而她却忍不住幻想,如同上次的回眸一瞥再次发生过。

        这样的幻想使她感到十分羞耻。

        作者有话要说:五月十五日,更

        莫蔚清=莫为情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5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