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误入浮华 > 7第6章

7第6章

        ·

        苏沫彻底被人孤立。

        自打小陈当众表明态度,牛大鼻子又故态萌发,时不时地过来找茬。

        一次,搞调度的老李看不过去,勉强扯了句:“小牛你也是,还在上班,别老和人开玩笑,传出去不好,叫上面人知道,你叔也难做。”

        牛大鼻子哼一声,摆出做事的模样,谁知一低头又假装没瞧见,往她脚背上狠啐了口浓痰。

        苏沫早已怒火深种,连日来又一直忍耐,现下仿佛全身血液涌向大脑,再也憋不住,忽地站起身,连带身后的椅子翻倒在地,“哐当”一声巨响,引得旁人停下手里的活,全围拢过来。

        苏沫抓起先前用来焊锡电路板的烙铁,指着牛大鼻子,颤声说:“擦了。”

        牛大鼻子明显一愣,却仰着脸挑衅地往前逼了两步。

        苏沫拿着烙铁的手开始颤抖,她仍是道:“擦了。”

        眼见她模样楚楚,对方更为大胆,抬起胳膊过来捉她的手腕。苏沫一咬牙,狠心将烙铁往他胳膊上戳下去,她到底心善,这一戳并无太重力道,却仍将姓牛的烫得“嗷”一声跳开。

        旁人过来扯她的手,苏沫豁出去,拿着冒烟的烙铁使劲一晃,唬的周围几个大汉往后面退了数步。她强装镇定,大声说:“姓牛的欺负人也不是一天两天,工作没了就没了,我这就往上面反映。法治社会,我不信这么大的公司不在乎名声……”

        工头连忙放软声音糊弄:“多大点事啊,同事之间嘛,处熟了,开开玩笑也是有的,他不讲卫生乱吐痰,你也烫了他一下,扯平了。其他人该干嘛干嘛去,马上要下班,活是要做完的。”

        苏沫第一次跟群男人起争执,心里害怕,脚步虚浮。工头暗自打量她神色,趁她稍有分神,反手就将那烙铁给夺下来,又吆喝几句,把人赶散了。

        老李走过来,小声劝她:“算了,他也伤了,你再闹反倒是你没理了,你一个女人家闹不过他们,算了。”

        苏沫背后一片冷汗,她慢慢坐回椅子上,心知这里再不能多呆,但是新工作没着落,舅舅那儿也不愿回,不能再把唯一挣钱的活计弄丢了,只得加紧时间骑驴找马接着投简历了。只是她如今物离乡贵人离乡贱,高不成低不就地谈何容易。

        余下这段时间,牛大鼻子似乎消停了,老李也愿意帮衬她,其他工人待她比以往客气许多,再不敢在她跟前说些污言秽语,甚至讨好地同她闲话家常,苏沫却冷冷地一概不理,只埋头做自己的事,指望时间能过得快些。

        下午又有去面试,苏沫担心手头的活做不完,便趁着午休赶工,将点完的库存运到门边货架。

        货架数米高,摆满纸箱,另一边猫着个人。那人悄悄踩上扶梯,到了高处,把一只装满货品的纸箱慢慢往外推了推,瞧着它欲掉未掉的当口,便轻手轻脚溜了。

        苏沫丝毫不觉,只想着这会儿在大门口,外间同事人来人往,想那姓牛的也不敢乱来,她只顾站在下头清点物品,上面的纸箱不住地轻微摇晃,冷不防就砸落下来。

        苏沫大惊,下意识伸手去挡,就听骨头“卡擦”一声脆响,继而疼痛钻心,头晕目眩,一时间又听见有人跑进来,乱糟糟一团。

        她右手小臂骨折,被送去医院折腾了一回,医药费去了好几千,回家躺了两天,公司里连个准信也没有,打电话去问,工头接的,说得很婉转,意思是你慢慢歇着吧,反正我们这边的人员饱和,已经通知财务给你结算当月工资了。

        苏沫心里一凉,知道这工作是“如愿所偿”的给弄丢了,过不久又接到公司要求赔偿货物损失的通知,顿时气到内伤。她再也待不住,强撑着起来,胳膊用绷带吊牢了,蹩手蹩脚换了身干净衣服,打算去公司里问问清楚,也好过伤得不明不白。

        舅舅和钟鸣都很气愤,两人商量着和她一同去公司讨说法。仓库里那群人要么事不关己欲言又止,要么就把问题全推给苏沫,指责她做事不小心,导致货物摔落受损。

        钟鸣性子刚烈,当即就受不了,仗着自个儿身体壮实在苏沫跟前差点和人干起仗来。

        一方深感委屈,一方又人证如山,两边人拉拉扯扯,吵来吵去吵到人事那里,管人事的睁只眼闭只眼乐得推卸责任,扬起手上的调研报告塞过来,满篇都是于苏沫不利的证词,工伤补偿一字不提。

        苏沫知道有人搞鬼,却苦于没有证据。

        舅舅也无法,提出去找从蓉,希望还有转圜余地,又担心自家女儿说话得罪人,就哄了钟鸣先回家去。苏沫跟着舅舅找到从蓉的办公室,从蓉正忙得天昏地暗,看见苏沫竟像是一时没想起来,冷淡问道:“你来做什么?”

        苏沫答:“来给自己讨个说法。”

        从蓉笑了:“我又不管你们那一块,你跟我说有什么用?你还是别费这个力气,成天跑来耽误大伙儿工作。”

        苏沫听了这话心里又委屈又来气,顿时红了眼圈。

        钟老板只得好声好气的开口相求:“从经理,我们也知道您忙,不应该跑来打扰,但实在没办法,我侄女要养家糊口……”话没说完,却被苏沫拦住。

        苏沫努力压抑着情绪,慢慢地字字清晰地说:“从经理,我以前在你家里干活,后来你把我介绍到这儿工作,我一直很感激你,我觉得你一个女人真不容易,当爹又当娘,工作还这样出色,有段时间我真是把您当做榜样了,可是现在我觉得,你这人……”

        从蓉看她一眼:“我这人怎么了?”

        “你……”苏沫还没说完,身后有人敲门,秘书进来说:“经理,才来了客户,王总在办公室等您过去。”

        从蓉“嗯”了一声,像是自言自语:“王总今天这么早就到了?”她利落地收拾着桌上的文件夹,头也不抬,“你走吧,这事我管不来,该找谁不该找谁你难道不明白?你既然想闹,就要找对人,”她低头去检查手里的资料,小声嘀咕了句,“有些人呀白活了一把岁数,有事就把家长搬出来,当这儿是幼儿园呢。”

        苏沫心里还在气呢,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会儿才琢磨出从蓉那点意思,转身就出了门。钟老板毕竟遇事多些,赶紧向人道谢,跟着苏沫往外走,问了秘书小姐,才知道会议室门朝哪边。

        钟老板连日来不停奔波,一脸憔悴,苏沫过意不去,便请他在楼下会客厅坐会儿,说是自己先去和老板谈,不行再请他上来帮忙。钟老板原本就有些儿犹豫,见她态度坚决,只得应了。

        进了电梯,按下八楼的按钮,她在光滑如镜的墙壁里看见自己的身影,白色绷带,半旧衬衣长裤,落魄无神。她心里又开始犹疑,担心又会被从蓉摆上一道,可是转念想,从蓉帮与不帮都捞不到半点好处,难道是动了恻隐之心?苏沫有点拿不定主意,又想反正已经豁出去,至少先免去货物赔款,其他的以后再作打算。

        她深吸一口气,迈出电梯,来到一扇带有暗色纹路的红木质地的大门跟前。

        这层楼很静,门里隐约传来交谈声,她盯着金光闪耀的门把手看了一会儿,终是鼓足勇气,叩响这扇沉甸甸的大门。

        不多时,里间有人不紧不慢地应了句,苏沫听见这极其平淡的“请进”二字,心里全无缘由的浮起几丝慌乱。

        那人的嗓音听起来很年轻,又说不出的醇厚迷人。

        作者有话要说:2011年五月二十九日首更

  http://www.biqugex.com/book_33824/145635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